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配合和协调中升华与成熟

记我们的协调小组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日】我们这个协调小组的同修在一起配合已有很多年了.我觉得有必要记录下本地同修共同走过的这段路。

一、坚持集体学法

多年前,因为要在一起为整体和各个项目商量事,本地的各区域协调同修和一些项目负责同修经常要碰碰头,后来有同修建议,大家在一起的时间比较多,到一块不能光说事,不在法上时,人心多、争论多、拖的时间长,效果不好,说久了还头昏脑胀的,大家应该先学法,学法是第一位的,于是就和这十来位同修成立了一个学法小组,也叫协调小组吧,大家在特定的时间走到一起学法、交流,商议事情,这些年就这样走了过来,(这是本地这些年走过的路,其它地方不一定简单效仿),当然这是充份考虑了安全因素的,基本上,相隔时间近的几次学法地点都不在同一处,没有规律。本次学法、交流完成时,大家当面确定下一次地点等等,在这期间,大家为下一次的地点发正念清场,确保安全可靠。

就这样,这些年大家通过这样的集体学法、交流形式,觉得在共同提高,协调配合方面比较有实效,在证实法和救度众生中起到了应有的作用,而能做到这一点,我们认识到根本上的原因是大家能长期坚持在一起集体学法,这一点非常重要。

前一段时间,因为场地和其他一些原因,有同修提议协调小组的集体学法取消,觉得现在信箱联系也很方便,整体上和各个项目需要商量事时,一封信就解决,确实需要当面沟通的,临时通知,然后大家再到一块来碰头,大家考虑到一些实际情况,以及一些同修觉得这么多年集体学法好象找不到感觉了,效果不理想,似乎有些流于形式了,于是大家就同意了。

刚开始,大家都没觉得什么不妥,换个方式挺新鲜,好象形式也更灵活了,自己支配的时间也更多了,少了一种约束,但后来发现一些问题渐渐暴露出来:即使有事,来的同修也是“锣齐鼓不齐”,各种干扰都出来了,同修各忙各的事,偶尔到一起商量事,说完就问:“还有事吗?没事我先走了。”无形中有了不易察觉的间隔,原来那种集体学法后祥和慈悲的场不见了,同时,大家都觉得各自处于一种不同程度懈怠状态中,看来,信箱沟通代替不了面对面在一起交流,很多需要大家及时反馈、沟通后处理的问题也堆积在那儿了。

同修们渐渐认识到这种状态不对劲,于是倡议恢复我们多年来的集体学法、交流的形式,恢复集体学法的第一次,我们在一起学了师父的《对澳洲学员讲法》(DVD录像),听师父讲法,师父在讲法中多次强调了集体学法和说明了集体学法的重要性。我们对集体学法有了更深的体会,发自内心的明白了集体学法是我们应该坚持的,在交流时好几位同修都谈了相同的认识。

二、每个人独立上明慧 更有效的发挥协调小组的作用

当初,因为看到能自己上明慧网的同修升华非常快,一直不能和不愿上明慧网的同修和这样的同修相比,在法理的清晰认识、对正法進程的理解上是有差异的,本地协调小组的同修在很早以前就意识到同修独立上明慧网的重要性。

而作为参与协调工作的同修在这一点上更重要,自己能上明慧网,可以得到更多的信息,眼界会更开阔,整体意识会更强。

这些年,促進更多同修独立上明慧网是本地协调小组一直坚持协调的项目,我们发现,因为本地能独立上明慧网的同修越来越多,在正法修炼中整体走的越来越正,表现出来就是:

1、同修在法上有主见的越来越多,跟风跑和崇拜同修的现象越来越少,因为明慧网天天都有那么多针对不同情况的文章,总体上怎么做,大家心里是清楚的。

2、邪悟者没有市场,以前有一个外地邪悟者影响了本地个别同修,但也没成气候,后来就再没出现了,因为本地很多同修能上明慧,一比较,所有邪悟的言行非常的荒谬和突出,一下就自灭了,本地资料点同修都知道把住明慧网的资料去做。

