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教研员在劳教所、监狱遭九年残害(2)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接上文)

三、第一次在马三家:洗脑、昼夜罚站、蹲方块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日,没有让刘霞通知家人,被褥、衣服、零钱也没有让带,刘霞从中山分局直接被送到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

来到马三家,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面临的第一道关就是所谓的“转化”。每天无休止的轮流围攻“谈话”、引诱、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体罚迫害同时进行。

首先是罚站:所谓“罚站”,就是面墙而站。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之外,一直面墙站着。直到半夜一点至两点才让休息;早上五点起床后继续站,连续很多天。有的支持不住,晕倒、休克,他们便强行灌药。如果这样折磨还不能“转化”,便进入下一个“转化程序”。

蹲方块:所谓蹲方块,就是人被限制在大约三十厘米见方的地砖内,长时间蹲着。头要抬起、胸腰挺直、脚不能越线。否则,就被拳打脚踢、揪头发、打嘴巴。一般常人蹲上两、三分钟就会满头大汗、无法再坚持。可他们竟逼迫法轮功学员,一连蹲上十六、七个小时,残暴行为令人发指。唯一的所谓娱乐时间(其实也是变相洗脑),就是收看邪党遭殃电视台的“新闻联播”和“焦点谎谈”。监号里转化的学员,都坐在塑料凳上看。只有刘霞一个不转化的学员,被强迫两个小时都蹲在方砖里看,一动不让动。看完电视,转化的学员洗漱后上床睡觉。刘霞上完厕所,还被罚蹲,直到后半夜二、三点钟。

二零零一年初,一、二大队怕最后不转化的七位法轮功学员影响新入所的法轮功学员,就把这七位法轮功学员集中在一个监室,称“七朵金花”。刘霞是这“七朵金花”之一。有五名被转化的包夹看管。“自焚”播出后,在女一所二大队,有十五名违心“转化”的学员表示继续修炼大法,后有学员被连续昼夜罚站一个多月。

二零零一年三月初,因为队长辱骂师父,法轮功学员宋桂芹告诉她善恶必报的天理,被杨昱、张军、董宾拽头发、拳打脚踢。刘霞她们七个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抗议,警察们害怕了,就把刘霞她们“七朵金花”分开了。刘霞被分到女二所二大队四分队,还是不让刘霞睡觉,没完没了的谈话。女二所当时的所长是苏静。

有一天,中央电视台播放了一段中国飞行员南海失事的事“南海中美撞机王伟事件”。当时转化帮凶利用这件事,让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表态。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当时讲:这些跟我们没啥关系。她们就反过来说:美国支持法轮功,怎么没关系?这时,突然听到一声:“中国对法轮功的攻击,全是造假、造谣!”一名法轮功学员举起一本书,说:“这书上写的就有俺村上的事。这个人是修自行车的,因营业执照被吊销而自杀。因为迫害法轮功,当地公安叫死者家属只要说:是因炼法轮功而上吊自杀的,就给他们钱。死者家属答应后,把死者的尸体重新吊到山上去,还在死者的旁边摆上了我们师父的像和两瓶酒。知情人都知道法轮功学员不喝酒。”(这件事被邪党编入一千四百例这本书里。此事就是被中共央视全国炒作、播放、污蔑法轮功的所谓:‘×××上吊自杀案’。)这段话象连环炮、象炸弹、象利剑,在二十几秒内一气呵成。法轮功学员正念的威力,震慑住了所有邪恶,室内鸦雀无声。十几秒后,邪恶的室长才反应过来,穷凶极恶的喊:“给我拉出去!”那位法轮功学员回来的时候,身上、头上被打的怎么样?看不见,只看见脸上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

二零零一年夏天,国际人权组织和记者到马三家来视察、采访。教养院队长提前告诉被劳教的法轮功学员说:“你们不论是转化的、还是不转化的,你们都没有罪;你们的人权有九条;你们的劳教是半天劳动、半天学习,每天八小时学习制。外边有来检查的,你们就这么说。”但实际上根本不是。也就是说,她们这样的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时候,并不是完全的无知或无理智。她们清楚地知道:她们那样迫害法轮功学员,是违反国际法和普世原则的,是见不得人的。

