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插播真相 杨永英被非法判刑十七年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法轮大法自一九九二年在大陆传出,上亿人亲身受益。然而,中共一手遮天开始迫害法轮大法后,不仅亿万人面临非法关押、劳教、判刑、酷刑折磨,全国民众也笼罩在谎言洗脑和恐吓中。

二零零二年四月,五位勇士的义举划破了谎言的铁幕,在鹤岗电视插播了二十分钟的真相。这五位勇士是:法轮功学员张跃明、王树森、郭忠权、郭兴国,以及杨永英。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日,这五位法轮功学员通过鹤岗地区有线电视,成功插播揭露中共“天安门自焚”骗局的电视片。当时插播的真相片在电视上播放了二十分钟左右。很多老百姓都看到了真相片,有人说:“那片子真好,疑点的分析有理有据,正看得入神呢,突然停电了。”后来才知道是鹤岗市中共市委害怕百姓了解真相,有关部门强行的切断了电源!

中共恐惧法轮大法真相,也使用极尽残酷手段迫害插播勇士。四月二十日当天,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张跃明(被非法判刑十九年)、王树森(被非法判刑十八年)、郭忠权(被非法判刑十三年),郭兴国(被非法判刑十五年,被呼兰监狱迫害的奄奄一息才放回家,不久就含冤离世),二零零六年,杨永英被绑架,非法判刑十七年。本文的主人公是法轮功学员杨永英。

杨永英,男,五十岁,原黑龙江鹤矿集团选煤厂职工。一九九五年六月,杨永英有幸开始大法修炼。修炼大法前,他曾患有多种疾病,且有不良的生活习惯(吸烟、酗酒、赌博等)。得法后,一身的病不治自愈,为单位节省了医药费。而且,不良的生活习惯也远离了他。他严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在单位是好职工,在家是好丈夫,在老人面前是好儿子。

一.电视插播揭谎言 被判冤狱十七年

1、真相插播 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日,为了让更多的民众了解法轮大法和中共谎言诬陷法轮大法的真相,还民众知情权,杨永英和其他五位法轮功学员,利用电视插播了“自焚”真相,换来二十分钟的“真相插播”。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一日晚,杨永英居住所在地社区人员、片警、分局恶警等闯入杨永英家中非法抄家,杨永英被迫流离失所三年多。每逢年节,杨永英的亲属家都有恶人盯梢,电话长期被监听。以市公安局局长任锐忱为首,设两班倒监控杨永英的亲属。期间,文弱书生的杨永英流离失所,隐姓埋名,有家难回。他在工地做过力工等等,艰辛之状语不及述。

2、再遭绑架 七天七夜惨烈酷刑

二零零五年九月七日上午九时许,杨永英等法轮功学员在一居民楼相会,被闯入的鹤岗向阳公安分局恶警绑架,同时被绑架的有五十余名法轮功学员。大家的手机、私人财物等被抢劫一空,价值数万元。

当天晚上,杨永英被劫持到市第二看守所,关进三号室严管,被强迫“反省”:坐在水泥地面上从晚上十点、十一点、至凌晨五点。六点,就强迫起床。次日,杨永英被绑架到市二看的二楼会议室。

这时,二零零二年因“电视插播”成立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案组”还没撤,邪党的市经侦支队副队长李某为副组长,对杨永英实施了七天七夜惨烈的酷刑折磨,采用的手段有吊铐、背铐、熬夜不让人睡觉、用矿泉水瓶砸头部、台球杆敲打各关节,用乒乓球拍(立着)打肩部等。杨永英昏死过去后,恶警们就用矿泉水喷,直至醒来(睁眼)为止。他们进行严刑逼供、诱供。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七天七夜后,杨永英被拖回三号牢房。次日,法轮功学员徐志成(男,原南山矿职工)被绑架到了三号牢房,进来后,徐志成就绝食,在副所长张某兼狱医的唆使下,强行给徐志成灌食,玉米面搅拌一袋咸盐,三天就给灌死了。实际上,是灌到食管里给呛死的。听说市第一人民医院开了死亡证明说是“正常死亡”,办案单位南山公安分局草菅人命,赔付八万元。当天值班所长是李树林。

