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脱胎换骨 讲真话屡遭迫害(图)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五月,将入初夏的季节,哈尔滨本该晴朗的天空,却一直黑云密布,雨水连绵,几乎连月不停。厚厚的乌云下,一场阴谋绑架在悄然实施。

十七日下午,法轮功学员金龙和家人开车正往家赶,不知从什么时候,七、八辆沈阳警车围追上来,其中一辆车别着金龙的车,金龙只好把车停下。这时十几个警察围上来,其中一人问:你是田金鑫(小名金龙)?还没等金龙回答,警察就把他从驾驶位子上拽下来,按倒在地上,戴上手铐。警察对不明真相的人们谎说:他吸毒、贩毒!

十五年来,中共就是这样不断用谎言抹黑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并掩盖自己的罪行。然而对每个法轮功学员来说,修炼法轮大法是他们生命中无悔的选择。金龙的人生故事,就是这其中最好的解读。这个从前让人头疼的问题青年修炼法轮大法后,脱胎换骨,让人刮目相看。十五年来,因为这个选择,他遭受了种种的迫害。

田金鑫(金龙)
田金鑫(金龙)

金龙曾表示:“因为有身陷囹圄的迫害经历,所以才会切身体会与亲人分离、失去自由的痛苦。更要尽自己的微薄之力,去关注那些身在困境中的朋友,始终坚信乌云不会遮住天。”

年少时,轻狂无知

金龙小时候父母离异,缺少温馨快乐的家庭,使得小小年纪的他性格偏激、叛逆,我行我素,不顾及别人的感受,稍有不如意,就大发雷霆。那时候妈妈经常出差,把他留在姥姥家。姥姥格外疼爱这个外孙儿,总是有些溺爱。因为家境较富裕,金龙平时出门就打车,常去饭店消费,而且还身着名牌,家人都称他为“少爷”。

金龙不喜欢上学,却喜欢去市场做小买卖。整个菜市场都知道有这么一个很会做买卖的孩子。金龙有了自己挣的钱,就约上小伙伴们一起去吃、去喝、去玩,因此也沾染上了赌扑克机,打麻将的嗜好,时常一输就几千块钱。更要命的是他嗜酒,酒后就与人打架,耍酒疯,简直象着魔一样。

金龙长大了,妈妈就托人找关系让他到轴承厂去上班。这在当时是很多人向往的国营大厂。可金龙自由自在惯了,不喜欢被人管着。他开始找借口不上班,经常迟到早退,就算出勤上班了,也是和同事玩扑克。车间领导拿他没办法,去找他的妈妈反映他在厂子的表现,说如果这样下去,厂子迟早得黄,都跟他玩去了。

妈妈苦口婆心的劝儿子好好工作,金龙好不容易点了头。可谁想第二天,作为磨工的他,打磨砂轮时,因操作不当,砂轮飞了出去,落在车床上,火花飞射,造成全厂停电,险些酿成大祸。厂长当即就让这个臭小子回了家。

看看孩子如脱缰的野马,无法管束,妈妈伤透了心,背地里不知流了多少眼泪。无奈之下,只能暗暗地祈求上天让儿子改邪归正。

秉性移,脱胎换骨

上苍真的眷顾了金龙。金龙虽不喜欢学课本上的知识,但常常捧起课外书看看。一九九五年他看了一本释迦牟尼传记。神佛的境界,修行的根本,对他来讲不仅新奇,更是触动。尤其书中提到“法轮常转”,这几个字眼儿深深的吸引了他,他就想找到这个。九月份,他借到一本《转法轮》,用了一个晚上读完这本书,他下定决心开始修炼。

家人睁大了眼睛,好奇的观望眼前正在闭目打坐的金龙,没人相信他能走上修炼的路。一是金龙做事从来都是三分钟热血,一事无成;二是他那脾气和恶习,和大法“真、善、忍“的标准相差太远了。当时继父就对他说:“金龙,如果你能炼大法,我就忌饭。”

可金龙不但炼了,而且一炼至今已十八年。

对于不喜欢任何约束的金龙来说,母亲的管教总是有着太多的亲情缠绕,让他感到太累;老师的教导也总是带着严厉的指令,他没有感到真正的关怀。对这一切,他唯一的表现就是逆反。但奇怪的是,在真、善、忍法理面前,他不由得收心收手,定心定足,一改以往的狂妄与任性,变的谦卑而恭敬。

