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为我架天梯 一步一层通天去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七日】借明慧一角,把我几年来面对乱世中的形形色色的众生,讲真相劝三退出现的奇迹和心路历程写出来向师父汇报,和同修交流。

修炼大法前我百病缠身,活的很苦很累。九六年秋走入修炼后,师父为我净化了身体,精神状态好了,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是什么,也知道应该怎样做人了,观念发生了转变,活的非常充实。

走入正法修炼后,我明确了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的修炼就是做好三件事。二零零九年末,丈夫故去,我也退休了。从此,我成为了一名专修弟子,每天就是一心一意,争分夺秒的把精力都投入到做好三件事上,早晨三点五十晨炼,五套功法一步到位,一天不落。我时刻告诫自己:师父赐予我的修炼环境是叫我用来做好三件事,多救众生的。我要倍加珍惜师父用他的巨大付出为成就我们多救众生而延续来的宝贵时间,要倍加珍惜师父的慈悲苦度。我觉得,如果无缘无故的分心、浪费时间就是在犯罪!所以,我就是一心一意卯足了劲的做好三件事。

学好法 向内找 真正的实修自己

师父说:“学好法、做好讲真相的事,救度众生是第一位的。正念足就能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1]我这四年来,就是觉的时间紧迫,救人急。

二零一零年年初,我家也开了一朵小花,我学会了上网、下载、打印、刻录光盘等技术。每天学法、发正念、和同修结伴走出家门,包里背着神韵光盘等真相,面对众生讲真相,大街小巷、商场、超市、工地、楼区、乡下等地方都留下了我们的足迹。

前两年,我很注重劝退人数,有一阵子看到网上交流中提到“一天劝退几十人、上百人”,我这个急呀!有的时候时间摆不开,我宁肯这一天少学法,也得出去讲真相。当同修有事要我帮忙时,我很不情愿,心里觉得耽误我讲真相劝三退的时间。直到有一天,一位同修大姐和我说:有的同修说你风里雨里的天天出去讲真相救人修的很好!可是我认为你修的很一般,你做事的心太强了。我听了不屑一顾,心想修的好与不好我会用法来衡量,我天天出去救人没有错,你不出去讲还妒嫉别人。

可是向内找我发现同修说的对呀,我修的是很一般。我把讲真相、做事,摆在了修炼之前。看重劝退人数,我以为这样就是修的好,我劝退的人数比别人少了就闹心,隐藏着一颗攀比心,一颗急躁心,一颗争强好胜的心,还有瞧不起同修的心;“我”要学法;“我” 要去讲真相;“我”要做资料,一大堆“我”,谁也别影响“我”。“我”的背后不就是为“私”吗?我真的应该放下自我了,应该圆容整体才对呀。不能眼睛向外看、总是修别人不修自己呀!看他,嘴上说的冠冕堂皇可是却不去实际做;看她,怕心重窝在家里做资料不敢走出去讲真相;看他,眼睛向外看就知道修理别人却不知道实修自己。自己在指出同修的执着时带有指责性、语言苛刻,使同修接受不了,这样还觉得我是在为同修负责呀!我是在帮助同修啊!不一针见血的给他指出来他也不悟哇,不能眼瞅着他给大法抹黑呀。有时说话还表现出党文化斗争式的高调。

我认真学法,特别是有关向内找自己的法。看到师父说:“当然我在各个环境中多次跟大家讲过,碰到矛盾的时候都要向内找。可是有些人碰到矛盾的时候他还是不能够向内找。有的能认识到,有的连想都不愿意去想,甚至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一个修炼的人,我说这就做的很不够。无论你和学员之间,你在工作环境当中,你在常人社会的任何一种情况下,学员和学员之间,或者是学员和这个辅导员之间有什么矛盾,你都没有想到找自己的原因。”[2]“可是你们一旦碰到矛盾的时候都是往外推,找别人的弱点、缺点,你这就做的不对。你会使大法的工作受到损失,你会使大法受到损失。你没有想到你们都是在用大法、用大法的工作搪塞你们自己的不足,掩盖你们自己的执着。当你觉的别人做的不好的时候,你心里头过不去的时候,你就要想一想了,为什么我心里过不去?他真的有问题吗?还是我自己心里有问题?要仔细想一想。”[2]对照师父的法我落泪了,我跪在师父法像前双手合十,对师父说:师父我错了,我不争气让您操心了。今后,我要多学法、学好法,真正的实修自己,无论遇到大事小事好事坏事都要向内找、修自己。修去修别人的心。圆容师父所要的。同化真善忍这无边的宇宙大法。摆正修心与救人的关系。用慈悲心去善待同修,善待众生。

