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听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圈内人的真心话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五日】二零零六年三月,我在国内网站看到中共一条消息,污蔑法轮功对中共在苏家屯设有秘密集中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并焚尸灭迹的指控。还让当地百姓作证,苏家屯很正常,没有见到集中营和焚尸的迹象,说法轮功在造谣。

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一惊天的罪行在国际社会曝光后,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开始很多人都不敢确定这是真的,所以国际社会要求中共发言人做出解释,但是中共官员并没有很快做出反应,很多天之后才就此事开了记者会,就像网络上那条消息一样彻底否认了活摘事实。

中共早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就建立起摘取重刑犯器官的机构,而当国际社会质疑中共摘取死囚器官时,中共卫生部原副部长黄洁夫予以否认。但在二零一二年中共“两会”上,黄洁夫在圈内人面前就摘去了伪装,不再说器官移植来源完全合法,改称由于缺乏公民自愿捐献,死囚器官成了器官移植的主要来源。

在国际社会曝光的大量器官移植数字对比面前,黄洁夫也被迫改口器官供体来源于死刑犯。但是对国际上强烈谴责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问题,仍像此前否认摘取死刑犯器官一样,持坚决否认的态度。

生活在中共控制下的中国,人们都知道中共有两套话语系统,一套是针对中共圈内人的真话,一套是针对圈外人铁嘴钢牙的欺骗。我们来听听中共活摘圈内人面对追查国际调查员的询问,是怎样回答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问题的,以录音为证。

参与器官移植的军队医院官员和医生

陈强:驻北京丰台的解放军307医院移植科肾源联系人。

问:哎,你好,上次跟你说的那个联系那个肾源的事情,现在怎么样?

答:啊,你不是说那个联系那个监狱的,或者是那个什么的吗? 问:对,或者是法轮功学员的嘛,对。

答:搞得,听说现在搞得特严,知道吗?

问:----你怎么确定他是法轮功学员?这一点你了解过吗?

答:怎么确定法轮功学员,到时候---到时候我们这边头儿上边有人给你会给你出现资料,知道嘛,他会出资料给你。这您放心,我们这边也是通着官,上边有上边的人,知道嘛,像这些资料都不用你说我都拿给你,知道嘛。

陈荣山:解放军205医院泌尿外科主任。

问:那就说,这些个在押的法轮功人员供体都是监狱、劳教系统提供的?……

答:我说啊,我说,我说呀,这事你先别跟我说了啊,好吧?

问:因为我们现在是。

答:你要跟我说,通过我们医院政治处,好吧?

上海复旦大学中山医院医生:中山医院肝脏移植中心。

问:有没有这种炼法轮功的这种提供的,这种提供的说是很好……

医生:我们这儿的都是这种。

戴医生:上海交大附属第一人民医院肝脏移植中心。

问:我就问啊等要等多久?

大夫:供体有啊,天天有哎。我们今天就在做。

问:不是,你现在不是说要新鲜的,要活的人的……

大夫:都是活的,都是活的。

卢国平:广西民族医院肾移植科。

问:那是不是用的也是那种法轮功的供体吧?

答:对,对,对。

朱云松:广东军区总医院

问:如果你这个期间的话,如果能得到法轮功这样的肾源,你还是跟我再打声招呼,好吧

答:哦,可以,那你过来---

湖北省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医生

问:请问是湖北省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吧?

答:是。

问:你们这边法轮功犯人的肾源怎么样?

答:应该说应该还可以,要不您问一下陆总吧……,广州军区总医院。

武汉同济医院医生

问:从患者来讲,希望肾源活体,找犯人的活体移植,比如用炼法轮功犯人的活体,这个行不行?

答:可以呀。

问:你们这边比如说监狱犯人,那个炼法轮功的这样的犯人活体能够有保证足够吗?

答:对呀,可以呀,你到时候可以直接过来具体谈。

山东千佛山肝脏移植中心

问:提供这个肝的那个有一种说那种炼法轮功的那种,我就问一问有没有那种?

医生:唉,你过来就行。

问:就是说有啊!

医生:您这样吧,您过来那个---嗯---反正四月份肯定会比较多的这样的供体,现在这供体逐渐多起来了。

问:怎么四月份为什么会多起来?

医生:这个我没法跟你说,因为这牵扯到---不是说----这些就是没必要跟您解释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没法解释。

政法委系统

锦州中级法院刑一庭警察

问:-----现在我们不知道你们这个法院还能不能提供就是这样的供体?

