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脑班虐杀法轮功学员调查报告(3)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三日】(接上文

六、惨不忍睹,人神共愤

“真、善、忍”是法轮功学员思想与行为的最高标准,中共洗脑班却企图通过暴力甚至精神药物的手段,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对于同化“真、善、忍”宇宙法理的法轮功学员来说,在中共暴力与邪恶的污蔑诽谤面前,在是否放弃“真、善、忍”的生与死的考验面前,他们拒绝“转化”。为了迫害他们“转化”,无数挑战人类良心底线的罪恶因此而在洗脑班不断上演着:

吴敬霞,哺乳期的她被洗脑班电击乳房毒打致死
罗织湘,怀着三个月身孕被洗脑班迫害致死
蒋美兰,被洗脑班注射破坏性药物并惨遭毒打致死
李莹秀,儿子被虐杀,本人被洗脑班灭口
李梅,被洗脑班毒打致死后,生前照被全部搜走
张桂好,被洗脑班虐杀,然后当局到处散布“上吊自杀”谣言
谢德清,被洗脑班毒杀,尸体被警察从灵堂强行抢走火化

以上,只是极少案例,如果想了解更多案例,请登录明慧网查阅,另外还有大量惨不忍睹的虐杀被中共包藏着!

(1)吴敬霞,哺乳期的她被洗脑班电击乳房毒打致死

吴敬霞(女,29岁),山东省潍坊市坊子区凤凰街办葛家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一月六日因发放法轮大法真相材料被关押在潍坊奎文区洗脑班,第二天就被洗脑班电击和毒打,致生命垂危送医院抢救,不治离世。第五天下午,她的父母及叔叔、弟弟去了潍坊医院,门口全是公安包围着,家属走到哪里,公安就跟到哪里,公安还不让家属看吴敬霞的尸体,经过父母和两个弟弟的力争,最后才让看了尸体一眼。家属看到的是吴敬霞遍体被电击和毒打后惨不忍睹的遗体:吴敬霞还是个喂孩子的母亲,孩子三天没吃奶,乳房本来就鼓得难受,很痛,但公安就在她乳房最疼处用电棍电了四、五处,电得可能很厉害,都用小钉钉着和纸盖着。另外脸上盖着卫生纸,嘴却流着鲜血,后背打得青一块、紫一块、黑一块,大胯被打断,脖子上还划了一条红杠,遍体鳞伤。

到了初九,产业园通知家人去市政府处理此事,家人信以为真,但是却被直接拉到了火化厂,里外全是公安。一个公安说:看看孩子吧!她父亲和叔叔才知道要火化遗体。她叔叔不服,就拉着她父亲冲出了火化厂,后面警车跟着追。家里人总是觉得出不了这口气,就写了诉状,递交到潍坊市公安局。那里的负责人说:“这官司一打就赢。可是我们今天给你们打赢了,明天我们就要摘乌纱帽,就没饭吃了。”

吴敬霞母子
吴敬霞母子

(2)罗织湘,怀着三个月身孕被洗脑班迫害致死

小黄颖(乳名:开心)亲吻着妈妈的照片说:想妈妈
小黄颖(乳名:开心)亲吻着妈妈的照片说:想妈妈

这个小女孩叫黄颖,是广东农垦建设实业总公司设计室规划工程师罗织湘(女,29岁)的女儿,照片中的她正在亲吻着妈妈的遗照说:“想妈妈!”

黄颖本来应该还有一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但很不幸,还在母亲腹中只有三个月的婴儿连同她的妈妈罗织湘,被广州市黄埔戒毒所洗脑班迫害致死。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法轮功学员罗织湘和丈夫黄国华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在海珠区出租房被抓,夫妻俩被送海珠区看守所。因罗织湘被查出已有3个多月的身孕,即被610劫持去黄埔戒毒所洗脑班进行洗脑“转化”。罗织湘在戒毒所洗脑班绝食7天,抵制迫害,随后被4名戒毒所派去的保安押送去天河中医院,十一月三十日不知何故罗织湘从三楼摔下致使头部受伤,又转送暨大华侨医院治疗,十二月四日含冤离世,年仅29岁。罗织湘丈夫黄国华随后被送花都赤泥一所非法劳教。罗织湘的公公、婆婆从老家山东临朐县五井镇茹家村赶到广州,找街道610讨说法并要求赔偿。兴华街610在罗织湘刚去世的那几天还给她公公、婆婆安排住宿,但不断催促他们将遗体火化。公公、婆婆坚持他们二老无权签字,要让她丈夫签字,但当局却无论如何不同意让罗织湘的丈夫黄国华见其妻最后一面。紧接着610歹徒便撕下伪善的面孔,将他们赶出大门。公公、婆婆又到街道办事处讨说法,610召集了60余人并打110,谎称有人闹事,110警察接电来到街道门口后,发现只不过是百姓含冤上访而已,便走了。

a、罗织湘遗照,b、罗织湘丈夫黄国华与女儿
a、罗织湘遗照,b、罗织湘丈夫黄国华与女儿

(3)蒋美兰,她被洗脑班注射破坏性药物并惨遭毒打致死

参与虐杀蒋美兰的三名凶手
参与虐杀蒋美兰的三名凶手

图片中三人是湖南长沙捞刀河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和打手医生。在迫害法轮功学员蒋美兰(女,65岁)的过程中,右边穿白大褂的恶人(名字不详)是给蒋美兰注射不明药物的“医生”。蒋美兰被注射药物后,当即神智不清,产生恐惧,惊慌失措,连家人都不能认识。

