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遇法轮大法的奇妙感受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三日】我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得法的。我先后参加了四次师父举办的法轮佛法传授班。亲耳聆听师父的讲法。

我出生于一九五九年。自幼体弱多病。身高一米七零,体重却不足九十斤。曾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每天早晚诵经,因为心诚,身体出了元婴。佛堂常有木磬声缭绕。九三年身体越来越不适。这时,万幸我丈夫在齐齐哈尔参加了九三年七月师父举办的法轮功传授班,我丈夫就提条子问师父说:我妻子心脏不跳,还能说话,长达三、四个小时是什么原因?师父告诉说:“是心神离体。”我丈夫回来跟我说:“我师父传的是正法。”后来他就组织亲朋好友炼法轮功。

当时我不相信炼法轮功能解决根本,依旧诵经。直到九三年阴历十二月二十四晚,我突然感觉身体不好,就跟丈夫说,快帮助我念吧,我就一心不乱念佛号。这时我妹妹就放声大哭,我就告诉她不能哭,会搅扰我往生。当时我丈夫说:“我不让你走,谁也带不走你。”我心智乱了,就说:“你快求你师父吧,只有你师父能救我。”

过了一、两个小时我恢复了正常。我就决定炼法轮功,但不修。这样我参加了九四年师父在长春举办的法轮佛法传授班。真正懂得了什么是佛法。参加班时,师父讲法我就睡觉,可却一个字不落都听進去了。当时我走路轻松,身体舒适,心情愉悦。我有师父了,是师父救了我,终于得到了这万古难遇的宇宙大法。

我在法轮佛法中修炼了二十年,有收获,有喜悦,有坎坷,有魔难,身体承受的也很多,亲身体验到了佛法的伟大与庄严。

下面我给同修们讲一下我的亲身经历:

我九四年参加长春班时,同时参加早晚班,心情非常激动,总爱看书,有一天我捧着书找同修问一个问题。这时师父从书里面出来说:“自己悟。”还有,参加班第五天时,一到办班地点——鸣放宫,走着走着,就听身后有脚步声,回头一看是师父。师父的手伸向我,我不敢抬头,师父和我差两步台阶还比我高那么多。我把手伸向师父,心里有激动,还有怕。师父的手非常非常的软。我每天都能看见师父的光圈。师父深入浅出的讲着佛法,真是可喜可贺,这是我们和师父的缘份。

九四年八月中旬左右,我突然大出血。下午我跟丈夫说,咱们上医院吧,这病太埋汰了,佛不能管。丈夫说:“不行,要上医院就上市里,不能在家,修佛都修到医院去了。”我想不去就不去吧,这时我小腹的法轮急速的旋转,不到半小时,我就好了。

九四年听说师父要在广州办班时,我丈夫就鼓励我去参加。因为家里经济原因。把电话卖了,带着一千八百元钱去了广州,坐硬座,吃方便面。丈夫嘱咐我说:“什么都不要买,一定要把师父的书都请回来。”

我是一个很有个性的人,同去的一个人是厂里的一个小官,在广州下车后,我们就着急找旅店,两天没有睡觉。就想快点,可他还是要讲,像个官似的,我就生气了,当时就说快点。他看我一眼还继续讲。这时我急眼了。师父又出现了,在一个圆圈里,显现出面部,非常严厉。写到这我还是不寒而栗。师父太慈悲了,我是一个不争气的弟子,总是让师父操心。

九八年有一天我命门非常、非常痛,发着高烧。命门开时,我看到每层门都“唰唰”的开。非常快每层门都有护法,牛头马面金刚像都有。

修炼法轮大法后,九四年至九八年,我像换了个人似的。体重由不足九十斤增加到一百四十斤。每天全身心沐浴在佛法中。《转法轮》中每个字都在我身体里运动。每个字背后都是无数层层叠叠的佛、道、神。每天看《转法轮》时,时而看到一个字就是一个世界,时而看到一页书里的那个景象美极了。还有看书时《转法轮》里的光环慢慢的往外扩展,有时一上午还能看到其它的。什么是幸福,我体验到了。

转眼到了九九年的七二零。黑云密布,黑手伸進了三界,邪恶开始迫害法轮功。有人進京上访,有人去当地政府讲真相。我们是修炼的人,是与世无争的。那时我们家住的是三间平房。当时县领导、厂领导、公安局、派出所共三十多人日夜看守,不允许动,这样一连七天。丈夫被非法劳教三年。我被强迫進洗脑班三次。有三个大年三十不让回家,家里只有一个十岁的女儿自己在家。

后来为了能和同修见面,就开了一个小店。那时只要有人進我的店,我就被带進派出所训话,常人也不行。可有时,炼功人来恶人就看不见。后来随着自己的认识提高和正念的加强、自身的环境越来越轻松,到店里来的同修越来越多。为了和同修多接触,就通过各种方式,大家相聚在一起交流、写心得、谈体会、互相提醒。如有同修落下,就通过各种形式找他回来,无论他是哪儿的心结,都帮他尽量打开。其中有不少常人也相继得法。

我们都是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做好我们应该做的,如坚持用多部手机打真相电话等。请师父放心,我一定救度众生,修好自己。再次跪拜恩师的慈悲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