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在实修中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五日】

“你就和菩萨一样”

我从小在我们同龄人的羡慕中长大,被父母、奶奶视为掌上明珠,想干什么都依我,从来不让我多干活。到了结婚年龄,经人介绍我嫁進了一个单亲家庭,只有父子三人,我丈夫是大儿子。也许是家庭的缘故吧,丈夫对父亲特别孝顺,对弟弟非常疼爱,从来没替自己想过。我在他们家要干好多我没有干过的活,不但丈夫没说我好,有时还埋怨我几句,我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我们之间的争吵越来越多,家庭中矛盾也越来越激化。我觉得他们一家人对我太不公平,我想到过离婚,想到过死,想到过出家,但为了孩子,这些都放弃了。

二零零六年夏天,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了,通过学大法,我明白了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自己所受的苦都是在还以前的业债,怨不得任何人。在大法法理的指导下,通过向内找,慢慢的放下了对他们家的积怨,开始理解他们,想到他们的不容易,以后再遇到什么事情,首先考虑一下他们的感受,让他们感受到大法带来的美好。

小叔一家人在离家很远的地方打工。小侄子回家办身份证,我对待他象自己的孩子一样,方方面面照顾他。他回到家告诉父母,我大娘真是太好了。每次他们回到家,吃住在我家。有次我问丈夫,你说我待他们怎样。他说:我觉得不错,对待他们和咱们家没什么不一样。后来妯娌也开始修炼大法了,全家人明白了真相,很支持她修炼。

当然,修炼路上也不是一帆风顺,有时和丈夫也发生矛盾。师父说:“有的人总是强调自己对,你对了、你没错,又怎么样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吗?用人心强调对错,这本身就是错的,因为你是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衡量你自己,你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要求别人。在神来看一个修炼人在世间,你的对和错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执著反而是重要的,修炼中你怎么样去掉人心的执著才重要。”[1]

我悟到: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必须严格按大法要求自己,放下在常人中养成的观念。每次矛盾来时,我都把它当作是好事,是自己该提高了。不管自己心里有多大的委屈,我都会对照大法来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矛盾瞬间就被化解。

现在,只要能离开家的人都在外边干活挣钱,丈夫一个人在外干活,孩子上学。我跟丈夫说我想找活干,他说:不用你去挣钱,你只管好好修炼,听师父的话,救人是你的主要任务,挣钱有我就行。有一次,丈夫看电视,我正好走到跟前,电视上正在演一个正面人物。他说:你看那个人怎么那么好啊,简直象菩萨一样,不对,和你一样,你就和菩萨一样。

去除私心 配合同修 共同救人

和我配合的同修与我是同时得法的。我是个直性子,性格比较外向,说话直来直去,平时好得罪人。我和同修在修炼大法以前,是很要好的朋友,有较重的情在,所以,我和她说起话来更没有什么顾忌。

我们在一起配合时,同修不爱说话,我总爱说这说那,告诉她这么做、那么做,同修默默配合着。我的心越来越膨胀,觉得自己说的对,好象同修不如自己似的。时间长了,同修受不了了,我们的间隔越来越大,我才认识到自己肯定错了。各种各样的人心开始往出返,争斗心、怨恨心、妒嫉心、爱面子心等等,搞的我不知道怎么办好。

师父讲:“法能破一切执著”[2]。我加强了学法,我坚信只有大法才能帮助我去掉这些不好的心,只有按大法的要求做才能走出困境,用大法对照,实修自己。

在发资料的过程中,我不再过多的坚持自己。每次发资料时,我们都事先商量好要到哪个村,出发之前,发好正念,一般情况是白天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每次都很顺利。

有一次,同修说我们晚上去发资料吧,白天她没时间。我说行。到了晚上,我们骑上自行车就出发了。走到村口,我建议把自行车推到玉米地里,然后再進村发资料。同修说:放地里干啥,这村有我丈夫的朋友,我知道他家在哪住,咱们放他家吧。我不再说什么,跟在同修后面走。

虽然没说什么,但心里那个火就上来了,觉得她太不理智了,那家人也不知道对大法什么态度,还得麻烦人家,万一人家埋怨怎么办。我感到不好的物质在往出返,我使劲抑制着自己,不说话,我想这个想法不是我,应该发正念清除它,边走边发正念,不好的物质被师父拿掉了,对同修的埋怨消失的无影无踪。

通过这件事,我发现自己很自私。我骑的自行车就是放在大马路上,也没人要,同修骑的是新买的自行车,她可能觉得玉米地不如家里安全。放哪里不是一样呢,我生的哪门子气呀,怎么不知道替别人着想啊,这不是太执着自己了吗?

师父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3]我悟到这是师父在利用这件事在提高我的心性,去除为私为我的人心。

随着心性的提高,同修间间隔一个个消除,互相配合,基本上平稳的做着讲真相救众生的事,周围二十里以内的村庄,我们都去过,挨家挨户的讲真相,劝三退,救度着有缘人,兑现着我们各自的誓约。

放下自我 营救同修 大法显神奇

我们这里的同修们大部份是面对面讲真相。去年秋天,协调同修到一个村庄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恶人举报,遭到当地派出所绑架。我听到消息,第一念就是同修的事就是我的事。我把家里安顿了一下,因家里人不修炼,没敢告诉他。然后,来到同修家一看,他家的门锁着,我以借东西为名,给他打了电话。他告诉我他在派出所。

我马上赶到那里见到了他,他正在给他们讲真相,派出所的人根本不听,以为他们发财的机会来了,想要对同修实施迫害。我离开派出所,想找其他同修商量,可是同修大部份在外干活,自己也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怎么办?我想到了县里的同修,他们也许有办法,可是到县里坐班车也只有一趟了,如果班车时间准时,离往回返的最后一趟班车也只有一个半小时,到那里也只有二十分钟的停留时间,又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同修,时间太紧了。

但是一想到协调同修正在受迫害,作为一名修炼人,必须放下自己的一切营救同修,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对同修的迫害就是对整体的迫害。想到这些,我到了一名同修家,她正在家发正念。我和她简单聊了几句,告诉她如果我赶不上最后一趟班车,告诉她丈夫(是同修)到镇上去接我一下,同修爽快的答应了。

我来到车站,掏出手机看时间,手机只剩一格电了,我手机电池快不能用了,平时象这种时候是不能再往外打电话的,即使能拨通,还没等接就会关机。回家换电池来不及了,只能到哪儿说哪儿。

好不容易等到班车该到的时间了,左等右等不见班车的影子,那个焦急的心情不知该怎么说。我想不管怎样,一定要到县里去一趟,尽快把同修营救回来,不行就找出租车。想着想着,从远处过来一个骑摩托车的我认识。我喊住了他,请他把我送到镇上去坐车。他二话没说就答应了。

坐在班车上,突然想到:如果让县里的同修到车站等我,时间也许就够用了。我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根本没想手机有电没电。到车站刚下车,县里的同修正等在那里。我们对此事進行了交流,县里的同修说他会安排同修帮助我们二十四小时接力发正念,叫我马上联系我们这里能联系上的同修到我家去交流,二十四小时接力发正念,不能让邪恶有喘息的机会。我说:手机没电了。同修鼓励我说:没事,有师在,你通知同修们吧。

我记不清一共打了多少电话,打完电话,发现手机变成了两格电,我的眼泪夺眶而出,心里说,有幸遇到慈悲而伟大的师父,能修大法,真是万分荣幸,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在同修们全力配合下,师父的加持下,被非法关押的同修正念很足,当天就闯出了邪恶的派出所,又投入到救度众生中来了。

我修的不好,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