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保定恶报警世录(5)

发生在河北省保定市的恶报事例汇编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五日】(接上文)

六、保定地区受谎言毒害助纣为虐而遭现世报应的普通人

(一)毁坏法轮功真相标语、传单,恶报加身

◎孙合元,男,涞源县北石佛乡艾河村人。十二年来紧随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撕毁真相标语,暗地跟踪监视,还犯下人神共愤的滔天大罪——强奸了一名为救人贴真相标语的女法轮功学员。父亲不干人事,祸及三十八岁的儿子孙小二:二零一一年八月初,孙小二在北京打工开车拉土垫方,被土埋了一整天,挖出时已死,其相惨不忍睹,撇下妻儿老小。

◎孙志彪,男,涞水县虎各庄村民。他当众撕电线杆上的真相传单,还说:“我看我怎么现世现报!”二零零三年十月一天晚上打完牌回家,一跟头跌在地炉子上,瘫痪的妻子喊不出话,眼睁睁的看着他被活活烧死,撕传单的臂膀被烧焦。

◎陶福玲,五十多岁,满城县小李家佐村人,多年来专门撕毁张贴在墙上的真相传单,他说:“我就不信有报应,我就撕!”二零零八年六月,正做豆腐时,突然倒地气绝死亡。

◎张延玉,男, 四十多岁,蠡县小陈乡张村营人。二零零四年麦收后,乡书记谷庆英给他三十多元钱,让他撕真相标语。他在北大留村南公路上挨个电线杆撕,撕了二十多张就半疯了。回到家对妻子说:“活不了了,我撕了杆子上的大法传单,神在惩罚我!”三个月后死亡。

◎赵玉海,涞水县永阳镇枟山村人。听信中共谎言,撕毁法轮功真相标语,遭恶报,得脑癌死亡。

◎王民,男,六十岁左右,高阳县杨家屯大队会计。常常拿着刷子,拎着漆桶,涂抹法轮功真相标语,不听劝阻。二零零九年三月,暴死在床上,第二天才被发现。

◎李凤山,男,六十多岁,满城县白龙乡李庄村会计。几年来撕毁法轮功真相资料,起大早偷着干。法轮功学员多次劝善,他表面说的很好,一到邪党的“敏感日”就监视。二零零八年十月一天晚上在饭店酒足饭饱后骑摩托车回家,钻到停在路边的大卡车底下,脑浆迸流,当即死亡。

◎梁朵,男,在雄县大营镇派出所做饭,经常扯毁法轮功真相资料,卖力协助派出所查找、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遭恶报被车撞死。

◎贾太保,男,唐县东足里村大队广播员。他涂抹真相标语, 摘毁法轮功条幅,晚上蹲坑、跟踪监视。遭报得脑血栓后,多次拒绝听真相,仍继续作恶,二零零四年病死在大队部。

◎刘玉春,男,涞水县石亭镇板城村人。一天早晨出门看见电线杆上有真相标语,就想撕,一明白人说:“你不能撕,会遭报应的。”刘听后大为不悦,边说脏话边撕。回家后开三轮车拉妻子去砍玉米秸,被跑运输的大汽车撞上,妻双腿骨折,他成植物人。

◎郑得才,涞水县石亭镇八岔沟人。受恶党谎言欺骗,经常谩骂法轮功,撕传单,把传单弄脏,说:“我要见着贴传单的就把他的手掰折了。”恶言出口半个月,他妻子得了半身不遂。二零零五年麦收,他的脑袋被人刨了两个大窟窿,住院花去近万元。

◎孙国子,男,五十多岁,涞源县马圈村人。二零零九年开春毁坏真相标语时劝说不听,当晚从土炕上摔下来半身不遂。

◎孙臭小,男,五十多岁,涞源县马圈村人。二零零九年入冬后毁坏真相资料,一次喝酒后摔在自己家地上,后脑勺摔裂。

◎刘双,男,六十多岁,涞源县马圈村人。受邪党指使撕毁真相标语,二零零九年开春从一石台阶上摔下来,把腿摔拐很长时间。

(二)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招致恶报

◎崔秋子,男,满城县大册营镇大册营村人。当村干部期间参与了对法轮功学员贾程禄的迫害,致使贾程禄58岁就失去生命。过了几年, 崔秋子之妻得了半身不遂,并且一双儿女也都死了。

◎李德顺(小名三顺)男,三十多岁,涿州市松林店镇南马村人。镇“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专门为他配了一部手机,二零零三年七月到法轮功学员家串门看见大法书,随即报告“六一零”,该学员被非法抄家并绑架到南马洗脑班。二零零五年九月李德顺突患不治之症,仅几天就一命呜呼。村民都说,这是报应啊!

◎罗小波,男,博野县信访局司机,二零零一年去北京接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时大打出手,后得败血症,花钱不少,换了血也没保住性命。

◎陈建桥,男,徐水县瀑河洗脑班的打人凶手,二零零一年手腕长了一个包,经检查无法治疗。并且已被工作单位开除。

(三)蹲坑、监视、恶告法轮功学员,遭恶报

◎李纯,六十七岁,高碑店市军庄村人。中共党员,经常监视法轮功学员,涂抹大法标语等,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一日下午三点,突发心脏病死亡。

◎李锁贵,男,五十二岁,定州市大辛庄镇齐堡村人。光棍,给大队看门。二零零六年九月二日,三名外村来发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被他与村邪党书记何玉仓等人恶告,致使三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二零零八年十月,李锁贵先行遭报,患脑血栓身亡。