蒋美兰是湖南永州市新田县湘运汽车公司退休职工。二零一二年九月七日,新田县610指使国保大队大队长唐崇盛、杨海波、李芳等5人,强行将蒋美兰绑架到湖南长沙捞刀河“湖南长沙法制教育培训中心”洗脑迫害。“湖南长沙法制教育培训中心”位于长沙市开福区捞刀河镇中岭村,原本是当地用作敬老院的地皮,二零零二年被湖南省“六一零”花巨资买下建立,专门用于对湖南全省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

由于蒋美兰拒绝“转化”,被洗脑班毒打得内脏破裂,并被强行注射药物致其神智不清。十月一日,蒋美兰的儿子从广州赶往长沙捞刀河洗脑班去接人时,蒋美兰生命垂危,意识模糊,不认识任何人,包括儿子。儿子为了救人,将母亲接回湖南新田后迅速送往医院。经过医院检查,蒋美兰遍体鳞伤,都是用电棍打的,整个嘴全是烂的,五脏六腑也是烂的,下身流着血。当时医院见病情严重,不敢收,她的儿子通过关系,找人帮忙,医院勉强接了人。二零一二年十月二日夜零时五十分,蒋美兰含冤离世。亲友们看到蒋美兰的遗体,惨不忍睹,这些词汇都显得苍白和无力。

(4)李莹秀,她的儿子被虐杀,本人被洗脑班灭口

李莹秀(女)一家五口修炼法轮功,两口被迫害致死。

a、李莹秀和彭惟圣夫妇俩有二儿彭亮和彭敏,一女彭燕。从左至右:彭敏(小儿)、彭惟圣(丈夫)、彭亮(大儿)、李莹秀、彭燕(女儿),b、武昌螃蟹甲紫金村90号:李莹秀的家门,c、李莹秀的小儿子,被中共虐杀并摘取器官的彭敏
a、李莹秀和彭惟圣夫妇俩有二儿彭亮和彭敏,一女彭燕。从左至右:彭敏(小儿)、彭惟圣(丈夫)、彭亮(大儿)、李莹秀、彭燕(女儿),
b、武昌螃蟹甲紫金村90号:李莹秀的家门,
c、李莹秀的小儿子,被中共虐杀并摘取器官的彭敏

二零零一年四月六日,中共将李莹秀小儿子彭敏虐杀并摘取器官将尸体强行火化后,公安就将彭亮及其母亲李莹秀关进红霞洗脑班。由于李莹秀痛失爱子,几日未进食,出现发烧症状,被4个警察强行架去医院。当天回来后,李莹秀将针头拔掉,说已好,却被4恶警一阵暴打,强行架走。李莹秀当即责问,说要记下恶人的罪行,随即被恶警将脑袋打破,到医院后不治而亡,这一天正是她的儿子彭敏死去22天以后,而且与她的儿子死在同一家医院。头发被剃光、头部有创面、口里还有脓血、脑袋上斑斑血迹──这是李莹秀留给亲人的最后印象。

二零零一年七月,李莹秀的大儿子彭亮通过互联网委托国外人权律师将湖北省公安厅副厅长、610办公室头目赵志飞告上美国法庭。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纽约美国联邦法院法官对赵志飞进行缺席判决,判定赵对其所辖湖北省的法轮大法修炼者犯有非法致死、酷刑、非法监禁和反人类罪行,并违反了其他国际人权法律,并负有赔偿责任。这是第一个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官员在海外因其对法轮功的镇压而被判有罪的案例,引起国际社会的强烈关注。随后彭惟圣、彭亮、彭燕都被抓捕并遭受了一连串各种非人迫害,家破人亡!

(5)李梅,她被洗脑班毒打致死后,生前照被全部搜走

她叫李梅,在洗脑班被毒打致死后,当局为了掩盖罪行,到她家把她的照片全部搜走,下面这张照片是从她结婚照上裁剪下来的:

李梅生前照片被当局全部搜走后,从其结婚照上裁剪下来的一张遗照
李梅生前照片被当局全部搜走后,从其结婚照上裁剪下来的一张遗照

二零零一年四月九日,山东省莱阳市龙旺庄镇溪主村法轮功学员李梅(女,33岁)在莱阳市党校洗脑班被毒打致脊椎骨碎裂,下肢瘫痪,送到医院抢救,于5月28日在医院不治死亡。当地镇政府拒绝支付住院费。中共当局为了掩盖犯罪事实,给李梅的家属3万元并强迫家属签字,让她家人对外说是自杀,并将李梅生前照片全部搜走。李梅的丈夫不服,想请律师伸冤,但由于其妻子是修炼法轮功的,当地无人敢接此案。李梅去世后,医院方要求家属付6万元才给遗体。对一个农民来讲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于是李梅的遗体就一直停放在医院。

