新学员:跟着师父走在正法路上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五日】我是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日得法的新学员。虽然我只修了一年多,但是这其中浸透了师父的心血,是师父把我拔起来往前送,在我对修炼还一知半解的情况下,让我经历了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给我树立威德的机会。

一、师父从小事上教我怎样修炼

刚進入修炼的头十二个月,我一直独自一人,身边没有同修,因为帮助我得法的同修在另一个城市。而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是修炼、怎么去修。虽然我的眼睛看不见师父,但是我能感受到师父一直就在我的身边,是师父教我怎样做一个修炼人。

有一次,我自己做小生意赚了四百块钱,心里很高兴。可是后来帮同事交电费的时候,重复交了两个月,正好是四百块。当时我没动心,想着这钱失去了就说明不是我的。可是,当我去电力公司说明情况后,他们立即把钱还给了我。这时师父的一段法進入脑海中:“不怕你当多大官,也不怕你有多大的财,关键是你能不能把那颗心放下。”[1]从这件小事上我明白了:只要能把心放下,师父不会让我在物质上失去任何东西。

还有一件事,有一次周末早晨八点钟我还在床上睡觉。当时是侧躺的,迷迷糊糊中觉得有什么在敲我的后脑勺,“嘭、嘭、嘭”三下。我回头瞅了瞅,什么都没有,就回过去继续睡。“嘭、嘭”又是两下。这时我才觉得不对劲,赶紧起床炼功。现在明白当时是师父在拍我,催促我起床炼功。后来又有一次,打坐时腿又疼又麻,脸上身上很痒,我东抓抓西抓抓,就快坐不住了。这时,师父的手放在我的右肩上,示意我不要动。那一刻,我觉得右肩热乎乎的,心里也热乎乎的,因为我明白师父就在我身边。

二、师父把我推出去对众生讲真相

讲真相是大法弟子做的三件事之一,非常重要。我也想出去讲真相,但不知怎么讲,就把明慧网上同修交流文章中详细描写怎样讲真相的文章都复制下来,一篇一篇仔细阅读,有些认为好的地方就背下来。可是一想到真的要出去面对面讲真相,爱面子心、怕心都上来了。

这时,是师父把我推了出去。有一天,我走在街上,突然脑海中打入几个字——洪大慈悲。我感悟着这几个字,慈悲心出来了,放眼望去,茫茫人海,都是我可以救的众生啊。这时,一个年轻人叫住了我,说他们公司在找人做商品测试。我第一个念头是:推销的。这时人的观念占据了主导,我说:我不需要,谢谢你。他离开后,我又开始感悟那四个字。突然一下意识到刚才那个年轻人是师父给我安排的有缘人呐!我竟然把他推开了!我还算是大法弟子吗?当时心里的自责难以言说。可是,考验还在继续。不一会儿,我遇到一个中年妇女,让我填一个表格,然后可以领一份礼品。有了上一次的经历,我清楚的知道她是个有缘人。可是那时喉咙口就象堵着一块铅,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从这次之后,我明白了救人有多难,明慧上同修文章中救人的过程描写的都很简单,其实做这件事是多么不容易。

有一次我偶然收到一张真相币,珍藏了几天后,在小饭馆吃饭时花出去了。老板收到钱大声的念出了那上面的字。饭馆里有十几个人在吃饭,没有一人讲话,听的非常清楚。接着老板几个就开始讨论天安门自焚事件。我边吃边在内心挣扎,挣扎了一顿饭的功夫,决定讲。起身说:老板,那个天安门自焚案是假的,就是你刚才念出来的事情。她说:哦哦,我知道是假的,是假的。这时她身边的老头说:一个小孩子的话,你和她认真什么。我对老头说:那个自焚是假的。他不屑的瞅了我一眼。我害怕了,赶紧离开饭馆,奔跑着回家了。后来我去另一家小饭馆吃饭,吃的时候想:能遇到有缘人就好了。这时一个女孩客气的问我是否能坐下,我说好,心里想:这个不会就是有缘人吧?可是那么多人,怎么跟她讲呢?人心上来了,用人心掩盖怕心,不愿意面对。没想到吃完去了便利店,又遇到她。她一定是有缘人呐,不然怎么会又遇到。我只能硬着头皮上去说:你好,刚才我们坐在一起吃饭的。她看看我说:哦是的。我胆胆突突的说:你知道三退保平安吗?她很纳闷的看着我说:不知道。听到这句话,我又开始怕了,就跑开了。其实我明白这些人都是师父给安排的有缘人,师父苦心安排的机缘,就被我这样一次次放弃了。

