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真相是让人解除痛苦 马冬梅法庭上表示无罪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七日,大连市沙河口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马冬梅非法开庭,马冬梅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马冬梅说:“(传播法轮大法真相资料)我想让更多的人都解除痛苦。”“我没有罪,我没有错,法轮功没有错,大法弟子没有错!”

马冬梅女士
马冬梅女士

当天上午九点四十分,大连沙河口区法院对马冬梅女士非法开庭,审判长是李边疆,公诉人常亮。马冬梅在法庭上一直念很正,义正词严,有理有据地驳斥了公诉人的栽赃陷害,她说:“法轮功是正法,我身心受益。”公诉人问:“光盘、小册子、周刊都是你做的吗?”马冬梅说:“是我做的。我想让更多的人都解除痛苦。”

最后马冬梅为自己辩护道:“《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第三十六条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我没有罪,我没有错,法轮功没有错,大法弟子没有错!”

法官问公诉人:“还有没有新的证据?”回答:“没有”。十多分钟,庭审就结束了,法庭宣布休庭。

哮喘折磨命悬一线 修大法获新生

马冬梅,今年四十多岁,从小就多灾多难。她三岁时,高烧不退,患上哮喘病。犯病时,整个人蜷曲在一起,半天才能喘上一口气,憋的脸发紫,不能吃饭喝水,也不能睡觉。看见她的人都流着泪说,她太可怜了,这么小就遭这样的罪。中西医都看了,什么偏方都用了,针灸、按摩、推拿、点穴都试过了,也没有治好。住院能控制点儿病情,出院就犯病。

马冬梅全家八口人,靠父亲一人工作养活,生活本来就很困难,因为给她治病,把家里的钱花的净光,父母再也没有能力继续给她治病了,只能在她犯病时,背着她满地走,才能使她舒服点。有几次犯病时,她憋的都昏死过去了,家人又掐人中,又按脚后跟,大声呼叫她,她才一次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不幸的事接二连三,就这样,马冬梅长大了,可身体干不了活,上不了班,二十多岁了,还得父母养活着。得了这个病,用冬梅自己的话说,真是生不如死啊。马冬梅一家真是愁苦到了极点。

一九九四年四月,有人告诉马冬梅,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很多人都在炼,许多的疑难杂症都好了。孩子能健康的活着是父母的最大心愿,家人象找到了救命稻草,都鼓励冬梅炼功。马冬梅炼了法轮功后,身体逐渐好转,能自理了,不太用人照顾了,犯病的次数越来越少,犯病时症状也一次比一次轻。身体逐渐恢复了正常,再也没有打针吃药。她还能帮家人干点儿轻活,性格也变的开朗了,能主动说话了,自己快乐了许多,也给家人带来了精神安慰,还节省了许多医药开销。

遭诱骗绑架 老母亲伤心欲裂

二零一三年八月三十一日,马冬梅去粮店买粮,八十多岁的老母亲独自一人在家,有人敲门,母亲以为是来送粮的,就打开了门。随即四个不明身份的人闯了进来,其中一人假装和老人聊天,诱骗老人说出了家里的情况;另一个人拿着一个仪器到处探测,还不时的敲敲家具,好象在寻找什么。这几个人要老人跟着去派出所落实点事情,老人不去。

这时,马冬梅回来了,他们先是要马冬梅去派出所,遭到拒绝后,又向老人保证:“落实点事情,马上就送回来。”便强行把马冬梅绑架走了,随后又非法抄了家,抢走了马冬梅很多的私人物品。

马冬梅的妈妈等啊等,等到夜深了,女儿也没有回来,这才找其他儿女寻找马冬梅。因为这几个参与绑架的人自始至终没有出示任何证件,也没有说出是哪个部门的,马冬梅的家人找了好几天,都不知道冬梅的下落。

直到九月四日,大连公安西岗分局才通知马冬梅家人,原来马冬梅被绑架的当天晚上就被送到姚家看守所非法拘留了。

因为一周以前,即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四日,马冬梅的小哥因医疗事故去世,白发人送黑发人,母亲极度悲痛,眼泪还没擦干,一星期后,中共的警察又强闯民宅,绑架了孝顺女儿马冬梅。

八十多岁的母亲怎么经的起十天内失去两个孩子?!一人在家哭啊,哭,哭干了眼泪,只能盼啊,盼啊。因为绑架者向老人保证:“落实点事情,马上就送回来”,所以老人听到门外有响声,就以为女儿回来了,赶快迎门,一次又一次失望。老人担心女儿的哮喘病再犯,自己整天吃不下饭,着急上火的,头发白了一层又一层,视力和听力比以前更差了,身体也消瘦了许多。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五日,马冬梅母亲接到派出所通知,说马冬梅是因为炼法轮功被非法批捕了。

