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幸福的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以前就接触了大法的老弟子,但没有真正实修,历经了几年的人生苦难后,在人生没有了目标、活着没有了动力的情况下,才進入了大法修炼。那是在二零零三年,一场瘟疫令所有的生命恐惧,我突然觉得我应该做点什么,不能让瘟疫夺去我身边人的生命。于是我走出家门告诉人们诚念“法轮大法好”就能躲过瘟疫,可我却被不明白的人举报,抓進了看守所。也因此使我对我国的法律和一些现象从漠不关心到开始了全面的关注,有了事物的对比使我真正的认识了谁正谁邪。

从二零零三年春天开始,由于有了人生的目标,知道了活着的意义,我在大法里明白了太多太多,一种从未有过的幸福感和幸运感一直洋溢在我的心中,我也和大法弟子们一起溶入到实修和讲真相救人的洪流里。

修大法之前,我对神、佛、鬼呀,什么转世轮回呀统统不相信,而且还非常固执,谁要在我跟前聊到这些,我就会用我觉得很在理的话去和人家理论,结果我不相信的生命在我修炼以后我都亲眼看到了他们的存在。《九评共产党》这本书出来以后使我真正明白了共产邪党为什么不让我们相信有神明的存在。文化大革命残害了所有的中国人,把中国人真正带進了苦难,那些“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的谬论是真正对中国人人性的扭曲灌输。随着在修炼中我心性的提高,面对那些不相信神明存在的父老乡亲,我发自内心的为他们感到难过。无神论使人们变得虚假,而真善忍的理念正好与其相反。一个连真善忍的理念都不能接受的政党,任何一个有理性的生命都能明白孰正孰邪,而我们的国民却被共产邪党的运动搞得分不清对错,用一种无可奈何的心态生存,有些人恐惧到连想法都怕被人知道,而每天恐惧的活在这个国度里。明白这些我更为我能得到大法而庆幸,为能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徒而觉得幸运无比。在十几年的实修中,大法的神迹也经历了许多,也明白了只有不折不扣的按着大法的法理去做去修,才能真正体会到大法的玄妙和超常。这里仅举两个我经历的小片段:

二零零五年一天,我正想用录音带帮新学员翻录师父讲法,手里捧着一大摞磁带刚走到邻居家的大门口,正好和领着警察和乡政府人员来我家找我的村书记碰个对面,我看势头不对,就赶紧把讲法带藏好,又让邻居通知别的同修,之后把这一群可怜的人领回我家。我想你们来了就是来听我讲大法真相的,我要救你们,他们一行十来个人,進屋就把我围在中间,我当时什么也没想,就是想我得抓住这难得的机会救他们。我那天和他们讲了许多,讲着讲着我突然听见我身后有动静,我回头一看,一个人正在翻我的家具(家具里放着不少《九评》光碟和大法真相资料,一开家具门就能看到),我立即起身,走到那个警察跟前严肃的问他:“你是哪个部门的?你叫什么名字?你的行为这么多人可都看见了,历史走过这一页以后今天的人都是你的见证,你的行为是违法的,请你不要象文化大革命时期的警察那样没有理性,因你今天的行为你将来要承担责任。我不是危言耸听,从人性上来说你们也是错的。”我从传统教育上把他们说了一顿,那些人什么也没说,都不声不响的从我家屋里走出去了,到了院子里我又撵他们,我说:“你们的这些行为让我不欢迎你们来我家,以后想找我用大队的大喇叭喊我,我有去的权利,也有不去的权利。”我当时只想快些把他们撵出去,不准他们犯错误,结果他们真的走出去了。我立即把大门插好回头打开家具门,看到被警察翻开而没有看到光碟和资料,泪水流了下来:只要我们不折不扣的只想着众生时,我们慈悲伟大的师尊就在我们身边保护着我们。那一次,对新老学员的震动都不小。也见证了师父说:“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

二零零五年,因我家有个农用三轮车,丈夫被我村揽活计的人找去用车拉料,还拉人,挣点工资和车脚钱(注:农用车是不准拉人坐车的),感觉收入还不错,结果干了几个月。村里有人看用车挣钱多些,也就买车揽活,车多了就有了竞争,为此也就出现了矛盾。

有一天,我因心里有些烦闷,想出去找同修切磋一下,一边走我一边回忆师父的讲法。我哪里不对呢?我问自己,得了佛法救度的人是有福份的,我干嘛要心里不舒服,那我注重了什么?哦,想到这我一下子明白了,我在怨别人做事自私,而我自己心胸更狭小,没有站在对方立场上看问题。想通了,心里也豁然开朗了。到了晚上,我把我的想法和丈夫谈了,要他从理解别人的角度想问题就会心情愉悦。丈夫也觉得是这么回事,他也就不那么愤愤不平了。

结果过了几天,我们村有个在外面当电工的人,在村里找几个临时工,就十几天的活儿,工资也不多是电力部门的。因为我丈夫在这方面有点天赋,那人就来我家找我丈夫,可一听就十几天的活,工资还低,我丈夫说啥也不去。那人走后,我对丈夫说:我乐意你去,我想让你从用车揽活这个事中退出来,老古话说得好,退一步海阔天空嘛,我们可以少挣点,可我们会有个好心情,中国古代不还讲和气生财嘛,我们一定会生活的更好的。在我的劝说下丈夫去了。

可他干了十几天就回来了,和我说这次去错了,说他们领导说他干活还可以,以后有活还会找他,但他不想去了,嫌钱少。我劝他说:没事,咱修炼人不长病,省下的钱没数,有师父管咱们,有人用就去,随其自然。过了几天,那个领导打电话来叫我丈夫去上班,工资给长一些,还要教他学技术。就这样,丈夫从一个普通杂工变成了技术工人,还长年有活,工资从一千多元一个月,长到现在六千多元。村里很多人羡慕我们。而我的感受却是因为我修炼了,遇事用法来衡量,师父才给了我们幸福的生活。

修炼这些年,我的感受真是说不完。多少笔墨无以回报大法带给我的恩德。仅讲这两个小小的体会。希望大家都能得到大法的福泽,从党文化中走出来,从新审视我们的环境,做一个本性回归的新人类。我们的人生一定幸福的。我很感激这次征稿的机会,让我说出自己的心声。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