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病痛还是提高心性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我有幸得大法。一天同工友上街散步,看到街边有大法经文,我就顺手拿了一本《法轮大法》内带<大圆满法>。我随便翻来看一下,好家伙,全身马上发热出汗。心想这本书怎么这么神奇呀,一拿就全身发热出汗,象在火炉里一样,想控制都控制不住的身心激动,这书不是大有价值了吗?就请了《法轮大法》和《法轮大法义解》各一本。

散完步回宿舍马上看了起来,不看不知道,一看《论语》马上就被吸引住了。五十多岁的人,看书习惯戴老花镜,可是看大法经文才看几行,字体就变大了,再看几行,字体变的更大了,再看下去字体变的象手指头那么大,把老花镜拿掉了,字体还是一样大,而且越看越清楚,而且每个字都在头脑里边发出“当!当!”的响声,每个字读出来都感到非常伟大,非常殊胜,有些句子,有时甚至好几句都发出闪闪金光,感觉到全身心都沐浴在“佛光普照中”。这书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太难得了。我一个星期看了三遍,除了上班、睡觉都看这本书,食饭都看,不几日中共就开始迫害大法了。我在师父的安排下,又借到和买到其他大法经文,我花了半年多的时间反复读这些经文,我从第一天晚上开始学大法后,到目前为止,也有十多年了吧,不管其它什么书,以及各类报纸,我都不看了,常人那些书,什么意义、什么味道都没有,就反复读大法经文,经文里面的一些表面内容我都记的不少(不是背法),为后来过关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修炼一段时间后,师父开始帮我清理身体了。在清理的过程中,自己也要承受一点点痛苦。我在一个国企打工,几十年都过着单身汉生活(妻儿在外地),在探亲期满经过一大城市,在儿子那里过夜,老婆也来儿子处带孙子,当时又买了第二天回单位的火车票,晚十一点老婆儿子都睡觉了。我睡在厅里,他们一关门休息,我就开始闹腹疼了。不到十分钟就急着去厕所。好家伙便出的都是鲜红的血,知道师父要帮我清理身体了。便完腹部还是很疼,盘坐难受,睡下也很难受,不几分钟又要去如厕了,这次很急,象射箭一样厕出来,瓷盆周边溅满了鲜红的血,数量很多。我当时没有一点害怕,心里还感到高兴呢!但清理身体也不是闹着玩的,是很严肃的。便完出来腹部还是很疼,盘坐难受,睡更难受,怎样睡都不是,不几分钟又要如厕了,还是鲜红的血,数量也很多,经过这么三次清理后,腹部不那么痛了。但身体感觉很累了,很虚弱了。师父说:“非是修行路上苦 生生世世业力阻”[1]。想多背几次师父经文,可好象心力都不够了。就这样迷迷糊糊似睡非睡的,就要起床赶路了。当时我也没有惊动家里任何人。

儿子用摩托车送我去火车站。在上摩托车之前他老是看着我,可能是我气色不对吧,他就问爸爸你无什么事吧?我说无事,答得很干脆。可是他又怎么知道昨天晚上我发生了什么事呢!大概坐了半小时的摩托车到了火车站。下摩托车后几分钟我都不走,因为太累了,儿子见我站着不走。摩托车开远又倒回头,我见儿子倒回头,知道他不放心,我只好向车站走去,儿子见我慢慢走向车站去了,才放心走了。

车站门口,人山人海,很多人都赶着回单位上班,自己背着行李袋已经没有力气挤入站了,心里很急,心里想:师父啊,弟子没有力气入站了,怎么办啊!师父分分秒秒都看着弟子。就这么一想,在自己不远的地方起了一阵小龙卷风,这龙卷风一下就转到自己身上来了,龙卷风轻轻把自己托起,双脚象是着地又不着地,不着地又似脚尖点地,在这龙卷风的作用下离我近边的人都向两边分开,我耳边听到呼呼的风声,我被这龙卷风送到车站大门口空旷的地方停下,这风离开我在身边再转几下就没了。这时身体好似没有那么累了。弟子谢谢师父了!再谢谢师父了!当然弟子用语言是无法表达对师恩的谢意的。

大概坐了五个小时的火车,再坐十五分钟的三轮车就回到单位了,在火车上只是感到有点累,还没有感觉到什么大问题,可三轮车一到楼梯口,一下心情一松,就成问题了,我住三楼,上楼都感到困难了,真想坐在楼梯口上。但让人看见了,不是太失礼了吗?真象师父经文说的:“恒心举足万斤腿 忍苦精進去执著”[2]简直就是一步一步艰难的向上爬。中午都过了,又没有食过任何东西,就连水都没有谁给我一口,真的太累了。在最需要妻子儿女的时候,自己离开了,眼泪出来了,怎么也控不住啊!能哭吗?但不离开又怎么办呢?难道修大法能半途而废吗?

