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闻“修炼如初”有感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三十一日】看了师父的《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对师父的教诲“修炼如初,必成”记忆深刻。

我在一九九七年小学六年级时得法,曾放弃修炼十年,直到今年才从新走入大法的修炼。十年回头一看,似一瞬间,我已从一个学子成长为三十而立之人。

我家最先得法的是我姥姥,她修炼后,身体上的疑难杂症很快不翼而飞。于是妈妈、爸爸和我也相继走入大法修炼,爸爸的眼病也不医而愈。

那时大法在中国大陆迅速洪传,《转法轮》和炼功音乐的磁带都很难请到,真是一书难求!起初我和母亲都是在没有炼功音乐的情况下自己数着遍数炼功的。记得当第一盘炼功音乐在录音机响起的那一刻,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场景:我站在一个层层台阶的下面,顶端是一座古庙威严而神圣。数不清的台阶一层一层的,细密而整齐!现在回想起这个画面我依然激动。也曾有一次,我放学回家的路上,赶上一次浓雾,能见度也就是几米的距离,走着走着,隐约间看到一个穿着整齐的人骑着自行车向我驶来,我定眼一看:这不是师父吗?!也就是几秒的时间,师父冲着我点点头笑了笑就骑车与我擦肩而过。后来师父多次用梦的方式点化我,让我走回修炼中来!师父的慈悲和恩德弟子真的是无法回报!

一九九九年,中共发动的迫害开始了。当时在迫害前一天,母亲就拿着大法书带着家里仅有的几万元和同修们到市级政府上访,在正念下隔天就安全回来了。就这样在这场铺天盖地的造谣诬陷下,我们虽没有放弃修炼,但是慢慢的都懈怠了,我上高中时放弃了修炼。在大学时曾经走回来一段时间,但毕业工作后,我又一次的脱离了大法,这一放弃就是十年!

从新修炼后,我学了师父的《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读着读着不禁放声痛哭,我感觉自己是一个孤儿走回了母亲的怀抱,我放弃了何止是一个十年的时间,而是一段珍贵的正法進程!我更感叹的是因为我放弃修炼,多少有缘人错过了听真相的机会,我跟他们的缘份就那么一次,现在想回过头去找他们也找不到了。自责中我督促自己要跟上正法的進程。

因为身在外地,我联系不上本地的同修,我就用自己在以前建立家庭资料点的经历,自己从新建立资料点。虽然本地同修也在做,但是我们是整体。每次出门送资料,我都在想会不会重复的覆盖真相的资料?后来一想不对,我们是助师的法徒,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只不过是跑跑腿动动手。我们只是有这个愿望而已。第一次我晚上去送《风雨天地行》的光盘,路上偶遇一对迷路的夫妇,我主动上前帮助他们,临别前,我对他们说:送你们一本光盘。那个妇女高兴的将光盘珍贵的放在棉袄的内侧。我知道这是师父鼓励我,将有缘人送到我的面前!

看到二零一四年神韵风靡全球,看到同修们刻苦的排练节目的视频时,我真的被他们感动了,同修们辛辛苦苦的汗水湿透衣衫,只为的是将最佳的舞蹈呈献给观众。我没有理由不将这份美好的晚会带给我们本地的众生。于是我就自己制作神韵光盘,到大街上面对面的送神韵,让他们享受这台纯善的晚会从而被救度。

一度我偏执的只做神韵光盘,后来我想不对,《九评》和《风雨天地行》的光盘也要做。现在很多人对共产党模糊不清,甚至有的时候看到贴的标语或者真相币上的“天灭中共”,也还是不明白共产党的邪恶,这时《九评》就是一把利器,能揭穿共产党的一切谎言。《风雨天地行》就是一个思路清晰而短小精悍,却能说清原委的讲真相好帮手。

在做这些过程中,我慢慢的升起了做事心,不能从法上认识法。做着做着自己感觉很累,有一天早晨骑着摩托车要到一个公园去打真相语音电话,可是自己在中途脚险些崴到。这一情况警觉我自己向内找,是自己的这种干事心起来了,过份的着急讲真相也是执着!当背到师父的《洪吟》〈无为〉“专行善事还是为 执著心去真无为”时,我悟到了:要认认真真的去做,不能敷衍的盲目的着急的去做。

因为没有集体学法的环境,有时自己就懈怠了,有时也在思想业和色心色欲的干扰下放慢了修炼脚步。事后意识到,我就赶紧的纠正自己,及时发出正念,不走旧势力的安排的所谓考验。调整好心态继续的学法炼功。我已经错失十年的修炼机缘,幸得师父慈悲,才再一次领弟子从新走入大法的修炼,不能再因为同一个问题使自己摔个跟头!

有时,我炼着炼着功,眼里就不自觉的含满了泪水:师父给予我太多太多,若不是今生幸得佛法,我已经在人生的这条路上随波逐流走向堕落的深渊回不了头了。唯有大法才能归正一切不正的!

而今,师父的新经文再次的提醒我们要“修炼如初”[1]。无论余下的正法时间还有多长,我都要做好师父说的“三件事”。不能因为寂寞就放松自己,真正的从法上认识法。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