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无私才无畏 大道越走越宽广(1)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九日】

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十多年来,随着平时的用心实修、信师信法,真切的体会到师父时刻在我身边。当我放下了私、没有想自己的时候,在证实大法、营救同修、救度世人时,身心坦荡,正念越来越强。下面是我这些年来在讲真相救世人中的一些实践和修炼体会。

(一)成功营救

1、参与迫害的警察花钱送礼,让看守所释放大法弟子

本地的一位男同修在发送大法真相资料时被警察绑架。当时我正在市里干活,同修通知我赶快回来参与营救同修。我马上放下手上的事赶回家。

首先,我和同修的家人找到当地的大队书记、会计和主任,向他们讲真相,讲同修一九九九年到北京上访,却被绑架到劳教所酷刑迫害致精神失常的经历,如今又遭绑架迫害……大队干部很同情,问怎么办?我说:“你们出证实材料,证明这个大法弟子是好人。”他们马上给写了证实材料。

下一步得找国保大队,因为派出所已经把“案子”报到了国保大队。当时我是领着同修的七旬父母去的。同修的父亲是常人,问能行吗?之前,同修和家属已到国保大队去要过多次,他们一直推诿。表面上,事情好象没有什么效果,其实同修的讲真相已为下一步要求放人做了准备和铺垫。我告诉他:肯定行。他就信心十足的跟着去了。这次同修们齐心提前集体发正念。在现场,同修们也在外面发正念配合,我和被迫害的同修的父母去找国保大队长。

这个国保大队当年曾悬赏数万元要抓我。我和同修的父母来到国保大队,迎面就遇到了当年第一个报名要参与绑架我的那个国保警察。他说:“瞅你面熟啊!”我发出正念并直视着他说:“咱俩见过面。”他马上象傻了一样,完全想不起来我是谁,木然的走开了。

我们找到国保大队长,他还想推诿,我说:“今天你要是不说句准话,两位老人是不会走的。儿子被抓后,二老成天不能睡觉,精神都要崩溃了。老先生本来是退休教师,现在已经不会说话了。”

接着我告诉他这一家祖孙三代被中共邪党迫害的事实:共产党来了,爷爷被打成“地主四类”;父亲被称为“地主后代”、“狗崽子”,本来很聪明有才华的人,处处受歧视;同修本人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却被劳教所酷刑折磨致精神失常,回家后通过修炼恢复正常了,如今又遭绑架。他再也经不起任何迫害了……

我真心的讲述着,清除干扰营救的一切邪恶因素和败物。看得出,国保大队长的同情心出来了。

同修的母亲也修炼,是一位朴实的农村妇女,不擅言辞,但是总是能在适当的时候说上一句:“善恶有报啊!”整个要人的过程她都在重复这一句话。我接着说:“是啊,谁都有老的时候,他们一家好人,已经承受不起任何打击了。作为国保大队长,你一定要帮他们。”同修的母亲再一次语重心长的说:“善恶可是有报的啊!”

这时,国保大队长欲言又止的说:“唉!我呀……”又说:“这样吧,谁抓的人你找谁去吧。”看得出来,他这次不是敷衍,我说:“有你这句话就行!”

我们又去派出所,找到了当事的警察。我说:“小伙子,人是你抓的?”他说是。我说:早上坐车来时,车上的人问我干什么这么着急,我说有个弟弟被抓了,因为信“真、善、忍”。乘客说炼法轮功的是好人啊!有的乘客说:现在一些警察专抓好人!有的说:抓法轮功(学员)的人,可不是什么好人,都是一些没能耐的,干啥啥不行的,想利用抓好人往上爬!

