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酷刑:火烧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六日】烫刑一般认为是高温物体直接和身体部位接触,烤刑一般认为是高温物体或火源不直接和身体部位接触,而火烧就是直接利用火焰燃烧受害者身体部位。

以下情景还原了中共火烧酷刑的残酷:

河北望都县,恶徒牟平军指示派出所所长杨泽江手下的人用打火机烧法轮功学员俎兰贞的手指头,打火机都烧爆了,再用第二个打火机烧,手指都要烧熟了。

四川乐山市五通桥看守所,用纸缠在受害人的阴茎上点燃,阴茎起泡化脓糜烂异臭难闻。

黑龙江方正县看守所,邪恶管教唆使恶人用打火机烧法轮功学员于连和的乳头,当时就烧冒油了、乳头肿的很高。

二零零三年前,河北迁安市扣庄乡唐庄村王艳芹曾经被恶警浦永来、彭明辉、哈福龙等人拽着头发,将打火机中的液化气倒入嘴中,然后再用打火机点燃,烧的口腔、舌头都烂了,不能吃饭不能说话……。

火楔子:把受害人捆绑在床上或椅子上,把双手,双脚十趾缝间塞上纸捻用火烧着,一直到烧灭,双手双脚即刻烧出水泡。

更为残酷的是,湖北麻城白果镇恶警把备受酷刑折磨后还有呼吸心跳的法轮功学员王华君活活烧死,对外称其为“自焚”。

一、酷刑的方式和伤害后果

在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使用的火烧酷刑中,打火机被广泛使用,而火柴、蜡烛、点火纸等其它火源是个案。

1、打火机火烧

打火机外焰温度一般是280—500摄氏度,专用打火机甚至可以高达1300-1500摄氏度;蜡烛燃烧时外焰温度一般在500度左右。而人体皮肤表面能承受的最高温度是70度左右。

打火机火焰和燃烧的蜡烛(网络图片)

据明慧网曝光的案例,笔者发现中共用打火机火烧法轮功学员的施暴部位甚至比烟头烫酷刑更多,以受害者群体身体全身部位从上至下:

用打火机火烧头部、头发、脸面、耳朵、眉毛、眼睛、眼睫毛、鼻子尖、鼻子两侧、嘴唇、舌头、胡须、下巴、下颚、下颌;

用打火机火烧脖子、胸部、胸毛、乳头、肚皮、后背、腋毛、手臂、胳膊、胳膊肘、手背、手腕、手心、手指、手指甲、

用打火机火烧下身、小便、阴毛、腿、脚底、脚心、脚趾、脚后跟。

2、其它火源火烧

烧活人:淋上汽油活活烧死;

“火爆龟头”:用纸缠在阴茎上点燃,阴茎起泡化脓糜烂异臭难闻;

蜡烛烧整个后背、前胸、下颌、十指、肛门;

用纸卷成卷插入鼻孔用打火机点燃;

火柴烧后背、乳头;

点火纸插鼻;

炮引子烧:点燃做爆竹的火药绳,火花对着脚心烧;

3、伤害后果

火烧酷刑发出的声音证实着中共恶徒的罪恶:

湘潭大法学员自述2001年初在长沙岳麓看守所:他们狰狞着的面孔向我走来,打着打火机,火苗二寸多高烧我右脸和下颚,只听得哧哧地响,焦臭浓烟将整脸熏黑……

黑龙江省鹤岗市劳教所,二零零零年,恶人用打火机的火苗烧孙凤利的手掌心,烧的肉嗞嗞响。

……

火烧酷刑给法轮功学员身心伤害的后果也是巨大的。据受此酷刑的法轮功学员在明慧网曝光的案例,身体被火烧部位淌油、熟化、剥落、起泡、化脓糜烂、残缺烧死、烧焦、腐烂、变形、留有伤痕、……。

淌油

二零零五年,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安顺路派出所,三十多岁的副所长牛刚将一名老年妇女双手反铐,用打火机烧她的耳朵;她转头躲避,恶警就用打火机随着她的头转着烧她的耳朵,烧的耳朵直淌油。

付连军,男,六十多岁,居住于乐群乡乐群村,也是一位非常朴实的农民,学大法后身心得以净化,为人宽厚善良,正直,他于二零零二年被当地坏人构陷而被呼兰监狱枉判四年,其间惨不忍睹之事,令人不愿追述,由于拒绝奴工、“转化”,曾被罚站六、七天,不让睡觉,恶警用满罐的天然气打火机烧鼻子,烧得鼻油直淌,后结一大痂,其间痛苦可知!

