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省永昌县赵永秀生前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甘肃法轮功学员赵永秀,二零零一、零二年间被非法劳教,遭受种种凌辱和折磨,多年来,一家人始终遭受中共人员骚扰,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八日,不堪重负的赵永秀老人含冤离世,享年七十三岁。

赵永秀,家住甘肃省金昌市永昌县焦家庄水磨关七队,于一九九六年幸得法轮大法后,原来的风湿关节炎好了,身体一身轻。二零零一年和二零零二年,赵永秀两次被非法劳教,共四年,在甘肃省劳教所遭受酷刑折磨,被强制洗脑转化、剥夺睡眠、强迫做奴工,经常被吸毒犯辱骂毒打,多次被抽大管的血,身体被迫害的非常虚弱。

一天早上,洗脸重重摔倒,感觉肠子都被摔断了,颈椎摔伤,满身疥疮,奇痒难忍,最后左侧乳头化掉,左侧胳膊肿大麻木,失去知觉。

赵永秀回家后,多次被邪党人员骚扰,全家被迫害的没有经济来源,生活艰难。赵永秀左侧脖子脸歪肿大、腋窝流脓,成窟窿,左侧乳房溃烂呈平板状,摸上去象坚硬的砖块,在艰难痛苦中,含冤离世。

赵永秀临终前四个月照片
赵永秀临终前四个月照片
赵永秀左侧乳房溃烂
赵永秀左侧乳房溃烂 乳头化掉

一、劳教所遭受种种折磨凌虐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铺天盖地诽谤大法,二零零零年初,赵永秀和亲戚一起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绑架关押到当地驻京办事处,被拘禁在狭小的铁笼子里,二十四小时,才允许上一次厕所。

赵永秀听到二十几岁的永昌县法轮功学员孙玉泉被打得凄厉惨叫,原来是办事处两个年轻人在发疯暴打孙玉泉,因为当时天气很冷,一个先打,等身体打热出汗了,另一个再接着打,然后再两人合起来打,两人打得“兴高采烈”,拿打人取乐,活像变态的虐待狂,只打得孙玉泉满口吐血才住手。赵永秀还看到被截访的其他民众三九寒天被剥光衣服关在铁笼子里。

赵永秀被永昌县邪党人员接回,被非法关押在永昌县拘留所十五天。因为坚持炼功,被恶警高军(音)一把揪住领口毒打。

二零零一年,赵永秀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一年三月八日,被送到甘肃省安宁区第二劳教所女队,强制洗脑。白天高强度训操,齐步走,正步走,跑步,不停的左右前后转,越喊越快,赵永秀当时已五十七岁,被转的晕头转向,呕吐,到后来根本反应不过来,转不过来,就被吸毒犯人毒打,犯人上去就是拳打脚踢,多数时候用脚在要命处狠踹。赵永秀和李慧霞(甘肃庆阳法轮功学员,当时五十多岁)因为训操被毒打是家常便饭。

赵永秀晚上被强迫背监规,背不下去,被吸毒犯王文娟毒打,被打得胸口青紫,背不会就不许睡觉,天寒地冻在外面罚站,拖到一两点才允许睡觉。早上六点起床打被子,又被吸毒犯王文娟用脚狠踹,赵永秀被踹得一直后退,被逼到墙上王文娟还不住手,边踹嘴里不停地骂“老糊糊,老糊糊!”赵永秀被踹得满腿青紫。

监规背完了,又强迫背三字经。一直折腾两三个月,才让赵永秀正常睡觉。恶警强迫法轮功学员,背监规是表面形式,主要是消耗法轮功学员的精力和体力,白天高强度训操或体力劳动,晚上背监规不让睡觉,使法轮功学员身心疲惫到极点,强迫忘记法轮大法的东西,达到强制洗脑的目的。

五月开始,赵永秀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做奴工,修兰州滨河路平整土方,几十辆康明斯车不停地拉土,拉多少就得平整多少,汗流浃背,口干舌燥,没有喘息的机会,法轮功学员过去想喝水,恶警破口大骂,吸毒犯过去一脚把水桶踢翻。

赵永秀还被强迫剥娃娃菜、剥大豆、做一次性筷子、掏大粪。剥大豆时不分白天黑夜,大豆车什么时候到,什么时候分任务剥,剥不完就不许睡觉,整晚上剥,来不及用牙咬着剥,剥完后,满手满脸都是黑的。剥完的大豆用关押人员的洗脚盆、洗下身盆、洗衣盆等浸泡后,运到厂家做成油炸大豆在市上卖。

赵永秀等几个法轮功学员被强迫掏大粪,吸毒犯人把吃剩的馒头,剥不完的百合偷扔到水泥粪池中,赵永秀等几人用小盆舀粪,倒入塑料桶中,再倒入一人多高的拉粪桶中,倒粪时,馒头、百合“咚咚”往起溅,溅得满脸、脖子、身上都是,几人强忍着闭上眼睛,闭上嘴掏粪,还要强迫推着粪车跑,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