后来为了逃避国际上对中共迫害法轮功人权的谴责,配合薄熙来继续迫害法轮功,中共投资、新建了一个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大院,门前挂上“辽宁省思想教育学院”的牌子来掩人耳目。

其实,开始时那些警察并不是都很坏,是中共把他们变成魔鬼。因为刘霞理悟了大法师父的洪大慈悲,她也从大法中修出了慈悲心,对所有的警察,包括残害、毒打她的人都没有恨。刘霞认为那些警察“太可怜、太可悲了”。无论警察怎么迫害她,她都是善心的讲真相,行为合法不偏激,最后都得到警察的尊重。

刘霞本应该是九月十九号到期,因为到期不放,刘霞找苏静谈话。苏静说省里不批,不转化就不放。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三十日,刘霞被延期一百零二天后获得释放。这天,警察搞的很神秘,把队里的学员都调到活动室去了。八点多钟,把刘霞从活动室叫到寝室,队长和民管会的成员都在场。队长说:“刘霞,你家人接你来了。你的东西都给你收拾好了,你走吧。”刘霞说:“得让我和包夹告个别呀。”于是,她们叫来了包夹。民管会的法轮功学员和刘霞的包夹都哭了。这样,被延长了一百零二天,才将刘霞释放。她的释放证上没有任何罪名:无罪释放。

刘霞曾经多次要求退党、而不批,在马三家女一所被迫害期间,大连中山区教师进修学校中共书记宋学红到马三家宣布开除党籍。

四、六年冤狱:奴役、毒打、罚蹲、电、小号……

二零零二年五月至七月份,刘霞、徐宝珍、徐宝玉、赵素琴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先后被抚顺市新宾县恶警非法抓捕,他们被指在五月十三日世界法轮大法日悬挂“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停止对法轮大法的迫害”等条幅。刘霞聘请了当地一位有名的律师。法庭上各个程序都是无罪的,法庭上唯一指正的就是刘霞写的一篇日记,记录了抓刘霞的一个警察讲的话:“我,就是江泽民的一条狗,谁给饭吃就跟谁走”。为了加害法轮功,新宾公安办案警察做了很多手脚,最后,给刘霞、赵素琴判了六年刑。徐宝珍、徐宝玉分别被非法判刑五年和三年半。还有几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四名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义正词严的当庭揭露邪恶实质,并要求上诉。在政治流氓集团统治的国度里,上诉有没有实质作用,是可想而知的。

在刘霞提出上诉期间,当地看守所警察在提供纸、笔上,进行多次干扰。不管怎样,刘霞她们写了上诉状,还用鲜血写了两个条幅,一副是“法轮大法好”;一副是“法轮大法千古奇冤”。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六日,刘霞和徐宝珍被送到辽宁女子监狱,徐宝珍被分在八监区。体检的时候医生就说:“按照刘霞的身体情况,监狱根本不能收。现在对法轮功(学员)不讲政策,什么样的都收”。徐宝玉被送到男子监狱。刘霞被分在九监区六小队,干卷冰激凌蛋卷的活。连续几个月,每天半夜十二点收工算是最早的,有时经常连续干通宵。

