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能忍常人不能忍之事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四日】我一直都从事着跟我的学历不般配的工作:做过大酒店的主管,做过大酒店培训策划工作,做过高端品牌汽车销售,与现在很难找到工作的那些大学毕业生相比,我的经历就象一个神话。

不管在哪里工作别人对我最大的肯定就是“人品好”。我心里知道这些都是师父给我的,如果没有大法“真、善、忍”的法理指导,今天的我也是社会上随波逐流的一员。我比别人幸运的是我得到了宇宙大法。

那一刻我想起了韩信的“胯下之辱”

我在大酒店做主管的那年才十九岁。当穿着成熟的职业套装去培训我们那个部门十几位岁数比我大的老员工,自己心里也有点胆怯。老总说培养我成为领导只因为我人品好。有一位老员工特别不服气,大事小事都跟我对着干,甚至开会的时候公开顶撞我,拉帮结伙。我想我不能跟她一般见识,我要拿出最大的善心来对待他们。每次遇到员工搅局或者是捣乱我都忍一忍就过去了,回头找找自己哪里有做的不好的地方改一改。

有一天那位老员工生病了,我到后厨订做了饭送到她宿舍,她在床上躺着滴水不進。看着她难受的样子,我就去宿舍把我珍藏的一盒罐头拿去喂她吃。她当时特别感动,病好了之后诚恳的向我道歉。之后她成了我工作上最得力的助手。

每次培训开会,我都着重告诉员工怎样做个好人,人品比学历更重要及大法教导人修心向善的一些道理。慢慢的我们部门勾心斗角的现象少了,互相协调配合的更好了,她们有什么事情都喜欢告诉我,让我帮忙一起想办法解决,把我当成她们的“大姐”,其实我比她们差不多小十岁。在业务评比中我们部门经常会拿到好的成绩,这一切让我在领导和员工那里都有很高的威望,领导有什么事情也征求我的意见。这些都是大法赐予我的智慧,我想这就是善的力量吧!

后来我改做销售工作。有一次一位大学女教授带着女儿到我们单位,在教授跟领导谈工作业务的时候,我在一旁陪着小女孩玩,我们正玩的热火朝天,电话响了,我去接电话,我刚拿起话筒还没有说话,小女孩就用手按了话机上的开关挂断了电话。那个电话上没有来电显示,有可能是重要客户打过来的,我就笑着对小女孩说:下次再别这样了,这样的做法不礼貌哦。

小女孩的妈妈在另一个房间听到我说的话,马上跑过来冲我变脸就嚷了起来。经理过来安慰了孩子的妈妈。事情平息后下班我就回家了。我刚刚到家,办公室打来电话让我马上去单位一趟,还说那女孩的妈妈已经闹到了老总那里,扬言让老总把我开除。当时我心里稍微有点委屈,但是我马上想到了师父讲的刘邦的大将军韩信受辱于胯下的历史故事,我想我要好好过好这一关,“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到了单位之后,听到孩子妈妈还在老总办公室大吵大闹,部门经理在外面对我表示歉意,说都已经下班了还让我回来一趟,并说那人还是教授呢,怎么一点素质都没有。

随后老总把我叫進办公室,我進去后老总说客户要求道歉。我那时心里特别平静,我说:行,我道歉。大学教授说这样道歉不行!她搬来两把椅子,她坐一把,让三、四岁的女儿坐一把,再让我在她俩面前站着,并且让我象站军姿一样站好,然后给她俩鞠躬,向她俩挨个道歉。道完歉还要征询一下孩子是否原谅我。教授说只有孩子说原谅我才算数。当时有十多个人在场,老总、经理、同事等等,虽然心里有些冲动,但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坦坦荡荡的过好这一关。我就按照大学教授的要求,站直站好,鞠躬道歉,并请孩子原谅,孩子懵懂的看着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嘴里说着:“我还要和阿姨玩。”

对于老总来说一件棘手的事情就这样完满的解决了。

第二天老总调出监控调查这件事情,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之后对我说:“你让我很佩服,你不是一般的人,这么大的事情你能心平气和的忍下来,太了不起了!换成别人受到了冤枉,受到了这么大的委屈,宁可工作不干了也要跟那人大干一场……”

我想这就是大法弟子大忍后最能触动人心的一面吧。后来合适的机会我拿大法书给领导看,她回去看了,也许机缘未到,还没有走進大法。

压力再大 老板也拒绝辞退我

我现在这个工作主要是跟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打交道。看惯了官场上的贪污腐败,老板不相信任何人,每次休假前都要把货物点一遍,怕别人趁她不在的时候偷拿或者是把货款装自己腰包。我去了之后把账目整理的清清楚楚,有的时候偶尔有丢的东西我自己拿钱补上,从来不斤斤计较,宁可自己吃亏也不占小便宜。大家都说我是“大智若愚”。慢慢的老板通过我而对法轮功刮目相看,她说:我这么大岁数,除了家里的人之外我没有相信的人,但是我相信你,我再招人就招学法轮功的。

前几年母亲(同修)被非法拘留。我们家将母亲成功的营救了出来,邪恶在母亲被成功营救后把我的档案单独存放。后来另一个同修被非法关押。同修的家属当时在我家住,我就陪同该家属一起去公安单位要人。警察当时就把我的档案拿出来当众羞辱我、恐吓我。随后恶警找到我们单位让老板开除我。