熟化

二零零六年三月九日,吉林市九站派出所,恶警酷刑逼供 学员七个手指尖被烧焦。三个恶警用抽烟用的打火机烧一位老年法轮功学员的手指尖和脚趾尖,有七个手指尖都被烧熟了,左脚大拇指也烧坏了,手指盖烧完后变成黑色的。

剥落

黑龙江省穆棱市彭树全,男,四十岁左右,二零零七年新年期间被哈尔滨铁路公安处恶警绑架后劫持到绥化劳教所非法劳教,几个月过去。彭树全已被绥化劳教所的恶警、恶人迫害得不能行走,要两个人连拉带架;最令人发指的是彭树全的十个手指甲被狱方用打火机烧烤的发黑、裂得离肉,看了让人心碎。

河北省石家庄法轮功学员王宏斌(男,39岁),因拒绝转化,被石家庄市劳教所用打火机将指甲连根烧掉。

残缺

徐化全,北京人,北大硕士,原籍湖北。在被海淀派出所抓捕后曾遭到酷刑折磨,被五、六个恶警抻住两条腿和两条手臂,用打火机在他的左胸部烧,留下了巴掌大的一块疤,乳头已经烧没了。

二零零一年大年前,牡丹江陈国清被绑架关押在北京房山看守所。和陈国清在一起的一个男法轮功学员,在看守所被一个警察用打火机把左乳头活活烧没了,留下一个大疤痕。

化脓糜烂、变形

二零零一年七月,一位出家女学员只身一人进京上访,要求还大法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七月二十九日天安门分局恶警将她送到离北京六十里地的胜利派出所,恶警问她姓名和住址,她说:出家人一无所有,四海为家。恶警见没有问到姓名,到深夜恶警指使两壮汉对她行凶,一名壮汉一手抓她右手,另一只手卡着她的脖子,另一汉猛打她的耳光,用打火机烧她的嘴唇,连着烧了三次,当时将她嘴烧起了大泡。随后又将她左手拿起烧她三个指头,食指、中指、无名指都烧起了泡,折磨了她很长时间。她被烧伤的指头有两个腐烂了,烂得发臭,烧伤的两个手指好后都变形了,比原来小一些。

烧焦

郑州新密监狱,法轮功学员鲁顺民于二零零四年下半年被转入十二监区(现生活监区),为了使其转化,当时的恶警陈友志(副监区长)竟把电棍直接插入鲁顺民嘴里电击,致使他满嘴流血牙齿全部电掉脱落。更可恶的是陈友志利用转化法轮功学员邀功请赏,不但自己赤膊上阵,还指使犯人扭着鲁顺民的食指,用打火机把他手指上的肉烧焦,其手段令人发指。

郑骁强,男,大专文化,暂住青岛市崂山区邵家村。于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七日被青岛市公安局市北区分局绑架,遭到刑讯逼供,恶警用打火机烧其胡子和下巴,致其下巴与鼻子被烧糊。二月二十九日被逮捕,非法判刑七年,现被非法关押于山东省济南监狱。

……

二、形形色色的火烧酷刑

1、销毁罪证式火烧:烧活人

湖北麻城白果镇恶警把备受酷刑折磨后还有呼吸心跳的学员王华君活活烧死,对外称其为“自焚”。

王华君,女,三十六岁,湖北省麻城市冯家山人,于二零零一年四月十八日早晨在麻城市区讲真相时不幸被绑架,恶警将她毒打至深夜十一时左右。当王华君奄奄一息时,她被拖到市政府门前,淋上汽油活活烧死。公安并对群众说这是“自焚”。事发时,有一女清洁工目击此事。

王华君

王华君

王华君遗体状况:面朝上,耳朵缺一只,头后部、后背、下半身未烧,喉管处有两处刀伤造成的深洞。连当时送王华君火化的同村群众看了遗体后,都十分肯定的判断绝非自焚而死,很可能是被打死焚尸销毁罪证,但村干部却不许他们将此话外传。

2、侮辱取乐、邪恶阴毒式火烧

中共恶徒使用的火烧酷刑折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同时,满足其阴毒变态心理,侮辱取乐。

烧胸毛、胡须、眉毛、小便和阴毛,疼痛难忍,大汗淋漓……

二零零一年一月三日,辽宁省鞍山市岫岩县苏子沟镇普通农民赵永华被苏子沟镇派出所所长王晓东、恶警王××强行绑架到派出所,铐上。……深夜,又一轮的迫害开始了,邪恶之徒们把他双手铐住,把他挤在墙角,用脚蹬赵永华的胸部,双脚挤压他的左右胸部,使他上不来气,胸骨剧疼,接着它们用打火机烧他的胸毛、胡须、眉毛、小便和阴毛,烧的他疼痛难忍,大汗淋漓……

如此“刮脸”、“理发”、“洗手”

二零零一年十月十一日河北平山县,七十五岁李寿我被铐在院中一棵树上。“六一零”头目张新刚说:“今天用火攻”。于是恶人们人手一个打火机,一个人烧手,一个人烧眉毛、胡子,再一个人烧头发,另外两个人用烟头烫。他们一边施暴一边叫嚷:“你××的真便宜,不用掏钱叫××给你刮脸,叫××给你理发,叫××给你洗手……”同时又发出阵阵狂笑:“哈哈哈……真好玩……”。而此时的李寿我,其周身的神经完全失去了控制,全身不停地激烈抽搐着。

