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美好都来源于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四日】我今年七十五岁,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年大法弟子。回想在大法中十几年的修炼心路历程,在跌跌撞撞中通过不断的学法向内修,去掉了很多人的观念,也渐渐的成熟了许多。借此文将自己在修炼路上的几点体会,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们交流。

一、法的珍贵

一九九七年的一天,小女儿给我带来了师父的大法《转法轮》,告诉我大法的珍贵,并一再嘱咐我:从头看,一直把他看完。我似懂非懂的也隐隐的感觉到法的珍贵。

大法书我还没看完一遍,女儿来了,我就告诉她:我可能真是龙王爷的女儿。女儿听了吃了一惊,问我怎么回事。我告诉她:“我坐在床边看完书,就发现还一个我在地上站着,我忽然想起几年前一个算卦的对我说:你是龙王爷的女儿。我一想龙王爷的女儿衣服应该是龙袍啊!念头一出,眼前的我刷的一下衣服就变成了龙袍。我又想龙王爷的女儿头发和配饰应该是公主的形象啊!刷的一下,眼前的我头发变的黑绿,头插金簪,脖子也戴着玉一样的项链。”

女儿听后惊讶的告诉我,你刚要修炼就要过关了,你一定要好好的把握住啊!看到什么,你也不能再动念,这是自心生魔,自己空间场的一切会随着自己的念头而变化,如果把握不好,会一毁到底的,那以后就很难再修炼了。我有些害怕了,好似理解了一些修炼很严肃,也感到了大法的珍贵与神奇。

渐渐的我每天都离不开大法书,越学越想学,越看越愿意看,大法的无边法力,荡涤着我的心灵,使我身心改变巨大。那时每天除了学法就背法,整个人都溶入了法中,这给以后的正法修炼也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恶党迫害大法后,街道、派出所、组委会轮番到家里来找我签字,都被我拒绝。并一再的和他们讲大法的美好与师父的伟大及我们在大法中身心受益的情况。

那时几乎每天都和女儿女婿出去发资料,想去乡下打车就走,从未觉得辛苦。大法被迫害诬陷的真相我走到哪讲到哪。后来又配合女儿做资料与光盘,在此过程中也修去了许多人心。

二、向内修 改变家庭环境

小儿子结婚就和我一块住,孙女从小就是我一手带大的。二零零五年孙女十一岁时,小儿媳突发急病,十天就去世了。临发病清醒时,我告诉她快念法轮大法好,只有大法能救了你。她摇摇头说:我哪有那闲心呢。说完一会功夫就進入了休克状态,直到临终都没再醒过来。我难过的知道在她临终前是师父给她最后一次选择,她没有抓住这万古机缘!

后来小儿子又成了家,新儿媳進门生活在一起逐渐的有了摩擦。开始我不知道我究竟错在哪里了,儿媳整天拉拉着脸不愿和我说话。自从她来到我家,每天下班進门,都是我笑脸相迎先说话。早晨给她们做好饭,晚上她们下班回来饭菜就端到了桌上。洗衣服买菜、收拾屋子及生活的这些开销都是我呀!我这个年纪除了她的衣服我不洗外,在家里几乎包揽了全部。我心里时常的这个委屈啊!孙女和她说话她不愿搭理,且不愿看孙女一眼,这大大的刺痛了我的心。

家庭的矛盾越演越烈,发展成儿媳无故摔门摔东西,我做好了饭菜她不吃,她到自己的屋里拿电锅再做。每天她都在生气,就是偶尔的在大街上碰面,儿媳也装作看不见。逢节她不回家,我做好了饭菜给她打电话,她从来不接听、甚至按断电话。

清晨,她知道我在方厅里炼静功,有几次儿子夜班不在家,她有意把手机开到最大声放歌曲,我被她搞得无法入静。(其实我炼功的音乐声很小,根本影响不到她。后来听她说才知道,我一炼功她就闹心。)

表面上我还是修炼人的状态,和她善面以对,有什么好吃的,我还是发自内心的给她留着,可内心里总觉的很委屈,也对她的言行很抱怨。时常的就对小女儿诉苦,总是陷在表面的是非中。

