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我的护照办下来了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二日】我是一个青年大法弟子,是一九九六年七月看到《转法轮》的,真正既修心性,又炼功,全身心的投入,是在一九九七年七月后。得法之初,勇猛精進,把大法摆在第一位。打坐的时间也从咬牙一秒一秒的坚持到能打坐到两个小时。身体变化也很大,皮肤变的白里透红。平时积极参与洪法。那时候,觉得只要有口饭吃就够了,对名利看的很淡。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恶迫害大法,我曾先后二次進京证实大法。先后多次在邪恶的环境中,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有惊无险的走了过来。在邪恶的黑窝里,痛苦的煎熬,度日如年,盼望着结束的时间,产生了对时间执着的心。堂堂正正的从邪恶的环境出来后,环境宽松了,却懈怠了,我意识到这其实也是对时间的执着。悟到只有持之以恒的坚持学法,师父会点醒在迷中的我。我明白了修炼的路是很窄的,只有走正。

我从黑窝出来后,经济上受到了很大迫害,物质上,可以说当时是一无所有,还欠下了很多外债。而导致这一切,我向内找,发现是自己的一念之差所致,因为我当时想只要有口饭吃就可以(后来发现这是不对的),正因为这一念之差,旧势力在经济上迫害我。这样,父母亲友都不理解,对大法的态度也不太好。

我悟到要否定旧势力在经济上的迫害。重新回到常人的环境中,找了一份工作。

我从一点一滴做起,工作之余我不忘学法炼功发正念。前三年,一直经济上很紧张。在第四年开始,我经济上有了大的起色,以后的几年,每年加两次工资,甚至直接就拿年薪,现在一年收入达到几十万。这是修炼大法的福份。然后我通过这种改变,向父母亲友讲真相,使他(她)们明白了法轮大法好,并退出了中共邪党。

二零一二年年底,由于我的工作成绩优秀,公司奖励我出国旅游。那就需要办理护照。当年夏天,我去当地出入境管理处申请办护照,被拒绝了。他们诬陷:“加入非法的气功组织”当时,由于怕心,我没有否定这种迫害,护照没有办成。

作为大法弟子,从法中向内找,发现自己有怕心。我悟到:遇到问题,不要逃避矛盾,不要绕开走。在常人中,能够出国是一种荣耀。而我能够出国,是修炼了大法得到的福份。这是证实法轮大法好,讲清真相的大好时机。于是,我再次到当地出入境管理处去办理护照。当工作人员打开电脑时,看了我的资料,不愿帮助办理时,我马上从意念上否定,并开始讲真相。我说:“法轮大法是正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我能够出国,是因为修炼大法的缘故。曾经我被绑架到看守所、劳教所,我现在堂堂正正的出来了,是中国的一个公民,作为公民,我有权利要求办理护照,如果不办理,请拿出文件来,哪一条说明不能办?”当时他们无可反驳,大厅的工作人员明白了真相,明白了他们那么做是不对的,明白了法轮大法好。办理护照的公安说:“这是国保大队的吩咐,你去找国保大队……”我克服怕心,去找国保大队的警察。那天,国保大队的警察都不在。我又回过头找到出入境管理处的警察。强烈要求办理。我继续讲真相,讲真相起到了效果。出入境的警察给我拨通国保大队的大队长的电话,国保大队的大队长奇迹般的授意他们办理。

当时我很高兴。就在我心生欢喜时,国保大队的警察又打电话给出入境管理处的警察,要等国保大队的大队长签字才能办理。我马上悟到是刚才生出了欢喜心,被邪恶钻空子了。我马上否定,要求他们一定要帮助办理,否则损失要他们负责。当出了出入境管理处的大门才十几分钟,我接到了国保大队的警察的电话,要我去公安局一趟。我悟到这对我是一个考验,去还是不去?是否会被绑架?我在公安局外面徘徊着,我请求师父帮助,正念加持。在我发完正念后,我再次到公安局国保大队办公室。