但是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仍然在安排有缘人给我。

有一天下班,我坐地铁去和朋友吃饭,上车后正好有座位坐。下班高峰的地铁上,所有能站的地方都挤着人,唯独我身边的一个位子始终没有人坐。吃完饭坐地铁回家,车厢里三三两两的有几个人站着,座位上都坐着人,唯独我坐到那座位上,包括我只有三个人坐着,当中空空的,显得很宽敞。这时我突然想起师父的一句话:“只有你们光杆司令在各个地方。”[2]那一刻,我就想着一定要出去讲真相。从地铁出来,还要走二十分钟才能到家,这时我注意到一个女子走在我前面,在地铁上她就一直和我一路。我想她一定是有缘人,就克制着强烈的心跳和怕心上去和她讲话。还没等开口,一对年轻夫妇找我问路,我就指给了他们,是和我走的路相反的方向。他们道谢后仍然和我走在一起,我说你们走反了,他们说去便利店买水喝。这时我内心又挣扎了,他们是不是有缘人呐?可是我不敢开口,心跳的厉害。等他们走入便利店,我便追上之前那个女子,和她搭讪。没想到她很敌意的让我走开。很快她拐弯了。我继续往前走,心里很难过。这时,我看到一个女孩在路边东张西望的,正在等人。我知道她等的是我啊!可是我的正念还是没有出来,揣着那颗狂跳不止的心继续往前走。接着又遇到了一个有缘人,可是我还是走过去了。就这样,我边走边在内心挣扎着:这个晚上我到底要错过几个有缘人呀,我愧对师父啊!眼看就要到家了,就在家旁边的十字路口,一个女孩站着玩手机,身边是行李箱。我从她身边走过,但是我命令自己折回来。那一刻,我对自己说:不能再错过这个人了,一定要讲!我刚跟她打了个招呼,她就很热情的说:你是某某吧。我说我不是,如果你在等人的话,介不介意听我讲两分钟话。她说好的。在开口之前我脑子里都是空空的,可是一开始讲,竟然就没有停顿的讲下去了。后来她的朋友也来了,我就对她们俩讲。那是冬天的晚上,气温很低,可是我却被一股能量包围着,暖暖的。最后虽然她们没有退,但是我毕竟走出了对陌生人讲真相的第一步。我清醒的明白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师父把有缘人送到我面前,只差我开口去讲。师父要的就是我那颗救人的心,要的是我的正念。

后来,我开始逐渐给出租车司机讲真相。因为各种原因,我经常有打车的机会,师父点化我给他们讲真相。有一次,我胆胆突突的给一个司机讲真相,发现他讲出的话很清醒,我觉得他是有缘人,所以临下车前,我说我帮你三退了好吗。没想到他说:我和我的儿子已经退了,上次有个客人给我讲的,他讲的也很好。我听了很吃惊,吃惊的是一个得救的生命是可以讲出这么清醒的话的;还吃惊他用了一个“也”字,他的意思是我讲的很好。那次我很受鼓舞,因为一直以来我都不确定自己做的好不好。后来,我又给一个出租车司机讲真相,说到法轮功遭受迫害的事,问他知不知道,他反应很大,说怎么会不知道,然后说出了很多关于大法的事情。我一下也激动了,说你是不是同修啊?他就流泪了,但是什么也不肯说,还让我不要问。我明白了,他是一个还没走出来的同修。我就开始讲自己得法的经历,讲现在大法洪传的情况。他抓着我的手,眼泪不停地流。

经历了这两件事后,打车时再讲真相,我一点也不胆胆突突了,我知道这些出租车司机都是师父给我安排的有缘人,即使只是起步价的路程,我也讲,能讲多少是多少。

有一次下班,左等右等没有公交车。这时一辆出租车停在我面前,车站滞留这么多人却始终没有人上去。我想,不和大家一起挤车了,就坐这辆车吧。上车后我开始讲真相,说到“现在这个社会,人都没有道德底线了,人人自危”时,他侧脸审视了我一眼。之后没几句话就同意退了。原来是师父给安排的有缘人。他很认真的拿出身份证卡套里珍藏了两年的真相护身符给我看,说是一个大学老师给他的。我接过护身符很感动,因为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真相护身符,还是从一个常人手里看到的,说明众生也在珍惜大法,明白大法的好。

还有一次,我给一个司机讲真相,说到中国现在很多癌症村,都是中共邪党破坏环境造成的。他听着听着流泪了,说他的老婆和兄弟都是得癌症去世的,共产党真是坏透了。我又提到了法轮功受迫害的事。他说,法轮功有什么不好呀,以前我们单位女同事都是炼法轮功把身体炼好的。最后他很爽快的同意三退了。

一个多月前,在师父的安排下,我联系到了本地同修。因为有师父曾经把我推出去给不同的众生讲真相的经历,我加入了大家电话讲真相的行列。和同修比,我还差的很远,但是能加入助师正法的行列,对于一个生命来说,已经是这个宇宙中最幸运和荣耀的事了,我一定要好好珍惜这个机缘。

三、师父的保护

刚开始修炼时,我还不了解邪党的邪恶,不知道要保护自己,是师父一直在保护着我。那时候炼功没有MP3,就把音乐放出来炼。有一天回家,室友交给我一张落款是“某某居委会610办公室”的纸,上面提到有病要上医院,不要练×教等内容,还附送一块洗衣皂。当时我才得法两个月,什么都不懂,就把那张纸随手扔進了垃圾桶。之后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了八个月,在出差时认识一位同修,说起此事,才知道当时是被举报了才会收到邪恶发来的那张纸的。