(6)王书军:想要多少钱就挖多深的坑

法轮功学员王书军(男,36岁),河北省邯郸市成安县王彭留村村民,二零零四年四月一日上午,邯郸610头目曹志霞(女)、县公安局连日红,以王书军不“转化”为由,指使成安县政保股和新城区派出所四、五个恶徒,再次从家中将王书军绑架走,关到邯郸市洗脑班。洗脑班设在邯郸劳教所专管队。恶徒对他进行惨无人道的强行洗脑,王书军始终不配合他们的无理要求,拒写四书,绝食抗议二十多天。长期的监狱折磨,使原本年轻而健康的他身体已极度虚弱,在洗脑班关押一个多月后,王书军已是奄奄一息,曹志霞看他身体实在不行了,怕承担责任,但仍不死心,让王书军交保证金。王书军说:“我家已经被勒索的一无所有,还欠外债五千多元,你们想要钱,我家只有三间平房,你们可以卖掉,然后可以挖坑卖土,想要多少钱就挖多深的坑。”最后在王书军生命垂危时才将其送回家。回家后王书军已不能进食,一个月后,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日凌晨4点,王书军含冤离世,撇下可怜的孤女寡母。家中一贫如洗,连安葬的费用都没有。

(7)李秀美,她被家庭洗脑班活活掐死后还被强行摘取器官

王书军1992年5月在新疆边境部队当兵服役时的照片
王书军1992年5月在新疆边境部队当兵服役时的照片

李秀美(李秀梅)(女),山东省青州市神旺村一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因拒绝“转化”,被自己的小叔子王兴元、610帮教李兴义等七人以“拿邪”为名活活掐死。

善良的李秀美遗照
善良的李秀美遗照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三日,由于受到中共的毒害,李秀美的小叔子王兴元居然做出大逆不道之举,向中共举报了修炼法轮功的母亲李文淑、哥哥王兴家及嫂嫂李秀美,并伙同610恶警亲自将自己三亲人投入当地“法教班”强制洗脑迫害。期间,由于李秀美拒绝“转化”,青州“六一零”恶人便在帮教李兴义家办了一个家庭洗脑班,然后将李秀美非法拘禁于此,并让王兴元、王建萍、李兴义、钟玉香、崔春凤、王有斋及王有斋的妻子等七人在李兴义家对李秀美进行酷刑“转化”,包括熬鹰、掐脖子、把她按住用擀面杖在她身上擀等,以迫使她“转化”。十一月二十四日夜,这伙恶徒以“拿邪”为名将李秀美活活掐死在李兴义家中。

李秀美遗体脖子上有明显被手掐过的痕迹,大腿青紫有伤。家属报警后,在家属们的要求下,法医作了鉴定:除上述外部伤外,发现李的内脏被打破。

李秀美的家人报案后,七个凶手被关进了青州看守所,但青州“六一零”却公然包庇凶手,操纵公检法,让七个凶手陆续从看守所回家了,对外称“监外执行”。而且法医不顾家属反对,借口化验,强行摘走李秀美心脏等器官。李秀美的尸体火化时,五脏六腑都被摘走了。

为了封锁消息,青州“六一零”将李秀美的丈夫王兴家劳教两年。二零零七年七月三十一日,当王兴家从山东第二劳教所出来时,又将他绑架到潍坊洗脑班强行洗脑,威逼他“不要仇恨”,“不要报复”,直到快过年了才让王兴家回家。王兴家回家后才知道,他的儿子也在工作时被炸死了,具体死因不明。

直到今天,杀害李秀美的七个凶手还逍遥法外!

(8)张桂好,他被洗脑班虐杀,然后当局到处散布“上吊自杀”谣言

山东省招远市阜山镇南陈家村法轮功学员张桂好(男,48岁),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一号在家中被招远国保大队便衣绑架到岭南金矿洗脑班(即招远市法制培训中心)迫害,十一月三十号在洗脑班内被虐杀。

张桂好遗照
张桂好遗照

招远市法制培训中心是打着“法制培训”的幌子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二零零一年在玲珑镇沟上村北头原政府驻地旧址成立。因这里离村子近,周围比较繁华,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时附近的人偶尔能听到,恶徒们怕暴露中共的邪恶,于是在二零零四年将洗脑班迁到玲珑镇最北边的岭南金矿一座废弃的办公楼上,由公安人员每日二十四小时严密坚守,因此又被称为“岭南金矿洗脑班”。二零一一年四月人员有部份更换,新接手的头目是从政法委调来的李海峰,打手曲涛升至科长。洗脑班的恶人在招远市委、市政法委、六一零的直接指挥下,用各种卑鄙的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山东招远岭南金矿洗脑班远景图
山东招远岭南金矿洗脑班远景图

