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风雨中走过的十二年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六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感恩师父的浩荡佛恩。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磕磕绊绊、风风雨雨走过了十二年。现将我修炼以来的部份经历和体会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冲破阻力得大法

二零零二年,一位大法学员向我介绍了法轮功,使我有了修炼的想法。看《转法轮》才几天的时间,还没有开始炼功,困扰我多年的神经衰弱、失眠、头痛、咽炎等病就神奇的好了,多年来对社会上那些丑恶现象及人世间的不公的那种愤愤的心也平静了许多。我像大梦初醒,感觉心突然豁亮了。

我对自己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身心的变化震惊得不得了,真象师父讲的:“他一旦学习了我们法轮大法以后,他一下子就明白了他在人生当中许许多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可能伴随着他的思想会来个升华,他的心情会非常激动,这一点是肯定的。”[1]我真的就是这样,我甚至还天真的想:奇怪,师父怎么知道我的感受和想法呢。

進一步学法炼功,多年久治不愈的心脏病、鼻炎、习惯性感冒等病不知不觉中都好了。那段时间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心也越来越舒展。初步认识到人生的真谛是返本归真。思想观念有了根本的转变,感到从未有过的幸福、快乐。一切都是那样的神奇和不可思议。

就在我庆幸自己是多么的幸运,终于得了这么好的法时,干扰和魔难也随之而来。二零零二年,正是中共恶党对法轮大法及修炼者進行疯狂打压、迫害最厉害的时候。我的修炼在家人看来无疑是“逆风而上”。我是我整个家族中第一个得法的。在这之前法轮功的真相没人知道,所知道的只是从电视、广播、报纸等中共恶党媒体中得来的对法轮功的造假、诬陷和中伤,是毒害世人的假信息。那时人们一提法轮功三个字就觉得恐怖、可怕。

我一开始学法,在家里就是公开的,没有避讳家人。记得我看书的第二天,丈夫发现了我在看法轮功的书,就跑到我面前压低了声音严肃的说:“你想干什么?!上边(指中共恶党)打压的这么厉害,你还看这个,不能看!不能看!谁给你的?快还给人家!”我并没在乎他的话,照常每天如饥似渴的看书。那几天丈夫每天都在重复着类似的话,见我无动于衷,就在我面前挥动着拳头恶狠狠的说:“看来我说的话你是不听啊,你如果再看这书,看我怎么收拾你!别怨我没警告你!”

我心想:这么好的法我都得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还怕你那套。我看了他一眼,什么话也没说,拿着书去了另一个房间。他不依不饶的又追过来冲我吼叫。我合上书,不愠不火的说:“你看,这么多年你抽烟、喝酒、爱摩托车,为了追赶时尚,摩托车几年就换一辆新的,你的这些爱好和习惯既污染了家庭环境,又伤害你身体,也花了很多钱。我多次劝你戒掉,你也没听,尽管这些习惯不好,我觉得这是你的权利和自由,我不能强制你放弃。怎么到我这就不行了呢?况且这本书能使人身心健康,我自己受益也没伤害任何人。在这个家里你我应该是平等的,你说对不对?告诉你啊,这本书很好,都是教人怎样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并且看了使人身心轻松,不信你也看看。”

他站那沉默了一会儿,似乎觉得自己理亏,赌气走了。

然而,他并没有善罢甘休,后来又搬来我的家人。迷中的家人出于亲情,为我的安全担忧,也极力反对我炼法轮功。我大姐关切的说:“你看电视上演的那些练法轮功的,自杀的、杀人的、自焚的、还有走火入魔的,多吓人哪!你有家、有孩子,有个好歹可咋办呢?”我急得大声说:“你们都被骗了!你们所看到的、听到的都是假的,都是这个可恶的中共邪党一伙人对法轮功的造谣、栽赃、陷害!你们也信啊?!也难怪,以前我也以为电视、报纸说的是真的。我从看了《转法轮》才明白法轮功有多好,书中都是让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这个中共太坏了,法轮功是被冤枉的!”

我哥独断的说:“不能炼!不能炼!共产党多邪恶你不知道啊?歪曲事实、制造谎言,蒙蔽、欺骗群众为它起哄,达到它的目地,这是这些年来它的一贯手段。在这个社会里没有对和错,只有适不适合它。是!它邪恶、它流氓,你有啥办法?这个社会就是它一手遮天,你招惹它干啥?你的胳膊能拧过它的大腿吗?”