3、性迫害式火烧

烧女性乳头

哈尔滨七处看守所恶警卑鄙下流,把大法学员徐友芹,以提审为由,单独提到一个黑屋里进行调戏。恶警先是把徐友芹双手用手铐扣上,后说长得很漂亮,然后开始动手动脚,用手抚摸乳房。徐友芹用正念窒息邪恶,这时恶警就用打火机烧她的乳头。然后把徐友芹扣在铁椅子上用电棍全身过电。

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凡是在劳教所不配合管教、不“转化”、不写“三书”的大法学员或被发现炼功、读大法资料、没有完成劳动定额等,就要被罚、被延期劳教、到期不放人之外,还要遭到严刑毒打,以至不少大法学员被折磨得致死致残。火柴烧乳头就是十多种邪恶所用酷刑之一种。

烧男性阴茎

四川乐山市五通桥看守所的恶徒拿出了“火爆龟头”酷刑:用纸缠在阴茎上点燃,阴茎起泡化脓糜烂异臭难闻。四川乐山市“六一零”头目大队长杜某邪恶地说:“你是钢铸的也要烧化,炼法轮功的人都要受这种‘宽待’的。”

4、中共火烧酷刑不得不说的两个案例

举世震惊:烧得桑春莲体油顺胳膊往下流,数天后一块骨头还露着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四日,寿光发生了恶警烧法轮功学员一案。恶警用打火机残忍的灼烧桑春莲双臂和手,烧得桑春莲体油顺胳膊往下流,数天后一块骨头还露着。更令人发指的是,恶警脱下她的裤子,疯狂的大叫:“我要烧她的下身!”

寿光市后张村大法学员桑春莲于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四日晚被寿光市恶警绑架,当晚被非法关押到寿光市公安局后,受到两个恶人残忍的流氓手段的迫害。一个穿警服的逼迫她坐在地上,狠狠地往后拧她的双手;又用手抠着她的下颌使劲的向上掀。拧她的耳朵、双手左右开弓狠狠地打她的脸;还用穿皮鞋的脚往地上用力跺她的双腿、双脚。另一个三十多岁穿便衣的更是用极其下流的手段对她施暴。他毫无人性的用打火机烧她的双臂和手,烧起了一个又一个的大燎泡。一个打火机用完了,就又换了一个新的打火机,把火苗调到最大,专烧手指和肘关节等最怕疼的地方,直烧得血肉模糊、惨不忍睹。恶人一边烧一边说:“我今晚非得扒你一层皮不可!”随后又流氓性大发作,把她的上衣撕了下来,又把她的裤子脱了下来,疯狂的叫着:“你们都出去,我要烧她的下身……”

桑春莲被警察烧伤后的照片
桑春莲被警察烧伤后的照片

光天化日下的流氓行径在新唐人电视台全球曝光后,震惊世人。恶警局长聂作坤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全然无耻抵赖,其厚颜无耻的土匪流氓嘴脸在全世界面前暴露无遗。 但其语气明显底气不足,丝毫掩盖不了其内心的发虚本质。

点上蜡烛烧全身,皮肉烧焦后,又把蜡油浇到烟头烧烫的窟窿里

张致奎,男,五十岁,户口所在地山东省招远市辛庄镇大庄家村,长期居住吉林省长春市。

二零零一年十月一日,张致奎去长春文化广场证实大法,被长春市公安警察非法抓捕。遭受了老虎凳、钢棍猛砸扣到头上的水桶、烟头不停的烧烫前胸和后背(每个洞都烧到了骨头)的酷刑。令人窒息的疼痛,伴随那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他不断的昏死过去,又不断的被冷水泼醒。

恶警们又点上蜡烛烧他的全身,皮肉烧焦后,它们又把蜡油浇到烟头烧烫的窟窿里。屋里烧焦的味太大,呛人,它们又往他身上泼酒(为了用酒解味)。

疼痛使他的身体颤抖、跳动,老虎凳在咔嚓咔嚓的不停的被他摇响。他的全身都烂了,没有一块好的地方。恶警们说着极其下流的脏话,手指着他的小便头说:“现在就给你废掉。”

说着,恶警们又用电棍电击他的小便头,击穿后又用铁棍把他的小便全部砸烂,他又昏死过去。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被恶警们用水泼醒……(详见明慧网《招远市张致奎向调查委员会陈述惨痛经历》)。

※ ※ ※

如果说法轮大法的美好洪传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法轮功学员的大善大忍和慈悲救人是真、善、忍在人世间的体现,那么中共形形色色迫害好人的酷刑就是全宇宙邪恶的势力在人世间的表现。人如果还有良知和善念,就会选择善良、远离邪恶。如果这形形色色迫害善良的酷刑甚至活摘人体器官都不能让人从麻木中惊醒,人啊,你就可真是处于危险之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