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攀枝花市国保支队副支队长邱天明犯罪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后至二零一一年期间,邱天明原任攀枝花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副支队长,追随江泽民政治流氓犯罪集团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犯下了众多严重罪行,其犯罪记录令人触目惊心。二零一一年以后,邱天明任攀枝花市钒钛产业园区公安分局政委。现将整理出的邱天明的部份恶行公之于众,以警醒包括邱天明在内攀枝花所有正在参与和曾参与过迫害法轮功的人。

在邱天明众多犯罪事实中,其涉嫌刑讯逼供和暴力取证两罪最为突出,多年迫害过程中,邱某及攀枝花其他国保恶警,面对手无寸铁、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大多为女性)动辄毒打,用吊铐等各种酷刑凶残地折磨他们,种种罪行令人发指。以下列举几例典型案例:

1、邱天明毒打段晓玲

段晓玲,女,一九六七年出生,攀枝花机电职业技术学院职工,大学本科学历。二零零一年十月十二日晚,段晓玲因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遭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市国保恶警邱天明绑架到市公安局,邱天明和另一名恶警拳打脚踢、罚蹲马步等方式暴打她三、四小时。

同年十月二十二日晚上七点左右至十月二十四日下午六点左右,段晓玲被邱天明、袁斌及一些不知名的打手进行刑讯逼供,连续拳打脚踢、拳击眼睛、打耳光、用粗树枝作棍打,皮鞭抽、用衣服把头蒙住打,打手们将段晓玲的双手铐住后,打脸、打背及大腿等酷刑。打手们几天后又反复暴打段晓玲的旧伤处,段晓玲多次被打得奄奄一息,身体疼痛难忍,拳头打在头上,脑袋顿时不知东南西北,脸被打肿,身体到处是大片大片青一块、紫一块呈紫黑色的瘀血。其间又被打手朝脸上吐烟圈熏,抓乳房一次,刑讯逼供十几天。

中共酷刑示意图:毒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毒打

十一月六日,段晓玲才回家,这一次,段晓玲被刑讯逼供后,视力急剧下降,看东西模糊,书看久了眼睛干涩,隐隐作痛。

2、邱天明吊铐王小会(女,当时二十岁)

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二日傍晚,攀枝花市公安局以邱天明为首的恶警,绑架了大法弟子王小会(女,当时二十岁)、谢文英和聂华。 到市公安局后,邱天明等恶警用两副手铐把王小会双手反背吊铐在花窗上,脚尖点地,背部不能伸直。这样吊铐王小会四天四夜。 田萍、漆丽(音)等恶警还轮番暴打她。田萍用铁伞打她,伞布打烂后,又用晾床单的铁衣架打,把她打倒在地上后,田萍用穿着皮鞋的脚猛踩她的腿,她腿上被踩呈紫色皮鞋脚印。几天吊打,王小会腿部、腰部及全身都呈青紫色,惨不忍睹。

3、邱天明暴打谢文英用“苏秦背剑”“吊大挂”等酷刑折磨谢文英

谢文英,女,五十五岁 ,四川攀枝花市西区原河门口商场退休职工。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二日傍晚,邱天明等恶警看见谢文英坐在二路公交车上,邱天明吼叫骂道:啊,是你呀,谢文英!我们正在到处找你××的。便将谢文英、聂华、王小会一同劫持。把她带到市局六一零办公室进行长达四天四夜的惨无人性的酷刑折磨。

不法人员们分头轮番的非法审讯谢文英,当从她这得不到他们想要的东西时,他们七八个人断断续续轮番暴打她,直到深夜,见仍无所获,就将谢文英带到攀枝花市公安局大楼走廊尽头花窗处,把她用两副手铐反背吊铐在花窗上,据说叫“苏秦背剑”,脚尖点地,背部始终不能伸直,直到第二天早上的八点半,西区分局提审时才将谢文英放下来,二个多小时后仍无收获,市公安局恶警邱天明,廖某某(女),秦刚、张柏林,西区分局的任玖平,罗和平、仁和分局的张洪太、崔福利等人用两副手铐将她大挂在市六一零的临时提审室里。“大挂”即:将两手分别吊铐,两手分开至极限,且脚尖点地。还故意吊铐在窗风钩处,使谢文英背部紧贴在风钩上,刺得她钻心的剧痛。

酷刑演示:背吊铐
酷刑演示:背吊铐

后来他们叫她签审讯笔录的字,将谢文英手铐打开,谢文英便将诬陷笔录撕得粉碎,招来邱天明、张洪太及其他七、八个恶警的轮番上阵暴打:有的扯头发,有的打耳光、有的拳头猛打手臂,有的用穿着皮鞋的脚踢她大小腿等处,邱天明、张洪太和另外几个不知姓名的轮番在脸上左右开弓,打得谢文英两眼冒金星。

