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我是来证实法的生命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六日】

师尊您好!
全体大法弟子好!

我很荣幸,能成为宇宙众神都刮目相看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十五年的锤炼,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渐渐的成熟了,我相信我的根已经深深的扎在了大法中。但我知道这十五年师父为我承受的太多太多了。特别在我被迫害中,心性关过不去时,是大法打开我一个又一个心结,是师父的法理改变了我一个个人的观念,才能使我走到今天。下面将自己这些年来的一些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向师父汇报。

得宝书

我是一九九八年四月十八日为治病自己走到炼功点的。炼功仅三天,二十多年治不好的肩周炎不疼了,也在这一天,辅导员给我请来了宝书《转法轮》。刚得到宝书我一下班就看,周末什么也不顾了,就是看《转法轮》。

看完第一遍,我很吃惊:原来自己一身的病与所欠外债,竟然与我的道德品质和祖辈行为有关。我一直认为自己是明白事理的人,从小爱学习,能干家务活,上学时一直担任班干部,参加工作刚几年就成为全乡教师中的佼佼者——被评为乡、区、市级优秀教师,优秀班主任等等,年轻时就被评为小教高级教师,我一直认为自己有知识、有能力、爱岗敬业、品质高尚,可《转法轮》这本书,让我看到自己的内心世界:原来我努力工作不完全是为了所教的孩子,是为了自己的名,为了早日拿到高级职称,高人一等;给婆婆买衣服也是希望外人看到,而不完全是出自内心的孝顺,对婆婆和对自己的亲妈根本不是一种心态。

当我看完三遍《转法轮》时,我看到自己的诸多不好:在单位争强好胜,听不得同事说个“不”字;学生给我送礼,以为自己教的好;在家里说一不二,瞧不起丈夫,计较婆婆给予我的太少;经常与丈夫吵架,动不动就闹离婚;工作时间之外打麻将,聚会时喝酒,甚至看过黄色录像,等等,这些都与“真、善、忍”背道而驰。师父说“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1]。

师父的法理使我内心变得特别敞亮,改变了我看问题的思维逻辑和方式。初得法不久,有一天出现严重感冒,高烧,嗓子痛得说不出话来,我一点都没有害怕,也没有要吃药的想法,虽然很难受,但心里很高兴,知道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丈夫着急让我去医院,我说:不用,我有师父管着,只要真心信师信法,师父就管。我坚持看书、炼功,两天就好了。我很兴奋,长这么大头一次没打针不吃药病就好了,真是太好啦!

那时我每天早晚骑车去炼功点,很羡慕老同修能背那么多法,打坐双盘一个多小时,我常对着师父的法像跟师父说:“怎么不让我早点得法呀,可以少造点业啊!”从得到《转法轮》那天起,我每天都读一讲《转法轮》(被非法关押期间除外),遇到事能想到法是怎么说的,身心变化非常快,心脏病、偏头痛等多种病不知不觉的好了,最重要的是心胸宽广,对生活充满了希望。几个月后,我主动把七十多岁的婆婆接来,向她洪扬大法,她也看到了我的变化,很快的走進了大法。一九九八年冬丈夫开始修炼,很快戒掉了烟酒赌的恶习,接着孩子也很快走入大法中,家里成立了学法组,院子里是炼功场地。大法改变了我们一家人的命运,给了我一个和睦的家庭。我的生活工作已溶在了修炼中,每天到点干什么成了规律。我知道了生命的意义,我的责任,我的使命。

我是证实法的生命

人生最快乐的日子不到一年,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开始了,我和其他同修一样,顶着巨大的压力走出来证实法。学校开会让人人表态,写保证。我至今还清楚的记着那时我天天背几十遍《见真性》。校长软的硬的都拿我没办法,就把我撵到一个偏远条件差的小学并接了一个乱班。还没上课呢,别人就告诉我六个学生不写作业,天天到办公室补作业,我不犯难,修大法的人,有智慧,不用打骂,保证让他们愿意写作业。

开学第一周,作业就留抄写课后词语两遍。我用法中的智慧,让孩子们感到我是真心对他们好,那些差生说我没有瞧不起他们,说我善良。孩子们开始愿意写作业,上课主动发言,也没有打仗现象发生了。我时刻按照大法要求自己,在哪里都做一个好人,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实着大法。学校有几个班级的门关不上了,我就从家里拿来木方子,修补上;学生买课外书、卷子我不再收提成的钱;学校的活,我领学生主动干;期末评先進,我主动让给了青年教师。有一次劳动,校长说:要是都炼法轮功,学校没有校长都行。

