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神奇功法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九日】

一、神奇功法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老弟子。记得炼功第三天,我打坐几分钟就能入定,感觉自己飞上天走了。当时不懂这是元神离体还能回来,担心自己走了丈夫没人伺候,此念一出就出定了。一次炼到第二套功法头前抱轮时,我十个手指发出非常强的红光、蓝光和亮光,就象强电流打到铁上迸发出的火花,突突的在我体内震动,身体非常舒服。

那时我在家炼功,丈夫看见就打骂,我守住一念:就是打死我也得炼!为减少干扰,我选择了半夜在我家凉台炼功。这样我在凉台上度过了两个春夏秋冬。尤其是让我不能忘记的是那两个冬天,北方的寒冬将凉台冻的全是冰溜子,我依然穿着衬衣、衬裤在半夜到凉台炼静功,一炼就是一个多小时,水泥地上只有一个薄垫,刚坐下时有些冷,但很快就能入定,入定后马上没了冷的概念,只觉得被神奇的、厚厚的、暖融融的能量包围着,真是幸福美好。

有一次,我正炼静功,不知道入定了多长时间,睁眼一看,我打坐的水磨石地面上积满了水,溅得到处都是,抬头一看,丈夫拎着水盆在门口怔怔的看着我,原来他一声不响的往我身上泼凉水,但是我身上、坐的地方竟一滴水也没有。

不管春夏秋冬,我一直是直接坐在水泥地上炼功。一天早晨,我在家炼静功,就觉得水泥地慢慢的往起鼓,鼓到跟床一般高就停住了,水泥地也变得跟床垫子一样,非常柔软,坐在上面非常舒服。我明白,这是师父怜惜弟子,鼓励弟子。直到今天,我无论坐在水泥地上还是坐在地板上,都象坐在厚厚的海绵垫上一样柔软、舒服,只是不鼓包了。

有一次在炼功点上,正在炼功时突刮飓风,黑云翻滚而来,电闪雷鸣,那阵势要把在场所有的人吓跑,我心想:师父讲过“雷打不动”[1],我纹丝没动。再一瞅周围就剩我们三个人了。说来神奇,这雷雨一看没把我们吓跑,它就自己跑了。这样的事遇到很多次。

还有一天早晨,我很早就到公园里,坐在草地上打坐,手刚结印,不知从哪儿飞来那么多蚊子,把我脖子糊满了,痒痛钻心,我差点蹦起来,可我心一定,想:欠它们的就咬吧!说也奇怪,念一出就忍住了。等我妹妹再见到我时,惊呼:“你的粗脖子怎么没了呢?”我从小就有粗脖子,四、五十年了,一生气更粗,这一下就没了,全家人都说太神奇了,他们都相信大法确实好。

二、脱胎换骨

修大法两年,我所有的病:肝裂(平时跟丈夫生气造成的,说话有气无力)、脑震荡(单位扒房子砸的,骑自行车过一小坑头都被震得像裂开似的)、心脏病、支气管炎、肺气肿、关节炎、慢性咽炎、肺结核钙化、偏头痛,全都不翼而飞,什么时候没的我都不知道。但我知道,师父替弟子承受了一切,又把最美好的一切给了弟子,只要弟子一颗真修的心。

邪党迫害大法时,我丈夫刚刚去世,儿子下岗,又收拾房子结婚,因过度操劳,体重降至不到七十斤,但是我没有一点毛病。

当时我负债三万,只好到外地打工还债。做保姆工作,一开始的难度可想而知:下人的待遇、怀疑的目光、冤枉……但是不管别人做错了什么事,我都会记住自己是大法弟子,都会以修炼人的忍让、宽容包容对方,遇到矛盾首先向内找自己,哪块儿做得不对了?哪儿出错了?即使找不到,也不怨别人,因为我知道,这是师父让我提高呢。我处处为别人着想,不沾一点便宜。最后雇主都舍不得我走,第一家雇主的儿媳由衷地对婆婆说:“我姨比妈待我好。”

由于我事事能以法为师向内找,在我身上又一次证实了法轮大法的超常、神奇,我就像神话里说的那样——脱胎换骨了,皮肤变得细嫩,原来干瘪黑瘦的脸变得粉白粉白的,体重由七十斤不到增至一百零三斤,个儿也长了,人也变得好看。当我回家看妹妹,正巧碰上妹妹往外送表姐、表哥和弟弟,我走近他们,竟无人理我,我故意挡在表姐的自行车前不让她走,她急了。我说:“急啥眼哪,你看看我是谁?”当我说出我是谁时,我弟弟才确定是他这个姐姐,大家都惊呼:你咋变了一个人呢?!回到家里邻居也都如此惊呼。我告诉他们:是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大法。所有的人都赞叹大法的神奇。