洗脑班二楼东靠楼梯东走廊北侧是一间酷刑室,室内有一特制的带铁链和脚扣、铁板座的铁椅子,用刑时把法轮功学员绑在铁椅子上用手摇高压电刑具电,还有用电棍电,棍棒、绳子抽打,多股电线扭在一起抽,吊铐。法轮功学员姜丽英就是被这个手摇高压过电刑具和其它各种酷刑害死的。恶人们所使用的酷刑手段,在其内部有一些特别恶毒的叫法,例如绳刑(全身捆绑)、蒸饺子(用棉被裹全身)、 熬鹰(不让睡觉,有的长达五天五夜)等等。

张桂好于十一月三十日被洗脑班迫害致死后,邪党人员召开紧急秘密会议,十二月一号到处散布张桂好“上吊自杀”谣言,然后把遗体控制八天后强行火化。

(9)谢德清,他被洗脑班毒杀,尸体被警察从灵堂强行抢走火化

法轮功学员谢德清(男,69岁),四川省成都勘测设计研究院退休职工,于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九日被中共恶警绑架到四川省成都市新津洗脑班迫害。不到一个月,由于谢德清拒绝“转化”而被洗脑班下毒,被迫害得骨瘦如柴、小便失禁、滴水难咽,并伴有严重的心绞痛,然后将其扔回家。回家仅四天(五月二十七日),谢德清便含冤去世。谢德清临去世前曾艰难的说,新津洗脑班曾强制送他到医院进行所谓身体检查并给他注射、输入了不明药物,十多天内水食难进。老人谢德清离世时,双手变黑,遗体也逐渐变黑,是中毒的明显症状。

被绑架前的谢德清、余勤芳夫妇
被绑架前的谢德清、余勤芳夫妇

谢德清被新津洗脑班迫害20多天后,在极度痛苦的昏迷中离世。有明显的内脏损坏、中毒症状
谢德清被新津洗脑班迫害20多天后,在极度痛苦的昏迷中离世。有明显的内脏损坏、中毒症状

谢德清的家,成勘院的清江东路188号住宿区处于重重监控
谢德清的家,成勘院的清江东路188号住宿区处于重重监控

被警察打伤的谢德清的儿子谢卫东
被警察打伤的谢德清的儿子谢卫东

五月二十九日凌晨3点左右,正当家人在家为谢德清设灵堂悼念时,成都市大批防暴警察突然闯进谢德清灵堂,包括综治办、610、派出所等人员在内的一百多个人包围灵堂,打伤谢德清的大儿子谢卫东,并绑架走谢卫东和谢德清的二儿子谢卫民,强行将谢德清的遗体抢走,然后在第二天不顾家人反对将遗体强行火化。

以上,只是中共洗脑班迫害法轮功的冰山一角,有关中共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更多案例详情请登录明慧网阅读。

七、全国225所洗脑班至少虐杀了280名法轮功学员

本报告结合明慧网《中共酷刑虐杀法轮功修炼者调查报告》所统计的367名被洗脑班直接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案例中,我们统计到有280名被中共洗脑班直接迫害致死案例资料中有指出具体实施迫害的洗脑班名称,共涉及全国225所洗脑班。每一个名字背后都是洗脑班酷刑虐杀的罪恶,都是对世界良知的呼唤。每一个洗脑班的背后都是被中共掩盖了的庞大数量的法轮功学员,都是中共洗脑班迫害庞大数量法轮功学员的见证:

直接将学员迫害致死的洗脑班数量被该洗脑班直接迫害致死学员名单
安徽省蚌埠市洗脑班1张燕(女,46岁)
安徽省阜阳市精神病院1李培意(男,68岁)
安徽省阜阳市临泉县谭棚镇政府洗脑班1孙秀梅(女,24岁)
安徽省阜阳市临泉县洗脑班1李金昭(男,63岁)
安徽省合肥市包河区强制洗脑班1蒋翠萍(女,74岁)
安徽省六安市霍山县家庭洗脑班1张芳邻(女,44岁)
北京市昌平区朝凤庵洗脑班1王桂芬(女,55岁)
北京市东城区洗脑班1孙鸿飞(女,67岁)
北京市房山区洗脑班1马莲湖(男,68岁)
北京市丰台区洗脑班1殷宗华(女,65岁)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大学街道办事处洗脑班1王桂菊(女,62岁)
北京市平谷区乐政务洗脑班1肖彩莲(女,50多岁)
北京市顺义区警校洗脑班1刘香兰(女,61岁)
福建省福州精神病医院防治院1陈碧玉(女,51岁)
甘肃白银市白银公司职工医院精神科1劭世祥(男,60岁)
甘肃省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兰州市法制培训学校)3刘植芳(女,48岁)、钱世光(男,65岁)、曹丹桂(女,60多岁)
甘肃省武威市凉州区洗脑班1王月英(女,56岁)
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法制教育学校”1陈承勇(男,35岁)
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何贵容夫人福利院洗脑班1刘少波(不详)
广东省广州市黄埔戒毒所洗脑班2李晓今(女,41岁)、罗织湘(女,29岁)
广东省江门市党校洗脑班1吴玉韫(女,60多岁)
广东省茂名市洗脑班(茂名市“法制教育学校”)5李美(女,48岁)、黄玉兰(女)、杨明芬(女)、吴亦雄(男,67岁)、苏肖萍(女,54岁)
广东省三水洗脑班(广东省法制教育所)1杨雪琴(女,60多岁)
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西丽洗脑班(对外挂牌法制学校)1张福英(女,66岁)
广东省湛江市法制学校1沈玉霞(女)
广东省肇庆市洗脑班(肇庆市“法制教育学校”)1黄超美(女,46岁)
广东省珠海市洗脑班1廖子沁(不详,42岁)
广西玉林市复退军人医院(精神病院)1林铁梅(女,33岁)
贵州省贵阳市烂泥沟法制学习班3包丽群(女,55岁)、石通文(女,67岁)、刘远珍(女,62岁)
河北省法制教育培训中心2杨云(男,42岁)、袁平均(女,45岁)
河北省保定精神病医院(原名河北省精神病医院)1曹苑茹(女,35岁)
河北省保定市北市区洗脑班1荣凤贤(女,32岁)
河北省保定市博野县洗脑班1杨杏兰(女,42岁)
河北省保定市定兴县李郁庄乡洗脑班3熊凤霞(女,56岁)、谢文平(女)、史素芹(女)
河北省保定市望都县小西堤洗脑班1台玉龙(女,36岁)
河北省保定市雄县洗脑班(雄县大阴靶场)1韩俊苗(女,53岁)
河北省邯郸市邯郸劳教所专管队洗脑班1王书军(男,36岁)
河北省邯郸市洗脑班1段新树(男,42岁)
河北省衡水市深州市法制学习班1刘富瑟(女,67岁)
河北省廊坊市大厂洗脑班1周淑英(女,65岁)
河北省廊坊市二招洗脑班1侯继明(男,49岁)
河北省廊坊市通县大营洗脑班1陈凤良(男,40岁)
河北省廊坊市洗脑班1孙广娟(女,42岁)
河北省秦皇岛市昌黎县洗脑班2张玉芹(女,约60岁)、李翠艳(女,48岁
河北省石家庄市深泽县交通招待所洗脑班2张冰立(女,57岁)、张文平(女,53岁)
河北省石家庄市洗脑班1孙念荣(女,65岁)
河北省石家庄市辛集市法治中心洗脑班1郝满秀(女,42岁)
河北省石家庄市辛集市洗脑班(辛集市委党校洗脑班、辛集棉麻公司洗脑班)1李志水(男,59岁)
河北省石家庄市赞皇县招待所洗脑班1朱双喜(男,58岁)
河北省宋氏山庄县洗脑班1杨秀成(男,62岁)
河北省唐山市安康医院1倪英琴(女,61岁)
河北省唐山市“法制教育学校”(唐山市纺织学校洗脑班)1贾秀兰(女,68岁)
河北省唐山市丰南市看守所洗脑班1刘德义(男,45岁)
河北省唐山市精神病院1曹伯静(女,50岁)
河北省唐山市开平区洗脑班2周玉芹(女,59岁)、冯国强(男,36岁)
河北省唐山市洗脑班1崔凤岐(男,40岁)
河北省邢台市宁晋县“法制教育中心”1王兴田(男,44岁)
河北省张家口市建国路小学洗脑班1李秀英(女,82岁)
河北省张家口市沙岭子片地法制学校3陈爱立(男,35岁)、王连荣(女,65岁)、张玉珍(女,48岁)
河北省张家口市沙岭子洗脑班1崔新乡(女,54岁)
河北省张家口市涿鹿煤矿自办洗脑班1李树林(女,40岁)
河北省涿州市南马洗脑班(河北省保定市法制教育基地)3于国禄(男,61岁)、梁秀军(男,55岁)、梁秀(女,39岁)
河北省涿州市洗脑班(河北省涿州市法制教育基地)3史永清(女,35岁)、星秀芹(女,61岁)、王文端(女,50岁)
河南省焦作市起重运输机械厂街道办事处洗脑班1刘桂莲(女,54岁)
河南省洛阳市涧西区洗脑班1刘玉璞(男,60多岁)
河南郑州巩义市洗脑班(巩义市龙凤宾馆洗脑班)1狄西顺(男,50岁)
黑龙江鸡西市穆棱矿洗脑班1王连庆(男,40岁)
黑龙江省大庆市第三医院(精神病院)1王桂兰(女)
黑龙江省大庆市肇源县洗脑班2尚广申(男)、陈庭发(男,60岁)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江北普宁精神病院1常永福(男,44岁)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精神病院1毛雅丽(女,40多岁)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洗脑班1顾元侠(女,51岁)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依兰县珠山乡洗脑班1赵喜春(男)
