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讲真相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六日】我是中国大陆千千万万名法轮大法修炼者中的普通一员,已是中年,在政府机关工作。我于一九九七年得法,在邪恶迫害大法后曾于二零零零年两次進京上访,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都安全回来,之后说起来惭愧,由于一直未过好家庭关,加上学法不精進,没做到实修自己,前些年被邪恶迫害到劳教所非法关押,之后遭遇婚变,工作岗位也由管理岗变为工人岗。

那段时间真的很苦闷,并不是自己的名、利、情受到了损害,而是讲真相的环境遭到了破坏,周围人不敢也不愿听真相,除了同修和个别有正义感的常人外,几乎所有认识我的人都认为我是放着好日子不过自找苦吃,办公室的一位同事,几次在我讲真相时破口大骂。旧势力还加重了对我肉身的迫害,最严重时有一次连续一个月的剧烈咳嗽,前胸痛的厉害,站直身子都很困难。还有一次夜里闹肚子,三个小时里拉了十六次,体重一下减了八斤,精神恍惚,还要强打精神上班。

就在我痛苦不堪的时候,一天下午有个声音打入了脑中:你不是想证实大法吗?哼!我就是让你变丑,让你得病,让你死!我的主意识一下清醒起来,因为我修大法后身体表面变化很大,四十几岁的人看上去就象二十七八岁,所以我在讲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时很多人都相信,我也一直用师父给我的这个有利条件来证实大法、讲真相。现在旧势力要害我的表面身体,我识破了旧势力的阴谋 ,我一边求师父,一边发出强大的正念:我是李洪志大师的弟子!负有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我哪儿做的不好会在法中归正,该死的是你们旧势力!

我反复默念正法口诀,诵读师父的讲法:“当然了旧势力所有安排的这一切我们都不承认,我这个师父不承认,大法弟子当然也都不承认。(鼓掌)但是它们毕竟做了它们要做的,大法弟子更应该做的更好,在救度众生中修好自己。在修炼中碰到魔难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安排的魔难、在它们安排的魔难中如何做好,不是这样。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鼓掌)那么从这个角度上看,我们面对的事情就是对旧势力全盘否定。它们垂死挣扎的表现,我与大法弟子都不承认。”[1]

由于自己这一念站在法上,师父就为弟子做主,身体逐渐恢复正常,给我安排了集体学法小组(以前有参加学法小组的愿望,但一直未找到),有了比学比修、找出差距、共同精進的环境,自己提高的非常快。

通过大量学法与交流,我找到了这些年来被旧势力迫害的原因——不实修自己,具体表现就是把做事当成修炼,遇到问题向外找,不让说,一说就炸, 人心多,不会找自己。得法十几年了,现在才真正知道什么是修炼和如何修炼,真是惭愧啊!找到不足,就要查缺补漏,奋力迎头赶上。由于人心多、观念重,在名、利、情的干扰中去执着的那种剜心透骨的感受,我想很多同修都是有切身体会的,有放下执着心后的轻松与喜悦,也有过不去关时的痛苦,但我始终坚信师父讲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2]。

二零一三年以来,我感到修炼环境好多了,很多障碍都在突破,在常人中的表现就是同事能听我讲真相了,有的还接受真相资料了,那个曾骂过我的同事看到我各方面都做的很正,也不再对我敌视,逐渐佩服起我的为人,并让我把师父在《洪吟》中写的〈做人〉抄给他拜读,碰到所谓的敏感日也不再有骚扰之事了。但我知道自己做的还很不够,同事们受恶党文化和机关腐败作风的影响大多还没办“三退”,要尽力救度他们。

多种方式把真相福音带给有缘人

有一次坐出租车,和司机聊了起来,从恶党的腐败谈到法轮功,得知他原是一企业的中层干部,下岗后开起了出租车,从谈话中感到他是比较正直的,我就直言自己炼法轮功,他说:“其实我周围有好几个人炼,我也知道都是好人,就是接受不了他们讲“三退”,都让共产党整到监狱里了,出来后还讲退党”。我明白了这个人的思想症结在哪儿了,就从自己的亲身经历谈起,主要谈大法带给人的美好。他不断的点头认可:“我就愿听你讲的”,我告诉他:“讲了这么多,最后还是要给你讲你不愿听的退党”。他问为什么?我就从恶党篡政以来在历次政治运动中害死多少人讲起,讲它破坏传统文化,讲一九九九年的开始镇压,讲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讲贵州藏字石,讲一亿多人退出了恶党的一切组织,讲“三退”的重要性及安全性,这个司机听明白了,很爽快的做了“三退”。