后来我才明白,是师父给我住的地方下了一个罩。当我要搬走的前一天晚上(因是租住的房子),我发现这个房子特别吵闹,是临马路的,楼下又是水果摊和火锅店,人来人往的。而住在里面的八、九个月中,我从来没有感觉到任何一丝吵闹,好象汽车声、电子喇叭的吆喝声、人声都离我很远。

还有一次,我给一个出租车司机讲真相。当时没有注意发正念,下车前又心急,问他愿不愿意三退。这个司机的反应和其他人不一样,很警觉的样子。下车时我也意识到自己的疏忽,而且车还是停在我家小区门口。于是我就没有回家,朝另一个方向走去。走出约五十米,回头看了看,那辆车还在原地。我不停的发正念,看到一家超市,就走了進去。在超市走了一圈出来,看到这辆车缓缓的从我面前开过去了。我继续发着正念往家走去。在整个过程中,虽然很紧张,也有害怕,可是我的脚步却很平稳,甚至于心跳都没有加速。我很惊诧自己的这种镇定,和平时的样子判若两人。也许就是象师父所说的那样:“可能在你前几世,甚至于十几世、几十世中都在为了得这个法在吃苦,(鼓掌)只是你不知道。有人为了得这个法掉过头。”[3]也许在前几世中,我经历过各种苦难,就是为了这一世得法,当危险来临时,生命中深刻的烙印强烈的起着作用。第二天早上五点钟,我就离开家去出差,三天后的半夜才回到家。我知道,是师父为我清理了邪恶。

有很多事情都是过后才明白的,都是师父提前为我做了。可是还有多少事情到现在我还没有悟到呢?想到这里,眼泪就止不住掉下来。师父为我承受的太多了!

四、做一个真正的修炼人

象我这样得法比较晚的学员,一走入大法的门就是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结合在一起,所以三件事同时在做,人心也在其中暴露出来。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慢慢的显露出很强烈的证实自我的人心,心里认定自己说的一定是对的,因为我修炼的是宇宙的真理,我现在说出的话都是为了你好,所以你要听。可其实修炼了宇宙的真理,并不代表我说出的话就是真理,师父在传法中都从来没有说过一句绝对的话,总是反复强调“我也不是叫大家非学法轮大法不可。”[1]师父还经常问弟子“是不是这样?”,其实大家都知道师父说出的就是真理。师父也总是告诉我们说“劝善”,即便是为了救人,但是选择什么是生命自己的决定。证实自我的心强烈起来的时候,我能感觉到一团黑色物质压在胸口,很憋屈。有时不是一团黑色物质,而是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人形,却是黑色的,和我重叠在一起。这种强烈的证实自我的心,我一直都没注意,讲真相有时会和别人争论起来。后来开始出现严重的干扰,一学法就睡觉,不学法的时候一点也不困。

直到看了同修发来的《天地风雨行》和《未来人的神话》及神韵演员采访视频,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我一直都没有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人”啊!看到视频中接受采访的同修还有神韵的演员,他们讲话时的神态和语气都是那么平和,不急不躁,甚至提起被迫害的过程都是安静祥和的,没有一丝怨恨或不满;又看到天安门证实法的学员大声的喊出“法轮大法好”,被恶警打倒在地时,我明白了什么是“修炼人”,明白了修炼人要做的是证实法。师父反复在说关于修炼人的法:“我们坐在这里的人,是来学大法的,那么你就得把自己当作一个真正的炼功人坐在这里,你就得放弃执著心。”[1]“只限于给真正来修炼的学员,不是说你坐在这里,你就是个修炼者。”[1]“你只要把你当作炼功人,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1]非常多,就不一一列举了。以前我只是记住却没有理解。真正的修炼人是不会求任何世间的东西的,也只有无所求的人才可以做到那样的慈悲祥和,这种慈悲是在举手投足间自然流露出来的,不是能装的出来的。

自从认识到这一点后,我感觉到那种证实自我的黑色物质开始慢慢变小,而且和“真正的我”分离开来了。而且从那一刻开始,我的行为也发生了变化,再不想去和人争论,就连走路的脚步都变的缓和。做什么事情似乎都不再想要一个结果,只是把事情做好就行。而且这种变化是自然发生的,自己并没刻意去改变。我体会到了师父说的“做而不求 常居道中”[4]的一层涵义。同时,有些个人修炼中遇到的难题一下就过去了。那天,我给一个客户打电话,和他谈了一个月的价格一直谈不下来,电话一通,突然他自己主动提出按照某种方法来解决,而那个方法正是我想向他提出的。我悟到:其实只要我动的那一念是符合修炼人标准的,师父就把不好的物质拿掉了。

在修炼这条路上,无论如何我都会坚定的走下去,大法已经在我的生命中扎下了根。我不能辜负慈悲伟大的师父的救度之恩,让我成为宇宙中最幸运的生命。

层次有限,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向师尊合十!向同修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一》〈美国第一次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道中〉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