赵永秀等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在耳朵上采血,在胳膊上用大粗管抽血,恶警欺骗说是给检查身体验血。

甘肃省第二劳教所政委王德昌,管理科长田力多次组织污蔑诽谤法轮大法的揭批会,赵永秀等每个法轮功学员的身后都有一个强悍且凶狠的人,按住肩膀,时时准备捂住嘴,害怕法轮功学员喊“法轮大法好”,赵永秀被包夹犯人刘霞珍捂得差点上不来气。

王德昌、田力公开叫嚣怂恿吸毒犯人:“对法轮功怎么折磨,怎么打都不过分!”刚开完会走出会场,吸毒犯就开始对法轮功学员骂骂咧咧,找茬,刚进女队大门,有些吸毒犯就迫不及待地毒打法轮功学员,恶警视而不见,毫无表情。

劳教所强制剥夺法轮功学员的基本生存权利,吃饭、上厕所都限制时间,恶警心情好时,一百多人排队打饭吃饭勉强给半小时,大多数时候只给十几二十分钟,排在后面的人根本没时间吃饭,吃不完不许带回监室。法轮功学员不浪费粮食,不敢多打饭,吸毒犯人吃不完就往厕所扔。赵永秀常常饿肚子。

上厕所来回都是跑步。回家很长时间后,上厕所还是来回急匆匆地跑,吃饭还是狼吞虎咽,不知道夹菜,只知道急忙吃饭。

二零零二年初,赵永秀刚回家不久,三月六日又被绑架,抄家时被盗走一千三百多元。赵永秀和胡尚学、张延荣等十几个法轮功学员被挂牌游街侮辱,后在甘肃兰州平安台第一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三年,受尽折磨凌虐,满身疥疮,全身奇痒难忍,在太阳下晒。一天值班恶警给赵永秀药膏,让她抹上,在恶警房间里烤。不久,赵永秀左侧乳头不知不觉就化掉了,左侧胳膊肿大麻木,失去知觉。身体极度虚弱,一天早上洗脸重重摔倒,感觉肠子都摔断了,颈椎摔伤。

二、回家后艰难度日

二零零五年,赵永秀回家后,老伴胡尚学还在监狱被迫害,兰州的儿子把赵永秀接到兰州生活了五年多。

老伴胡尚学出狱后,胡尚学前妻的儿子一方面受邪党毒害,另一方面还想让胡尚学开药店给他挣钱,胡尚学不同意,所以胡尚学前妻的儿子坚决不许赵永秀回家。胡尚学说:“撇开她是老伴不说,因为她是炼法轮功的,我一定要把她接回来。”开始前妻儿子不让老俩口进门,天下着雨,深夜十二点了,老俩口还在儿子楼下转悠。老俩口的平房被儿子出租,钥匙儿子拿着,不给老俩口。后被儿子的朋友看到,怒斥了儿子一顿,才将平房钥匙归还老俩口。

胡尚学(胡尚学被迫害经历详见《甘肃省永昌县兽医胡尚学遭迫害事实》)原来是永昌县焦家庄乡兽医站退休职工。自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二年间,先后四次被中共邪党绑架,二零零二年第四次被绑架后,被永昌县法院冤判十二年重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六日,胡尚学被假释回家,邪党一直持续对老俩口的经济迫害,导致老俩口没有生活来源,生活非常艰难,夏天捡树枝烧火做饭,冬天从焦家庄乡政府和学校倒出的炉灰中捡煤渣度日。

胡尚学近照
胡尚学近照

胡尚学多次到永昌县人事局、县政法委、“六一零”要退休工资,始终没有要上,胡尚学给县长蒲友文写信,也没有结果,浦友文对胡尚学女婿说:“你老丈人给我写信了,生活过不下去了,你给解决吧。”在二零零二年时胡尚学的退休工资就有四千多元,十几年来因为迫害被克扣的退休工资六十多万元。

酒泉监狱、永昌县、焦家庄乡邪党人员十几人两次上门骚扰,威胁恐吓,赵永秀一方面生活艰难,另一方面被高压恐吓,身体一直没有恢复,左侧脖子、腋窝、胸部流脓,脖子、腋窝成窟窿,左侧乳房溃烂,摸上去象坚硬的砖块,在艰难痛苦中,赵永秀老人含冤离世。

迫害责任人

甘肃省安宁区第二劳教所
所长:王文智 政委:王德昌 副政委:潘勤 大队长:杨德兰 副队长:王娟娟
一中队中队长:范毅荣
一中队分队长:马维 李燕玲 李欣春 屈玲 李小妹
二中队中队长:柏琪
二中队分队长:王永红 王玉馨 马英 段玲 李嘉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