恶警的阴谋未得逞,所以一直把谢文英吊到晚上零点,又将谢文英解下吊铐在花窗上。在这期间,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让上厕所。后来天天如此,白天大挂,被非法审讯,晚上反背吊铐在花窗上,整整四天四夜的毫无人性的残酷折磨,其后关押到盐边看守所。

不法恶人们将谢文英非法关在盐边看守所五十二天后,便将她送往四川资中县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

非法劳教回来后,谢文英多次找邱天明、廖某某,要求他们退还扣押她的物品(身份证、家庭钥匙、现金),可是他们以种种理由推脱,拒不退还。无奈之下,谢文英拨打了投诉电话,再次去市公安局要物品时,恶警廖某某(女)说:“谢文英,你到处打电话告我们,不退还你的物品,被劳教了这么长时间,你的抵触情绪还这么大!”邱天明嚎叫道:“谢文英,你下次再落到老子手里,老子整死你!”

4、邱天明残酷迫害张翼

二零零二年九月攀枝花市公安系统成立了一个专案组,由支队长恶警邱天明,恶警王勇、陈X、漆丽(音)等八人,对大法学员张翼进行令人发指的行刑逼供和精神折磨。她拒绝遵守任何监规,同时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绝食第四天,恶警支队长邱天明下令盐边县看守所对她进行强制灌食,从九月八日起,在盐边看守所的会议室里,由邱天明带队的八个恶警对她进行非法审讯。

他们八人分成三班或两班,轮番非法审讯张翼,用名、利、情等各种利益和判刑来威胁、利诱张翼,叫张翼出卖同修。张翼不配合,他们用细尼龙绳将张翼双手反捆在背上,然后将绳子吊在窗栏上,只许脚尖点在地上,几乎全身重量全部集中在双臂上,他们称之为“鸭儿浮水”。双臂酸痛难忍,一动弹,绳子勒得更紧,全身直冒虚汗。恶警对张翼说:“这种办法,壮小伙子只需半个小时就会受不了的,我们以前在刑警大队对付杀人犯就是这样干的。”恶警邱天明等将张翼用绳子吊捆在窗栏上,最长一次一天一夜,期间邱天民不让张翼吃饭,张翼被吊晕后,他们就给张翼灌盐糖水,清醒后,恶警每问张翼一次“说不说”, 张翼不屈服,他们就打张翼一次,打耳光,脚踢身子,张翼已被吊晕了他们也不罢手,还用双手夹住张翼被吊的双臂死死的捏。恶徒前后对张翼进行了半个月的折磨,期间三天两夜不许睡觉,间断性地用尼龙绳吊在窗栏上多次,连续用尼龙绳吊捆在窗栏上长达一天一夜,期间不许吃饭。

5、邱天明迫害吴世海

二零零二年八月,吴世海因到攀枝花做资料,九月六日受到攀枝花国保支队邱天明、张柏林等绑架,在非法审讯中遭吊铐、电击等刑讯逼供。

二零零三年一月十五日,吴世海再次被非法送新华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受到超负荷的上、下蹲、罚站军姿等体罚。由于吴世海坚决不“转化”,二零零三年四月被新华劳教所送到绵阳第三人民医院(精神病院),注射有损神经中枢的药物,强行吃药,致很长时间行动迟缓、反应迟钝,面部肌肉呈轻微面瘫状,流口水、麻木等。二零零四年八月出狱。

6、邱天明暴打法轮功学员,扭伤岑梅。

二零零二年九月的一个晚上七点多钟,法轮功学员燕宝萍和女儿在同修家遭恶警绑架。警察有的拿手铐、脚镣、铁棒、木棍、警绳凶恶的又吼又叫象土匪一样的闯进屋里,绑架了那里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劫持到仁和区公安分局院内。燕宝萍连续喊法轮大法好,被一恶警用装矿泉水的瓶子连续打在背上。

之后,他们被强押到弯腰树看守所,在强制押进看守所时,看守所的岗警看不打报告,就对男法轮功学员一阵拳打脚踢、暴打,进到看守所院里,恶警邱天明、张柏林失去理智没有人性的暴打男法轮功学员,恶警将双手背铐的男法轮功学员打翻在地,用穿着皮鞋的脚使劲踩在一位男法轮功学员的半边脸上,脸压在地上的小碎石渣上;不准女法轮功学员说话,一位年纪大的女法轮功学员喊他们不准打人,恶警挥动着手臂不停的在她脸上左右打耳光,燕宝萍喊:不准打人,恶警挥动着手臂不停的在她脸上左右打耳光,口腔打肿出血。法轮功学员岑梅喊不准打人,恶警邱天明将她的手使劲扭伤。

