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怀柔区警察非法监控六旬农妇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六日,北京怀柔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六一零、镇派出所等又将六十五岁的李淑清女士绑架并非法抄家,抢劫走电脑、打印机等私人物品,非法关押一个月后所谓“取保候审”,一直二十四小时监控她。

李淑清老人,北京市怀柔区沙峪乡铁矿峪村农民,于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一身的病痛全无,她生平第一次感到了无病一身轻的轻松愉快!在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的十五年里,她先后被非法拘留四次,非法劳教一年,判刑三年,关洗脑班多次;她遭受折磨有:不让睡觉、电刑、关小号、灌食以及各种各样的精神折磨等等。中共镇、村委书记、区国保大队 、六一零、派出所恶警等经常骚扰、威胁她。

二零零零年底,因写标语让世人明真相,李淑清被怀柔区国保大队、六一零绑架折磨后,非法劳教一年半,在劳教所遭折磨:长时间不让睡觉、坐小板凳、蹲小号、打骂、强制洗脑等迫害,二零零一年底回家。

李淑清老人讲述当年在怀柔看守所遭迫害的经历时,说:“我被劫持到看守所后,那个姓唐的女恶警喊着我的名字说:‘李淑清,你怎么又来了?我看看是不是你?’一边说,一边用电棍电我,我就是不配合他们,又被这个姓唐的恶警戴了半个月的背铐。不能上厕所、不能躺着睡觉,双手被手铐磨得血迹斑斑,生活上不能自理,我就绝食抗议,多次遭到恶警们野蛮的灌食。灌食的那一刻,恶警就象一群野兽,手脚一起上,有抓头发的,有脚踩着的。灌食次数多了,胶皮管从鼻子里抽出来后鲜血顺着鼻孔流淌不止。在二十多天后突然停止了灌 食,后来听刑事犯说:‘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因为灌食,被灌死了’,几天后他们就强行给我打葡萄糖。五十五天后,我被非法劳教一年,然后我又被劫持到了调遣处。”

二零零四年十月,老人讲真相救人时,被恶人举报,被沙峪乡派出所送进区转化班强制洗脑,李淑清坚持自己的信仰,怀柔区公、检、法、国保大队、六一零诬判她三年大刑,送北京市女子监狱四监区迫害。二零零五年初,李家里还出了大事:她的两个女儿正在县城念高中,大女儿面临高考,她的丈夫为给女儿筹备学费、生活费等费用,上山砍柴换钱,背柴下山时受伤,造成胯骨粉碎性骨折,家里没人看护,没钱治病。

监狱四监区队长刘迎春极其邪恶、卑鄙,疯狂迫害李淑清,不仅酷刑折磨(长时间不让睡觉、坐小板凳、关小号、背铐、电刑等),还联合铁矿峪村书记付自录、村长王宝海,找了几个村民和孩子的姑姑导演了一出丑剧,瞎编了一些东西,录了像,拿到监区向全体服刑人员放映,他们声泪俱下,说家里如何需要她,逼她转化,强迫全监区犯人向李淑清施压,污蔑她不顾家。李看穿他们的把戏,刘迎春没有达到目的,见到李就大骂。

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五日,在村支部的支持下,恶人王宝海、王福田等人到沙峪乡派出所举报李淑清,派出所所长袁福林、王玉春、毛杰等恶警闯进李家,非法抄走李老师法像、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和其它大法资料,将李淑清绑架到乡派出所,对李进行无理的审讯,李不配合,二十七日将李关进区看守所,医生检查身体为心大、高血压。非法关押一个月,三月二十六日晚十点,怀柔区看守所仍以“取保候审”为条件将李放回家,留下随时绑架、迫害李淑清的活口。

为达到迫害李淑清的目的,四月十一日区公安分局开车把李送进转化班强制洗脑,乡、区六一零合伙转化,强迫李写“保证书”,被李严词拒绝。第二天六一零将李的两个女儿和她们的领导找来,让其女儿给写,被李制止。李淑清据理抗争,两天后回家。

然而迫害并没有结束,村主任王宝海、治保主任王永柱随时跟踪李,去哪跟哪,还召开支委会监督李,派两名防火员看管李,在李家的门前还安上监控器,探头全程对着李家,二十四小时监视李淑清行动,严重违反宪法,侵犯人权,限制人身自由。李淑清找村委论理,书记付自录扬言再把李送进监狱,让两个女儿下放回家等,气焰极为嚣张。

附相关负责人的电话:
北京市怀柔区沙峪乡铁矿峪村书记:
付自录13716098136,
村主任:王宝海13716098139,
沙峪乡书记:王某13801211962,
乡长:孙凯13311371559,
副乡长:黄镇13911416793,
乡派出所所长:袁福林01061631884,
610:张福利1860011667,
区610:王伟13716052540。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