3、因为能及时传递信息和沟通,能迅速形成合力,出现同修被迫害的情况,能比较及时的反馈给全体同修,同修能迅速发正念加持被迫害的同修,越快形成整体力量,法力越大,迫害就越快被制止。

三、教训中得到的对协调工作的认识:立足于本地协调 理性与异地同修配合

因为觉得本地同修配合的不错,整体意识强,开创出了较宽松的环境,渐渐的,不少同修特别是一些协调同修,升起了欢喜心,显示心。零七年左右,出现本地的同修到外地巡回交流的情况,到处去“推销”本地的“模式”和经验,被外地不理智的同修“追捧”,回来后出现了外地同修多次打电话来要求本地同修去帮助“解决问题”的事,在本地同修之间引起争议,造成间隔。

本地不少同修包括我自己都有了在别人之上的心,有了本地在异地之上的心,不知不觉中,喜欢把自己当成“上级”和“领导”,去“指导”和“安排”异地同修怎么做,真的把自己当成了更大的协调人,甚至协调人的协调人。

因为总爱把本地做到的,去对比和衡量异地,看到的都是异地同修的不足,所以老想把自己地区的做法强加给别人,觉得我们的经验好,觉得我们这儿同修配合得不错,所以热衷于去“解决”异地同修的矛盾,对异地同修出现的各种矛盾,无理智去干涉和参与,因为只看到表面不了解别人的真实情况,结果“好心”办了不好的事,无意中成了异地矛盾的一方,反而加深了异地同修之间的矛盾。

由于认识不到每个地方的同修都有自己的路要走,大包大揽,本地曾一再无原则的为异地某些同修提供钱物,造成了部份异地同修的依赖心和向外求的心。

太多的意识不到的人心造成了巨大的魔难,后来本地接连出现了严重的迫害,以前从未出问题的资料点接连出事,同修被邪恶非法判重刑,损失惨重,形势变得严峻,回想起来让人痛心疾首,出事前,本地一开天目的同修看到一个景象:本地原本清净的空间场源源不断的被从外地过来的邪恶充满。所以任何地方环境看上去再好,再宽松,都别自大、自满,都万万不可掉以轻心,都别把自己当榜样,或把别人当榜样,邪恶就是千方百计在钻修炼者人心的空子。

后来,本地同修逐渐认识到欢喜心、显示心给我们带来的危害,通过成立学法小组静下心来学法,整体加强发正念,才慢慢从严峻的形势中走了过来,但仍没认识到前面不合适的对异地同修的态度和做法,那种在异地同修之上的心仍根深蒂固。

2013年5月份明慧编辑部发表《演讲乱法》一文,对本地同修的冲击非常大,协调小组就这事交流了多次,碰撞是非常尖锐的,对某些同修来说,能正视《演讲乱法》中的乱法现象,对照自己,归正自己,那真是一个剜心透骨的过程,不过好在同修们配合了多年,最后在向内找中真正认识到了本地的不足,放下了在别人之上的心,放下了想到各地去“协调”的浮躁的心。

我们现在看到那种“跨地区大协调”的行为,弊端很多:1、“跨地区协调人”在异地同修不知底细的情况下,为给别人提供“榜样”,通常会把自己“打扮”得十全十美,在掺杂着强烈求名心的情况下很容易演变成《演讲乱法》中提到的乱法行为。2、对异地实际情况不了解,容易出现主观臆断的“瞎指挥”现象,制造矛盾。3、在其它地方生搬硬套各种“模式”。

当然我们不是走极端的什么都不做,不配合了,该配合还得放下自我去配合好,但是这样的配合是平等的,理性的,没有了在同修和异地之上的心。我们别忘了,师父在看着一切,我们最重要的是在这过程中去修自己,我们的心到位时,师父什么都能为我们做,这时奇迹就会发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