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中共谋杀的女性法轮功学员(2)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六日】(接上文

她被谋杀,仅仅因为她是一个官员

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先召开高层官员会议秘密传达指令,内蒙古赤峰市就派了修炼法轮大法的副市长汪亚轩去参加。汪亚轩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坦言大法的美好,讲述修炼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汪亚轩的态度令中共上层恼羞成怒。中共派代表以谈话、做工作为名又找汪亚轩,要求她以共产党的“党性原则”为重,结果都被一心说真话的汪亚轩给回绝了。

迫害真的开始了,汪亚轩抵制邪恶势力,保护法轮功学员,使法轮功学员免受刑拘和判刑,这使得中共当局极为恼火。因赤峰市修炼法轮大法的人数相对内蒙古其它地区多一些,被中共当局称为“重灾区”。汪亚轩成为某些人的眼中钉,于是对她实施了谋杀。

一九九九年八月、九月的一个公休日,汪亚轩被杀害,死因至今不详。可是中共却制造了一个假现场,将她的遗体丢弃在红山脚下。汪亚轩致死的疑点颇多:她为何独自一人选择在黑夜,爬大白天都极少有人能爬上去的立陡的石山?红山峭陡一些的山体,有灌木、石块挡住,即使想自杀的人也跳不下去,而且找不到任何她所谓跌落的痕迹;她的遗体也没有任何摔下来的特征;衣兜里的手机完好无损。但是中共当局却声称:汪亚轩到红山上游玩,不慎跌落山下身亡。

法轮功在中国公开弘传时,人们口耳相传,纷纷称道。这不可避免的存在一些名人效应。象汪亚轩,身为副市长,在很多人看来,一个女性能达到这一步,真可谓功成名就。她都修炼法轮功,这法轮功肯定是个好功法。迫害开始了,她依然坚定修炼。许多人都会这样思考:她还敢坚持?!现在风声这样紧,电视媒体狂轰滥炸,她还雷打不动!这法轮功肯定不象中共诬陷的那样。从某个角度上讲,汪亚轩成为当时赤峰人观望法轮功的一个风向标。

中共的历次运动,也都是从迫害当地上层人士开始的。尽管法轮功没有组织,各地的站长、辅导员也和普通学员一样,都是义务的、自愿的,不存在身份高低的问题。可是汪亚轩副市长的身份,却被中共当局看到了,加上汪亚轩率真的品性、敢于担当的品格,使得中共当局妄图以杀害她,实现对当地法轮功学员加重迫害的目的。中共谋杀汪亚轩的理由就这么简单。

被中共“熬”死的杨小晶

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是二零零六年三月份在海外曝光出来的。同年五月,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到中国来了解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情况。要如实的向这位国际知名政治家反映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实情况需要极大的勇气。本着早日结束这场迫害及营救自己妻子的想法,曾在北京一家旅游公司工作的法轮功学员曹东,在五月二十一日,向史考特讲述了自己经历的迫害。

史考特询问曹东是否知道在中国有摘取人体器官的集中营的存在。曹东明确的表示,知道有这样的集中营,而且认识被送到那里去的人。他曾看到一个炼法轮功朋友的尸体,尸体上有窟窿,器官被摘取了。

这是海外官员对指控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修炼者人体器官牟取暴利而收集的第一份直接来自于中国大陆的证据。惊惶失措又恼羞成怒的中共哪能容得了揭露自己罪行的曹东!在曹东和史考特见面两个小时后,他就被中共非法拘捕了。

曹东与北京供电设计院工作的杨小晶在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四日结婚。可是结婚后,两个人在一起的日子仅仅只有三周左右的时间。尔后就是被绑架,不是这个被劳教了,就是那个被判刑了。曹东与史考特见面时,他已经被非法判刑过一次,那次的刑期是四年半。而他出狱时,妻子却还在北京的劳教所内。

曹东再次被捕入狱,这次非法判刑的刑期为五年,并被绑架到甘肃天水监狱。小晶从劳教所出来后,为曹东的案子四处奔波。为了上诉,她拖着疲惫的身躯,奔波于北京、兰州、平凉、庆阳之间。二零零八年七月,小晶的左颈部、腋窝处开始有肿块,并伴有疼痛。八月初,在西安西津医院检查结果为“淋巴癌细胞”。小晶在剧痛中煎熬,成夜成夜的疼痛使她难以入眠。她的身体急速恶化,最后导致全身黄染,下肢水肿,腹水,左乳房肿胀、结块,并溃烂流脓。剧烈的疼痛使她根本无法进食,她却以坚强的毅力,始终没有喊叫一声。自零九年七月起,她根本无法躺下了,只能日夜坐着,在巨大的痛苦中备受煎熬。

曹东被非法判刑的事实在国际社会遭到广泛而持久的关注。中共可不是不想除掉曹东。它们对曹东恨的要死,然而,木已成舟,他把该说的都说出去了,再把他杀了,就等于将中共自己牢牢的钉在了它不愿承认的活摘事实上。国际社会关注曹东的同时也在关注着杨小晶,她受到的迫害也相当巨大。中共在杀不掉曹东的情况下,就将目光投向了他的妻子杨小晶。中共的用意非常歹毒,就是想利用小晶的生命压垮曹东。

中共歹徒在知晓小晶病情之后,采取了一个极其阴险的谋杀手段,就是悄悄将她控制起来,不允许任何人和她接触,直到将她“熬”死。

小晶病重的一天,为了减轻小晶父亲的劳累,有一个好心肠的女士专门来照顾小晶。但是当天下午,一个不知躲在何处的恶警强行闯入小晶的病房,反复盘问该女士有无身份证、居住哪里,并且强行要把该女士带回审讯。一直闹腾到晚上十二点,最后逼得该女士离开了小晶。小晶当时气得脸都变成青色了,身体状况开始急剧的恶化。她终于在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五岁。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