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次构陷被驳回 吉林农安国保诱骗家属签字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省农安县烧锅镇法轮功学员付贵华和孙艳霞两位女士,2013年6月3日被中共绑架、非法关押十个月,期间国保警察曾八次构陷“起诉”,八次被法院驳回。

现在以农安县国保大队队长唐克为首的警察仍不甘心,企图通过付贵华的两个女儿罗织材料,继续构陷合法公民。

近几个月来,付贵华和孙艳霞的家属一直奔走各个有关部门,控告、反映农安国保等不法警察酷刑、抢劫等犯罪事实。付贵华家属也多次去农安国保索要被抢财物,但均遭国保警察推诿不还。孙艳霞丈夫还遭到当地烧锅派出所报复性拘留五天。

现在,付贵华和孙艳霞两位善良妇女依然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三看守所,付贵华高血压190,身体十分消瘦;孙艳霞被迫害出肝硬化、输卵管肿瘤、乙肝等疾病,均不适合拘押。到现在为止,农安国保构陷付贵华和孙艳霞的卷宗已经八次被法院打回。每一次都是递交到长春市中级法院,然后长春市中级法院再以“补充侦查”打回来,来来回回至少有八个来回来。据一位农安县政法委官员称:他猜想,现在人判不了,也放不了;因为怕放完人,家属更得告了。家属说:那要是她俩在看守所出什么事,那不成人命官司了嘛!

2014年3月30日,农安国保教导员郑永峰给付贵华的大女儿打电话,叫家属第二天去国保,商量还东西的事,并指名一定要付贵华的小女儿一同去,声称她当时在现场,需要她签字。

第二天,付贵华的两个女儿早上前往国保,见到了国保大队长唐克。唐克说:听说你妈要放了,还有孙艳霞。家属问什么时候放,他说他也不知道,听检察院、法院说的,(长春)中院说要放人。唐克还问她俩现在何处住、手机号、家庭成员、等个人信息,得到答复后,开始问她俩带没带手机,要检查手机。从于健莉手里硬拿过手机后,看是黑屏,问怎么回事。于健莉说没电了,唐克就把手机还给她了。唐克还质问家属说:你们还打市长热线啦?说我暴力执法、抢你们六千五百元钱?!唐克不承认打人的事,于健萍说:我亲眼看见你们打人的。孙艳霞被打得腿两三个月走不了道。唐克依然不承认。于健萍说:你们公安机关不是要求全程录音录像吗?唐克说“对”。于健萍说:那咱们现在说这个也没用,你们调录像不就知道了。

之后唐克叫于春海把韩健平和于健萍的笔录拿过来,唐克开始翻看。于健萍表示:韩健平明确说明笔录是假的,是被酷刑后被迫承认的。

唐克还说请律师没用等,让家属别哪都找了。家属表示:我们请律师就是让大家知道,我们没犯法,我妈炼法轮功不犯法。老百姓普遍以为被公安局抓走的就是犯法了,我要告诉他们:我妈炼法轮功没犯法,我要让我妈回家时能直起腰板来!

唐克还说:现在咱们也没有录音,咱们说点题外话。他说:你妈这个事吧,我们也不知道,是长春市局的人跟的。当时我们和市局的在烧锅镇跟了一周,我们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发现的。我们自己分析,一个是可能当时在店里跟的时候,你们上面包车,被看见了,一个是去韩雪老婆婆家,他们家是德惠的,我们和德惠的派出所去他老婆婆家,被你们知道了。

家属一直问唐克,今天能不能还东西,都已经白跑好多趟了。后来唐克说:相机找不着了。电脑拿市局鉴定,没出结果呢。家属问6500元钱呢?唐克推说:我们记的钱就有三千多,和你们说的6500不一致,这个需要再找付贵华调查。唐克还问于健萍:看没看见当时是谁拿的钱、长什么样。于健萍又描述了当时钱被抢的场景,表示:是谁拿的,我也都不认识,你让我说名,我也说不出来。应该你们去调查。再说了,钱不管被谁拿的,最后不都是要交到一起吗?不能自己揣兜里吧。最后唐克说:相机按原价给家属,给家属拿了1900,47寸的电视也还给家属。家属在“扣押物品返还说明”上签完字后,唐克叫于春海和周大海也在纸上一并签了字。

之后唐克又叫于春海再去打一份材料叫家属签字,并指名叫小女儿于健萍跟着去签字,叫大女儿于健莉留这屋,于健莉不配合,跟着妹妹一起去,唐克就叫周大海喊于健莉回去,说唐克有话跟她说,于健莉照样不配合,周大海只好一直在大厅假装与于健莉唠嗑看着她。

家属发现那个屋里摆的都是自己家的物品,被抢物品里面竟然还有之前不知道的“蜡烛”、“衣服挂”等日常用品。和自己家物品摆在一起的还有不知国保警察从哪里弄来的一箱子传单和一箱子大法书籍。家属还看到所谓的物品清单上赫然写着“一千多法轮功传单”、“二百多法轮功小册子”、“六十多本手抄本”等国保编造的条目,于健萍直接和于春海说:这些都是你们编的吧,这些根本就没有。还有,你要是想让我在我当时笔录上的内容签字,我是不会签的,因为那都是假的。当时唐克和郑永峰打我,我被迫签的。你要是拿韩健平的笔录内容叫我签,我也不会签的,因为那都是假的。然后于春海让她签什么什么是孙艳霞家的,什么什么是付贵华家的。并且写的时间也是两个月前的时间,还以黄老派出所警察向对犯人的询问笔录形式进行记录。于健萍表示自己是不会签的。就出去了,当着周大海的面把于春海让签的内容说了一遍,周大海说他也不清楚。

之后于春海又逼于健莉签,于健莉逐条告诉他哪条哪条不符合事实,自己不能签。于春海便给唐克打电话,于健莉趁机跑了出去,于春海追到公安局外边,拽住于健莉,要把她拉回去,于健萍上前制止,于春海要1900元钱,还要把之前签的“扣押物品返还说明”拿回去,于健莉强烈要求把“扣押物品返还说明”撕了,再把钱还给他,同意撕掉后,便把1900元还给了于春海。

2014年4月2日晚上,农安国保大队吕明选去法轮功学员韩建平家,同样叫韩建平在“什么什么东西是付贵华家的,什么什么是孙艳霞家的”构陷材料上签字。韩建平当时就表示不会配合他。

另外,孙艳霞2013年底时,输卵管肿瘤用手摸都已经很大了,有生命危险,目前已被再次送到长春劳改医院。据悉,长春第三看守所女子中队唐队长表示,他们第三看守所已经多次和包括:农安县法院、检察院、国保大队、长春市中级法院相关的合议庭、长春市610等部门书面和口头转述过孙艳霞和付贵华的身况,建议办保外就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