坦然的面对面讲真相救人

我们讲真相的智慧都是师父给予的,讲真相这条路师父给我们铺垫好了,就等着我们自己去实践了,学好法是讲好真相的基础。真修弟子都应该听师父的话,行动起来,用大法赋予的神通和智慧,斩妖除魔救度被邪党洗脑、毒害的众生。乱世中原是修炼的好环境,中国人被邪党接连不断的整人运动整怕了,戒备心很强,讲真相中遇到一些被恶党用无神论等歪理邪说高压灌输灌迷糊了的世人,被他们辱骂、讥笑、嘲讽、白眼、胡言乱语的、要举报的,是常有的事。刚开始时,心想这是给我提高心性呢,给我德呢,我不动心,话是这么说,可是心里还是憋的慌,还是免不了要唠叨几句痛快痛快:“这些不知好歹的,眼瞅着都快被淘汰了,还幸灾乐祸呢!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从法中悟到:这是师父给予的在讲清真相、救人中实修自己、魔炼自己的好机会,是一举四得的好事,在这乱世中修,能使自己快速升华,达到法的标准。这些众生被邪党迷惑的太可怜了。众生不理智,是操控他们的恶党邪灵在做怪,让他们造业自毁,明白这层法理后,再遇到骂人的、胡言乱语的,我就给他们的元神打过去一念:“解体操控他(她)们的中共邪灵和乱法烂鬼及坏神,让他们本性的那一面清醒,别错过这千万年的等待”。

面对面讲真相经常能遇到非常顽固的人,这种人包括两部份:一部份是在职的或退休的手中多少有点权、利的人,他们的工资比普通职员高,认为法轮功“反党”,“搞政治”,曰:党给你开支你还反党?党比我爹都好,我爹管我要钱,党给我钱花。这部份人真的是认狼为妈了;一部份是被宗教中的底层乱神操控的人,信佛教的那部份人认为不能信活人,得认祖(释迦牟尼)归宗;信基督教的那部份人认定天上只有耶稣一位真神。这两部份人绝大多数是送到手上的真相都不接;送到他们家门口的真相视若不见,避而远之;真相电话不听。针对这两个人群,就得用嘴讲,通过讲看他们误在哪里?帮助他们解开心结。

有一次在我办公室我给一位某单位的财务主管讲真相。我俩儿先聊了一会家常话,然后切入主题。我问她:大姐您了解法轮功吗?她说:不就是那个又自焚又杀人的那个功吗!一提法轮功我就害怕。我说,看这样您是不了解法轮功啊。您没看到法轮功学员给您送到家门口的小册子吗?她说:每隔一段时间,早晨起来就发现大门上塞着用塑料袋装的小册子,有时还有光盘,我知道是法轮功的,吓的我都不敢用手拿,直接扫到撮子里倒垃圾筒了。还接到过法轮功的电话呢我也不敢听,赶快挂机。

听到她这些话我的心很难受,这恶党真是把中国人往地狱推呀!我说:大姐,有一句话叫作“兼听则明,偏信则暗”。您不能光听共产党一面之词啊,您看看法轮功的真相,对比一下,谁正谁邪不就一目了然了吗。她重复说不知为啥一提法轮功她就害怕。