由于我没从内心根本上改变自己,表面的善都是很外在的,致使关难越来越大。一天,儿媳为一点小事对我说话很无理,甚至开口侮骂我,这么大岁数你都白活。我一时被她骂的剜心透骨,人心一股脑的上来了,也和她大吵。过后我很伤心,对她的辱骂总是挥之不去。也多次暗自流泪,不知怎样才能突破这个家庭关。个别同修和我交流,我也知道自己有人心,可说说就找到了儿媳的身上。

一天,我调整好了心态,想和儿媳坐下来好好的聊一聊。我对儿媳说:“咱们娘俩有什么过不去的,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了今天这样。如果我哪错了,你给我指出来。我这么每天的家务活干着,上敢着和你说话,就是两旁世人有什么冤仇也应该过去了。”儿媳对我说:“我是你儿子明媒正娶的,这个家是我的,我的家。”此刻我明白了,儿媳很大一部份原因是想把我挤出去。我平静的对她说:“你想要撵我出去,我哪也不去,我没有钱出去租房子,因为这个家也是我的。你如果不想在一起生活,你们就出去,我哪也不去。”此时我心里也隐隐的在想,修炼人还和常人一样争房子。但对于无理的说法,我也不允许。

后来,儿媳又有过这样的说法,我也严肃的正告她:“这件事想都别想了,那是不可能的。”在我人心放不下的时候,我就经常背师父的《洪吟三》中的诗。越背师父的法、越看到自己的人心与不足,越感到愧对儿媳,她也是冒着天胆而来的可贵生命啊!是自己没有修好,没有真正站在法上看问题,阻碍了她认同法。我想起了师父讲过“相由心生”(《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我明白了,自己的念头会改变自己的空间场。就象当初得法时“自心生魔”,那个空间场中的我、会随着我的念头而变化。此时我才真正明白了一些 “修内而安外”(《精進要旨》〈修内而安外〉)的法理。

儿媳每天回来还是不高兴,有时还说难听话。每天面对她的举动,我的思想业与人的观念搅在一起往起翻,从中也看到了自己的争斗心、妒嫉心、怨恨心。我极力的排斥这些人心,有时甚至和它对抗,她对,她对,就是她对。

那一段时间,我每天坚持发正念,解体儿媳背后一切阻碍她得救的邪恶因素,也解体我的这些人心。那时这些怨恨心与争斗心每天不知往出翻多少遍,我都及时抓住它,看住自己的思想,出来我就解体它。后来通过学法也意识到了自己对孙女的情很重,孩子受了点委屈,我的心就不好受。我对师父说:这些人心我都不要它。

随着我心性的提高,家庭环境越变越好,儿媳也能主动的干些家务活。隔些天还经常的给我买些吃的,什么大枣,糕点之类的一些小零吃。儿媳买回香瓜和苹果,洗过之后打掉皮,中间的瓜秧都刮干净端到我屋里。还时常的给我烧好洗脚水,端到我跟前。儿媳现在对法也不抵触了,我每天学法、炼功,出去讲真相一切畅通无阻。我内心由衷的感佩师父的威德与大法的法力!修炼人唯有按照大法的要求修好自己,才能改变周围的环境才能真正的救了人。

三、转变人的观念 正念显神威

一天,在女儿家,中午饭有些晚了,我随口告诉女儿,我有点儿饿了,一饿身上就突突没劲。女儿看着我说:妈,你那不是人的观念吗?修炼人还怕冷怕饿呀?你应该在这个问题上转变人的观念了。我听了不解的说:什么观念啊!我一饿,它就没劲,身体自然的就突突,那是想的吗?