黑龙江省哈尔滨双城市金城乡敬老院洗脑班1杨亚娟(女,36岁)
黑龙江省哈尔滨双城市水泉乡洗脑班1单忠祥(男,74岁)
黑龙江省哈尔滨双城市五家镇洗脑班1于传凤(女,55岁)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精神病院1赵福兰(女,59岁)
黑龙江省密山市“转化”中心1张红(女,26岁)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法制教育学校”(牡丹江收容遣送站洗脑班)1高炳荣(女)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洗脑班1刘文伟(男,51岁)
湖北省赤壁市蒲纺精神病院1刘晓莲(女,68岁)
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湖北板桥洗脑班)1欧阳章国(又名阳章国)(男,38岁)
湖北省洪湖市洗脑班1陈和平(男,53岁)
湖北省黄冈市三里岗洗脑班1杨才银(男,48岁)
湖北省黄冈市浠水县红十字会精神病医院1郭敏(女,38岁)
湖北省黄石市洗脑班1陈香(女,50多岁)
湖北省荆州市公安县财校洗脑班(鑫港娱乐城洗脑班)1郭恒宏(女,37岁)
湖北省十堰市夏家店洗脑班1商君秀(女,54岁)
湖北省十堰市张湾区洗脑班1丁文(男,约30岁)
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洗脑班1李智(女,31岁)
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洗脑班(二道棚洗脑班)4胡正英(女,65岁)、付晓云(女,50多岁)、李星连(男,53岁)、余毅敏(女,49岁)
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2闸远清(男,60多岁)、李友云(女,65岁)
湖北省武汉市汤逊湖洗脑班1杨先凤(女,53岁)
湖北省武汉市陶家岭洗脑班1罗家芝(女,62岁)
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杨园洗脑班(青菱红霞洗脑班)5童慧兰(女,70岁)、李莹秀(女)、蔡铭陶(男,27岁)、胡蜀英(女,61岁)、李军峡(女,44岁)
湖北省武汉市新洲区刘集法制教育班1徐喜望(男,53岁)
湖北省武穴市洗脑班1梅中全(男,61岁)
湖北省仙桃市洗脑班1张爱姣(女,39岁)
湖北省襄樊市七里店劳教所洗脑班1邹远涛(男,34岁)
湖北省襄阳市襄轴洗脑班1赵迎凤(女)
湖北省孝感市精神病院1郭爱华(女,43岁)
湖南省常德市戒毒所洗脑班1欧克顺(男,39岁)
湖南省郴州市北湖区党校洗脑班1李甲菊(女,58岁)
湖南省衡阳市白沙洲强制戒毒所洗脑班1裴欧华(女,61岁)
湖南省衡阳市收容所洗脑班1赵新(男,46岁)
湖南省怀化市部队535医院1杨乾生(男,60多岁)
湖南省怀化市第四人民医院(即精神病院)1陈楚君(女,30多岁)
湖南省怀化市戒毒所洗脑班1赵利华(女,50岁)
湖南省怀化市洗脑班1欧家发(男,60多岁)
湖南省怀化市沅陵县洗脑班1张志明(男)
湖南省湘潭市精神病院1李日清(男,50多岁)
湖南省益阳市安化县洗脑班1周务良(男,50多岁)
湖南省岳阳市湖滨洗脑班1仇细娥(女,69岁)
湖南省岳阳市康复医院2蒋美兰(女,65岁)、肖桂英(女)
湖南省长沙市洗脑班1余爱平(女,56岁)
吉林省吉林市一轻局街道办事处洗脑班1张桂芝(女,62岁)
吉林省磐石市洗脑班1闻玉梅(女,61岁)
吉林省舒兰市白旗敬老院洗脑班1隋娥(女,38岁)
吉林省舒兰市精神病院1陈德喜(男,36岁)
吉林省延边家庭洗脑班1孙元武(男,38岁)
吉林省延边精神病院1滕沛香(女,51岁)
吉林省延边汪清县洗脑班1吴英子(女,68岁)
吉林省延吉市精神病院2刘波一(女,43岁)、刘波(女,45岁)
吉林省延吉市依兰镇洗脑班1池辉文(男,36岁)
吉林省长春市宽城区洗脑班1何明霞(女,34岁)
吉林省长春市兴隆山洗脑班3张树山(男,61岁)、张相国(不详)、孙晓秋(女,约50岁)
江苏省江阴青山精神病院1周志英(女,49岁)
江苏省昆山市洗脑班1陈秀芬(女,61岁)
江苏省南京市洗脑班1张本芳(女,55岁)
江苏省无锡市精神病院(七院)1戴礼娟(女,48岁)
江苏省徐州市睢宁县洗脑班(苏塘洗脑班)2施忠玲(女)、朱向和(男,64岁)
江西省樟树市洗脑班1汤金妹(女,71岁)
辽宁省鞍山市教养院洗脑班1杨文华(男,50多岁)
辽宁省鞍山市洗脑班1付永良(不详)
辽宁省抚顺市劳动教养院洗脑班1张文阁(男,56岁)
辽宁省抚顺市罗台山庄洗脑班1吴光远(男)
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洗脑班1胡学文(男,56岁)
辽宁省抚顺市顺城区洗脑班2杨秀云(女,37岁)、薛玉鸿(女,62岁)
辽宁省葫芦岛市南票区洗脑班1刘洪学(男,57岁)
辽宁省锦州市北宁市赵屯镇政府洗脑班1齐素春(女,38岁)
辽宁省锦州市洗脑班1刘智(女,61岁)
辽宁省沈阳市洗脑班1吴希芬(女,42岁)
辽宁省沈阳市新阳招待所洗脑班1杨素兰(女,65岁)
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洗脑班(于洪区民政局福利院洗脑班)1杨小燕(女,45岁)
