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打工中证实法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四日】

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由于身体不好,为求治病走入大法。学法使我明白了,法轮功是教人按着“真、善、忍”法理修炼的,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我得法仅仅一个礼拜,师尊就帮我清理了身体。折磨我多年的多种疾病消失了。

随着学法懂得了遇事向内找,做到先他后我,修去自己不好的心,如:显示心、妒嫉心、争斗心、怨恨心等,化解了多年的家庭矛盾。法理越来越清晰,我改变了入门时治病的想法,成为一名坚定的大法弟子。

丈夫看见我身心的变化,也走入了大法修炼。我们幸福的沐浴着法光,用“真、善、忍”法理洗涤着自己的心灵,我们亿万大法弟子的修为带动了社会道德的回升,人心向善。

心胸狭小的江泽民容不得这些好人存在。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发动了铺天盖地的、疯狂的打压。迫害手无寸铁、只为做好人的大法修炼者。

为了让民众了解法轮功的美好,了解师尊的伟大、慈悲,了解大法弟子的善良,了解中共邪恶的本质,从而远离邪恶,我去亲戚家讲真相。回来的路上,被警察翻包。他们看见我有大法的书籍,将我绑架,关進看守所,对我進行所谓“强改”三个月。丈夫来看我时带来了师父的新经文被狱警发现,他被抓進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我们夫妻俩双双遭非法关押,九岁的孩子没人照看,被好心的邻居收养,后被亲戚接走。

在看守所被关了九十天,我被放回家。没有生活来源,弱小的我只有靠打零工赚钱,维持我和孩子的生活。有时栽树、装车、粉石料,有时捡山楂、扒玉米,有啥活就干啥活。有人问我:“你以前穿着白大褂在办公大楼里上班,现在干这些粗活,你不觉的苦吗?”听到这些话不是偶然的。向内心找,我看到自己有爱面子的心,怕吃苦的心,不平衡的心,对照法归正自己,去掉这些不好的人心。我笑着对他们说:用自己的双手劳动赚钱,心里坦然,不觉的苦。我心里经常背诵师尊的法:“劳身不算苦 修心最难过”[1]。

我用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事为别人着想。每天中午有一个小时的吃饭、休息时间。别的工友都休息了,等着吃饭时,我不停的帮着东家端饭、端菜。有时间就讲大法的美好,讲我在大法中的身心受益,讲电视媒体的造假欺骗百姓等真相。大家都说大法好,也认可我的为人和工作态度,所以一家活干完了,另一家的活就排上了。

一次去新的东家扒玉米。一见面原来我们相互认识。东家夫妻俩是我弟弟的同学。见面弟弟的女同学就问我:“姐,你能干活吗?前几年我见过你犯病时的样子,挺吓人的。”她说的那是好几年前的事了:一个亲戚家办事情,她也去了,正在院子里与人说话,发现很多人往屋子里跑,她也跟着進屋。一看是我犯病了,在炕上躺着,脸色苍白,嘴唇发紫,一会被人抬走了。人们都在叹息说:“怎么这么年轻(我当时二十八、九岁)就有这么重的心脏病呀!”我笑着说:“你看我现在象要死的人吗?”她说: “不像,精神很好,很健康。那你是怎么好的?”我告诉她,我炼法轮功了,身体好了,没有病了,还很能干活。我扒的玉米又快又干净,玉米堆的也整齐。他们都说:“修大法真好!”

记得一次又去另一个东家扒玉米。我一边扒玉米,一边背诵师尊的经文:“我们说的悟不是这个悟。正好是他说我们在个人利益上傻一些,我们讲的是这个悟。当然也不是真的傻,我们只是在切身利益这些问题上看的淡,而在其它方面,我们都很精明。我们搞个科研项目,领导交给什么任务,完成什么工作,我们都很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做的很好。而恰恰在我们自己那点个人利益上,在人与人之间的矛盾的冲突当中,我们看的淡。谁会说你傻?谁都不会说你傻,保证是这样。”[2]不知不觉中,我比其他打工者多扒了两三铺子玉米(也就是快出了三、四米远)。

人们见证了修大法的确是好。我给他们讲“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疑点,讲无神论对人们的危害。他们都爱听。

这天中午休息往东家走的路上,我感到全身无力,胸闷,强忍着走到屋子里,挨上炕沿,顺势就躺在炕上,就感到自己是躺在坑里一样。睁眼看,天棚是坑,墙也是坑,觉得天旋地转迷糊的不敢再睁眼睛,又感到胸闷、憋气,再后来就感到自己已经支配不了自己的身体了,紧接着就感到自己不行了。这时,脑中出现一念:我是炼功人呀,我有师父管。顿觉思维清晰了。想到自己是修炼人,是一个超常的人。我问自己,你有病吗?回答:没有。那你为什么躺着?对,我要做超常的人。我一下就坐了起来,下地到厨房端一盆豆腐放在餐桌上,又去厨房端一盆馒头放在餐桌上。我的腿软软的,脚下象踩着棉花一样,不知是怎么走的。我知道,当时“要做超常人”那一念,是师尊在帮我。

我坐在凳子上想吃饭,可是我连一个馒头也拿不动。坐在旁边的嫂子看见了,问: “你的脸色很难看,很难受吗?”这时我才想到,我不能坐在这,不能让别人看见我的不好状态,会给大法抹黑的。我告诉嫂子没事,我得上厕所。到了厕所我也站不住。两手扶着墙,身子贴在墙上。

我赶紧向内找,是什么原因造成这种状态?是我上午活干的好,讲真相人们都很爱听,我很高兴,无意中生出了欢喜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我认准这是迫害,不是消业,是旧势力想阻碍我讲真相救众生。我立即发正念清除邪恶对我身体的迫害,清除阻碍众生听真相的坏神。这时邪恶疯狂的干扰,使我的思想不能集中,我就大声念正法口诀。过去二十多分钟,思想清晰了,可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也没吃饭。嫂子过来问我:“怎么样了?”我说:“没事了。”跟着大家一起出工了。

可我怎么也走不动,心里背着“难忍能忍,难行能行”[2],用顽强的毅力坚持着走到玉米地,没有力气扒玉米皮,我用钉子划开玉米的外皮,将钉子扎到皮和玉米中间连接的秸秆上,用身体的重量压钉子,再换个位置用钉子扎,反复几次,玉米秸秆上有好多窟窿眼儿,就不那么结实了。我把玉米秸秆放在一只腿上,玉米棒放在另一只腿弯下,两手抓住玉米棒的皮,身子的重量往下压,才能扒下一棒玉米,太慢了。我请求师尊加持我的正念,心里背着法:“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3],不知不觉的有劲儿了,跟上了干活的队伍,看看自己扒的玉米与其他人比,一点儿也没少。晚上收工时,一点难受的感觉也没有了,身体轻松,骑着自行车象燕子一样“飞”到家。

我心里明白是师尊的加持,弟子有了正念,破除了旧势力对我身体的迫害。不然后果不堪设想。谢谢师尊!谢谢大法!我用尽人类的语言也说不尽师尊的慈悲与伟大。弟子只有精進再精進!

谢谢师尊!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明慧网第十一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