我接着对那警察说:“小伙子,你听听,老百姓都这么议论,你干这种事,觉的脸上有光吗?”那警察突然用手捂住自己的半边脸,表示“脸上无光”,并用哭腔说:“我也不知道会这样啊,我也不知道啊。你去找所长说说吧,我也去说说。”

我找到所长,讲了同修被迫害的经历,他说:“这样吧,你既然说他曾被迫害精神失常,那就到外市的某某精神病院鉴定一下。”我说:“那还鉴定啥,他都被迫害成那样了,能承受的起这么折腾吗?”所长说:“我也没办法,国保大队为这事骂我们,我们得找合适的理由放人。”

原来,派出所把“案子”上报国保大队之后,同修们持续去国保大队发正念、讲真相,还及时的把迫害者的信息在明慧网上曝光,国保大队在压力下把“案子”退回了派出所,还把派出所警察训斥了一顿,派出所警察觉的很没面子。

所长说“明天去鉴定”,我说“我也跟着去”。他生气的说“上边不让你们跟着去。”我对所长说:“我必须得去。大叔(指同修的父亲)给拿了点中午的便饭钱,我去了,有什么事方便和你们沟通。这事‘上面’可能受到了压力,也委屈你了。”

所长听了,态度大变,马上实话实说:“明天不去外市,就在本市精神病院鉴定。我明早八点去看守所提人,你们提前去精神病院等着。”

我知道这是让我们提前去本地精神病院发正念清场。我们三个同修清早就到了,发了两个多小时的正念,空间场变的很清亮。

一会儿,派出所的警车来了,所长下车后看到我,老远就热情的伸出双手,象多少年没见面的朋友似的说:“我来晚了一会儿,对不起,对不起。”我说:“没事,没事。”

这个所长和副所长、办案警察、司机四人都从警车上下来了,就剩下被迫害的同修坐在警车里,所长对我和另两位同修说:“你们赶紧進车里去和他研究,一会儿鉴定的时候别让他说两岔去,咱们今天一定要成功啊!”并示意:这件事情,你们(大法弟子)是主心骨。

我们三个大法弟子上了警车,看到了久别的同修。我问:“兄弟,明白咋回事吗?”同修懵懂的说:“是我同学帮我办的不?”我说:“你糊涂!是师父在救你、在给你做主啊!是大法弟子在正念帮你啊!”我赶紧鼓励同修恢复正念,同时想:同修经过十五天的关押迫害失去了正念,营救的事情还進行的如此顺利,师父就看我们大家的心啊!

警车刚到的时候,我看到警察忙着搬礼品送给精神病的院长等相关人员,好象很怕事情办不成。此时我想:一会就给他们三百元午饭钱吧。当我把三百元交给所长的时候,他说:“哎哟我的妈哟,就这点钱?要知道,光是买送礼的东西我们就买了三千元的啊!”刚来的时候,我确实看到所长往医院里搬一袋袋的特产食品,每袋过百元,分送给相关的办事人员,所长拿着三百元,脸上带着不满意的表情离开了。

这时,我的头脑中出现了严肃的告诫:这个警察在做好事赎罪,你给他钱,等于害他。

我清醒了,心中说:“我错了!这事不能动一点人心。师父啊,弟子怎么办,还能有挽回的机会吗?千万别让警察因此而再造业啊。”正在痛悔之际,所长拿着三百元回来了,说:“这钱我给你。我现在心里一点底也没有了,我找的人不起作用。”副所长也过来了,说:“你赶紧找人吧,这事不行了,人出不来了。”

我接过三百元钱,心中万分感谢师父慈悲弟子、又给了众生机会!我看着两个警察说:“不用找人,人百分之百能出来。”他俩立刻凑过来低声问:“你找人啦?”我说“没找”,他们说:“你肯定找人了!”我说:“你们不用问了,这事肯定成。”当时空间场特别清亮。他俩好象也忘了刚才发生的一切,走進精神病院去了。

一会,只见这个四十多岁的所长从精神病院里跑出来,一溜烟儿来到我跟前,象个小男孩一样蹦蹦跳跳的兴奋大喊:“成啦!成啦!撤!明早接人去!”

就这样,我们没花一分钱,第二天早上把同修接回了家。我们也告诉所长和相关警察,以后不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警察说:“是,谁抓谁倒霉!”

