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号路”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四日】父亲生在保定阜平县一个穷山沟里,今年八十四岁。他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大法。一九九九年中共发动迫害法轮功的运动后,父亲曾被县公安局警察绑架,被罚一千元放回。

由于怕心重,学法不深,二零一零年腊月,出现严重病业状态,在村里医院,输液几天不管用;到乡卫生院,医生看了不接收,只好到县中医院,医生看了看建议去保定。当时父亲已完全处于昏迷状态,我们几个兄弟叫了救护车送父亲去保定,几番周折才找到一家医院,住進急救室。

医生给父亲挂了四、五个吊瓶,输上氧气。半夜一、两点钟时,主治医师告诉我们:你们要有思想准备。第二天父亲的病情毫无起色,甚至更严重。医生建议回家准备后事。兄弟几人商量,担心父亲不能落地归根,只好放弃治疗回家。但由于匆忙,只记得输吊瓶,却忘记了输氧。半路,奇迹般的听见父亲说“冷”,接着听见这个昏迷的老人竟然说“肚子饿”。后经父亲回忆,说看见师父向他挥手说:“快回去吧。”我们才明白是师父把父亲从鬼门关里拽了回来。

回家后,我们把父亲从车上抬到了床上。家里已经做好了后事的安排,谁知父亲从床上爬起来,把其他几个兄弟呵斥一番:“你们怕这怕那,不让我学,不让我炼,吓得我也不敢学法了,以后我要跟着师父好好学、好好炼。”不一会儿,父亲就能吃点东西了。通过听法、学法,父亲的身体得到了康复。全家人都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受邪党影响较深的弟弟也看到了大法的美好,给父亲买了mp3,并且退出了邪党的一切组织。

转眼三年过去了。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日,由于存在各种执着心,父亲又出现了病业状态:肺气肿,小便尿血,心脏也不好,躺在了床上,饭量一天不如一天。到十一月二十九日,病情更加恶化,不吃不喝。父亲和我们说:“我没有别的要求,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能光着身子走,你们看我几天,最好找个医生看看,走走形式吧,要不让村里人笑话。”家人只好把乡里卫生院的医生找来,医生说,还是到县医院吧。父亲知道到医院也治不好,最后决定到乡卫生院拿了五十八元的药回家。晚上七、八点钟,父亲难受的开始叫喊,我们弟兄几个在他床边束手无策。最后听到他喊:“师父,我要跟您回家!我要跟您回家!”到凌晨三、四点钟,他醒来喝了两口水,告诉我说:“走到一个十字路口,不知怎么走了。”我告诉他说:“你就跟着师父走。谁也救不了你,只有师父能救你。”过了一会儿,他迷迷糊糊的说,师父让他走八号路。(过后经同修悟,是让他把握好路)

天亮了,姐姐说怎么办,我说:“没事了,给他做点饭,养几天就好了。”早上父亲喝了多半碗稀粥。随后,别的弟兄也来了,我告诉他们说:“父亲没事了,师父又给了他一次机会,放心吧。你们昨天没听见他说要跟师父回家吗?这就是大法的神奇。”

通过学法,父亲的病情慢慢的得到了好转,十天后便能下地了。姐姐也看到了大法的神奇,退出了邪党组织。在这新年来临之际,我们全家发自内心的感谢师父的慈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