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女子监狱位于石家庄鹿泉市石铜路,自二零零五年始,河北省内各地女服刑人员都转移到这里关押,同时把所有因信仰真、善、忍而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也关到这里迫害。

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五日,石家庄第二监狱女服刑人员全部转到第一、二、三、四监区;八月底,承德监狱女服刑人员全部转到第五、六监区;八月八日,保定满城监狱女服刑人员部份转到七、八监区,其余服刑人员于二零零六年三月也转到女子监狱各监区。二零零六年八月,女子监狱将各监区的老弱病残和精神病人员转到第十一监区,监区长金晓明,教导员周春燕,警察冯海萍等,居委会主任安静,犯医何蕊。

二零零六年四月初,河北省女子监狱将第八监区全部服刑人员转移到第一、四监区,将第八监区人员住的一号楼一层改为九监区,三楼部份改为“攻坚”小组,这是专为迫害法轮功学员设置的,把未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集中在这里,从各监区抽出做转化的犹大、警察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犹大有蓝奇志、佘小玲等,参与迫害的警察有杜立静、董雪(全是满城监狱过来的)等。

法轮功学员芦凤玲是从保定满城监狱转到石家庄第二监狱的,又从石家庄第二监狱转到女子监狱二监区,她坚持不放弃信仰,抵制迫害几次绝食,被强行灌食,使她身心受到严重伤害,走路都困难,每次由犯人用小板车推着回监区。

法轮功学员李冰寒被非法关押到四监区,二零零六年三月被从保定满城监狱到河北女子监狱。李冰寒因未蹲下报数,被警察侮辱人格:“你们就象一条狗,叫你们蹲下不能站着。”后来法轮功学员据理力争,使警察道了歉。

法轮功学员吴宝霞被非法关押到六监区,她二零零六年三月,从保定满城监狱过来的,因不放弃信仰,在宿舍炼功,警察用电棍电她大腿和阴部。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法轮功学员邓有芝被非法关押到八监区。她在看守所得法,看到大法的美好,坚定要修炼法轮功,屡遭警察和犯人的打骂,她绝食抗议,曾被犯人在地上拖着拉去灌食,一直拖着医院,全身上下全是泥土。

法轮功学员刘慧林(看守所得法)被非法关押到八监区,因监狱的劳动强度大,身体不好想炼功,就被剥夺探视的权利和就餐机会。监狱还扣押她已经上报的减刑材料,减刑时间被拖延。

法轮功学员刘淑琴被非法关押在七监区,在二零零八年三月八日,全监狱在广场看节目,刘淑琴响亮的喊“法轮大法好!”被警察指使六、七个人抬出去。

法轮功学员何兰花将近七十岁,还被非法判刑,被关在七监区,她是回民,监狱也把她安排在大食堂吃饭,还让她每天搞全监区的卫生,走廊、大厅、门窗、扶手、楼梯等地方每天擦好几遍,还要灌暖瓶水送到各监区,冲厕所、倒垃圾都得干,还有很多杂活,从早上五点开始,一直干到晚上。有一次累的胃痛,又吐又泻,早上就给狱警马莉说:“因为胃痛得休息,早上的垃圾倒不了了。”马莉拉着脸说:“克服克服,没人。”何兰花忍痛干活,血压常常是170/110毫米汞柱,后来让都去干活,从早上七点干到夜里两点才收工,做羽绒服。日常处处被人监听、监视,稍一说话就被报告给监区长。

法轮功学员储连荣被非法关押到十一监区,被犯医王曼和包夹犯人孙喜荣等强行按着每天吃精神病药物。据犯人说“邢俊华(保定)、储连容(承德)刚被关押时,精神可好了。”监狱强制她们转化,关小号迫害,出来后眼睛发呆了。

法轮功学员张荣杰被非法关押到十一监区,她被非法判刑十二年,身体被迫害的很严重,身体几乎不能自理,在监舍受到歧视。

法轮功学员白玉枝被非法关押到十一监区,因迫害的眼睛几乎失明,身体自理困难,还用犯人包夹她,生活上不管,很长时间家人才来接见一次,送来的东西还丢失很多,剩下的一点半夜睡着时还被犯人偷吃了。狱警不许法轮功学员接触帮助她,一次何兰花帮助她整理了一下衣服,恶犯柳叶就给报告狱警。还要给她三停(停止家属探视、停止购货、停止通信)。

二零零六年,河北女监把各监区老弱病残及精神病的人关到十一监区,监区长金晓明、教导员周春燕,狱警冯海萍等。当时有法轮功学员白玉枝、王晓明、何兰花、宋凤芝、董俊惠、丁汝芹、赵文兰、张荣杰(元氏)、储连荣、张荣杰(保定)、邢俊花、胡玉梅等受到各种欺辱,同时她们也被强制干很多的活,如包糖块、糊鞋底等任务,繁重的劳动和精神上的压制,使很多法轮功学员身体状况日下。何兰花被非法判刑七年,出来时上牙只剩下一颗,还活动;下牙剩下不到一半,胃痛、腿痛、腰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