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思一念都应在修炼中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七日】修炼确实是非常严肃的,修炼人时时刻刻都要保持正念,一思一念都要站在法上修好自己,因为修炼人走的路很正、很窄,稍有疏忽就会出现干扰带来麻烦。从我以下的几件具体事中,就可看出修炼者的一念正确与否何等重要。

念不正伤人

我的老伴是同修,去年较长一段时间右腿老痛,膝弯处发直,走路有点一拐一拐的,多走点路就痛得吃不消,但神奇的是一点不影响双盘打坐。我们知道这腿痛是假相,是邪恶的干扰迫害,认为多发正念就行了,可是几个月过去了还那样。我想我应该帮她发正念,快点清除邪恶的干扰,因为这样长时间下去不好,要再严重点家里就没人做饭了。我不会做饭,这样下去吃饭就成问题了,为了这个我也得帮她多发正念。

我增加并加长发正念的时间,每天一、两次,每次二、三十分钟。一段时间后,我问她:“你的腿好些了吗?”她说:“还那样。”这就怪了,我记得有一次我突发“重病”,我坚决否定它,不承认它,只发了半小时正念,睡一觉就好了。这点腿痛,两个人发了这么长时间的正念都不见好,是什么原因?老伴向内找人心,找了不少,我也帮她找,确实找了不少,反正是邪恶干扰就坚决清除,是自己应该过的关就按师父安排的过,想善解的就善解……《明慧周刊》上同修们的好办法我们都用了,可还是不见好。

那天,我发完正念后就想:到底是什么原因呢?是不是我出现什么不对了?难道她腿老不好与我有关?我帮她发正念就是巴不得她快好!冷静下来一想,是和自己有关:我的依赖心!这就是问题所在,过去一贯吃老伴做的现成的,生怕她“病倒”没现成的吃了,大概师父就是要把我这颗依赖的心暴露出来去掉,那个隐藏在为同修祛病做好事背后的不正念头,不这样也难以暴露出来,这显然是为我为私的,坚决去掉它。于是我发正念坚决去掉这颗依赖心。

第二天我问老伴腿怎么样?她说好些了。我想:我找对了,原来还真是我的一念之差,使她拖着一条腿痛了那么长时间,真是太不应该了。以后的几次发正念就增加了去掉自己依赖心的内容,不久老伴的腿好了,几个月过去了一直很好。

修炼人念不正,不仅帮不了人,还会伤人,这个教训太深刻了。

念不正害己

我有一个亲戚,腿抽筋的毛病已有二十多年了,寻医问药不知道找了多少人,花了多少钱,不仅没好,而且越来越严重。十年前我就给他讲真相,劝他“三退”,建议他学法炼功,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不信。因为他是亲戚,见他痛得可怜,我就每隔一段时间还是去劝善,他总是婉言谢绝。

去年上半年的一天,我又去看他,问他身体怎么样?他说:越来越狠,活着真没意思。我又趁机建议他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无可奈何的摇摇头说:“没希望了,人总是要死的,我不怕死。”我又讲了一些劝善的道理和诚念九字吉言得福报的事例,他除了摇头,便是满脸茫然。我见他如此顽固不化,也没有了劝善的念头,心想,指给你阳关道你偏走独木桥,那你就在痛苦中折磨吧。

此后不知怎么的,我也出现了夜间睡觉时腿突然抽筋的现象,而且奇痛,连症状都和那位亲戚的一样。开始我马上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几秒钟就好了,所以没太在意,认为这是偶然现象。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发“病”次数渐增,发正念也不起作用,这就引起了我的警觉:以前没有的现象,为什么现在有了呢?我翻开《转法轮》,几行耀眼的字映入眼帘:“所以今后遇到矛盾的时候,你不要把它看成是偶然的。因为矛盾产生的时候,会突然间出现,可是却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你只要把你当作炼功人,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看来师父是在用这种方式来提高我的心性。

细想起来,在这个问题上自己是冒出了不少人的执着心。比如:见他每况愈下,心想“这是自讨的,活该”,潜意识里有幸灾乐祸之心;“好话听不進,愿意花钱受折磨”,恨铁不成钢,有埋怨之心;“一心为你好,却不识好歹”,有瞧不起之心;等等。这样一来,自己善念少了,坏念多了,不仅对亲戚不利,错念中的坏物质也往自己空间场和体内积淀多了,旧势力当然就有理由加害自己了。就是因为自己的意念不正,才招来了不好的东西。

师父的法理让我归正了自己,让正念来主导自己,果然好了,不抽筋了。那位亲戚虽然病没好,但今年他的精神面貌却好了很多。

大法弟子啊,什么时候都应是好人,随时都要保持正念,即使是帮人也必须站在法上,正念正行才能真正帮人,否则不但帮不了人还会损害自己。

念一正心想事成

今年清明节的前一天,我骑着三轮车出去办事,走在一条水泥路上,口袋里有一张大法真相粘贴想贴路边的水泥电杆上。可是,那天路上来往“挂山”的车辆行人特多,在众目睽睽下去贴感到还是有风险的,心想那就往前走,贴下一根电杆吧。可情况还是一样,怎么办?老继续往前走也不行啊。

这时师父的一段话打入了我的脑海:“大法弟子就是堂堂正正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什么依赖的想法都没有,邪恶也不敢钻你的空子,坏东西见着你就逃,因为你没有任何遗漏能被它抓住钻空子。”[1]我这是最正的事,救人的事怕什么?大法弟子是未来的神,我的空间场的事,我说了算。请师父加持,帮助清理一切阻碍我粘贴的邪恶因素,我一定要贴在前面最近的那根电杆上。想着想着自觉一身正气,临近那根电杆了,这时我发现前面公路既无车辆,也无行人,转身看后面也一样,整条公路好象凝固了,这么好的机遇,我立即下车迅速贴好粘贴,上车往回走。此时公路上又恢复了先前的忙碌,这些车辆和行人好象是突然从地底下钻出来一样。感谢恩师的慈悲呵护,师父随时都在弟子身边,大法弟子凡是做救人的事师父早把路铺好了,只等我们去行动。

本月中旬,一位老战友来看我,二十多年没见了,我很高兴,三句话不离本行,我立即给他讲了真相,做了三退。他突然想起本地还有他的一位本家老同学,希望能请他来见见面,我想这也是我救人的好机会,马上打电话请他来,一拨就通,而且很快就来了。在他俩聊天的间隙,我也插话劝他三退,他说只入过团,那就把团退了吧。丝毫没有犹豫,就用化名退了团。下午,战友的老同学说有事要回家,我请他来吃晚饭,他答应了。等饭前打电话请他来时却打不通了,电话里说因欠费暂时停机了。没办法,我只好骑电动车去接他。见面时我问:上午还打通了你的电话,怎么下午就停机了?他说:“上午接到你的电话我也很奇怪,电话已停机几天了,这几天忙也没去交费,怎么通了呢?”我心里一下明白了,这又是师父帮我救他开通了他的手机,他得救后,也就恢复停机了。

念一正,真是心想事就成。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