那期间老板的爸爸得了癌症,我曾跟他讲真相,告诉他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对恢复健康一定大有帮助。老板家的亲戚是中央办公厅的干部,知道后在家里大闹一场,为这事跟我老板吵了起来,并让老板把我开除,还扬言要把我抓起来。当时我孩子的爸爸正在跟我闹离婚,并从家里搬出去了,我如果不上班就面临着交不起房租、吃不上饭了。对我来说这真是“百苦一齐降”[2],家里、单位里、社会上这些矛盾凑到一起,让我感觉特别艰难,也让我感觉到修炼人遇到的魔难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那段时间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多学法。那几天老板也经历了来自家里和社会上的巨大压力。有一天老板找我谈话说:“你的优秀是有目共睹的,可来自好几方面的压力让我把你开除。我也思考了几天,我想说的是你好好在这工作,我用谁当我的员工我自己说了算,谁说了也不算。我家亲戚让我把你开除,他能给我找个你这样的员工来吗?他有这个本事吗?别看现在他穿着这身衣服别人还把他当人待,他如果不穿这身衣服他连泡屎也赶不上!我谁也不要,我只要你……”

那一刻我感觉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我在心里谢谢师父,我也为老板正确的选择高兴。老板顶住了来自各方面的压力,也给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辞职-复职 随其自然

老板的生意一直是同行业最好的,再后来老板的儿子因为我学习法轮功经不住各方面的压力到单位去撵我走。在这种情况下,我决定辞职。老板虽然再三挽留我,我感觉还是应该顺其自然,可能到了我该离开的时候了。我离开后老板连续聘请两位员工接替我的工作,但都不满意。

今年过完年老板给我打电话让我回去工作,给的待遇比同行业的高出了很多,假期也比同行业多一倍,允许我上班迟到早退,如果有什么事情上班时间可以随时去办事,并让我把当时手上的工作带过去在那边上班的时候兼职干,让我每月挣双份工资。老板说:我这一辈子没有几个人值得我信任的,我最信任的人就是你,这次你如果不来我就一直等到你来,我不要别人,我只要你!

后来她一天给我打一个电话,每次都讲半个小时一个小时。我考虑再三并跟同修切磋这件事情。同修也认为这不是偶然的,于是我就回去上班了。

上班后老板的儿子对我说:“我知道上次是因为我的原因你才离开的,你的离开让我妈很长一段时间看见我就怒气冲天,朝我发火,之前我因为面子没有跟你道歉,今天我跟你道歉:对不起!希望你能在这好好工作,有任何家里、单位上的问题可以找我。我妈现在不让我到单位来了,怕我再来捣乱。其实我心里没有什么,当时也是压力太大,我也知道你人品挺好的,你在这好好工作,我们都好好待你……”我说:“当时我的离开不是你的原因造成的,是因为我修炼的不好,心里的容量不够大。你放心好了,不管在哪我都会好好工作,因为师父让我们做个真正的好人。我拿着你们的工资,就应该尽全力把工作做好,怎样体现出是一个好人?只有做好自己该做的才是个真正的好人。”

老板儿子听我说完后说:“哦,听你这样说,法轮功这点上还是挺好的……”

老板的儿子曾经在部队工作过,受邪党毒害很深,我曾经给他讲过真相,但他听不進去,但是这次他听進去了。当时我正准备继续给他讲真相,却来了客户,我想以后循序渐進的拿出善心慢慢去讲吧,会讲通的。

这次回去老板特别担心我再离开,前几天找我谈了一次话说:“你在这好好干,我不会亏待你,我好好待你,你将来会有个好结果,我不说你也明白的。”其实我知道老板说的是她的商场,她不止一次的说过她会找个好人去接她的班,她说她的儿子有自己的工厂,将来不会从事这个行业,她希望我在这好好工作,好好培养我,说如果以后时机成熟即使我不想当老板她也要让我当老板。

听到这些我内心特别平静,我知道她跟我说的这些都是肺腑之言,但是我不为其所动,我的路都是师父安排的,我日后的路怎么走要看正法的需要。但是老板说的这些话足以说明大法弟子在她心目中的位置。

有一次公安部门的人来我们这买东西,進门后他指着我说:我认识你。当时我们刚刚把母亲营救出来。老板怕我有什么闪失,赶紧迎上去转移话题,暗示我离开,为的是保护我。有时我跟公安的人讲真相时,老板也帮我讲,她还说 “全世界的国家都让学大法。中国也开放了,现在聪明人哪有去抓好人的,做好人多好。”

一次单位同事A说家里有人得了癌症,老板对A说你就找学法轮功的,你就找B(B是我们单位另一位大法弟子),她有办法,你找谁也不好使,就找B好使。同修B说当时她听了特别感动,特别高兴。

那天同修说:“我觉得你应该把你工作上的一些经历写一写。”想想也是,如果我没有修炼大法我怎么会在这个浊世出淤泥而不染呢?如果没有师父的教诲我怎么会在剜心透骨的考验中不动心呢?今天把我的亲身经历写出来证实大法是真正的教人向善的。这个社会的道德一日千里的在下滑着,能象出淤泥而不染的清莲一样不被尘世所左右,唯有法轮大法修炼者。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明慧网第十一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