刚到半个月,让写评审材料。刘霞就因为问队长:“评审材料怎么写?”就被卢队长拽着领子就要打,而且要撤掉刘霞干活坐的凳子。刘霞问她:“为什么撤掉凳子?队长就可以随便打人吗?”她说:“不写评审材料,就得受这惩罚。”刘霞说:“没说不写呀,只是问问怎么写。”因为刘霞跟其他刑事犯人不一样,刘霞没有罪。当时队长出手就抓住刘霞的衣领,刘霞就喊:“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队长和犯人执行员就把刘霞从二楼撕拉到楼下队长办公室。又过来三个干警,问都不问就要把刘霞按倒地上。刘霞当时一边讲着真相,一边喊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他们四个人上边按,下边用脚踢,半个多小时都没给刘霞按倒下去。其中的三个恶警:科长武力、孙干事、队长卢静,还有一个站在刘霞后面看不到。后来她们都累得气喘吁吁、才松了手。过了一小会儿以后,刘霞的脸就变黄了,她们害怕了,给刘霞拿药又拿水,刘霞仍然不停的给他们讲真相。后来科长武力把队长卢静叫到另一屋,问清楚了情况,确实刘霞没做错任何事情,她们才回去了。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刘霞被劫持进监狱时是零下二十多度的气温,为逼迫刘霞写保证、放弃法轮大法修炼,警察扣压了刘霞的钱,半年多连卫生纸都不让买、用,也不许其他人给刘霞手纸;更不让刘霞接见家属。大小便刘霞都是用冷水冲洗过来的,而冷水也不是随时都有的,常常断水。刘霞就捡了两个废饮料瓶存水,这样熬了半年多。

过年期间,队里出现了六对同性恋,受到科里批评,并给她们分开、调了队。过完年后,卢队长大发脾气,让干活慢的服刑人员全都站着干活。刘霞当时因为腿疼(被她们踢的),站起来后又坐下了,卢静当时就指责刘霞。刘霞说:“队里发生这些事情,队长也有责任。不能因为她们出事,就拿我们撒气。”就因为这,刘霞被整整迫害四十七天。在整个车间、从东大门到南大门,罚蹲、打、电。其中一天,刘霞给她们讲真相,包夹刘春燕在办公室,把刘霞打倒在地,骑在刘霞身上打。刘霞被打的肋骨疼了好几个月,牙也被打坏一颗。

二零零三年七月十四日,刘霞拿着《法治报》上登载的“服刑人员权利”去找队长,要求合法权利。她们不但没有接受刘霞的合理要求,还把刘霞铐到二楼队长办公室前边的台上。七月二十八日,当上级来检查的时候,刘霞高喊:“停止迫害法轮功”。李红科长和犯人一起对刘霞拳打脚踢,把毛巾塞到刘霞嘴里,手反铐在后边。当时武科长就说:“喊有什么用?省里的领导都是我同学。”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她们在二楼用纸板挡上,给刘霞私设小号,天天一顿饭只给刘霞一个小窝窝头。刘霞绝食抗议她们的虐待行为,她们就用有毒胶带,粘在刘霞嘴上,手反铐在队长窗户的铁栏杆上。三伏天两个月的蚊虫叮咬、上背铐,折磨得刘霞身体胸部以下肿胀,上厕所腿弯不下,膝盖骨软骨都出来了,骨盆也开了。九号在一个服刑人员的帮助下,刘霞向狱里写了举报信。一直把刘霞铐了六十二天、铐到九月十二号,才把刘霞放回来。而帮刘霞拿纸笔的人,被狱警电棍电击、报复。

酷刑演示:背铐
酷刑演示:背铐

二零零三年十月,辽宁女监搬迁到沈阳平罗镇监狱城里。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六日,因为学法轮功书籍被发现,科长李红和队长王静把刘霞叫到队长办公室,让蹲下。刘霞不蹲,她们就叫来大连的犯人陈纯洁和另一个犯人,在刘霞没注意的情况下,从后面拽刘霞头发、踢刘霞腿,一下把刘霞踢倒在地,脸撞到地上,颧骨和眼眶、眉弓被撞破;牙齿被撞坏。犯人给刘霞拿纸擦,刘霞才知道流血了,脸黑紫。后来又把刘霞拉到外面,让犯人张红用脚踢刘霞的腰部。

当时刘霞要求去医院,而后她昏迷了三天。他们就把刘霞软禁在九监区四楼货堆旁边。后来科长李红还不让刘霞躺着,把铺在身下的垫子也撤了,一直到十月一日,她们也不管刘霞。刘霞就用做的货物广告,揭露她们的迫害。让好心人帮刘霞揭露、并联系家人。十月八号上班后,恶警们发现了货物广告上刘霞写的话,十月十号就把刘霞送到小号,关了五个月。