国保大队的一个警察接待了我,问了我的一些基本情况,最终问道,“你还炼法轮功吗?”我如果回答“炼”,是给他们迫害留下凭证。修炼了十六年,已经成熟了。我正念否定,不配合他,不直接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从侧面和他讲真相,我讲到“文化大革命”被平反后,当初那些迫害的革命小将后来被处决了。从侧面善意的告诉他,如果继续迫害大法弟子,以后会被清算的。每个人都要选择好自己的路。后来,他就记录下来:“法轮功以后会被平反的”(当然,这是他的理解,因为共产邪党是要被清算的,没有资格给法轮大法平反)。

他记录下这些后,也没多说什么,就结束了谈话。我问他,“我的护照什么时候能出来”。他说,“一般需要半个月。”我把收据和取护照的单子,留给了一个亲戚。等半个月后,让她帮我去取。

然而,半个月后,等我的亲戚到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去取护照时,他们说,还没有下来。我当时要我的亲戚让那警察接,我和他对话,他不肯接。我要我亲戚找当初在出入境管理处负责的那个警察,他们说他不在。而我因为在几千里外出差,也无法和他们直接对话。我让我亲戚问他们,什么时候能下来?他们答复,等电话。

非常不巧的是,在出差的途中,我的手机遗失在出租车上。因为最关键的是,手机上存有出入境管理处警察的电话,还有国保大队大队长的电话。我当时很失落,意识到有邪恶因素的干扰。办理护照,我秉承的是“做而不求”[1]的心态。是否应该放弃呢?有个声音好象在说,“放弃吧,别办了。”我否定了这个观念。我突然想起来,我曾用另外一部手机给国保大队的大队长拨打过,我找到了他的号码。他接到我的电话说:“我现在在外面,我回去后就去给你办。”

过了几天,我让我亲戚主动去问。当得知还没有时,我就继续给国保大队大队长打电话,我催促他给我办。我坚持和国保大队大队长打电话,他被我坚持不懈的精神感动了,说出了真实情况:“你办护照的事,我得向县里,市里,省里汇报,向各级610汇报,你也要知道,我端这个饭碗也不容易。”然后,他又说:“好了,我去给你签字,把签字单送到出入境管理处去。”

在此期间,我接到公司领导的电话,电话那边的声音很紧张,说公安局打电话到公司调查,说我是法轮功学员。当时领导很紧张,并说要向总经理汇报,我向他解释了一下。

我想,作为大法弟子,堂堂正正的,平时我在公司工作出色,真诚善良的表现有目共睹。领导知道我是大法修炼者,未尝不是好事。

公司这边,也不断的在催促我交护照。时间一天天过去,直到放寒假。我回到当地,并继续给出入境管理处的警察打电话,这次,终于接通了。我把我的情况和他简单的说了一下,说:“按照办理护照的时间,半个月就应该办下来了,为何我的护照这么长时间还没下来?”他说:“你的情况特殊,没有国保大队的签字,我们也不敢帮你办理。等到你的签字下来,我这边还要经过各级审核,还要一段时间……”

我想,我不能承认旧势力的这种安排。我义正词严的说:“办理护照,十五天就够了,有的人甚至几天就办好了,为何我的护照一个月了还没办下来?而公司在催促我们交护照,如果耽误我签证的时间,耽误我出国,你是要承担责任的!明天我亲自过来,找你办理,必须马上给我办好!”

第二天,我到出入境管理处找到这位警察,他被我的正念制约,直接带我到办公室,打开电脑让我看,还有好几个地方没审核。这时他直接打电话给省里护照制证大厅的负责人,问,某某某的证急着要,能否通融?对方很爽快的答应了。于是,我直接乘车到省城出入境管理厅去拿护照。当天就把护照拿回来了,并迅速快递过去,办理签证。

经历了这一番周折,过程中干扰也很大,经过多次正念突破,最终,我成功的把护照和港澳通行证办理了下来。

通过办护照,我悟到要正念正行,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心一定要在法上,就能从人中走过来,就能否定旧势力安排的路,走师父给我们安排的路。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道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