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天地间最动听的声音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六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经常在秋高气爽或春光明媚的时候,备点干粮,带点水和几个同修一起,找一片僻静的树林打电话,一打就是几个小时。过程中我常常感受到师父对我们的慈悲加持,在那个正念之场同修们“记住法轮大法好!”(对方同意三退之后我们讲的话)的声音此起彼伏,真是太震撼了!那个时候我真是感到那是天地间最动听的声音,漫天之上无数的佛道神都在羡慕我们作为大法弟子的幸福与荣耀!

有一天我背《转法轮》,当背到第四讲“玄关设位”中:“人的意念集中到一点,时间长了,就可以产生能量团,结丹。”马上就想到在打电话劝退中,自己思想意念集中、千百次的重复自己那些话的时候,那套东西真的好象是已经形成的能量团,非常有威力。特别是自己在進入到一个比较好的状态时,尤其如此。那种感觉有些象发正念时的状态,刚开始发的时候,心不是很静,不断的发的过程中,杂念越来越少,正念越来越强,然后就定在那里了。有时打电话也是如此,刚开始拨打的时候,杂念较多,在每通电话不断的打的过程中,心态越来越纯,正念越来越强,然后感觉自己就象被能量包围着,这种状态下电话一接通,十有七八就能劝退成功。对方在那种强大的正念场的作用下,好象思维被抑制住了,只是听我讲,也没什么问题要问。

我九八年得法修炼,那时对大法大多是一种感性认识,把做事看的很重,修炼的路走的跌跌撞撞。二零零五年我从洗脑班回家,几乎处于一种邪悟状态,痛定思痛,当我爬起来再修时,才知道自己摔跟头的根本原因是心中没有法。自那之后,我开始重视学法,后来又背《转法轮》坚持到现在。因为静心学法使我的变化很大,感悟也很多。限于篇幅,今天我将其中的几个片段写出来与同修分享。

(一)

记得师父的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刚刚发表时,我当时心中生出强大一念:宇宙中所有愿意要我救度的生命,你们都不要来干扰我,我会在我师父的大法中归正、提高,将来救度你们。如果你们要来安排我,干扰我,就是犯宇宙中最大的罪,不但救不了你们,还会毁了你们自己。

这之后有次我做了一个很清晰的梦:我和几个同修遭绑架,警察要带人走,一个警察指着我说:“你可以留下来。”我不知这个梦是不是与当时发出的那一念有关。但这十年来我能稳步走在师父安排的修炼路上,道路越走越宽,而不是在被迫害中去否定迫害,那是因为自己重视学法,将生命溶于法中,才能够从根本上去否定迫害的发生吧。

(二)

有一次从明慧网上看到本地区一个监狱对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迫害的非常严重,晚上发完十二点正念后,我决定对着那个监狱发一小时的正念。该监狱离本地有八百多里地,开始我有些担心自己一个人力量有限。但当我清理完自己,对着监狱方向立掌念完正法口诀时,《转法轮》中的几段法突然自动在脑海中出现:“所以将来他修成的时候,想要什么伸手即来,要什么有什么,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在他的世界中什么都有。”“法轮是宇宙的缩影,具备着宇宙的一切功能”。

我顿感自己高大无比,整个身体都被巨大的能量包围着。我发出一念:让师父给我的法轮层层分体,无限分体,布满该监狱的整个层层空间场乃至整个宇宙天体;让自己宇宙天体层层空间从微观到宏观一切正的因素和生命,以及我所有的能量、法器、神通统统调动起来,与我一起围剿邪恶。然后以强大的念力再次念动“法正乾坤,邪恶全灭”[1],“灭……!”那一刻真的感觉自己带着一种“有捣毁宇宙中一切邪恶的唯我独尊的气势”[2],直捣邪恶的黑窝,功能所到之处,邪恶尽除。整整一小时的发正念,我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势单力薄,体会到了师父讲的“一个大法弟子,如果你的正念非常强,力可劈山,一念就做了。”[3]也体悟到佛法神通的壮观、威严、伟大、法力无边,和生命与大法同在的庄严、美妙和殊胜。

(三)

我工作在一个大型国企,在劝三退以来,身边只要能说上话的熟人我都开口讲,这些年被我劝退的人中有多名(历任或现任)企业老总、副总、党委书记、副书记、二十名左右的中层干部,包括当初迫害大法弟子最严重的保卫部门的领导和职工等。