7、邱天明迫害毛开明

二零零二年九月六日,毛开明在攀枝花市被绑架关在攀枝花市弯腰树看守所,期间被攀枝花市国保支队的恶警邱天明毒打,被恶警邹勇军(音)用黑袋子蒙住头,在“沁园山庄”被双手反绑吊得脚尖离地(酷刑“鸭儿浮水”),毛开明被吊得昏死过去。

8、邱天明迫害罗晓星和罗玲珍

四川攀枝花市法轮功学员罗晓星,男 ,一九七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出生,大专文化。多次上访,和平请愿,被非法关押迫害。二零零三年九月十五日,被攀枝花市仁和区法院非法判九年重刑;同时被非法判重刑的还有何远超、耿德新等五名法轮功学员。以下是罗晓星申诉书中讲述所遭受邱天明的相关迫害。

“在湖南常德市甘露寺派出所内,我和姐姐罗玲珍遭到四川攀枝花市公安局国保支队的警察邱天明和一个不知姓名的胖警察的辱骂和殴打,他们将我弄倒在地,用脚使劲踩脸。几个不法人员将我双手反背身后用警绳捆得严严实实长达两个半小时,豆大的汗水与泪珠从我脸上淌过,最后还是湖南警察怕出事,才解开警绳。”

9、邱天明参与迫害余川程、牟建昌、刘世波、汤志国、李素英

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七日晨八点左右,攀枝花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恶警邱天明等十几名恶警直接闯进枣子坪大法弟子余川程(女)、牟建昌(六十二岁)、刘世波(四十八岁)、汤志国、李素英的家中非法抄家、摄像,抢走了大法书籍、炼功带等私人物品,并将余川程、牟建昌、刘世波、汤志国绑架到东区公安分局大渡口派出所六楼坐老虎凳刑讯逼供。

当天下午五点,恶警们用双层黑塑料袋一个一个的套上余川程、牟建昌、刘世波、汤志国的头和整个面部,把他们绑架到延边新县城金谷酒家二、三楼分别进行迫害。这些恶警分三班轮番迫害大法弟子,恶警邱天明、段清打余川程的耳光,并威胁她,并用手铐和绳子吊铐。

……

以上是邱天明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几个典型案例,在邱天明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近十二年中,这只是冰山一角,邱天明在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二年期间,还曾在攀枝花驻北京办事处,对到北京上访的攀枝花市及米易县的众多法轮功学员进行过迫害,如非法拘禁、侮辱、毒打、电击、体罚、冷冻等等。邱天明在市国保任职期间,在攀枝花市和米易县多次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在当地恶名昭彰,犯下了大量罪行,犯罪事实在明慧网有大量记载,这里不再一一赘述。

根据中国现行法律,可以看到邱天明是下列重罪的嫌疑人,如非法剥夺公民信仰罪、绑架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暴力取证罪、刑讯逼供罪、虐待被监管人罪等诸多罪行,同时随同中共江氏集团犯下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和反人类罪等国际法规定的严重罪行。其所有罪行都将在大审判中被一一追究。

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二日《中央政法委:公检法对办案质量终身负责》一文被大陆各大网站转载,文中说:“建立健全合议庭、独任法官、检察官、人民警察权责一致的办案责任制,法官、检察官、人民警察在职责范围内对办案质量终身负责。明确冤假错案标准、纠错启动主体和程序,建立健全冤假错案的责任追究机制。对于刑讯逼供、暴力取证、隐匿伪造证据等行为,依法严肃查处。”这是中共在为推出“替罪羊”来“平民愤”和转移危机,把“制造冤假错案”的公检法人员特别是十多年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罪人员抛弃做准备。

近一段时间以来,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江氏血债帮元凶和各级政法委、六一零机构人员纷纷落马,遭到各种形式的报应:王立军、薄熙来下狱;仅十八大后的三个多月里,各级政法委官员被双规、逮捕人数已多达四百五十三人;周永康在各地的羽翼被逐个剪除,周永康本人,据海外媒体报道,被逮捕;中央六一零头子李东生被拿下…迫害法轮功的江氏集团大势已去,面对即将到来的大清算,很多参与迫害者已惶惶不可终日。

正告邱天明及所有参与迫害者:在自己犯下的如此多的罪行面前,在面临法律制裁和严厉的天惩面前,只有放弃一切幻想 ,立即终止任何形式的迫害,抓紧时间为自己赎罪,用实际行动减轻罪责这才是你唯一的正确选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