在这条无形的修炼大道上,他感受不到任何束缚和压力,自己就象小小的木屑掉入一炉钢水,瞬间熔化。那种简单而纯正,慈悲而庄严的感受,启悟着自己发自内心的去信服和同化。金龙意识到,以前的放纵并非是真正的主宰自己,而今天的节制,才是对自己的真正把握。想想自己的过去,金龙真感到惭愧。

知耻而后勇。金龙以一颗纯净虔诚的心,用真、善、忍的法理,去归正自己,在今后的人生路上不再留下遗憾。他主动远离一切不良嗜好,戒了酒,以后滴酒不沾;不再乱花钱;也不乱交友了。他能安安分分的在家呆着,学法之余就帮助母亲料理生意。金龙的脾气变好了,说话语气平和了,再也没有往日的凶相,对家人朋友也知道嘘寒问暖。这个从前让人头疼的问题青年,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金龙修炼后,一个接一个的美事找上门来。严重的双肾结石、咽炎和流鼻血的毛病,在他身上很快消失了。他在民贸市场卖外贸货,生意也红火的很,就连秋林、哈一百这样的大商场也从他这里批货。有同行妒嫉他,金龙不怕这个。以前不怕,是因为他打架来摆平;现在金龙会讲道理,告诉别人自己是炼功人,是凭自己的辛苦努力来挣钱。九九年年初,他结识了女友,两人非常投缘,彼此默契,很快就见了双方长辈,在大家的祝福下喜结连理。

看着儿子天翻地覆的转变,母亲激动得哭着对他说:“我这么多年没把你教育好,法轮大法却能把你彻底改变,你师父真的很伟大,了不起。”同学和朋友都说:“你真是我认识的那个金龙吗,你怎么就变了呢?”他骄傲而幸福的回答:“是我师父李洪志给了我全新的生命,我也能做一个好人了。”看到他奇迹般的转变,亲人和朋友相继走进了法轮功的行列。

讲真相,重刑加身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对法轮大法的无理打压,使金龙幸福的生活一下跌入谷底。

迫害之初,金龙即被市六一零列为全市的重点人物迫害。由于被警察盯梢,蹲坑,电话骚扰,他只得流离在外,有家不能回,与妻子过着居无定所的日子。

二零零零年一月十三日,金龙到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三天后他被红旗大街派出所片警任鹏来和另外一名警察从北京绑架回哈市,非法关押在香坊区幸福看守所。香坊分局国保大队队长王胜利逼迫金龙写不炼功的保证书,被他拒绝。为了达到目的,王胜利时而伪善的说金龙妻子马上要生小孩,不为自己也要为孩子想想,时而又威胁金龙不写“保证书”就要劳教他。王胜利还把金龙的父亲、大爷和叔叔找来,胁迫他们逼金龙放弃信仰,并唆使他们责难金龙的妻子,要她花钱把金龙办回来。

年轻的妻子哪里经过这番世事?即将分娩的她,多么希望丈夫能在身边心疼自己、照顾自己。可丈夫还在狱中,亲友们不仅不能和她共渡难关,还一再向她施压。她只得把眼泪咽到肚子里,勉强支撑煎熬。大年正月初一,中国人举家团圆的传统节日,小小的生命降临到人世。

狱中的金龙却无法体会初为人父的喜悦,心中增添的是无尽的牵挂与惦念。被勒索了一万七千五百元后,在孩子一个半月时,金龙终于回到了妻儿的身边。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九日半夜,一阵震耳的砸门声将金龙和家人惊醒。十几个便衣警察闯入,说是黑龙江省公安厅的统一行动,非法绑架了多名大法弟子,领队的是王姓队长,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也没有搜查令的情况下,进行非法抄家。家中的大法书籍、录音带、录像带一并抄走。恶警把金龙绑架到省公安厅非法审讯,并对他刑讯逼供,把他吊起来毒打。第二天,才把他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八月十一日,金龙又被哈尔滨市公安局郭梓臣骗走,结果被非法关押到市看守所,与重刑犯关押在一起。期间,金龙被非法提审,并遭到犯人数次殴打,还被奴役加工市内各大酒店用的牙签。十一月份金龙又被转到南岗看守所非法关押。由于长期在阴暗潮湿的环境中,金龙染上了疥疮,皮肤奇痒无比,挠出血水后,血水与衣服粘在一起,无法睡眠,严重时脱不下来衣服,浑身无一块完好的皮肤,痛苦难堪。