在床上休息了一个多小时,用电炉煲了一点开水喝了。也没有办法出门买点吃的东西,米桶里大概还有两斤米,一看已经变成黑米了,也不管它,用水多洗几次,放一两多米煲粥。睡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似乎好了一些,但假期满了,不上班算旷工是很麻烦的,休病假就一定要有病假单,厂里有医务室,医生问什么地方不舒服,我说胃出血,这一句“胃出血”不要紧,腹部马上又疼了,又要去厕所了,马上又排出鲜红的血,我知道自己说错话了,马上心里说:师父啊,弟子说错了,清理身体怎么能说成胃出血呢?一念之差,修炼真是太严肃了,在关键时刻来不得一丝半念差错,自己心里反复想,现在这样的身体条件,自己悟性又那么差,一旦冲不过去头,怎么办呢?自己房间里到处是大法经文,别人误解学大法不吃药、不看医生出现的问题,自己生命事小,可对大法声誉造成多大损失啊!自己担当得起吗?要真有什么事应该在医院里,不应在自己宿舍里。我只这么一想,一阵热流通向全身,师恩浩荡啊,我知道我好了,师父帮我过关了,只是感觉身体虚弱而已。

有一位同修,知道我消业,来看我,知道了我的情况,就拿来录音机和师父在济南讲法的录音带,我就一天到晚都听师父在济南讲法。用那两斤变质的米煲盐水粥,不下楼也不出门。四天后我就可以出厂大门口买米、买菜了,六天后我就可以勉强上班了,没有吃过任何药,说好就好了。过后自己都感到升华一大步,心里高兴极了,后来炼盘坐时,还未完全盘上脚就已经入定了,美妙得很。

第二次调整身体消业又要开始了,一天晚上刚刚吃完晚饭,正准备洗碗呢,突然头里边有东西在急速转动,一下就晕了,站不住了,马上扶着墙出来坐到一张靠背椅上,这时头脑里面转得更厉害了,头很晕了,想吐了,自己拼命忍住不让吐,刚吃饱饭要真的吐出来,那真是不好受。可怎么能忍得住呢!心里想吐就吐吧,好了再搞卫生,但真的要吐了,口里只是做着吐的动作,并没有吐出任何东西来,只是腹里翻腾,口出大气,刚刚吃饱饭,吐不出来,你说不奇怪吗?这时头里转的更难受了,而且听到头顶呼呼的风声,我用眼睛向上看,房顶上有一股龙卷风在不断的转动,它转得快头就很晕很难受,再仔细一看转慢了一点了。啊!原来是师父的法轮在转,看清楚了,在屋顶的四大角转,在自己的头顶上转,而且越转越快,越转越快,看不清法轮的形像了,又成了龙卷风。耳朵里听到急速的风声,自己难受极了,拼命忍、忍、忍,脑袋要爆炸了,在靠椅上坐不住了,头都抬不起来了,心里想坐不住了我就睡到地上去,好了再爬起来。就这么一想这风再转几圈就不见了,可脑子还感到不停的转,这头要裂开一样,似乎这脑袋不是自己的了,头脑里面象炸肉条一样滚动,眼睛也不听使唤了,坐不住了,自己扶着墙很吃力的走几步,睡到一张床上,全身感到就象一堆泥巴,没有知觉,脑里面还有炸响滚动声,慢慢就睡过去了,醒来已经十一点多钟了,这时只是头里面还有一点不舒服,其它没有什么不好的感觉了。

起身洗碗、洗脸、洗脚再上床打一会儿坐,睡到天亮就什么事都没有了,等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五点半起床炼一个半钟头的动功,后来还出现过三次这样小小不言的头晕,在盘坐的时候突然就晕起来了,我身体经过这几次师父精心安排清理调整后,一直到现在都再也没有什么大的消业现象。师父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其实就是这样,不妨大家回去试一试。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3]过后都感到很高兴,师父又让我升华了。

现在我看到有同修出现常人那种病业现象,心态不正去医院失去肉身的,当然也有信师信法走过来的,我希望同修出现这种现象时,是提高层次的最好机会,不要有一丝半念常人的想法。师父说:“意不坚 关似山”[4],否则会加重过关难度,会吃更大的苦,忍受更久更大的罪,弄不好就废了自己,一切都白修了。

自己修的不好,不值一提,只是感到师恩浩荡,无以言表,只是把这部份拿出来与同修交流,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因果〉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登泰山〉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断 元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