有一次本企业一个同修传给他们部门的一个基层干部L一本《九评》。可能由于怕心,L把《九评》上交了,同修被绑架到洗脑班。L与我所在的部门在业务上有往来,我决定救他。第一次遇到L,我给他讲真相,劝其退党。当时因时间短没讲通;第二次遇到L,人很多,大家在一起闲聊,我找到一个话题切入讲真相,主要是讲洗脑班的邪恶,和大法弟子在洗脑班遭受的非人折磨,目地是想启发L的良知善念,让他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愧疚。再次遇到L我又给他讲,告诉他三退的重要性,中间我特地点他一句“特别是你,一定要退。”(我照顾他面子,一直没在他面前提那个同修遭绑架的事)。当时具体还讲了些什么,现在我已记不太清了,但是我清楚的记得,当我骑车离开他的时候,一路上是泪流满面,为一个生命的得救喜极而泣。

(四)

零八年我提前退休回家,开始打电话劝三退。现在如果没有特殊情况,我一般要求自己每天至少要劝退二十到三十人。虽然几十人只是个简单的数字,但是里面确实付出了许多艰辛。去年夏天本地区持续几个月四十多度的高温,我基本坚持每天出去打电话。记得有一天中午,热浪滚滚,火辣辣的太阳照在头顶上。我和一个同修在一片废墟,分别坐在一个一人多高的小树下,小树枝枝杈杈,也没什么叶子。我俩打着伞一边用纸巾擦汗一边打电话劝退,从中午十一点打到下午一点多钟。回到同修家,我脱下皮凉鞋一看,仅两个多小时脚背被太阳晒的成了黑白分明的格子。我俩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喝点水,歇息了个把小时又出去了,一直打到晚上快六点赶回家发正念。

这些年讲真相劝三退,已经成为自己生命中的一部份,过程中我也体会到很多大法神奇的展现。有段时间我因为追求三退数量一味的去延长打电话时间,每天其它什么事也不想做,心里老惦记去打电话。学法、发正念成为一种形式,心不静,甚至参加学法小组学习也觉得耽误了讲真相的时间。结果干扰来了,每天劝退的人数越来越少,即使延长时间也没用。有的我一开口对方就挂机,有的即使听我讲完了对方也不表态,我在心里还直埋怨这批电话号码(听过一些语音电话的)不行。直到有天下午,很费劲的只劝退了八个人,我才意识到自己的修炼出问题了,应该静下心来学学法了。

第二天上午,我很静心的读了两讲《转法轮》,查找到了不少近期由于不能静心学法而滋长的人心,又对自己的空间场发了一小时的正念。下午出去打了三个多小时电话,觉得意犹未尽,晚上七点多钟我又出去了,一直打到九点多钟手机没电了,共劝退了六十一人。其实还是前一天那批号码,我还是那样讲,结果却是两样的,这让我深深的体会到真正救人的是师父,是大法,只有自己归正了,大法才能展现威力。

(五)

现在随着正法的進程,“三退保平安”的福音几乎是家喻户晓,在打电话中经常会遇到对方跟我讲:“谢谢,我已经退过了”。有几次我拨通电话刚说一个“喂”,对方马上就乐呵呵说“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是不是要我退党?”我也开心的一笑,由衷的感叹大法的威力和大法弟子的了不起。所以现在很多时候我将电话拨通后三言两语,不要一分钟对方就能表态同意三退了。我一般这样讲:

喂,先生(朋友)您好,打搅您了,打这个电话来想给您送一份祝福和吉祥。现在大家都在传递一个消息,就是顺天意退党、团、队,保命保平安。其实这个退是跟老天爷退,不是跟人退,用一个化名就可以了。我打这个电话来就是希望先生也平安。您不用做任何事的,如果您入过党团队的话,我帮您起个化名叫“某某”帮您退,您只要把这个名字记在心里就可以了,就已经平安了。神看的是人心。很快您就会见证的,各种灾难来了与您无关,而且您会有个非常美好的未来。好吗?

很多人就能非常感激的说:“好,谢谢!谢谢!”(如果有犹豫或挂机,再追打过去根据情况展开讲)

这几年自己讲真相劝三退,我想至少也超过两万人了吧。这当中我前后共写了九篇交流稿把劝三退过程中的体会写出来与同修分享,这是我修炼过程中的一个记载,更是师父和大法对我与宇宙众生慈悲救度的体现。

叩谢慈悲伟大的师父!谢谢各位同修!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发正念两种手印〉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正念〉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明慧网第十一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