答:那得看你们那儿条件,得跟领导商量,你那儿条件好了,我们估摸还能提供。

问:是吧
答:对,看你那啥情况----

唐俊杰:辽宁省委政法委副书记。追查国际的调查员以“中纪委薄熙来专案组成员”的身份与唐俊杰(自2000至2011先后担任辽宁省政法委秘书长、省政法委副书记、综治办主任)的对话。

问:头一个问题就是在摘取法轮功练习者的器官做移植手术这件事情上薄熙来做过什么相关指示吗?

答:那个我分管这个工作。那个中央实际抓这个事,影响很大。嘛。

问:我是在北京,我是他们这个专案组。

答:那好,那我不回答你的问题了,得到你准确消息再回答你好吧?我见到你公函我再答复你。我不好回答,尤其涉及到这方面问题,我不好再回答你,好吧!需不需要我过去,你正式打一个文字的东西吧,你电话里谈这些事情我觉得很突然,我不太好答复。

中共各级官员

罗干秘书:原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的于秘书。

问:噢,我是国家安全部第七局啊,我们有一个紧急的情况需要你们配合一下,我们调查一件泄密事件,我们得到确切的情报,就是中央政法委的工作人员里有人要跟这个境外的情报部门联系出卖有关国家机密情报。在政法委机构里头都有谁接触过就是对在押的法轮功人员活体摘取器官的国家机密啊?有哪些部门,哪些人员接触过这个?

答:这个,你是,你用的是普通电话,你这个。

问:我知道,因为我们现在是在办案的现场,所以我们得缩小这个范围。我们必须得知道有谁接触过这个机密,啊?

答:你打电话,打到我这个地方啊……我这有红机(内部专用),啊,你可以通过部里面给我打红机,啊。

北京政法委李姓官员

2008年9月16日—26日,在江苏省常州市江南春宾馆召开的中共全国政法会议期间,追查国际调查员以“国家安全部官员”的身份与一位来自北京政法系统姓李的参加会议者的对话。

调查员:说的这是,活体摘取在押的法轮功学员器官做器官移植手术的这一国家机密,中央政法委有哪一级工作人员知道这个机密呢?

李:应该是处级以上吧。

天津蓟县610办公室主任

问:这场迫害一旦结束的话,你们怎么办,想过吗?看没看到谷开来今天的下场啊,她表面上……

答:谷开来卖那个法轮功的人体器官的。

问:你说什么?

答:我说,你说谷开来呀,卖法轮功人体器官的。

问:对呀,她在大连搞了两个尸体加工厂,她一具完整的尸体在国际上卖一百万美金,一个脏器被摘除的尸体她卖八十万美金。

答:噢。

问:她是魔鬼。

答:她卖的也不都是法轮功。

问:这个你知道不都是法轮功,是吗?

答:啊,啊。

问:里面有一些是这个上访的那些藏族人和蒙古族人。

答:算啦(挂断)

李长春

追查国际调查员以“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办公室张主任”的身份与李长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对话。

调查员:他们好像是说,我们得到消息说,想在您这个离开期间还有咱们贾庆林离开期间,用这个摘取在押法轮功练习者的器官做器官移植手术这件事给薄熙来他们定罪,这当时。

李长春:你问周永康。

调查员:嗯,当时。

李长春:周永康具体管这个事,他知道。好了,让我的秘书接着跟你说。

白书忠

调查员:是这样,在您担任总后卫生部长的时候啊,摘取在押法轮功人员器官做器官移植手术这件事情,是当时的总后部长王克布置的任务?还是军委直接下达的命令哪?

白书忠:当时是江主席啊,

调查员:嗯,

白书忠:有一个批示,就是说,

调查员:嗯,

白书忠:说开展这些事情,就是器官移植,

调查员:嗯,

白书忠:就是人员卖肾,做手术,这个……应该说,就是开展肾移植的不单是军队一方。

调查员:我们也得到了一些情报,就是说当时,联勤部还负责关押了一批法轮功在押人员的器官供体,是不是?