辽宁省沈阳市张士教养院洗脑班1赵玉琴(女,53岁)
宁夏银川市灵武精神病院1陆红枫(女,37岁)
山东省德州市精神病院1王少清(男,42岁)
山东省德州市洗脑班1王福珍(女,60多岁)
山东省德州市银河有限公司洗脑班1陈桂彬(男,35岁)
山东省地震局洗脑班1王云山(男,67岁)
山东省济南市刘长山洗脑班1刘连娥(女,66岁)
山东省济南市铸造锻压研究所洗脑班1马贵芬(女,58岁)
山东省胶州市张家屯洗脑班2王崇柏(男,62岁)、赵月珍(悦珍)(女,48岁)
山东省莱芜市莱钢宾馆洗脑班1柏士花(女,32岁)
山东省聊城市暨东昌府区法制培训基地(即聊城洗脑班)1李增峰(男,44岁)
山东省临沂市沂水县黄山铺镇中学黑监狱1刘立芬(女)
山东省青岛市精神病院1刘淑娥(女,60岁)
山东省青岛市莱西望城辛庄洗脑班1隋广西(男,60岁)
山东省青岛市同(合)和精神病院1于桂贞(女,55岁)
山东省潍坊安丘市安丘镇计生办洗脑班1曹桂英(女,66岁)
山东省潍坊安丘市洗脑班1宿宝兰(女,37岁)
山东省潍坊青州洗脑班1张新忠(男,41岁)
山东省潍坊市昌乐劳教所洗脑班1牛桂兰(女)
山东省潍坊市昌乐县马来镇敬老院洗脑班1王秀娟(女,37岁)
山东省潍坊市华光集团公司洗脑班1李荟玲(会林)(女,39岁)
山东省潍坊市奎文区洗脑班1吴敬霞(女,29岁)
山东省潍坊市青州市家庭洗脑班1李秀梅(李秀美)(女)
山东省潍坊市潍城区城关办事处法轮功“转化”看管中心1陈子秀(女,59岁)
山东省潍坊市潍城区康复医院精神病1杨伟东(男,54岁)
山东省潍坊市诸城精神病院1马艳芳(女,33岁)
山东省潍坊寿光市洗脑班2李国俊(女,37岁)、张元浩(男,59岁)
山东省烟台海阳市115基地洗脑班1任廷玲(女,51岁)
山东省烟台莱阳市党校洗脑班 1李梅(女,33岁)
山东省烟台市精神病院2李丽(女,44岁)、郑淑芹(女,58岁)
山东省烟台市龙口市下丁家洗脑班1迟丽宣(女,50多岁)
山东省烟台市蓬莱市法教中心(洗脑班)1吴虹(女,41岁)
山东省烟台市栖霞市小庄洗脑班1孙爱华(不详)
山东省烟台市幸福十六村法院洗脑班1王凤芹(女,39岁)
山东省招远市法制培训中心(玲珑洗脑班)(岭南金矿洗脑班)(沟上洗脑班)3隋松娇(女,57岁)、王永尚(男,35岁)、张桂好(男,48岁)
山东省淄博市昌乐精神病院1苏刚(男,32岁)
山东省淄博王村洗脑班(王村劳教所洗脑班)(山东省法制培训中心)3孙桂凤(女,34岁)、王守善(男,58岁)、段庆芳(女,48岁)
山西省临汾市汾西县阳光大酒店二楼洗脑班1郭记龙(男)
山西省太原市法制教育学习班(太原市镇城劳教所洗脑班)1宋玉英(女,60多岁)
陕西省(西安市)法制教育基地(宣平园洗脑班)3薛军利(男,46岁)、吴松岗(男,50多岁)、马蕴静(女,74岁)
陕西省汉中市汉台区洗脑班1彭东(男,29岁)
陕西省西安市安康医院(精神病医院)1张金兰(女,50多岁)
上海市“法制教育学校”1李白帆(男,约40岁)
上海市华东理工大学洗脑班1李建斌(男,23岁)
四川省成都市新津洗脑班(四川“法制教育中心”)7周素琼(女,70多岁)、李显文(男,54岁)、邓淑芬(女,70多岁)、李晓文(小文)(女,67岁)、刘生禄(与刘生绿、 刘生乐是同一人)(女,53岁)、谢德清(男,69岁)、王明蓉(女,53岁)
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洗脑班1张卫华(女,32岁)
四川省成都市精神病院1刘邦秀(女,34岁)
四川省成都市彭州市桂花镇三圣寺洗脑班1廖常琼(女,约60岁)
四川省成都市彭州市精神病院1唐小成(男,40岁)
四川省成都市郫县看守所洗脑班1沈道秋(女,61岁)
四川省成都市双流县双流看守所洗脑班1李家彬(男)
四川省成都市温江区万春精神病医院1杨崇玉(女,53岁)
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治安学习班(金花洗脑班)1廖永辉(女,70岁)
四川省成都市西南石油学院办洗脑班1杨秀忠(男,61岁)
四川省达州市洗脑班1李中珍(女,68岁)
四川省大邑县戒毒所洗脑班1廖朝齐(女,57岁)
四川省德阳市广汉市和兴镇洗脑班1李德聪(女,50岁)
四川省广元市莲花山庄洗脑班1刘桂芳(女,70岁)
四川省眉山市五零五厂电讯通讯部招待所洗脑班1陈仕明(男)
四川省南充市营山县绿水镇中心医院1杨永寿(男,82岁)
四川省遂宁市南强镇强制洗脑“转化班”1匡余良(女,50多岁)
四川省遂宁市遂龙坪乡洗脑班1夏伟(男,56岁)
四川省资阳市二娥湖洗脑班(资阳市“法制教育中心”)2李华彬(男,70多岁)、吴义华(男,48岁)
四川省自贡区贡井区洗脑班1王夏君(女,55岁)
天津市塘沽区戒毒所洗脑班1王文明(男,59岁)
新疆阿拉尔市精神病医院1谢志英(女,48岁)
新疆乌鲁木齐市第四医院(精神病医院)1麻巨军(男,41岁)
新疆总兵团洗脑班1方秋菊(女,76岁)
云南省“法制教育学校”1谢宏宇(男,22岁)
浙江省丽水市缙云县司法局办洗脑班1施标(男,35岁)
重庆沙坪坝区井口洗脑班2徐云凤(女,47岁)、陈跃翠(女,53岁)
重庆市北碚区家庭洗脑班1周兴兰(女,50岁)
重庆市钢铁厂医院精神病科1段绍明(男,60多岁)
重庆市江津区整治洗脑班1曾繁书(女,56岁)
重庆市九龙坡区白市驿洗脑班1刘国兴(男,50多岁)
重庆市九龙坡区精神病医院石坪桥分院(原矿机部职工医院)1魏华(女,57岁)
重庆市万州区洗脑班(八一宾馆洗脑班)1何正秀(女,59岁)
重庆市长寿区洗脑班1彭春容(女,34岁)
重庆铜梁县拘留所洗脑班1龙岗(女,33岁)