还有一次,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个月后正念闯出,上班后领导给我调换了工作岗位。两个月后,原岗位上的一件业务需要我去办,我与办事人员只通过电话未见过面,办完业务后,她很亲近的和我聊天,说和我几个上司都很熟,并问我平时用什么化妆品,皮肤又白又亮真好啊,我知道这是个有缘人,就想给她讲真相,但心里还是有点打怵,因为出门前领导特意叮嘱我“说话注意”,当时610邪警给我办的是“取保候审”,说再有人举报就直接劳教,领导的压力也很大。尽管当时怕心很重,但经过短暂的思想斗争,还是鼓足勇气从法轮功是性命双修的佛家功谈起讲了大法真相。她很激动的说看过真相传单,有些半信半疑,今天见我气质高雅又平易近人,相信法轮功是好的。其实那天我穿的是工装,并没有特意修饰,后来悟到是师父加持我,让我用这个年轻俊美的形象给常人看以展现大法的美好,因为有缘人也会把这些事情告诉她身边的人以见证大法的美好。

类似的事情还很多,只要能搭上话的,比如等红绿灯时遇到的路人,购物时商场的营业员,问路人,坐出租车碰到的司机,多年不见的同学、邻居,上门服务的维修人员,都是讲真相的对象。

我发《神韵》光盘时先同对方打招呼问声“您好”,再问:“您看过神韵艺术团的演出吗?”,在对方回答没有后,我马上递过神韵光盘,并说:“请您欣赏新唐人电视台的新年晚会。”一般对方会问是什么内容,我就说:“这是一台展现中国传统文化的国际水平的歌舞晚会,表现的内容非常正,在国外很多政要名流都慕名前去欣赏,门票都卖到几百美元呢。”如果对方还带有疑问的眼神,我就说:“你看孕妇为什么不听迪斯科、爵士乐,而要听优美的古典乐曲呢,就是因为好的音乐能使人身心受益,中国古人讲乐在先、药在后,还讲一正压百邪,也就是说正统文化会给人带来好运。”这样说大多数人就接受了,并表示感谢。

当然也会有人问是不是法轮功,我不正面回答,就告诉对方在香港旅游时了解过法轮功,和国内宣传的不一样,法轮功讲真、善、忍,洪传世界上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如果当官的都学真善忍,就不会有现在社会腐败、民不聊生的状况了。这样说对方也就接受了。当然也有固执的,说家里没有机子不能看或推脱没时间看,我改变了以往扭头就走的做法,而是微笑着说:“没关系,记住神韵吧,等以后有机会一定要看的,不然会后悔一辈子的。”有一次在银行门口,迎面走来十几个眉清目秀、个子高挑的少男少女,一看象学生,当时包里刚好装有同修送来的神韵光盘,我发了一会正念,等他们走过银行二、三十米(考虑到有摄像头),我才追上他们,当我递过神韵光盘时,他们望着漂亮的封面惊喜的说:“我们就是学这个的(指学舞蹈),这正是我们需要的。”

有一段时间当地刚上任的六一零头子企图给大法弟子办洗脑班,好几个大法弟子接到了口头通知说最近两天内要被送去所谓的法律培训中心接受教育,还狂妄的说要办第二期、第三期,就在这紧张的时刻,无意间我听到了这个六一零头子的姓名和地址,因时间紧迫已来不及大面积的通知其他同修,我就抓紧时间寄了一封内容较全面的真相信,同时协调周围的同修发正念,发正念一定不要带有怨恨心,要抱着一颗救人的慈悲心。果真两天后没任何动静,邪恶的计划破产了,之后也没了下文。

前几年,新调来的片警在所谓的敏感日两次“看望”我,因当时心态不稳,没给她讲真相,但心里一直挂着她,想给她寄真相信,又苦于不知道她的姓名,去年春天,一个熟人对我聊天时说某某派出所的谁谁谁找她麻烦,一听就是我要找的那个警察,确认后我立即给她寄了封真相信,里面有薄熙来倒台和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遭恶报的内容,从那以后再没有警察上门骚扰的事件。

还有其他平时接触不上、但又能知道对方姓名地址的有缘人,我都采用寄信的方式,效果也很好。

还有很多话想要说,这些年来最多的体会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2],没有师父,我不可能走到今天。我会谨遵师父的教诲,认真做好三件事,走好最后的路。永远感恩伟大的师父!感恩大法!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