二零一四年一月六日,马冬梅母亲又接到消息说:马冬梅案子送到了沙河口区检察院。

亲人营救

马冬梅被绑架后,家人四处打听消息,都没有下落。没办法,九月四日,去千山路拘留所查找,无此人。疲惫的家人只好失落的回家。刚进家,接到西岗分局的刑事拘留通知书,家人就去了西岗分局要人,分局不接待,门卫给领导挂电话,被告知到办案单位去要人,可问办案单位是哪儿?无人告知。家人只好请律师去看守所接见马冬梅,方知是香炉礁派出所办案,参与绑架的有大连国保、六一零、西岗分局和香炉礁派出所,办案人是霍东波、金铭。

见女儿心切,马冬梅的母亲让冬梅姐姐陪她去派出所要人,办案人霍东波、金铭不见(后来得知,两位分别是派出所的正、副所长),家人被值班门警挡在门外,推脱说:“他们去办案了,一会儿就回来”,可等了一上午,也不见人影,女儿担心母亲身体,只好将母亲安顿回家,这一次对母亲身体伤害很大,在家躺了好几天,才能起身下床。

马冬梅的姐姐,不敢再让母亲受到伤害,只好姐妹们四处奔波,营救妹妹。姐姐先后去了香炉礁派出所、西岗分局、西岗检察院、大连市中级法院、沙河口区检察院、沙河口区法院、拘留所、看守所、律师事务所等,许多部门多次拜访,也无人接待,姐姐们走了很多路,出了很多汗,也流了很多泪,每天空手而归,无法向期盼的老母亲交差。

姐姐去沙河口区法院立案科查询,对方听说马冬梅的案子已被检察院退卷两次,说:“那就该放人了,不可能再送来了。”姐姐满怀希望的,就跟踪案卷,又查到了沙河口区法院,才得知卷宗已到了法官李边疆手里。姐姐就到法院二楼内线联系法官李边疆,了解马冬梅的案情,李边疆说:“就那点事。”姐姐问:“什么事?”李又说:“就那点事”。姐姐又问:“开庭通不通知家属?”李说:“再说吧”。

姐姐担心错过开庭时间,又得不到法官的私人电话号码,只好辛苦点儿,常常去法院,内线电话询问开庭时间,都没有消息。

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六日上午,姐姐又去沙河口法院,内线电话询问李边疆法官开庭时间,这才知道第二天(五月二十七日)上午九点开庭,家属只许到庭俩人。多险呀,要不及时来问,可能就错过了妹妹被开庭时间。

数次迫害

一九九四年四月,马冬梅修炼法轮大法,身体恢复了健康,正当一家人沉浸在喜悦之中,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团伙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马冬梅数次被当局绑架、遭非法拘禁,全家人的苦难又开始了。

二零零六年三月八日,马冬梅送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富民派出所警察参与绑架并非法抄家,抢走了法轮大法师父法像和大法书籍。马冬梅被非法拘留十天。因为女儿被无辜迫害,冬梅的父亲整日担惊受怕,担心女儿因为不能炼功而再次犯病,精神上受到很大的打击,身体状况也越来越差,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九日因病去世。母亲因为失去亲人,接连受到打击,眼睛越来越看不清东西,耳朵也聋了,生活上不能自理,需要儿女照顾。

二零零七年六月八日,马冬梅又被南沙派出所绑架并抄家,她的老母亲也被强行带到派出所,后来老人被放回。马冬梅姐姐赶到妈妈家时,发现家里被翻了个底朝天,她父亲去世后保险公司给的一万五千元钱也不见了。马冬梅的姐姐去派出所要人要钱,派出所的人都默不作声,姐姐怒斥他们:死人的钱你们也敢花吗?警察们都不吱声了。最终那笔钱也没要回来。马冬梅也被送进了看守所。

二零零八年五月六日,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沙河口区法院非法庭审马冬梅。当时沙河口区法院李边疆是参与迫害的主要责任人。马冬梅被冤判三年,在大北监狱遭受迫害。

马冬梅的姐姐白天上班,晚上才能回家照顾老母亲,与冬梅相依为命的老人白天就没有人照顾了,生活非常艰难。

二零一零年,马冬梅结束三年冤狱回家。她在狱中被迫害的哮喘病又犯了,手上裂开大口子、出血、又肿又胀,而且奇痒无比。回来后,她更勤奋修炼大法,哮喘病彻底好了,手上的毛病也没了。恢复了健康的马冬梅,尽心照顾自己的老母亲,母亲身体也逐渐好了起来。母女俩相依为命,生活虽然清苦,倒也悠然自在,母女俩的脸上也渐渐露出了微笑。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