我心里明白她为啥怕,我求师父加持我,我发正念解体阻碍她得救的共产邪灵和所有的乱法烂鬼,接着说:大姐,您怕法轮功那您怕我不?她说:我怕你干啥,你又不是法轮功。我发现你很友善,你比我年龄小,处事却像个姐姐一样。“那您是不知道啊,我就是炼法轮功的!”听到我这句话她眼睛一亮,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问:什么?真的吗?你这么好的人怎么能是炼法轮功的呢?你信他干啥?可白瞎你这个人了。我说:真的,我就炼法轮功。没炼法轮功之前我可没这么好。因为法轮功的法理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我修炼后才变的善良了。您听我慢慢跟您讲。

我从抽屉里拿出《大法简介》读给她听,接着讲了1999年7月江泽民集团及中共承袭毛泽东历次利用政治运动整好人的手段,要想打倒谁,先给你造一顿谣,然后利用媒体批倒批臭。所谓“天安门自焚”就是它们编造的谎言,就是为了挑动民众仇恨法轮功,为它残酷的迫害制造舆论和借口。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假的。我将所谓“天安门自焚”的一些重大疑点分析给她听。

我给她讲了一个多小时,最后又讲了“藏字石”的出现,中共谤神谤佛,破坏传统文化,天灭中共的必然。李洪志师父传的法轮大法是教人向善的,而且祛病健身有奇效。能使修炼者达到身心健康。我告诉她我修炼前是个药篓子,修炼后无病一身轻,十多年了我没花国家一分钱的医疗费。据官方统计,到99年法轮功被迫害之前,全国炼功的人数已多达七千万到一亿,共产党要不迫害,那炼功的可能就得有几亿人了。这样的话,每年为国家节省的医疗费该有多可观啊!您是财务主管,这笔帐您最清楚。

我又给她讲了六十多年来中共系统的破坏中国传统文化,教人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把人的道德都斗没了,您看现在的人都啥样了,就认钱,为了钱不择手段。她边听边点头,同时也提出了一些问题,我都给她一一做了解答。因为讲的很系统,她明白了真相,同意用真名退党。最后我问她:大姐,您还怕不怕法轮功了?她笑了。

还有一次,我给一位中年男子讲真相,在“开场白”时我顺着他的执着、挑他爱听的讲:讲邪党它破坏传统文化。不叫人信神,不叫人相信善恶有报的天理,使人心不古、道德下滑等等,聊的很友好,当我一提到退党时,他撒腿就跑,一边跑还一边嚷嚷:怪不得和我套近乎呢,原来是法轮功啊!法轮功反党,我信基督,傻子才信法轮功呢!

哎!共产党把人都愚弄到这种程度了,真是叫人哭笑不得。一般情况下,第一次人跑了,再讲我就注意讲的方式了,想办法不让他跑,直到给他讲明白、让他听明白为止。这次不退,下次有机会再接着讲、再接着劝,直到劝退为止。

有的人得持续讲十次八次而不止,也有的人历经两年、三年、四、五年,甚至七、八年才明白过来的。

我外甥是个部级干部。零九年我们见了一次面,时间很短,没机会讲真相,我就把事先为他准备好的《九评共产党》等真相资料送给他,可他就是不肯接。后来隔一段时间我就给他打一次语音电话,他也不听,我又给他发彩信、发短信,也不知道他看没看?二零一二年中秋节他陪他母亲回老家探亲,我们在一起聚餐。因为他每次回来省、市级相关部门的头头前呼后拥的,他根本没时间和亲属聊天。于是我求师父给我安排点时间让我给他讲真相。师父就给我安排了十来分钟的时间,我把真相给他讲明白了,他也听明白了。他说: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我听到的都是它(中共)的一面之词。我也知道党媒报道的东西水份大。我出国考察看到国外的情况,也觉得纳闷,但是也没多想。我说:咱们好几年才能见上一面,机缘难得。你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从内心退掉党、团、队组织,他点头了。我又问他你接到过彩信吗?他说:只要是法轮功的我都不看,全删除了。我送给他一个破网软件小光盘,让他回去找时间自己上网,進一步了解真相。

我有一个同事,已记不得给他讲过多少次了,历经八年,从我在职讲到我退休。直到二零一二年八月,在参加另一位同事孩子的升学宴上,他把我叫到一边,很神秘的恐怕被别人听着,双手护着嘴对我耳语说:“我同意退党。”我感到突然又不突然,因为我一次又一次的讲终于解开了他的心结,终于使他明白了真相得救。

