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随恶党先得升迁 恶报来临命丧黄泉

沈阳市康平县公安局副局长高忠峰遭恶报,在癌症的折磨中死亡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二零一四年四月,沈阳市康平县公安局副局长高忠峰,丢下妻儿老小,撒手人寰……听到这一消息,熟悉高忠峰的人,有的惊讶、有的叹息、有的困惑——为什么五十岁左右的高忠峰所谓“事业有成”之时却患上直肠癌?让我们一起探究一下高忠峰的人生轨迹,答案便一目了然。

高忠(钟)峰,男,五十岁左右,出生于沈阳市康平县张强镇,据说是警校毕业,长相略带斯文。这样的一个警察,很难让人相信会与暴力、凶狠、邪恶等字眼儿有关联,可这确确实实是高忠峰真实的另一面。在中共十几年对法轮功的迫害中,高忠峰极尽其能事,成了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急先锋。

一脚踢掉老乡两颗牙

一九九九年,江氏集团发动了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邪恶迫害,当时高忠峰正在自己的家乡张强镇任派出所所长,可他对父老乡亲的迫害从没手软过。

九九年十月十八日下午两点多钟,张强镇派出所所长高忠峰带领四、五个人闯入法轮功学员李洪飞家中,非法搜查,打李洪飞耳光,把李洪飞强行拉上警车,在张强派出所,恶人蒙住李洪飞的头,把手用手铐铐在暖气管子上,随后高忠峰指使联防队员寿永国等三、四个人用电棍电击李洪飞一个多小时。

之后,高忠峰用脚猛踢李洪飞的脸部,造成李洪飞两颗牙齿脱落。一直折磨到十九日晚上五点多钟,还要勒索李洪飞二千元钱。因李洪飞家中没钱,就强迫李洪飞家打玉米卖钱,家人没有办法只得现打玉米,强行拿走二千元,才放李洪飞回家。

毒打、用电棍电击敏感处

高忠峰对善良的农村妇女的迫害也从不手软。九九年十月十八日,因得知张强镇法轮功学员李俊艳去北京上访,高忠峰带领几个人闯入李俊艳家,因李俊艳没在家,绑架未能得逞。随后,高忠峰又指使联防队员寿永国等人到李俊艳家中勒索二千元,因家里没钱,只得向亲属借了二千元钱交给他们,他们才肯离开。

九九年底,高忠峰指使联防队员到李俊艳家,以核实材料为由将李俊艳劫持到张强派出所,用电棍电击李俊艳的双手、脸等处,同时向李俊艳勒索钱财,否则就劳教。李俊艳拒绝他们的勒索之后,被劫持到沈阳市龙山教养院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晚九点多,康平县法轮功学员孙凤新、孙凤英、高秀云被康平县镇南派出所的几名不法人员劫持到镇南派出所。在派出所里镇南派出所所长高忠峰(从张强派出所调任)刑讯逼供,康平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李密做口供记录,高忠峰用电棍连续不停地电孙凤新的手、脚心,手背上电得全是水泡,肿得很高,还往孙凤新嘴里塞东西,怕她叫出声来,一直把手无寸铁的孙凤新折磨到半夜一点左右。三天后,孙凤新被折磨的已经脱了相。之后,康平县公安局把孙凤新送到沈阳方家栏拘留所非法拘留五十六天,接着又把孙凤新送到沈阳市龙山教养院非法劳教三年。孙凤新在龙山劳动教养院被迫害的差点送了命。

高忠峰还指使四、五个恶人打孙凤英耳光,把孙凤英按在地上跪着,拳打脚踢,致使孙凤英腋窝处肿起象饭碗口那么大的黑子痧,疯狂般的毒打令孙凤英几近晕厥。之后,孙凤英、高秀云分别被非法劳教二年,关押于沈阳市龙山教养院。

二零零一年一月八日晚七点多钟,康平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李密指使高东生和许德福二人把法轮功学员白桂馥绑架到镇南派出所,镇南派出所所长高忠峰手指着桌上的电棍说:“这电棍就是给你准备的,”并喊道:“把手铐给她戴上,再找根绳子把她绑在床上打!”随后高忠峰又恶狠狠的说:“我是警校毕业的,就会打人(把人打坏但看不出外伤)。”说着就对白桂馥开始拳打脚踢,还用电棍电白桂馥的脸、脖子等处,打得白桂馥头昏眼花,几近晕厥。二月二十七日,白桂馥被非法劫持到沈阳市龙山教养院,劳教三年。

打家劫舍 敲诈勒索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晚上九点多钟,张强镇派出所所长高忠峰带领联防队员寿永国、陈文龙等四、五个人,闯入法轮功学员王永才家,威胁两个未成年的孩子说出父母去哪里了,并把师父法像、法轮图等抢走。几天后,高忠峰又指使手下人抢走王永才家的一台电视机、一台录放机。

九九年十月份,张强镇法轮功学员吴秀杰等去北京上访,被康平县公安局警察劫持到沈阳第五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又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女子自强学校六天后,被康平县公安局和张强镇派出所警察劫持到张强镇敬老院,关在一间安装了铁窗栅的屋子里,张强镇派出所所长高忠峰指使十几名联防队员和两名妇女看管法轮功学员,日夜监视,不许炼功,晚间不许闭灯,不让烧炕,又没有暖气,逼迫写所谓“悔过书”,每天勒索一百元所谓生活费,共计向吴秀杰家人勒索现金八百元,还将吴秀杰等几名法轮功学员用手铐铐在炕沿下的铁管上,她们只能在地上蹲着,直到深夜才打开手铐。

