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在法中洗涤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八日】我于一九九八年幸遇大法,从此我的世界观彻底改变。

找上门的寻宝人

那年我还是医院实习生。在科室,一般带教老师的抽屉是锁上的,唯独有一位带教老师的抽屉没锁上,我们实习生也就随便的打开了,看看里面有什么,看到一本《转法轮》,别人不感兴趣,我也不知为什么就拿来看了。带教老师看到了说:借给你看。我看了一遍,对师父讲的“气功是史前文化”的印象最深刻:写书的人太了不起,怎么知道那么多,连那么久远年代的事都知道。

看完一遍后我想把书还给带教老师,他说:你如果要就送给你。我很高兴就收下了。我觉的得到了天大的好事,自己的世界观改变了,之前由于身体的原因我很自卑,现在看什么都是那么好,世界不再是灰蒙蒙的了,喜悦的总是写在脸上。大概十天左右,带教老师说教我炼功,我说好啊。后来听别的同修说,带教老师说我是那种自己找上门的弟子。

那时,旧势力想通过别人来干扰我,同学们都来劝我不要炼,他们说:你是不是很寂寞啊,我们以后经常来带你去玩吧。我说:不是,这功法很好啊。班主任听说了,对我说:现在年轻,要是好呢,等以后再学吧。我说:以后怕没机会了。

得法一个多月后,我做了一个梦:梦中看到很多人在操场上跑步,而且好象都是跑的精疲力竭了,还在跑。这时有个意念打过来:你看他们那样,炼法轮功就得这样,你要炼吗?我肯定的说:我要。没过多久又做了个梦:梦中很多人被关押在小屋了,又有个意念打过来:炼法轮功的得这样,你还要炼吗?我肯定的说:我要。

回到整体

毕业后,政策改变了,本来说好有分配的,现在都得自己找工作。于是一九九九年年初,我去外市帮哥哥做生意,与同修们失去了联系,由于忙生意,逐渐的学法少了、炼功更少了。但我一直把自己当修炼人,当时我想:市场上这些人,看他们忙忙碌碌的,转来转去的,他们是在迷中,而我是了悟了生命意义的人,我可要修成啊,要不然来世跟他们一样,多可怜啊。但那时,我对家里人情很重,放不下生意,因为很多人喜欢跟我做生意,钱很容易赚。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流氓集团开始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一头埋在生意里的我,不看报不看电视,对此竟毫不知情,好象被什么抑制住了。有一天我把《转法轮》带到市场,想中午没什么人时学学法,邻摊的人说:哎呀,你看这种书,那是不好的。我说:胡说!哪有什么不好,都是教人做好人的,你看看。他把书拿去看了,看了一会儿,有人要跟他买东西他就把书还给我了,以后再也不说了。

我爸爱赌博,经常跟我要钱,我有时也给他脸色看,不爱跟他在一起。有一次他在家看电视,冷笑着说怪话,我听出好象是电视在说炼法轮功的怎么怎么了,我也没放在心里,心想肯定是那些没学好法的,是个人的事。

二零零四年回老家,同学们问我:你还炼法轮功吗?我说炼呀。她们说电视说了什么什么。可我脑子仍然是转不过弯,没想到邪恶正在迫害、诬陷大法。现在我终于明白了,是旧势力想阻挡我助师正法,想毁掉我。好险恶呀!

师父慈悲,不愿落下我,在梦中点化我:梦中我在家里的阳台上站着,突然一阵龙卷风吹来,还有很多落叶。我觉的奇怪,这落叶哪来的呢,一抬头,哇!落叶是从天上下来的,这时我看到师父,正看着我微笑着。醒来后想:师父是叫我落叶归根呢。

后来在师父的安排下,我找到同修家,同修告诉我真相,说要三退,要发正念,我就学,用真名退了。在同修阿姨家,我看了真相光盘,看到同修们在天安门广场为大法、为师父鸣冤,有一个男同修声音很大,响彻宇宙,震天动地。我落泪,我为同修们的壮举震撼了,我想:我为什么这么糊涂呢,现在才知道,要是当时知道我也要去呀!直到现在,一想到这些我还想哭。

在与同修配合中提高

后来几经辗转,我来到资料点帮忙。我暗下决心:我一定要加倍补上,一定要做好。

开始时由于我一心想做好,加倍弥补,所以很配合合作的同修A,有事抢着干。同修A也很高兴。但渐渐的,我与同修A闹起矛盾来了,按同修A的话说:“会修机了,事做多了,自来一套了,自以为是了。你以前多好啊。”当时我却认为自己没那回事呀。后来同修A说的次数多了。我想:是不是我真的有问题?我认真的找了找,发现还真有那么回事,幸亏同修提醒。后来看到明慧的交流文章,同修提到放低自己。我认识到,我也应该放低自己了。

就这样,这方面的矛盾应该没了,应该好了,其实不然,还是每隔一段时间又来一次,而且好象矛盾越来越激化,甚至到了再也不能合作的地步了。好在我们都很清楚,我们之所以在一起,是为了互相配合把项目做好,助师正法的,所以每次都强忍下来。冷静之后再交流,都认为是旧势力想拆散我们、干扰我们。接下来我们又互相指出对方的缺点,当我指出同修A一大堆的缺点后,同修A也不示弱,也说出我的很多缺点,最后各自越讲声音越高,互不服气。那时我们都没有遵照师父的教导向内找,我们都在找对方了。后来我想,老是这样,这不是意味着我的层次老在那里吗?不行啊,我得提高啊。同修A看我努力遇事向内找,也不想落后啊,在遇到矛盾时也能找自己了。

前两年,有一个资料点的同修B需要技术支持,我们跟他接触比较多。同修B很老实,但是遇事爱顶撞,修机时拿工具乱捅,不懂又要乱发表意见。我被他顶的心里堵的很难受,虽然当时一般能忍住,但在回家的路上就忍不住要跟同修A数落同修B的不是。后来我想:如果我在面对同修B时能够心平气和,那么我就又提高了。以后我就在这方面下工夫,看同修B的闪光点:同修B很配合其他同修,同修需要帮忙时,二话不说,叫到就走、做,不发牢骚,对师对法很坚信……终于,我能够淡然笑对同修B的顶撞了。我提高了心性后,同修B的坏习惯也去掉了很多。

其实我们有什么心,师父看的最清楚,师父会把它摆出来,让我们认识它,去掉它的。前不久,一位同修阿姨约我们早上见面,说的是关于男女方面的事,说的很难听,也不容我解释,当时我被刺激的守不住心性,说出的话也不象修炼人了,她也不示弱,语言更尖锐。回来后我还很生气,由于守不住心性发火了,另外空间的邪恶就加强放大怨恨心、争斗心,整个下午满脑子都是对方怎么怎么不好了,我要怎么怎么出口气呀,一边打印真相币一边生气,搞的自己很难受,最后打印机出故障了。我清醒了,对师父说:师父,我知道错了,我这不是有怨恨心、争斗心吗?知道错了,我还是控制不了自己,到晚上六点发正念时,我已经气的心口很疼了。我在结印时,心里跟师父说:师父,这怨恨心、争斗心不是我的,我不要它,请师父帮我拿掉吧。发完六点的正念后,我整个人很轻松了,再想早上的事,感觉好象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也不动心了。谢谢师父,弟子又让师父操心了。

以上是我的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