就这个问题女儿边吃饭边和我交流,并举出了我们在实际修炼中因转变观念而改变的一些实例。我渐渐明白了,并想起了修炼之初我一侧大腿根抽筋,有一个月的时间,我都不知是在消业,总用人的思想琢磨这个事,这腿什么时候闪筋了哪,就用带子勒它,怎么都不过劲。一天,打坐我盘上腿,心里一下发自内心的悟到了:什么闪筋啊?这不是消业嘛!就这在法上的一念,从打完坐起,大腿根再没抽过筋。

此时我也悟到了,自身的这种状态也是需要我转变人的观念了。我是走在神的路上的生命,我的身体也应该是神的状态。什么怕冷、怕饿的,那是制约常人的,都与修炼人无关。我在这个问题上转变了人的观念之后,从那天起,我再饿的时候,再也没出现浑身没劲,身体突突的现象。

二零一零年的冬天,我下楼在楼道里的台阶上脚踩空了,当时就听右脚“咔嚓”一声,脚背就歪的翻过去了。我跌倒在楼道里,脚痛的不敢动,我在楼道里坐了十分钟左右起不来,可我当时心里非常有底,我是大法弟子,无论怎么疼也没事儿。

儿媳看到我一瘸一拐的回来,知道事情的原由后,马上给儿子打电话,儿子回来后,看到我脚肿的很大,极力劝我上医院。我告诉他:没事儿,放心吧!一点事儿也没有。

在劝说无果的情况下,儿子又把二姑爷找来了,几个家人强行把我架到了医院。一拍片,脚骨折了。医生说:“年龄大了,最快几个月都不一定好,打石膏吧。”我心想:“你们谁说的也不算,是我师父说了算,我十五天就能下地。”我坚决不打石膏,不吃药。家人拗不过我,只好陪我回家了。

回家后,我坚持炼功。脚肿的发黑,不敢动,炼静功疼的很严重,我就把脚拽上来单盘。炼动功时脚不敢站地,我就靠着床边炼。果真十五天我就下楼洗澡去了。二十几天,我就完全康复了,家人与知道这件事的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四、一切美好都来源于大法

我每天衣着整齐、修饰得体的出去讲真相,许多世人夸我年轻漂亮,像六十多岁的人。我也经常利用身体的健康来证实法。

得法前,丈夫因车祸去世,两个未成家的儿子还小,家庭的重负及身体的很多疾病折磨的我经常住院。是大法使我身体健康,家庭受益。确实很多世人在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相信大法好,并退出邪党组织。我身心的巨大变化,亲朋好友及家人更是见证了大法的超常。

儿女们在家也经常说老妈很年轻,尤其大儿媳逢人就夸我这个婆婆干净漂亮身体好。大儿媳她们学校的几个老师都说:你婆婆真年轻,和你母亲就差一岁,看着就象差十来岁。

在我过七十五岁生日的那一天,儿女们都回来欢聚一堂。孩子们都仔细的端详着我,都有所感慨!孩子们都说:妈您这身体真好。我告诉孩子们,我身体好,是因为大法好,我一人炼功,咱们全家受益啊!我如果不修炼大法,今天打针明天吃药的,不牵扯你们吗?你们当儿女的能不惦念操心吗?我修炼了身体好,不但经济上为家省了钱,还能象年轻人一样干家务活,这就是咱家的福啊!你们都应该感谢师父与大法。儿女们都不住的点头,小儿子感慨的说:是,你看妈的脚摔骨折了,没吃一片药,二十多天就好彻底了,这大法太神奇了。儿女们说着,赞美着大法,她们内心对师父更增添了无限的敬仰。

利用身体的健康讲真相,从中也暴露了自己的显示心。一次小女儿和我交流,指出了我讲真相时,有显示心理,我当时很不认同她的说法。认为自己身体的这么大变化,我讲真相完全都是在证实法。后来和女儿的進一步交流中,才意识到了确实有这颗不好的人心。每当别人夸我年轻漂亮时,心里都很高兴,很愿意听。此时才意识到自己在证实法的同时、内心很微妙的也在显示自己。说的严重点,这不也就成了法给的健康、给的美好,反过来还利用法来证实自己。我一下看到了自己在证实法中这颗不纯净的人心,也下决心修掉它。在以后的讲真相中,我逐渐的约束这颗心,渐渐的,我的心越来越纯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