三、师父赐给神通法力

大法的神奇我说不过来,师父在法中讲的我全都经历过,仅举两例。

一次,我和一位同修从外地回家在火车上讲真相,没看见斜对方就坐着乘警,我俩讲的声音大,他们听到了,不一会他们又叫来几个乘警,故意大声说话给我们听,同时手里摆弄着手铐给我们看。同修害怕了,转到别的车厢去了,劝我也走。当时我想人不但不能动,心更不能动,我没有害怕,心里发出强大的一念:让那些警察全睡觉,我俩下车之后再让他们醒来。结果他们很快睡着,直到我们到站下车时,乘警们还在睡梦中。

还有一次,当地一位同修在讲真相中被绑架,这位同修经常出入我家。但当时我没怕,心想一切师父说了算。我连续几天就在家学法、发正念。学法小组又恢复了正常。我一直有一念:警察永远找不到我家。被绑架的同修回来后告诉我,迫害中她承受不住把我说出来了,带着警察去找我家,可是转了半天就是找不到。

在我们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修炼过程中,一切师父说了算,只要我们多学法,入心学法,真正相信师父讲的法,心正,遇难不怕,用神念,不用人念,师父赐给我们的神通法力就是无所不能的。

四、摔跟头悟道 走正助师正法路

一个大雪过后的早晨,我又象平时一样骑上自行车去雇主家,被匆忙赶路送孩子上幼儿园的妈妈挤倒,连人带车摔在地上。我让小孩儿的妈妈不要管我,以免耽误上班。然后,再看自己的腿,已动不了。

好心人把我送到家,雇主的儿子听说后急忙赶来,和我女儿一起不容分说的把我送到医院,医生确诊为股骨头断裂。孩子们又不容分说给我做了手术,刀口半尺多长。在难中我求师父帮我。结果四、五天我就能下地走了,十九天出院回家了,整个过程没有一丝的痛觉,我知道,这一切又是师父为我承受了。

在医院我向内找自己,我为什么会被摔伤不会动?本来回家一学法炼功就能好,却被困在医院疗伤,而自己却无能为力?我找到了:执着于钱。本来只求师父帮忙让我能把债还上就行了,没想到还完了债,贪心又起,还想再自己攒点。虽然每天也学三讲法,但是只求数量不求质量,而且不发正念,被邪恶钻了空子。“三件事”哪一件都没做好。我知道自己错了,没走正路,这一跟头彻底摔醒了我:不修大法就没有我的生命,我必须把法摆在第一位。

悟到做到。首先我不能再伸手要真相资料了,我得自己做。但我心里还是有些为难,六十多岁了,大字不识几个,自己又接触不到技术同修,能行吗?我求师父。正念一出,师父就给安排好了,就有学会了的同修来教我,这样,我在半年的时间里陆续学会了打印、刻录光盘、刻录母盘等技术,我还把身边的同修都带会了。我们大量做真相,大量散发,还供给其他同修。

我每天都能学三、四讲法,真是学法得法,溶于法中的那种美妙无以言表。我体会到,法越学的好,“三件事”做得越好,整体配合,正念足,资料做得顺,面对面讲真相风雨不误,救一个不气馁,救几十个不满足。我们又带动其他同修去讲真相。

现在,我家是学法小组,同修人来人往,都把我这当成家,有小住几日的,有消病业一住一、两月的,谁想来就来,谁想走就走,我都一样诚心对待,为同修着想,帮助难中同修走出难关,共同提高、精進。

有一次意外:一个不熟悉的人把一个陌生人领到我家,小组同修怀疑她是特务,当时我对同修说:“把她送来了也许就是师父安排的,也许就是这份缘吧。”事实上,这位同修很精進,现在,“三件事”做得非常好。这件事之后,我感到自己又升华了。

我修大法十七年,要说的太多,写不完,最后只想说:师恩浩荡,佛恩浩荡,弟子无以回报。弟子的一切都是师父给的,没有师父和大法我已经不知道死多少回了,弟子唯有听师父的话,踏踏实实做好“三件事”,以报师恩。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一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