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护师冤狱三年身心受损 现被迫流亡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入狱二十八天时,耿玉凤女士被强制站立得已经支撑不住,晕倒了。狱警拿来纸笔再逼写“五书”,耿玉凤只能摇头;狱警突然大打出手,直往死里打,拳击她的脑袋和头面部,薅头发,按在地上,拳击后脑部位,扇耳光约二、三十次,耿玉凤全口牙被打活动了;就这样,反复打了约三、四个小时,纸笔又拿来逼写“五书”,耿玉凤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了,微微摇一下头,就不省人事了……然后,狱警强制抓其手签字和盖手印交差。

强行按手印
强行按手印

耿玉凤,原辽宁省大连铁路医院主管护师,是一位受人尊敬的女士。上面只是她在辽宁女子监狱被强制洗脑迫害的一幕。所谓“五书” 即是中共使用酷刑、洗脑等各种手段,强迫法轮功学员违心甚至强按手签署的“不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揭批书”、“决裂书”、“悔过书”、“认罪书”。

耿玉凤自从修炼法轮功以后,为人善良,做事为别人着想,多年的疾病痊愈了。她为了民众了解法轮功真相,以平和方式讲清真相,二零零九年六月十日,在偏远山区发神韵光盘,被普兰店夹河派出所非法抓捕,当天绑架到大连看守所。

非法关押大连看守所 疑药物迫害

耿玉凤被绑架到看守所后,仍然不忘自己大法弟子的责任,每天炼功、理性三退约四十多人。大队长贾玲在大喇叭里阻止她,后来大发淫威。耿玉凤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十个月,菜汤中,有泥沙虫子是家常便饭,有时怪味难咽,耿玉凤多次怀疑是药物迫害,修炼后原来健康的身体却突然腹泻三十二天,最后,很难生活自理,记忆大减,什么也记不住。

亲友们曾两次托朋友办成了耿玉凤可以回家的机会,可是,看守所都要在×教单上签字,复审人员曾几次来看守所,让她签字,就可回家,耿玉凤都告诉他们:“法轮功不是×教,是正法!我亲身受益很多。”最后,都因耿玉凤拒绝签字而作罢。

一次次加剧迫害中,耿玉凤高喊“法轮大法好!”别的法轮功学员也随着喊声四起。

秘密开庭 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五日上午,大连中山区法院,审判长高松,没通知家属,秘密审判了耿玉凤。据说,耿玉凤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告诉法官修“真、善、忍”无罪。庭上和庭后,中山区法院让耿玉凤“认错”,签字,被耿玉凤拒绝。后,耿玉凤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二日,耿玉凤被秘密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不但很久不通知家属,监管处头目还曾迫使她丈夫离婚,最终没有得逞。

在辽宁女监不写“五书” 遭受酷刑毒打

耿玉凤被秘密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后,关押在十一监区,监区长(科长):丛卓,狱警:李莉。她们指派强制转化迫害法轮功最狠毒的诈骗犯李秀兰和吸毒犯范旭、尚延秋三人,二十四小时夹控。耿玉凤被送到走廊尽头的小屋单独关押,因她拒不写所谓“五书”,被长期停止洗漱洗澡,不准与任何人见面与说话,由三个犯人包夹洗脑,并罪恶的歪曲师尊的经文来引导邪悟,遭到耿玉凤严厉抵制,而草草收场。

恶警整天搞软硬兼施,满口谎言,离间法轮功学员,威胁恐吓。无效后,搞饥饿折磨,而且每天给耿玉凤的饮水气味难闻(很可能药物迫害),直到头晕眼花站不住,再逼写“五书”。

