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迷里寻真相 终得奇缘登法船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小时候我外号叫“傻大丫”,因为我不象别的孩子那么“尖”,谁拿了我的东西我不知道往回抢,谁欺负我我不敢还手怕人家疼,大人们说谎骗人我常傻傻的给拆穿,为这挨了不少打骂。渐渐的我觉得这个社会上没有什么人和事是真实可信的,人要活得好就得遵守这个规矩。看穿了邪党统治下的虚伪,我从小作文都顺着党文化、按照“伪光正”去编故事,却一直被作为范文受到老师表扬。这让我对邪党报道的东西更加不信,凡事都尽量自己去独立思考。

一九九九年我读高中。七月,铺天盖地的新闻揭批中我第一次听说了法轮功。我想自己分辨谁对谁错,但却无法得到来自法轮功方面的一点资讯,无从判断。迫害不久的一天,有同学带進教室一些真相传单,说是校门口有人在发。我暗暗佩服,在这时候还敢面对面发资料。然而一看内容,我却摇头了。上面写的迫害之惨烈、酷刑种种都超出我心理承受和认知以外,我不敢相信人对同类能做出那样惨绝人寰的虐行来。我自欺欺人的想,这法轮功(弟子)写的太夸张啦,想要搏得同情没关系,可写成这样也太假啦,警察也是人,怎么会做这种事呢……本来我对法轮功挺同情的,这时却有点变了心思,觉得怎么也搞邪党骗人宣传那一套啊(后来才知道那些都是真的,更有甚者恶党能做出活摘器官这种泯灭人性的事情来)。再后来学业加重,我也就慢慢放淡了对法轮功的关注。

上大学后,一次听说文痞司马南召开“揭批法轮功”的座谈会,我对法轮功的关注又一次燃起,兴冲冲的赶过去,以为能听到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了。然而整个过程司马南都大谈所谓功能是如何骗人的,对于法轮功师父是怎么讲的、有没有做过那些骗人的事却支支吾吾、避而不谈。这让我有点意外,更加疑惑,在这世界上,难道还会有那么好的人,大帽子已经被扣上、却找不到任何值得一提的污点么?

二零零一年天安门自焚事件发生时,我在家里看电视。看到烧成那样人还一动不动的坐着,身上一点火没有,邪党警察等他喊完口号才往他身上盖灭火毯,总觉得怪怪的。不过也想不到是假自焚演戏。暑假我去天安门玩时,特意东看西看,希望可以看到炼法轮功的人,看看他们真实的样子,听听他们是怎么说的。可惜一个也没遇到。当时的我怎么也想不到,我得法的机缘,其实已经开始。

闻道

我从小爱好写作,上大学时就在一些文学论坛上发表文章。有一个网友对我的所有文章都做了回复,文字中肯平和,很有道理。于是我开始和他交流。渐渐的我发现他知识面很广,讲话有哲理,心态好,还很推崇传统道德,没有一点当代人普遍存在的不良习气。一问之下他却是学历普通、年纪轻轻,身处都市之中。这让我很诧异。随着时间的累积,我越来越发现他与众不同,我甚至有点好奇,在这个污七八糟的社会,什么环境还能教育出这样好的人呢?

三年时间不长也不短,等到我们成为夫妻在一起后,在我拜读了大法书后,我终于知道了为什么当今社会还有这样的好人——是的,我的丈夫就是一名大法弟子!我一直想着得闻大法真相足矣,没想到竟然有如此大的缘份!

有点遗憾的是,我当时一心憧憬着要开始“幸福生活”,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发现很抗拒。我先是无意中在家里发现了几枚精心保存的法轮章,后来又来了一个同修送给我们一本《转法轮》作为新婚贺礼。我问丈夫他是不是炼法轮功,他给了我肯定的答复,并说此生不会放弃修炼。我感觉好象瞬间天要塌了一样,生怕即将到来的“好日子”被打破,怕共产邪党找上门来,更怕丈夫要“去天安门自焚”。面对一直渴望拜读的《转法轮》,竟不愿去看。