说真的,我哥这番话的确代表了这些年来中共统治下绝大多数中国人敢怒不敢言的心理反应。我哥是文革前的大学生,在中共的历次政治运动中,他也曾经被打击、遭迫害,对中共的流氓、邪恶比我了解的更深、更透。出于亲情怕我吃亏,他才这样极力的干扰阻止我。

我觉的此时说什么都是徒劳。于是,我站起来向哥哥、姐姐深深鞠了一躬,对他们说:“谢谢你们的关心,我知道你们为我好,这些年来,我和你们一样,活的没有原则,没有自我。在单位、在社会上,不管对错只是照办、执行。很多时候明知不对也得违心的去附和顺从。从看了《转法轮》我才知道,我以前活的多没价值,多违心!这个世界简直是疯了,做个好人咋这么难呢?法轮功让人做好人没有错,法轮功我炼定了!希望你们也认真看看这本书。”

说完我转身走了。身后传来的是:她已经入里了,没治了!

就这样,旧势力妄图利用家人亲情阻挡我修炼的计划落空了。

过了一段时间,是中国皇历的十月一祭祀日,我们都回老家给父亲上坟。哥哥姐姐们看到我都很高兴,因为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全新的我:之前,我疾病缠身,一米六零的身高,体重只有九十斤,整天待死不活的。他们看到现在的我心情爽朗、红光满面、略有发胖,神态和说话的语气也和善多了,直夸我“变化太大了,真好!”我认真的向他们宣告:“我是炼法轮功炼的!”师父说:“宇宙的特性直接就在你身体上反映出来,直接和你身体沟通起来。”[1]我整个人的变化就象一个活广告,我的家人、亲戚、朋友在我身上见证了大法的美好、超常,中共恶党对法轮大法制造的谣言不攻自破。

在我后来的证实法讲真相中,我的家人、亲朋好友很多人明白真相,并做了“三退”。特别是,到目前,先后已有十几人走進大法修炼。我丈夫也在其中。真感谢慈悲的师父,救了我,也救了我的家人。

二、在师父呵护下度过难关

二零零八年,中共邪党借“奥运”之名,在全国各地疯狂的大批抓捕、绑架大法弟子,我地也不例外。先后有十几名大法弟子被无端绑架、抄家,多个资料点被破坏,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有的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有的被严密监控,出入被盯梢、跟踪。邪恶十分猖獗。

这突如其来的打压,使得我区域的大法弟子集体学法、讲真相救人的整体修炼环境被破坏。这十几名被迫害的大法弟子,都是走在前面的。有做资料的、有协调人和主要协调人。邪恶的突然袭击,使大家不知所措,也不同程度的受到了干扰。很多同修看不到《明慧周刊》,也没有真相资料。被跟踪、盯梢的同修行动不方便。大家突然失去了核心,没有了凝聚力,象一盘散沙。

看到这些我们心痛不已。大法修炼人本能的责任心和使命感,使我们几个同修自然的默默的坐到一起,冷静的在法上交流,商量如何带领同修们从新恢复我们本地的修炼环境,恢复讲真相救人的各种项目。之后我们分头利用自身有利条件,快速的做着自己能做的:购進设备新建资料点;将幸存的资料点扩大规模;组织多个集体学法点,使整体尽快恢复正常修炼状态。

我负责建立集体学法点。说实话,组建集体学法点也是个艰难过程。面对突然出现的邪恶大面积的残酷打压、迫害,不同的修炼人表现出不同的状态。因为怕心所致,有的不修了,有的在家偷偷的学法炼功不敢走出来。当然更有在魔难面前坚定正念,做的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我和同修们分头找到一个又一个不在修炼状态的同修,与他们一起学法,在法上切磋交流。过程中,有的同修家人怕同修被迫害,极力反对同修与我们接触,横加阻拦,有的还说些很难听的话,有的同修在不明真相的家人粗暴干涉面前没有了正念,不敢有所行动。就这样,一家家、一户户的跑,真是风打头雨打脸。师父在《转法轮》中讲:“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我们坚持不放弃,终于使一个个不出来的同修走出来参加集体学法了。

大家通过集体学法交流、发正念、向内找,法理越来越清晰,也找到了本地大法弟子被干扰迫害的原因,那就是:大家都不同成度的认为,奥运会前,中共邪党会解体、灭掉,正法会结束。因此大家都为迷中的世人着急,忙于快救人、多救人,忽视了学法、发正念。对“正法即将结束”的强大的执着形成大漏,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才遭到这么大的干扰和迫害。通过大量学法,同修们减少了怕心,增添了正念,渐渐恢复了修炼状态。

技术同修、资料点的同修,顶着巨大的压力,突破重重困难,建立了新资料点和整理扩大了原资料点。很快的恢复了各种真相资料的制作。过程中他们经历了什么,有的我知道,更多的我不知道。出自他们手的各种真相资料,印证了他们在魔难中强大的正念和辛勤的付出。后来,我们还成立了手机讲真相的项目小组,并且越做越好。

经过同修们共同的努力,一切都归正了:八个集体学法点,使同修们有了集体学法、互相切磋、交流、共同精進、提高的环境。同修们利用各自的条件,用不同的方式证实法,讲真相救人,做的井井有条。