二零零一年九月份,金龙被非法判刑。腊月二十六,金龙被非法投到五大连池永丰监狱(也叫永丰农场)。监狱长受邪党毒害很深,亲自下令逼迫金龙放弃修炼,不转化就打死,打死算自杀。强迫他每天写“转化书”,派专人看管他,达不到他们的要求就拳脚相加。

到永丰监狱的第八天,也就是二零零二年正月初四,家人去看望金龙,只见他脸色苍白,身体虚弱,体重由原来的一百八十斤迅速降到一百斤左右,二十六岁的年轻人看上去象个小老头。身上没穿内衣,衣服都被犯人给抢走了,只是外面罩着一层棉袄棉裤。走起路来还一瘸一拐的,原来是监狱警察为了让金龙放弃修炼,用木方子狠毒地打金龙,把方子都打折了。

看到金龙被迫害得这么严重,他的妻子十分难过。金龙连忙安慰妻子,却更让妻子倍感心酸,忍不住放声痛哭起来。

在监狱被非法关押的日子里,金龙常被强迫做劳工。监狱要求在押人员出工种水稻,天不亮就要下地去干活,晚上很晚才收工。因为金龙不配合,带队队长一镐头打过去,把金龙眼眶打青,眼睛也打充了血。

金龙在里面受罪,妻子和孩子在外面的日子也不好过。小小的孩子看见其他孩子身边有爸爸,他也找爸爸,遇到家里来的男人和走到街上见到的男人都喊爸爸。每到这个场景,妻子总是不由的落泪,期盼着一家人能早日团圆。

危难中,二次救人

二零零三年金龙结束了冤狱的生活,回到家中,一家人终于能拥抱在一起了。黑暗的牢狱生活让金龙见证了人性中太多的丑陋,更感真、善、忍的可贵,他急切的捧起久违的《转法轮》,和同修们一起用自己的言行告诉世人法轮大法的美好,澄清中共的谎言,唤起人们心中依然存在的善良。

刚从监狱回家不久的一个早晨,金龙到早市买菜。刚下楼,只见楼下围了一群人,他上前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原来地上躺着一个人,已不省人事。金龙摁了摁这个人的人中,又摸摸他的胸口,然后在那人的耳边喊“法轮大法好”。大约十几分钟,那人苏醒过来,问金龙:我怎么会在这儿?你是谁?一个邻居说:是这个小伙子救了你的命,你可真是遇到贵人了。

醒过来的男子就说自己有心脏偷停的毛病,说死就死过去。今天多亏有人救了我,不然我就没命了。随即就跪地上给金龙磕头。金龙赶紧把他扶起来,笑着对他说:不用谢我,要谢就谢我师父吧。那人问:你师父是谁?金龙告诉他和周围的人:“我师父是李洪志老师。”男子立即喊:“谢谢李大师,法轮大法好。”在场的人都被金龙的善良和男子的诚意感动了。

二零零四年,金龙经营了一家速递公司。一次公司的一个员工把客户发的一箱手机拿走了,价值几万元,他的手机关机,人也找不到,谁都说他跑路了,不可能回来了,都让金龙赶快报警。可金龙还想给那个员工机会。两天后,那个员工果然拿着手机回来了,并对金龙说:“哥,我错了,我没脸见你。”金龙说:“都是哥们,别往心里去,谁都有犯错的时候,以后改了就好。”员工们心里都知道,老板是修法轮大法的,所以才这样善待他们。

二零一二年的三九寒天,金龙和几个朋友开车回家,看到路边有两个年轻人,其中一人躺在地上,另一人招手搭车,可没人停车。金龙把车停下来去询问情况,这才发现躺着的小伙子已经不清醒了,脸冻的发紫。金龙和朋友把这两人让上车。清醒的那个年轻人说了原由,原来他们是同事聚餐,结果这个同事喝多了,叫不醒,也背不动,眼看就要冻僵了,真是急坏了他。