上述所列洗脑班及被迫害致死学员名单,只是我们从明慧网资料库统计到的、有具体洗脑班名称的部分个案,而那些已经被曝光的但洗脑班名称不详的死亡案例没有计算在内,而且仍有庞大数量的洗脑班及被洗脑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情况仍然被中共包藏掩盖着,一直无法被外界获知!

八、世界道义,我们一直在呼吁!

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三日,江天勇、唐吉田等多位中国大陆维权律师前往四川资阳市“法制教育中心”表示关注,举牌喊话,结果被警察绑架,多人遭到殴打,律师们在被非法拘押二十四小时后才获释,此事引发海外媒体高度关注。

a、律师在二娥湖洗脑班门前等候开门,b、律师举牌抗议众人权律师在资阳被殴打扣押
a、律师在二娥湖洗脑班门前等候开门,b、律师举牌抗议众人权律师在资阳被殴打扣押

参与的一位律师说,资阳市“法制教育中心”从表面看“是一座度假山庄,实际上是臭名昭著罪恶累累的洗脑班。”因为该洗脑班位于四川资阳市雁江区迎接镇二娥湖山庄,所以法轮功学员又常将其称为“二娥湖洗脑班”。

四川省资阳市二娥湖洗脑班(资阳市“法制教育中心”)在本报告449个洗脑班邪恶排名中排第13位,在迫害法轮功中犯下了累累血债,由于篇幅所限,本报告没有重点着墨。更多有关449个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信息,有兴趣的读者可以直接或者通过自由门等翻墙软件登录明慧网搜索查看。另外,本报告只是对被中共虐杀法轮功学员样本情况的统计,还有大量遭到洗脑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案例,以及仍没有被曝光出来的庞大数量的洗脑班迫害案例不在本报告统计范围内。

洗脑班作为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主要手段,在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从来就没有停止过,特别是在二零一四年中共宣布废除劳教制度以来,洗脑班又有大肆兴起的苗头。根据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九日《2013年:迫害与恶报》报告,二零一三年大陆仍有27个省、区、市邪党“610”开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各类省级、市级、县级、乡镇级和单位洗脑班共计157个。

从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至今,差不多要走过15个年头了。迫害至今,没有一人因为残酷迫害了法轮功而受到中国国内法律的制裁!15年了,难道世界道义与人类良心还能容忍中共洗脑班的罪恶在这个世界上继续存在吗?!

决对不能!

必须立即全面清算中共洗脑班的罪恶!

九、附录

·附录一:被迫害致死学员生前遭受851次洗脑班迫害情况汇总下载Excel文件
·附录二: 全国173个城市洗脑班虐杀人数排名下载Excel文件
·附录三:全国329个区县洗脑班虐杀人数排名下载Excel文件
·附录四:全国449个洗脑班邪恶排名下载Excel文件

(全文完)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