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向内找实修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五日】最近,突然发生了一件事情,触及心灵,自己经过了一个由向外找到向内找的修炼过程,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矛盾突起

那天我在报纸上看到一条消息,我们地区一名同修因在网上发真相信息遭绑架,当时想了半天,不知是哪位同修,为其发了一晚上的正念。在集体学法结束时,将此事告诉了大家,问是否知道这事?是哪位同修被绑架了?

我说了一遍,有人没听懂,涉及“QQ登录”、“漂流瓶”等术语,自己就连说带解释的。这时,有个同修马上就不高兴了,眼神、动作表露出很生气的样子,并且,走过来,用手在我身上捅了两下,数落着,意思是不要随意相信报纸上的东西。我觉的很奇怪,强调一句应该切磋一下,也没多想什么,大家就散去了。

回家之后,想起那位同修的反应,越想越气,为什么不让说话呢?认为该同修对集体学法之后切磋一直不认可,而且由此联想起很多事情,心里愤愤不平的,人心被带动的正念也发不了了。

等到下一次集体学法后,刚合上书,自己就迫不及待的冲着同修去了,指责某同修如何如何的不是,甚至一些不相干的事儿也翻出来了,搞的气氛很紧张。这时,有同修提醒说,反观自己,是自己心里知道同修说的对,出现问题向内找,个别交流,语气、善心……

“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人心占了上风,不理智了,我一味的指责同修。有同修说为什么叫我看到了呢?而那位同修一直没说话,之后,大家各自回家了。

在回家的路上,自己感觉轻松了许多,话说出来舒服了,但是同时也不得不承认自己话一出口,已经矮了半截,心性掉下来了,常人还讲“一个巴掌拍不响”呢,她有问题,肯定自己也有问题。自己哪颗心被带动了呢?哎,余怒未消,谈不上真正向内找。

只感觉近几天讲真相效果不好,见了人,觉的怯生生的,不好开口。有时站在人跟前,几分钟过去了,不知说什么,只好离开了,再去找下一个人。跟人讲大法的美好时,象往常一样说:我炼法轮功十八年了,无病一身轻,大法教人宽容、忍让,不跟人一般见识;你打我一拳,我给你一刀,就麻烦了,人活着不是为了一口气,多少人为一口气活着,不值得;人与人之间是因缘关系,冤冤相报何时了,冤家宜解不宜结;哪怕自己吃点亏受点委屈,不跟人家争一时之勇,退一步海阔天空,吃亏是福,便宜是祸,吃亏人常在。讲到此,猛然醒悟,自己恰恰没做到这个忍,内心有点发虚。

法轮大法的法理威力很大,以往讲忍时,针对不同的人群:对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讲忍;对出门在外的人讲忍;对生意人讲忍,和气生财;对年老体弱的人讲忍,心态平衡。打动人心,许多人点头称是,非常赞同,纷纷退出党、团、队。今天怎么了,难道自己说一套,做一套吗?难道大法的法理只是讲给别人听的,自己并不实修,在欺骗自己、欺骗师父吗?

查找自己

终于停下来了,下午没有出门,反思自己。拿起《新加坡法会讲法》,随意翻开,第三十八页,看到“你自己不在你的心上下功夫,你上外面去下功夫,去找别人的缺点,你怎么能提高呢?别人都好了,你指出别人的缺点了,他修上去了,那你还是在这儿。所以我告诉大家,发生任何矛盾,心里头觉的不舒服的时候,你就要找自己的原因,保证原因就出在你这里。”[2]句句都在说我呢!难道这不是师父在点醒我吗?真得在自己身上下功夫了,找到自己的问题,去自己的人心,而不是去跟别人斗。

冷静下来之后,有那么一种失落感,都是自己学法不好捅的篓子,不自觉的坐卧在起居间,朦胧中,潜意识中有一种念头冒出来,而且不止一次:“这下坏了,失去人心了,民主选举投票落空了,职称评不上了,先進也当不成了,损失很大”,觉的很沮丧。

等自己明白过来一想,奇怪,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大法中没有这些东西呀,也不求这个,奥!这不是我,是几十年来在人中形成的观念,是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还无意中冒出来了;权衡自己的利弊得失,为私、为我、求名心、虚荣心——这恰恰是那个隐藏已久的不易察觉的人心所在呀!好,我抓住你了!

在九九年之前,自己曾是本片区的辅导员,对此也很执着,邪恶迫害之后,因为怕心,家里环境没开创出来,就只顾自己做三件事了,跟头把式的走过来了。在迫害最严重时期,自己都自顾不暇了。经历了这十几年的魔炼,自以为这方面的执着魔掉了,自己不具备条件也没当头的心,其实不然,它隐蔽起来了,以另一种形式表现出来了。如遇强势者,遇到阻碍自己自我表现时,心里就不平衡了,出现争斗、妒嫉,争强好胜,而且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这不好的东西越到人体表面就越强烈,因为有这样的心,就让它表现出来,让自己看到从而去掉它。所以要感谢师父,感谢同修。一个修炼的人如果维护自己那个最本质的东西而不改变,那能是真修吗?!不蜕掉人的这层壳就成不了神。再说,修的怎么样,那不是争来的,那恰恰是障碍,真正的提高是放弃。

哎,矛盾中向内找很不容易,那是检验自己学法扎不扎实。而真正做到向内找,那才是修炼。

本周在学法的路上,想怎样面对同修呢?这半辈子没跟人掰过脸,觉的很不自如。可是呢,事情并不象自己想的那样,那位同修主动跟我说话,大家也都象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我说:姨,那天是我不好。她说:没事儿。一个同修说:“你给她指出不足,她提高上去了,是好事。”另一同修说:“通过这件事你们俩都提高上来了,我们也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整个学法场又变的慈悲祥和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加坡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