◎陆××,男,五十八岁,涿州市孙庄乡兴盛屯村人。长期做邪党迫害法轮功的内线,监视法轮功学员,多次讲真相不听不信。二零一零年六月患胃癌、脑瘤,五个月后在痛苦中死去。

◎刘红卫,男,涿州市东城坊镇窑上村人。听到村干部说报一个法轮功学员奖赏很多钱,刘红卫就白天打听,晚上去蹲坑,经过几个昼探夜蹲,正准备报告领赏时,突然说话失常,精神分裂,严重到赤身裸体在垃圾堆里觅食,最后走失,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傻小,男,满城县白龙乡北水峪村人。在二零零七年农历二月二庙会上,碰到一名法轮功学员给他讲真相,他不但不听,还要给警察打电话抓人。结果几天后,开三轮车,掉到路边的深沟并撞到树上,差点送命。

◎杨三,男,二十多岁,满城县白龙乡北水峪村青年。二零零七年春,一天晚上开车看到一名法轮功学员正在电线杆上贴“法轮大法好”标语,就和车上一伙人将该学员绑架到白龙乡派出所。几天后,杨三打架,被砍数刀,鼻子被砍掉。

◎白永战,男,五十多岁,安国市北娄村人。因监视法轮功学员遭恶报,得心脏病,睡觉随时可能断气,家人不时用手摸摸他是否还在呼吸,据说,花十几万元也不见得能治好。

◎王枫,男,涿州市松林店镇南马村人。开着自家车协同恶人四处抓捕法轮功学员,并提供“情报”。因此入了党,还奖励了生育指标。可小孩落生后不正常,住院押金数万元,现金不够当了商店,卖了面包车,最后孩子死了,财也没了,随后,夫妻关系也不正常了。

◎周耀河,男,高碑店市东盛办事处龙赵庄村人。监视、跟踪法轮功学员,不听讲真相,二零一零年三月得脑血栓在保定住院。

◎岳文起、张月、陈子明、魏文一,男,都是六十多岁;张彪,男,三十多岁,满城县大固店村人。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为了每天挣三十元钱,五人不论白天黑夜把守村口监视法轮功学员,事后每人得九百三十元。一年后,岳文起和陈子明得了肺癌,张月得了胃癌,魏文一得了脑血栓,不能说话,拄上了拐棍。二零零九年正月初一,张彪全家开车出去拜年,与一辆车相撞,张彪断肋骨三根,母亲断肋骨七根,姐姐脑门划了大口子,外甥头骨撞坏,表外甥女的胳膊撞断。贪图不义之财,害人害己。

(四)相信谎言,仇视、谩骂、诽谤法轮功,遭恶报

◎赵乱儿,男,五十多岁,徐水县大因镇南白塔村人。相信中共谎言宣传,仇恨法轮功,二零零九年正月十九,在与几个人拆房时,唯独他被砸死,别人都安然无恙。

◎林宝安,五十二岁,定兴县郑村人。平日游手好闲,谩骂法轮功,讽刺法轮功学员。后遭报应,儿子得尿毒症花去数万元无效,二零零一年正月死去。二零零三年林宝安当了村里的迫害骨干,为了得那点昧心钱,多次带人上门骚扰法轮功学员,涂抹真相。中共十七大期间,象条狗一样的蹲坑、监控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日早晨、突然栽倒在地,送定兴县医院不收,去保定的半路上断了气。

◎张金坡,七十多岁,涞水县虎过庄村民。有一天看到 “退党保平安”的真相标语,就指着恶狠狠地破口大骂。当天晚上,他半个身体动不了,话也说不了,一天一夜后死亡。

◎张杰元和其妻,涞水县石亭镇八岔沟人。经常诽谤大法,二零零四年家里两次失火,上半年烧了五间旧房,下半年又烧了为儿子结婚用的五间新房,包括被褥和新家具,夫妻二人也被烧伤,经济损失上万元。

发誓以后再也不干这种事了

殷旦,男,五十多岁,满城县白龙乡大坎下村人。二零零七年过年前,为了钱在村干部的指使下,到处涂抹、撕毁大法真相和退党标语。法轮功学员知道后讲真相劝阻他。他说:“有人给钱,我就擦。你要给我工钱,我就写。我不相信有什么报应。”事隔不久,他的右手一个手指剧烈疼痛,无法忍受,到医院诊断是脉管炎,截下了一个手指。现在明白了真是有报应,很后悔,发誓以后再也不干这种事了。

“法轮功是好的,可千万不能迫害法轮功。”

董卓生,男,蠡县留史杜家庄一青年。村委会派他对法轮功学员盯梢,不久便遭了恶报:一天在厂里摇柴油机,突然停下,急忙走向远处的硫酸桶,一头扎进去,脸被毁容,落下一脸疤瘌。他醒悟后对别人说:“法轮功是好的,可千万不能迫害法轮功。”

结语

我们之所以将这些恶报者公诸于世,是为了警示那些还在不听真相继续做恶之人。试想如果没有了生命,那些金钱、地位、房子等一切,还有何用!恶报天惩真实不虚。人不治天治,上天决不会无视人间的邪恶肆虐,决不会静观好人继续受摧残,无论是幕后的始作俑者还是前台的行恶者,最后的清算终会到来。希望那些在这场邪恶至极的迫害中,主动或被动犯下罪责的人,静下心来,认真的看看法轮功真相资料,真正的为自己活一次,我们相信你就会弃恶从善,唾弃中共,弥补罪错,为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天灭中共在即,清算罪恶、偿还血债是天意民意,大势所趋,谁也挡不住。大限将临,抓住机遇,顺应天意,就会有一个平安的人生,走进美好的未来。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