3、非法庭审 十七年冤狱

二零零六年六月三十日,中共鹤岗市向阳区法院非法判杨永英十七年监禁。当时审判长是:陈学刚,审判员:陈敏,王继东,书记员:王晓军。

二零零六年七月中旬,杨永英上诉市中级法院,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二日,邪党鹤岗市中级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审判长是:刘长福,审判员:郝立珠,代理审判员:孙波,书记员:李蔚。

4、哈尔滨监狱、呼兰监狱辗转关押 毒打、奴工迫害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八日,杨永英被邪党非法转移到哈尔滨监狱。期间,监狱强迫杨永英做奴工,完不成任务,就被反省到半夜十一点至下半夜一点钟。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一日,杨永英又被转押到呼兰监狱“集训队”(十三监区),在这个黑窝里,早六点,就被强迫起床,做奴工,晚八点半才收工。被强迫编手工车垫子,如果完不成“任务”,“反省”且不说,指使犯人拿白塑料管(“小白龙”)照人头部、臀部抽打数下,直至口头保证明天完成任务,才停止抽打。

“反省”时,不让穿鞋,站在水泥地面上,臀部和两腿成九十度直角。完成任务时,睡的是双人床。完不成任务,就四个人、五个人、七个人、八个人,最多九个人一个床(二米长、1点六米宽),一年四季如此。

地狱般的环境里,更无法忍受的是虱子泛滥!一个月才让洗一次澡,大小便时,强迫喊三个数“一二三”。不许法轮功学员之间说话,强行“转化”法轮功学员。长时间的持续迫害,在学员神志不清时,强迫按手印(恶警事先准备好的各种材料上)。

集训队中队长是胥如野,副教(教育、改造)王健,曾直言:“这里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基地!”

二零零七年九月开始,监狱的恶警唆使犯人两班倒,包夹法轮功学员,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夜班杂工何岩对杨永英“推、掰、撅”,有一颗牙给打活动,后来就脱落了,此人已调双鸭山笔架山监狱。犯人沈刚负责白天放电视,诬陷、诋毁法轮功,强迫法轮功学员观看。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一直到现在,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推、掰、撅”)

每年监狱开大会时,原负责改造的狱长张树民,都冠冕堂皇地说:要对包括法轮功学员在内的犯人实行“八、五、一、一”管理模式。即一天八个小时工作,每周劳动五天,一天学习,一天休息。法轮功学员每天在车间做奴工的时间近十二个小时。“八、五、一、一”也是骗人的。

二、丈夫遭冤狱 妻子历磨难 儿子更坚强

值得一提的是,杨永英有一个贤惠的妻子和懂事的儿子。妻子刘春兰因修炼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二零零二年,刘春兰被非法判刑七年,那时,丈夫正在被迫流离失所,儿子才十三、四岁,刚刚上初中,这种无辜的伤害给孩子带来巨大的创伤和阴影。

当二零零九年,刘春兰回家后,丈夫杨永英已经被非法判刑十七年。儿子在亲戚的帮助下,已经考上一所理想的大学。儿子很懂事,也很节俭。

刘春兰以自营服装加工兼洗衣店为生,供给狱中的丈夫和上大学的孩子生活,她起早贪黑的忙碌着。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一日,刘春兰被六、七个人以消防不合格为由骗到鹤岗洗脑班打昏。六天后,被放回家时,腿不能走路,被架着回到家中。


现任改造狱长:南生
十三监区:
监区长:金世彬
政教: 王沿东
副教: 裴德林
副监区长:杨玉明(生产)
一分监区:指导员:孙元泽。中队长:王庆瑜
二分监区:指导员:孙吉汉,中队长:王志勇
干事:尹铎、崔文宇、崔策、温xx
本监电话:0451-57307106
时间:早7点-晚6点
监舍:0451-57307109胥如野:现任狱侦科科长。王健:现任刑罚执行科科长
何岩的电话:13314501008。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