2、不靠金钱靠正念 国保大队长把老年同修放回家

几年前,一位老年女同修在发放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恶告,遭到派出所警察绑架,派出所把所谓的“案子”送到了国保大队。

老年同修的女儿也是修炼人,她和同修去要人、讲真相,其他同修也给国保大队长邮真相信、打真相电话,这个国保大队长不但不听,还气势汹汹的说着诬蔑之辞,不让大法弟子说话,还很凶的往外撵家属。期间,这个国保大队长又把所谓的“案子”报送市公安局法制处,对老年同修批了劳教迫害。

参与营救的同修有些气馁,认为已经批了劳教,不想去要人了。我想,这个国保大队长不明白,也不能让他继续作恶,在大法弟子面前,邪恶并不能为所欲为。

那段时间,国保大队警察正到我家骚扰,我打算先静心学法,调整状态之后就和老年同修的女儿去要人。我每天连续学《转法轮》五讲到六讲,又学其他讲法,每次发正念一小时以上。

连续学法一星期的时候,感到状态调整过来了。那天我做了一个梦,在一个十字路口,一帮警察把守着,不让人通过。我向那个路口走去,几个警察上来拦我,我说“定”,他们都定住了;我继续走,几个警察又要来打我,我说“定”,他们都举着手,定住了。我大大方方的走过去了。醒来后,我更坚信:谁也动不了我,大法弟子的正念威力无穷。

别的同修说:国保警察刚到你家骚扰,你去行吗?我说:行。警察骚扰我的事好象几百年前发生的,是那么的遥远和不真实。

我们来到国保大队长张平(化名)的办公室,他早就躲起来了。我们就在他的办公室里发正念。一会,来了一个警察问:“你们找谁?”我说:“找老张!”对方热情的说:“他在那小屋里呢。”

我们来到小屋,国保大队长真的躲在那里。他一看藏身之地被“自己人”给曝光了,生气又不便发作,坐在那里呼哧呼哧的喘气。

我说明来意,他生气的说:“别找我!你找共产党去!”
我说:“共产党得有具体管事的,你不就是管这事的吗?”我一边发正念一边说:“你也别生气了,今天来找你,就是缘份。”
我问:“老太太到底犯的哪条哪款呢?”
国保大队长信口胡说:“她推翻共产党!”
我说:“不对吧,共产党是纸糊的?一个老太太就给推翻啦?”
他说“别跟我说这个”,随后又“扑哧”乐了,可能是他自己也觉的邪党迫害大法弟子的理由很荒唐可笑吧。

我忽然觉的一个生命在邪党谎言的欺骗下、在邪党邪灵的控制下,迫害信仰“真善忍”的修炼人,给自己的生命造下了天大的罪业,真的很可怜可悲。可是这样的生命又不自知,本性很难返出来。大法弟子以各种方式正念制止行恶,也是对这样的生命的慈悲。

我平和又严肃的对国保大队长说:“老太太也没干什么违法的事,现在弄的家里老头没人照顾,谁都有老的那一天,今天你坐在这个位置上也干点儿好事!”
他没有了刚才气势汹汹的样子,嘟囔着:“这事我不爱管……”我说:“你管吧!今天你就别推了,一定给管了!”

我们坚定的发着正念,外面的同修也一直在正念配合。这时,他猛然拿起电话说:“你们听着啊,这事能办到啥程度就到啥程度了。”他快速拨了一个号码。
“喂,某某某劳教所吗?某某吗?我是张平啊,我这儿有个老太太某某某……”
对方问:“你后悔啦?”他支支吾吾的说:“她家老头岁数挺大……孩子来找来了……”对方说:“啊,这事好办,人还没送来呢。今天是周五,下周一来送人,接收的时候,我随便写个理由,比如血压高什么的,人就出来了。”

放下电话,国保大队长说:“你们下周一听信儿吧。”

周一,国保大队长打来电话,让家属去接人。就这样,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的老同修回家了。

接人的时候有个小插曲,是老年同修的女儿讲述的。因为那天得知放人了,我就没有去。她说,接人时,国保大队长不知为什么对她大发雷霆。有人说:大法弟子没给警察一分钱,而国保大队长当时打电话时,说“她家孩子来找来了”, 劳教所警察理解为:家属来送钱了,放人的时候,国保大队长会把钱分给自己一些。因为在当今的中国社会,“不花钱办不成事”这一败坏的观念已被邪党灌進了人的头脑。结果,家属一分钱也没拿;在劳教所警察面前,国保大队长有口难辩,大为光火。

大法弟子不被这些不正的东西带动——听师父的话,走正路,是对生命的真正慈悲;走正路,谁敢来迫害!老年同修回家后,这些年来一直平安的做着“三件事”。

(待续)

明慧网第十一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