从此,我也自然成了我们区域的协调人之一。这一晃已六年过去了。过程中,苦辣酸甜我们都体味过。更深的理解了师父讲的“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2]

三、配合中同修总是为我着想

开始几年,我负责少部份资料的打印、装订和资料的传递、分配。因我已退休,属于自己的时间多,好安排,“三件事”做的比较顺利。后来随着孩子们结婚、生子,我平静有序的修炼环境被打乱。每天照顾孙辈孩子,大量的家务占用了我很多时间,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也没有了保证。那段时间,集体的事情我从心里是放在第一位的,可家务也是得做好的。挤掉的无疑是我做“三件事”的时间。大法弟子“三件事”的质和量印证着修炼的状态。那时,我整天忙忙碌碌,心急火燎,状态越来越差。

交流中了解到我的情况后,同修们主动替我承担了资料打印、装订及其它环节的事情,把我所承担的工作减到最少,这样大大的减轻了我的压力。我便有了学法、炼功、发正念的时间了。走出去讲真相救人不能保证,因没有长时间离开家的可能。但我会找时间出去发真相资料,这是我这些年来一直保持的项目。在这里谢谢同修这么为我着想,帮我从困难中解脱出来。使我在这历史关键时刻,能够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该做的一切。

六年来,我们同修相互配合,比较顺利的做着大法的事,没有常人的节假日,也没有严寒、酷暑、刮风下雨天气好坏的概念,都能准时的制作、传递各种真相资料。从未因任何原因耽误过。使得我们这个修炼整体良好的运转着。

记得有一年(现已记不清是哪年了),大年三十晚上七点半,是我们资料传递的时间。常人都沉浸在一家团聚吃年夜饭、放鞭炮快快乐乐过大年的欢乐中。我在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中,老远就看到同修已在我们约定好的地点等着我了。我一阵激动,一阵心酸,因是在那样的情景下,此时我脑海里自然浮现出师父的法:“常人不知我 我在玄中坐 利欲中无我 百年后独我”[3],顿时我感觉一股热流通透全身。不知不觉幸福的泪水在我脸上流淌。交接资料时,由于鞭炮声太大,说什么话对方都听不清,我们都会心地笑了。

一个夏天的晚上,交接资料的时间到了,倾盆大雨还没有停的意思,怎么办?同修会不会去啊,我若不去或者晚去同修会不会在雨里等我啊?我必须得去,如同修没去大不了我再跑一趟。于是我带上雨衣拿上伞(雨衣是包资料用)顶着大雨向交接点走去。远远的就看到大雨中同修的身影。那一刻我真的好感动。说实话,天气好,好天好路的时候提前或延后三、五分钟我们时常有,也属于正常,可即使狂风暴雨这种时候,同修也总是那么准时,从不让我等。只有大法修炼人才能这样。

四、同修是在帮我提高心性

修炼中什么事都能碰到。让我提高心性的事也时有发生。如:有的同修由于个人原因不参加集体学法,他的真相资料和新经文不在小组管辖内,一般这样的同修大多是长时间修炼状态不是太好的。他们的资料和新经文都由我给送。因安全起见不能打电话预约。有时去几次都找不到人。好不容易同修在家,送去了,同修拿着经文看着经文的日期冷冷的说:“这么晚才给我!”

说实话,那时的心是很难平静的,我也懒得解释了。这样的同修一般是在长期过关中,或学法少,法理不是太清晰。所以容易用常人心想问题。解释也多余。我虽然嘴上没说啥,可心里却想:同修啊,你在家得现成的还嫌这嫌那的,你可知道我多辛苦?

那时这种事经常出现,就感觉自己委屈的心在流泪。不知为什么,每当我感觉委屈难过时,总会想起师父说的“功修有路心为径 大法无边苦作舟”[4]。我就能很快转变心态,乐观的面对我所遇到的人或事。

有时也遇到取资料的同修迟迟不到,后来见到了,她会不太在乎的说句:“把这事忘了”;也有的理直气壮说:“你不知道我家很忙抽不出时间吗!?”那时,同修不会想到我在冰天雪地里或风雨交加中等待的滋味。

有时开交流会,同修怕心重,自我保护心强,怕人多有安全问题不参加,却事后再一遍一遍问交流会的情况。让人很挠心。是啊,遇事首先替别人考虑,是要经过反复修炼的。

近几年这些现象已少多了,大家都在修嘛。我坚信,凡是我碰到的,都是与我修炼有关系的,或是去我哪个心的。与我修炼没关系的师父不会给我安排。明晰法理在法上提高了,心里的苦也就变成自己提高升华的甜了。

正法到了最后,留给世人得救的机会越来越少。珍惜现在的分分秒秒就是珍惜生命。我一定在师父给我安排的这条修炼路上走正走好每一步。修好自己,快救人,多救人,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和重托。完成使命跟师父回家。

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觉者〉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法轮大法 〉

明慧网第十一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