在关小号期间,科长李红为了报复刘霞对她罪恶的揭露,不给送棉衣、被子、洗漱用品,只给刘霞拿了小半塑料袋碎晴纶棉,大块的就象手巴掌那么大,总共没有二十片,让刘霞铺和盖,当时包夹看了都哭了。因小号里特别冷,晚上刘霞被冻的发抖,浑身打颤。陪护刘霞的服刑人员害怕了,报告给值班队长。九监区值班队长就和几个服刑人员和医生到小号,医院大夫说:“这么冷的天还不给被子、棉衣怎么行?”后把刘霞送到医院,刘霞天天向她们提、要求给被褥。直到两个月后,她们才把被套和洗漱用品给刘霞送去。科长李红为了报复刘霞,不让刘霞刷牙,用尽各种招数。刚刷了两天,就先叫陪刘霞的包夹把牙刷偷走,服刑人员拿不走;后又叫看小号的犯人下令,不让刘霞刷牙。刘霞告诉她:“那么做不对,墙上写着呢,让正常刷牙。”于是刘霞跟队里要求:“刚拿着牙刷,你们为什么不让刷呢?”她们却说:“你有什么权利问呢?”后来小号的值班队长知道了这件事情,批评了那个犯人。另一个犯人就过来给刘霞赔礼道歉,说让刷牙,让陪刘霞的犯人又把牙刷拿回来。后来科长李红又告诉管小号的科长,说刘霞情绪不稳,防止自杀,不让刷牙。从此以后,下令小号所有服刑人员,都不让刷牙了。刘霞在冰窟小号待了五个月,只刷了三天牙。

刘霞在监狱被迫害的情况传出后,在社会舆论压力和家属营救下,直到二零零五年三月八日,刘霞才从小号出来。

二零零五年十月十八日,刘霞突然被狱警特别“护卫”、神秘的带上了一辆面包车。还有一辆面包车拉其他警察及物品紧随其后。刘霞被带出监狱一个月,狱警说这是监狱从没有过的事情。那时经历了很多魔难的刘霞深深的知道:作为法轮功学员,无论到哪里,都要证实大法好、讲真相,都有该救的人。两辆车来到了辽宁省的“转化基地”——抚顺市洗脑班,接受当时鲜为人知的所谓“北片专家”“调研”,整个过程的神秘安排、目的,以及到底是干什么用的?连随行的狱警都不清楚,更没有人告诉刘霞。

一天寝室里来了三个年龄较大的男士、和四、五个年轻女士。刘霞的床正对着房门,她当时双盘坐在床上,心态特别平稳和纯正。那些人们都坐在另外的两张床上。刘霞有条不紊的开始了约三个多小时的讲真相过程以及刘霞自己修炼法轮大法的亲身经历和理性的认识;大法在世界的洪传情况;希望早日结束这场迫害、释放在押法轮功学员、还大法和师父清白的要求。她还讲述了一些刘霞自己在洗脑班、教养院遭受到的、和见到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真相 。

第二天,他们又专门安排在大会议室对话,是他们提出一些问题后,让刘霞有针对性的谈出自己的理解和认识,主要是一些与现实社会有关的问题,共产邪党,《九评》等。刘霞主要讲述了修炼人退党,是不参与政治的体现;讲述了她本人对法轮大法是真正的科学的理解;她本人退党难的经历和现在的共产党腐败、邪恶与宗教的被破坏和魔变。刘霞首先谈到:她是一九七四年三月下乡知青时,在农村入党,没入团,没宣誓。在以后的参加工作后,还介绍过其他人入党。因身体原因,学了法轮功之后,身心的巨变和大法的神奇现象,撞击了她原有的人生道德观念、精神理念,使她这个搞教育科研的认真的做了思考、研究和考证。刘霞不断的被万事万物都存在着真善忍特性的博大法理所震撼。刘霞还阐述了共产党搞的全是假恶斗,历次运动靠枪杆子夺政权、杀人,搞邪恶的政教合一,败坏了宗教,毁灭人伦。共产党破坏了传统文明,害国害民,造假造谣、欺骗民众,给中国人民带来无尽的灾难。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