世人明真相后帮助同修去除经济迫害

面对面讲真相是其它方式代替不了的。大法弟子能和世人直接沟通,就能当面解开那些被邪党毒害很深的人的心结,唤醒世人的良知正念,把握好的话,还能使世人为大法弟子做些好事,为自己积累功德。

二零零五年九月初,我给一位政府公务员讲真相,他明白真相后,不但同意退党,还说:“这么好的功法遭迫害真是叫人不理解!我这个人好打不平。大姐,我能帮你们做点什么吗?”

我不加思索的说:“我们的辅导员大姐,由于不放弃信仰,被迫害的很严重,现在流离外地,从九九年‘七·二零’她的单位就停发了她的工资。她女儿多次去大姐单位讨说法,单位推到‘610’办公室,‘610’又推到国保大队,就这么来回踢‘皮球’。这些个衙门真是门难進,脸难看哪。后来,孩子没办法就放弃了。”他说:“大姐,我打听打听,看这个事儿得找谁能帮咱们办,我把这件事当个事儿,能帮上忙的话我一定帮。”我说:“你要能办妥了,你可是积了大德了。”他走后我心想:这个人是在说大话吧?在中国大陆恢复一个工职少说也得花三、五万元钱,特别是给正在被迫害的大法弟子办这么大的事,不花钱能办成,那就是奇迹!你一个普通职员能动了这么大的事?我马上意识到我这一念不对,但愿出奇迹。

二零零五年九月十四日,这是个难忘的日子。上午九点多,我接到一个陌生手机号打过来的电话:“大姐呀!是我呀!你过来一趟吧,那件事情办妥了!”啊?我当时大脑一片空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奇迹!真是奇迹呀!我以大姐亲属的名义在各种手续上签了我的名字,工资卡神奇的回到了大姐手里。从九九年“七·二零”停发工资那天起一分钱不少的一直补发到二零零五年九月,至今没有再出现任何问题。现在大姐每月工资两千多元。这件事看似常人帮忙,其实,我们在法中修,走正路,师父就为我们排忧解难。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3]。在此,我替大姐跪拜师父。

面对警察,堂堂正正的讲真相

二零一一年夏天,邪党屯警于街,满街警车,在人们身边开过来,还鸣着警笛扰民。我并没有被他们吓着,仍坚持发资料。一天在街上发神韵光盘,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遭绑架。在派出所,十多个警察对我大吵大叫的像审犯人的架式。我很平静,求师父加持我,心里发着正念。

这时一个警察把我包里的神韵光盘、小册子、不干胶粘贴都铺在桌子上,一边照像,一边说:你传播法轮功的东西犯法,你知不知道?我说:我给你们背一段《宪法》,你们一起来听听。“《宪法》第35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我背到一半的时候,有两个警察和我一起背,我背完了,他们的态度有些变了。

这时国保大队长来了。我心想:要是在别的场合遇到这一帮警察说不定还打怵不敢开口讲呢,今天你们用车把我接来了,那也不是偶然的。那我就大大方方的给你们讲讲吧。

我说:法轮大法是由李洪志先生于1992年5月传出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以“真善忍”为根本指导。法轮功包含五套缓慢优美的动作。法轮功教人向善,要求修炼者从做好人做起,努力按照“真、善、忍”标准提升道德标准。修炼法轮功不但能祛病健身,还能使人变得诚实、善良、宽容、平和。江泽民无德无能,却有强烈的妒嫉心。他容不下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他以权代法,利用他的权力,效仿他的前人毛泽东,看谁不顺眼,想打倒谁就打倒谁。他以为法轮功也和其他人一样,说打倒就打倒。所以他才敢狂妄的叫嚣什么“三个月消灭法轮功”。法轮大法是佛法,那是人能打倒的吗?