在吴秀杰被非法关押期间,高忠峰每天都要派人到她家里进行骚扰,向家人勒索钱财。当时因她家养了一辆货车,高忠峰就派刘学、王福志、寿永国等十多人来抢劫,一个叫梁万令的上车就要启动,被吴秀杰年迈的公公挡住。逼得老人要趴在车轱辘底下,才制止了这次抢车的事件。最后还是被逼迫交所谓罚款一千五百元。

二零零零年二月五日(大年初一)上午九点左右,高忠峰指使片警田海峰到法轮功学员姜秀芳家骚扰,并问她是否还炼功,姜秀芳说还炼,田海峰以所长想找她谈话为名,把姜秀芳骗到镇南派出所。当时姜秀芳的丈夫付立新(法轮功学员)也被绑架,她只能一个人既要照顾年幼的孩子,又要维持商店的经营。但高忠峰无视这些,而且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命令警察把姜秀芳直接送到公安局后院的康平县看守所,强行拘留了好几天。单位和亲属们到镇南派出所要人,被勒索了二千元钱,姜秀芳才被放回家,二千元钱至今没还。

绑架 非法拘禁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康平县法轮功学员于常龙去一朋友家串门,镇南派出所所长高忠峰指使冯学洋等三名警察绑架了于常龙,在派出所里,冯学洋逼迫于常龙说出去谁家了,干啥去了,说什么了等等,于常龙拒绝回答,后来,以涉嫌所谓“串联”,将于常龙非法拘留七天,关押于康平县看守所。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中下旬里的一天,于常龙正在单位上夜班,在镇南派出所所长高忠峰的策划下,两家子派出所警察王进党等三人将于常龙带到单位的警卫室,镇南派出所的四个人把于常龙绑架到镇南派出所。高忠峰逼问康平镇东门到八家子的公路两旁的条幅是谁挂的,于常龙说不知道。随后把于常龙带到另一个屋,十多个警察对于常龙拳打脚踢,持续了半个多小时。之后,高忠峰和另外两个人又问于常龙知道不知道是谁挂的,于常龙还是说不知道。高忠峰狠狠的踹了于常龙两脚,还欺诈于常龙说法轮功学员姜秀芳已经把他说出来了,于常龙要求当面对质,高忠峰的阴谋才没有得逞。之后,于常龙被非法拘留,被关押在康平看守所两个多月。

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四日早晨四、五点钟,在康平县公安局长牟国明的指挥下,高忠锋(刑警队队长)、张强派出所莫建超(副所长)、寿永国(联防队员)等二十多人,出动十多辆警车,绑架张强镇三棵树村法轮功学员孟兰玉、何亚贤。何亚贤正在家中护理因事故造成腿骨折的丈夫,为了阻止恶人的绑架,何亚贤将房屋门在屋内反锁,高忠锋等把门锁撬坏,破门而入,强行绑架了法轮功学员何亚贤。孟兰玉、何亚贤被非法劳教一年,非法关押于内蒙古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

十多年以来,高忠峰对待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就是这样:张口就骂,举手就打,抬脚就踢。据不完全统计,从九九年以来,高忠峰直接参与绑架、抄家、勒索、非法拘留、非法劳教的康平县法轮功学员有几十人。其中包括:刘洋(被劳教)、张淑辉等。

善恶必报

常言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尽管在迫害法轮功的十几年中,高忠峰从张强派出所所长、镇南派出所所长升职到康平县公安局副局长兼刑警大队队长,可二零一三年,原来非常健康的高忠峰被检查出直肠癌,经多方医治无效,于二零一四年四月在罪恶的偿还中丧命。

据说,临死前,高忠峰已被癌痛折磨得肝胆欲裂,骨瘦如柴,蜷缩成一小团儿,惨不忍睹……

作为一个人,追名逐利并不是什么大错事,但绝对不可以为此而迫害善良、对修炼人犯罪,更不能与真、善、忍佛法为敌,否则,必将遭到天理的严惩。从被撤职并殃及儿子车祸的前康平县公安局局长张军、八楼坠亡的前康平县公安局局长刘效明,到诬判法轮功学员一个月后自己便锒铛入狱的康平法官范斌、殃及儿子车祸身亡的前康平县政法委书记田柏祥、突发心梗的刘景山;从癌症身亡的央视主播罗京、天安门自焚伪案制片人陈虻,到王立军、薄熙来、李东生、周永康,等等,无论其有多大的功名,无论其有多高的权势,违背了天理,就无法逃脱天理的惩罚。

其实,包括高忠峰在内的很多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都知道,法轮功教人做好人,修心向善,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只是他们受中共的无神论毒害,不相信有天理,不相信善恶有报。中华民族五千年神传文化始终贯穿着敬神敬佛和善恶有报的天理,而西方传来的共产邪教,不相信神佛的存在,崇尚暴力斗争,与中华五千年神传文化格格不入,与宇宙的法则背道而驰。这也正是高忠峰悲剧的根本原因。

识时务者为俊杰。贵州省平塘县2.7亿年的藏字石天然形成的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已向世人昭示着天意;历史上罗马帝国因迫害正信的基督徒而遭天惩,四次大瘟疫淘汰四分之三的人口,强大的罗马帝国被摧毁;《九评》引发一亿六千多万(至二零一四年五月)觉醒的中国人退出中共党、团、队邪恶组织;江氏“血债帮”在海内外被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和反人类罪起诉;等等。这些已经让真正聪明的人看懂了天意——天要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命,而且他们已经做出明智的选择,退出中共邪恶组织,弃恶从善,有的已从迫害法轮功学员转而暗中保护。

在此,我们真心希望那些曾经迫害过和现在还想通过迫害法轮功捞取政绩的公、检、法、司等部门的人员,顺天意而行,赶紧悬崖勒马,将功赎罪,退出中共恶党的一切组织,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千万不要让高忠峰的悲剧在自身重演。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