二零零零年我因去北京证实法被非法劳教九个多月。回来后,又调到了一所新学校。我时刻提醒自己,我是一个证实法的生命,到哪里都别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做到了,才能救了人。记得一个年轻教师说我:你没来咱校之前,我以为你太傻了,在一起工作才知道你不傻,我在你面前都不敢做自私的事了。其实我没她说的那么好,我知道我离大法的要求差的太远了。

二零零五年开始讲三退,我教的二十七名学生,三退了二十五个,十二个老师退了十一个。当时有一个老师平时我们走的近,认为她能痛快的退,没想到说几次都不行,我有些灰心了。可一想到她生命的将来,就觉得对不起她,有个下午,我把她名字写在纸上,还写上了退出团队。然后对她说:“姐,三退对人的生命太重要了”,让她看纸上写的。她兴奋的说:“这么简单啊,你别急,我把我家人都说退了,再给你个名单。”一周后,她把家人劝退了七个,还请了一本《转法轮》。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是慈悲伟大的师父不想落下任何一个有缘人,那么作为正法时期助师正法的弟子我也要做到不落下一个人,哪怕讲千遍我也要让世人明白真相。

有一次“六一零”恶人想来校绑架我,没有得逞,之后校领导把我调到离家十八里的一个山沟里。校长见我说:你给我带来了很多麻烦。我告诉她,这一切不是我造成的,是邪恶江氏集团的迫害。当时我还不知道,上边有指示,我上课得有人看着,不让我当班主任。第三天上课时,心里面很难受,那种滋味无法形容。

下课后,我一个人来到操场上,眼泪忍不住的掉了下来,心里感觉莫名的苦。突然师父的法“车行十万里 挥剑消恶急 天倾立掌擎 法正去阴罹”[2]打入了我的脑海里。我找到了自己的执着,执着面子上的过不去,执着名。师父为了弟子、为了众生承受巨难,我太渺小了。心放下了,事情也发生了转变,第四天就没人再看着我了。第九天,一年级的班主任病倒在课堂上,领导和三个老师都去医院了。我主动到班级上课,校长回来后很感动。这个班原来的班主任很优秀,家长们对我不认可,有的家长甚至来到班上说:“我孩子什么都没学会”;有的说:“你为什么在我孩子的练习册上乱画图”;还有的家长進教室根本不敲门,还说要转学。我对家长说:给我两个月的时间,因为你们都不富有,每年上学坐车费就要一千多元,各项收费也多。如果两个月后看我不行,我帮你们找好的学校。

家长同意了,校长对我也很感谢。我知道如果不是因为我修大法,我今天无论如何也不会这样对待的。是大法让我慈悲的对待每一个人。

期末乡里领导来校抽测,非常的严。我班在全乡八个班级排第一名。有的老师说,十几年了,咱校考试没有排过前三名的。最后我的班成了全校人数最多的班。

二年级时,有一个男孩家里很穷,没有母亲,父亲摔伤住進了医院,学生给我打电话说要休学。放下电话我去了医院,把学生接到了我家里,每天带他换两次车去学校上学,我为他交了饭钱。这事感动了所有的家长和老师。有一个老师在办公室说:“炼法轮功的哪点不好呢!我看要是都炼,那社会得多好!”

这所小学只有一个老师没“三退”,就连来支教的老师我也劝退了四个。我利用家访向家长讲真相劝“三退”,这里的村长、妇女主任、会计、学校打更的大叔都退出了共产党及其附属组织。

一次市里突然来了二十多个“六一零”的人要绑架我。当时我教的学生已经上五年级了,我对孩子说,老师是炼法轮功的,是最好的人。警察来绑架我,他们是坏人。那个“六一零”头子到课堂上说:“你要不跟我走,就开除你!”孩子们围住我,一起喊:“我们的老师是好人!法轮大法救救我们老师!”有的学生还找来了家长。僵持了一个多小时,邪恶退了。

可我没想到,因此事,我又被调到交通更加不便的一所学校。此时我的心也不再像以前那样了,坦然的面对这一切。我知道,不管把我调到哪里我都要把真相讲到那里。如今我已经退休了,在这被迫害的十几年,我走了乡里的五所学校,遇到了许多有缘人,我也在救人中慢慢成熟了。

回想起来这些都是故事了。谢谢师父!今后我会更加精進,把三件事做得更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除恶〉

明慧网第十一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