中共每次政治运动。都是先给你造谣,利用舆论工具煽动、制造仇恨,利用中国人整中国人。搞不下去了,再平反。平反后被它利用过的人再给它当炮灰。每次运动完了,为了它自己的“伟、光、正”,一定要拿别人当替罪羊,在运动中表现的越积极谁就是最合适的替罪羊。参与者每次都是以迫害人开始以毁灭自己为终结。1976年,原北京公安局长刘传新积极贯彻毛路线,事后只好以自杀谢罪。

中共的每一次运动都是如此,教训应该使人警醒。今天江泽民指使你们迫害法轮功,明天他们就可以说你违背《宪法》,执法犯法,侵犯人权,置你于死地。这个党一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为了保全它自己,什么坏事都干的出来,看明它的这一点,你们就应该知道如何做了。这是我对你们的忠告,从此以后不能再参与迫害法轮功,牢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建议……

讲到此国保大队长突然插话:“要都象炼法轮功的人那样,这个社会早就好了。”

我接着说,我建议你们看两本书,一本书是《转法轮》,真正了解一下法轮佛法为什么能救度世人?能给你和你的家人带来幸福平安,使你们不被宇宙的大劫难淘汰;另一本是《九评共产党》,真正了解一下共产党是什么?它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

我又给他们讲了“藏字石”,中共谤佛谤法,天灭中共是必然,赶快退出共产党及其附属组织党、团、队。

这时一警察说:我心中早就没有这个党了!

一个多小时后,他们把我送出派出所,还嘱咐我要注意安全。我也嘱咐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退出党、团、队保平安。

回家后我向内找,我找到了从迫害开始到现在我一直有痛恨警察这颗心。从法中我们知道,我们要善待一切众生,他们被中共蒙蔽、利用,对大法犯罪,如果不明真相,就只有给中共做陪葬,所以才更可怜,更应该去救度!他们一旦明白真相了,不但自己得救还能保护大法弟子。

整体配合,揭露邪恶,制止迫害

二零一一年秋天,市公安局勾结当地“610”,指使国保大队和辖区派出所去A同修家入室绑架,家人奋力保护,A同修正念走脱。隔几天他们又去绑架B同修,B同修刚离开家去给同修送周刊。B同修家是资料点,他们翻了客厅、卧室、厨房、卫生间,同修的丈夫理智的把他们引开了,在师父看护下没有发现做资料的房间。这两次他们都没得逞,贼心不死,没过几天又闯入C同修家,把C同修绑架了。

得到消息后,我们整体配合,连夜研究营救方案,形成“拳头”分工合作,一夜之间真相不干胶贴的满街都是,都贴到了当事人的家门上了。我们指名道姓的揭露他们入室绑架好人的违法行为及参与绑架的恶警所长的一些常人中的恶行和他儿子遭恶报车祸死亡之事(车上四人两人死亡,其中之一是该所长的儿子),使世人明白了迫害大法遭恶报真实不虚,极大的震慑了恶人。

我又连夜写了一封劝善信,在第一时间打印一百多份,让外地同修配合帮助往回邮。我又通过关系把公安局所有干部、警察几百人的手机号码一个不落的弄到手,把指使这几次绑架的责任人、参与的警察的手机号发到明慧网,把所有警察手机号分到同修手里,发彩信、发短信,打语音电话,极大的震慑了邪恶,同时也救度了这些警察。反馈回来的信息是:看守所的警察说,法轮功可了不得了,一人被抓马上全世界都知道,国内外来的电话把我的手机快打爆了。十五天C同修回来了,又溶入到助师正法的洪流中。

总结我们这次营救成功的关键是:完全按照师父《揭露当地邪恶》经文中的教诲,揭露了恶警的违法犯罪行为,同时曝光了恶警在常人中的腐败恶行,恶人恶警不敢再拿给领导看,震慑了恶警,更让世人明白了善恶有报的天理。在营救同修的同时不忘救度这些警察。这两年来明白真相的警察越来越多,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他们也都在选择光明。

走过了十四年漫长的正法修炼之路,留下了我们深深的足迹。今后的路不管还有多长,我会以修炼如初的状态,沿着师父为我们铺设的天梯,一步一层走到底。请师父放心!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致美中法会〉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