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坑人的“迷信”是什么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七日】小学时学校组织我们去辽宁的千山游玩,正巧赶上罗汉洞开放。老师说那是封建迷信场所,不让我们进去看。自由活动时趁老师不注意,我悄悄地进去了。我很喜欢那些罗汉,因为妈妈给我买的小人书《西游记》里就有罗汉。

一九九八年的冬天,新加坡的一位阔太太来北京玩。由于她丈夫是我先生的顶头上司,我便成了她的“护卫”加导游。我领她去雍和宫时她告诉我:新加坡所有的庙宇都是免费的。于是我知道了外国人也相信神佛。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了,从那一刻起,我对中共的信任降到了零。我去奶奶家时四叔说:“如果有人要害你,赶紧跑四叔这儿来,我把你藏到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当时有亲人劝我别信法轮功了,信啥不是信呢?好汉不吃眼前亏。唯独四叔不劝我,因为四叔经历过稀奇事。

四叔二十多岁时,一天傍晚他站在家门前,看到从西北处过来两人,手里提着纱灯。四叔心想:这年月,还有人用这东西。正想着,俩人来到了院外。院子是用秫秸围起来的,四叔想他们得迈腿才能跨进院,可那两人没迈腿,飘进来了。四叔很惊奇,嘴里还不停地说“不是我,不是我……”那俩人没理四叔,斜穿院子又飘出去了,奔南边去了。之后四叔摸着头上的冷汗,自己也不知道为啥说“不是我”。

四叔为啥出冷汗?因为那俩人头上都戴着大尖帽,一黑一白。第二天早晨,南边传来陈老四死去的消息。曾啥也不信的四叔明白了,阴间真的存在,神佛是存在的,不是迷信。

四叔说:“这事我跟一万个人说,一万个人都不会相信,还得说我是精神病。”

我说:“四叔,别人不信我信。我学法轮功,懂得了很多道理。我师父用佛法解开了人间的一切迷,我相信你说的。”四叔很高兴,拜读了《转法轮》

中共导演的“天安门自焚”发生后,本来一些知道法轮功好的人也被骗了,相信了中共的谎言。在清除谎言的过程中,感觉最沉重的一件事就是许多中国百姓太“迷信”中共了。

为啥这么说?因为中国人不知道中共真正的根底及其所要达到的目的,却在为中共说话。也许你会说,中共要达到的目的不就是实现“共产主义”吗?如果对“共产主义”的定义稍加研究,你就会发现现在中共的贪官们正在享受着“共产主义”,正在“按需”分配(贪污)着人民的财富。

《九评共产党》的出世,揭穿了中共的老底,让人们看清了中共的本质。那些还在盲目相信中共的人,跟中共随帮唱影的说这个是迷信、那个是迷信,其实他们才最“迷信”,无知的“迷信”着最坑人的中共,把自己的生命置于最危险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