白书忠:这个,这个当时的话,我觉得,起码在我印象中,当时,是吧,因为当时江主席批示以后,反法轮功大家都做了很多工作……

薄熙来

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三日,时任商务部长的薄熙来访问德国汉堡时,被一个自称是中国驻德国使馆一秘的人向薄熙来询问的录音。确实是薄熙来的声音,经得起权威部门鉴定。

一秘:我是使馆,我是使馆一秘呀。

薄熙来:嗯。

一秘:有点紧急事呀,今天德国外交部下午跟我们说了一下,有一个事情得澄清一下。

薄熙来:嗯。

一秘:就是,就是说呀,当初您在辽宁这个当省长时,因为这涉及到明天的会见嘛,他们想澄清一下。就是说,当初您在辽宁当省长时候,就是,是江泽民、江主席下的命令,还是您参与的,就是说这个,关于把这个法轮功这个活体摘取器官这个事情,是您的命令还是江泽民的命令?

薄熙来:江主席!

一秘:他们德国外交部要核对。就是说,如果要是,您要是参与了这个事情,他们有一些会见,他们出席的规格可能就有所变动。就说,因为是他们法轮功递交了一份……(被薄熙来打断)

薄熙来:你不要再说了,你找你们马大使(时任中国驻德国大使马灿荣)说。

一秘:不是,马上这个事情,他们今天下午刚递交了,给我们了一个照会,就说……(又被薄熙来打断)

薄熙来:你就找马大使,你不要找我。这事你们的马大使处理不了吗?

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警察

十多年前在马三家劳教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回忆,劳教所一些恶警,包括一些大队长甚至所长,在威胁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时,不止一次地说过类似的话:“把你送到苏家屯,看你还脦瑟!”“把你送到苏家屯,想转化也晚了。”“到了苏家屯,你就出不来了。”

被摘除器官的法轮功学员

郝润娟,女,河北张家口人氏,家住广东省广州白云区。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于二零零零年在广州白云看守所关押,二十二天后家属被通知去认尸。当家人来到遗体前时,看到的遗体已面目皆非,内脏全掏空,皮肤被剥光,眼睛被挖掉,只剩下一堆尸骨、肉,还带有鲜红的血迹。看着这惨不忍睹的遗体,郝润娟家属看过遗体两次都无法确定那就是郝润娟,最后家属只好把郝润娟两岁的儿子带来验血,才最后证实那面目皆非的遗体确实是郝润娟。

贺秀玲(女,二零零四年被迫害致死时52岁),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幸福十村法轮功学员,因拒绝“转化”被烟台市南郊看守所迫害得奄奄一息,于二零零四年三月八日送到烟台市毓璜顶医院(又叫专区医院)。三月十一日早晨七点多钟,烟台市芝罘区610办公室主任李某电话通知贺秀玲丈夫徐承本赶紧去医院,说人已死了。徐承本通知了附近几个家属,一起来到医院太平间时,大家看到贺秀玲的腰间有绷带缠绕包着,她的双眼还在流眼泪!家属们一看她还活着,急忙找医生,可医生置之不理。最后亲戚都去找,医生才带着心电图在十一时三十分左右来到太平间。经测试,贺秀玲的心脏还在跳动,当心电图测试纸跑出十几公分长后,医生急忙撕碎心电图纸逃走了。由于没有任何抢救,贺秀玲不久真的去世了。徐承本后来知道贺秀玲在尚有呼吸的情况下被活摘了肾脏,送入停尸房,于是将妻子贺秀玲尸体保存起来持续上告。警方起价十万元欲买徐承本不再上诉,遭徐拒绝。多方投诉无门情况下,两年后徐承本网上发文质疑妻子被活摘器官,第二天即被抓捕,后被毒杀,贺秀玲的遗体也旋即被强行火化。

仅举几例我们能看到的残暴事实,那上百万我们看不到的被摘除器官后焚尸灭迹的法轮功弟子才是被虐杀的主体。通过中共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移植等的人的对话,就因该清楚中共是个什么东西了吧。

中共魔鬼般的疯狂,使越来越多的百姓看清了它的邪恶本质,随着一亿八千万人的退党大潮席卷全国,又有越来越多的民众敢于站出来用签名按手印的方式谴责中共的暴行。二零一四年二月以来,河北省衡水地区、天津部分地区、张家口市郊及周边县就有8394人之多,为制止这场邪恶的迫害郑重的按上了自己的手印。做出了他们今生最重要的选择。

中共在地下建起的这个邪恶杀人牟取暴利的庞大产业链条,正在威胁着每一个中国人,这是最后一个警醒世人的魔牌,如果这张魔牌还不能使你清醒的话,你就只有随它去了。如果你能正视邪恶,回归本性,不再与恶魔为伍,回到真、善、忍中来,上天就会赐予你平安和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