年轻人感动地说:“今天可多亏了你呀,要不然,这大冷的天非得把我们冻死不可。”金龙说:“开始我心里也犹豫了,但良知还是占了上风,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吗,我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是我师父把我改变了,这要是以前,我才不会管这事呢。危难前你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就这样,金龙和朋友把两个年轻人送回了宿舍。年轻人对宿舍的人郑重地说:“我告诉大家,这哥们儿是炼法轮功的,他们今天帮了我们,以后我会把他们当作恩人,我遇到了这世界上最好的人。”

唤良知,风雨同舟

从开始修炼那天起,曾经一起吃喝玩乐的哥们儿渐渐离金龙远去,此后伴随金龙一路走过来的,或者是金龙伴随一路走过来的,是互称为“同修”的法轮功学员。他们也许彼此熟悉,但交往中并无世俗间的相互利用;他们也许并不熟悉,相逢却一见如故,彼此信任。是的,芸芸众生中,能够同修一部大法,足以彼此珍惜。十五年反迫害中,他们更是风雨同舟,肝胆相照,共同演绎了这世间最平凡、最朴素而又最高尚、最永恒的一段圣缘。

金龙几次被非法关押期间,认识的或不认识的法轮功学员都主动伸出援手,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帮助金龙妻儿渡过难关。有同修抽时间帮助金龙妻子照管小孩,有同修陪金龙妻子去监狱探望金龙。甚至连金龙家人没想到的,同修都想到了。金龙出狱后,还有好心的同修鼎力相助,帮他做生意,解决他生活上的难题。

金龙对同修也是如此。二零零六年一个老同修身体不好,突发脑出血,出现偏瘫症状,生活无法自理。因为老伴去世,没有子女,又找不到保姆,让老人家实在没办法。金龙和妻子商量:“我接回来个妈,行不行?”妻子同意了。老同修在金龙家住了一个月时,她的弟弟不放心,心想:非亲非故的,谁能伺候她?总担心她上当,就到金龙家看看,一看老同修还生活的挺好。除了给老人生活上的照顾外,金龙天天给她念法,直到她身体好转回家。

有个农村同修被重判,非法关押在监狱多年,家中只有妻子和一个孩子。他的妻子身体非常不好,腰椎盘突出,干不动农活儿。金龙知道后,秋收时,就和同修们一起到他家帮助掰苞米。大家为了不给这位同修家人添麻烦,都是自己带水带饭。城里的同修虽不太会干农活儿,但大家有热心,有力气,将一个星期才能干完的活,一天就干完。当地派出所警察知道村里来了一帮法轮功,就去地里看看,明白真相后,都知趣的离开了。村里人都感叹:法轮功(学员)心真齐!

在巨大的邪恶压力下,法轮功学员每个人都清醒的知道:他们所面对的这场迫害,绝非个人的苦难。每个法轮功学员的承受,都是在为唤醒尘封的良知、拯救堕落的灵魂而付出。

金龙也全身心的抵制这场迫害,他主动为被迫害的同修请律师,和同修家属到公、检、法部门要求释放被迫害的同修,却招致邪恶的嫉恨和加害。用警察自己的话说:“抓金龙抓多长时间了,这小子太能折腾,不把他抓起来,我们都不能消停。”

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七日,金龙与另外两名法轮功学员被沈阳便衣警察跨省绑架。十多个沈阳公安便衣到金龙家非法抢劫,将大法书、电脑、户口本、结婚证、汽车行车执照等私人物品抄走。此后,金龙等人被劫持到沈阳,遭到了恶警电击、不许睡觉、疲劳审讯等酷刑折磨。不法警察着重调查他们如何为晨炼案中的法轮功学员聘请律师的情况,并胁迫他们承认明慧网上近期发表的揭露沈阳公安罪恶的文章,是金龙等发到网上的。这些本属于公民正当合法的申诉权利,却被利用来罗织罪名。

目前金龙等三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批捕,案卷已被沈河区检察院退回沈河区公安国保。

十八年前,一个选择改变了金龙的人生轨迹,红尘客栈中的他不再沉沦于人生苦酒中;十八年后,这个选择,在经历了善良与邪恶的较量后,愈加清醒。金龙曾这样表达自己的心声:“莫要患得患失,选择了就要理智坚定的走下去,帮助别人没有错。”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