丈夫告诉我大法是不允许杀生和自杀的,“自焚”的不是大法弟子,我说他们为法轮功敢于牺牲挺让人佩服的,你不承认他们,这太不厚道了吧?于是丈夫给我找来了“伪火”视频,我看了自焚案的慢镜头回放和分析:人都烧伤了雪碧塑料瓶没变形,喉管割开还能唱歌,采访烧伤病人的记者不穿无菌衣服不戴口罩等等,更可怕的是号称当场烧死的刘春玲,在慢镜头回放时可以清晰的看到是被当场活活打死!“伪火”是被联合国确认的,国际教育发展组织(IED)还因此事对中共政府進行了谴责。看完这些我才明白,即使我对邪党政府一直都不相信,居然还是被中共宣传的“自焚”骗到了!尤其当知道有大法弟子仅仅为让人看到“伪火”真相,插播揭穿中共恶党谎言却需要付出生命代价后,我心里的邪党形象彻底坍塌。

虽然明白了大法是被冤枉的,但我还是怕。可是在对大法的信仰上,丈夫却从未松口。我自以为学历比丈夫高一点,又从小看多了“科普杂志”,决定翻开书,找一找“迷信”的地方好好给他解释一下,抱着这种念头,开始看书。

因为丈夫忘记告诉我要按顺序看不能跳着看,我又是抱着不好的目地开始看书的,因此我先查目录,找感兴趣的内容看。说来惭愧,我先看的是“男女双修”这节,一方面我觉得要看内容正不正这里最能反映,另一方面抱着好奇心想学。匆匆看完一遍之后我“失望”了,并为我的动机感到非常惭愧,因为书里写的很正,解释了这是密宗的名词并告诫社会上那些性开放的行为是不对的,同时又强调“特别是我们法轮大法这一法门,没有男女双修,也不讲这个。这个问题,我们就是这么看的。”[1]

感受到作者的正派,我收敛起轻忽的心,囫囵吞枣的看了一遍。果然“道听途说”不如“眼见为实”,我不但未找到任何原来想找的东西,相反却发现这是一本劝人向善的书,里面讲的完全都是让人做好人,做事要遵循正理等内容。我恍然大悟,同时再次觉得中共太邪恶了,这本书要是弘扬出来大家都照着做,社会得变的多好呀!

看了书后,我不再拦着丈夫修大法。我认识到法轮大法要求修炼人重德,丈夫按照大法师父的话去做,就不会学坏、更不会出轨,这对现代社会里的年轻人来说,靠自律真是很难保证的。只要他还修大法,我们这个家庭就有保障,而且法轮大法教导学员要为别人着想,要有责任心,遇事向内找,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连管孩子都不能真生气等等,这样的好人作丈夫,简直打着灯笼都难找,我只有他偏离时提醒他用法来归正,怎么还会拦着他不让照做呢?

确实是直到现在,丈夫做的都非常好,亲朋同事们提起来都很羡慕我,我很庆幸当初没有因为怕心而做错了选择。

得道

我每天看着丈夫学法炼功,偶尔听到他和同修们的交流,知道大法叫人学法炼功修心性,做一个比好人更好的人,最后返本归真能修成得道。尤其看过大法书后,明白大法是真正的修炼。释迦牟尼、耶稣在世的时候我没赶上,现在主佛下世,千年难遇的修炼机缘我怎么能再错过呢?!带着种种想法,我走入了修炼之路。

一开始炼功盘腿的时候,盘一会腿就又麻又疼,更难受的是闹心,真是百爪挠心。忍个几分钟就忍不住了,拿下来又后悔没坚持。不久后的一天,我出现感冒的症状,鼻塞的很难受。丈夫让我打坐消业,我坐下来手指尖刚一结印,鼻子瞬间就通了。我打开结印鼻子又塞住了。我好奇的测验了好几次,发现确实是这样,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我第一次感受到大法的神奇,打那以后心里才开始真正相信大法书里所说的超常内容。

刚从常人起步时我炼功怕疼怕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得过且过。然而即使这样,慈悲的师父还是消去了我很大的业力,我从小就有的腹痛、胃病、口腔溃疡等症状,不知不觉中再也不犯了,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美妙感觉。而渐渐的明白了法理后,我的心不再被名利情仇所左右,更是体会到了心态祥和的美妙感觉。

从不明真相到成为大法弟子,希望我的亲身经历,能够唤醒和曾经的我一样迷茫的可贵的中国人,走出中共的谎言,了解大法的真相。也许这大法也正是你千万年轮回所在苦苦等待的!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