耿玉凤仍不写,恶警就开始了狠毒的无限期“罚站”。当入狱第二十八天时,耿玉凤站到支撑不住,晕倒了,他们拿来纸笔再逼写“五书”,耿玉凤只能摇头,他们突然大打出手,直往死里打,拳击脑袋和头面部,薅头发,按在地上,拳击后脑部位,扇耳光约二、三十次,耿玉凤全口的牙被打活动了。这样反复打了约三、四个小时,纸笔又拿来逼写“五书”,耿玉凤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了,微微摇一下头,就不省人事了……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就这样,耿玉凤被逼到心肾衰竭昏死后,恶人强制抓其手签字和盖手印交差。恶人们扬言,这一招没有一个(法轮功学员)能活着挺过来的,死了,就称是病死,火化,没有任何责任。就这样,耿玉凤被抬到医院,醒来时,满嘴是沫,几个人小声说:心脏不行了……。后来,耿玉凤总是一次次昏倒在水房和卫生间,一次倒在大走廊,出现大量便血,长达一天一夜,面色苍白,站立不住。

耿玉凤痛心不清醒时被强制签字和按手印,几次当众以口头和书面对狱警和科长严正声明“五书”作废,拼尽全力高喊“法轮大法好!”

一次,恶人李秀兰狠毒的说:“你装什么?在我手里,你问她们哪个敢不写(‘五书’)?你能活着出去?!你是无期!别想出去,回不了家。”耿玉凤扶椅子站起来了,当着众警察和犯人揭露她:“你都是怎么折磨她们的?又一次次是怎么狠毒折磨我的?!”当耿玉凤说完,很多犯人都哭了,包括最狠毒的犯人都哭了。二百斤体重的恶人李秀兰赶紧溜到对面房间躺下,闭着眼说:“哎呀,我不行了,不管了,我可惹不起她。”

直到快出监,耿玉凤还经常挺不住的闭目躺着,不管他们怎么喊叫、折腾,每天都盼着她自己能坚持到活着出去。她默默背诵师尊经文,这是唯一的生命支柱和心理安慰,才坚持到了最后。

耿玉凤刑满,她始终没写背叛大法的“五书”,又被超期关押了三十二天,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二日才被家人接回。

派出所行骗 人车跟踪 被迫流离失所

耿玉凤回到家后,桂林派出所新换陆姓的外勤民警打电话行骗,请她帮助把出监证明送派出所,以便见见面,结果是让耿玉凤写“保证书”等等,说是“上面”的指示。耿玉凤不写,被逼滚手掌印等一整套手续,这是再送劳教的手续,直到逼得她面色苍白地坐不住了,最后丈夫出面,设法找人交涉,又把全家户口转走了,才放她丈夫扶着她走出了派出所。

而国保和新转去的虎滩派出所恶警还是人和车跟踪不断,外勤民警不断骚扰,说“上面”有指示:只要耿玉凤跟法轮功学员接触或有建资料点倾向,随时送劳教。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二日,耿玉凤去大连市法院道义支持被非法庭审的法轮功学员,随后,陌生人到耿家砸门很久,派出所电话找,因此耿玉凤不得不流离失所。之后,一直有陌生人在她家的房子周围或转悠或打电话或注视。

可能狱中药物迫害所致,耿玉凤记忆很难,特别是身心承受超出极限,精神和身体都受到很大伤害。这里曝光的只是她遭受苦难的冰山一角。

派出所参与迫害者:

夹河派出所所长李波,办案恶警:贾德军

桂林街道派出所姓“路”(音)片警老虎滩派出所片警刘某和接替的片警看守所:大连看守所女队队长:贾玲狱警:范樊樊监狱参与迫害者及报应:副监狱长:徐敏,(女,主导迫害法轮功学员)办电:024-89296633手机:15698806633十一监区长(科长):丛卓狱警:李莉被撤职去看大门犯人:李秀兰(后期因打死常人犯人王红梅被家属在外界控告追究到监狱才蹲小号)

范旭(健康快捷的身体突然得“肝坏死”脸色很快变得青灰色,反复长期住院)

李子馨(后期两手十个指头全烂的,很多活不能干了,更不能再减刑)

孙慧(某劳动局长,几次买通都花了很多大钱办理出监,最后都打了水飘)

焦桂杰(得知家里一切房屋财产被弟弟霸占,嚎啕大哭,近70岁将来出狱无家可归)

夏玉荣积极迫害法轮功。看到监狱报纸规定条文已把减刑回家的路全部堵死后,捶窗户嚎啕大哭。

辽宁女监狱通信地址:沈阳市于洪区平罗镇白辛台村 辽宁省女子监狱 邮政编码110145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