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冬梅面临非法判刑 失明老母为女鸣冤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对于大连法轮功学员马冬梅面临非法判刑,她的母亲——79岁的张惠郡老人发出了悲呛的呼声:“她一个弱女子,手无寸铁的,怎么能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现在要以这个罪名判她入监,我想不通。”这位几近失明的老人要为女儿申冤。

马冬梅
马冬梅

马冬梅于2013年8月31日被绑架,2014年5月27日遭沙河口区法院非法庭审,马冬梅在庭上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法轮功是正法,自己身心受益。传播法轮大法真相资料,是想让更多的人都解除痛苦。 她说:“我没有罪,我没有错,法轮功没有错,大法弟子没有错!”

以下是张惠郡老人为女儿申冤的申诉信:

我叫张惠郡,今年79岁,家住大连沙河口区马栏子。2013年8月31日上午10点多,我小女儿马冬梅到商店买粮,让我在家等送粮的。过一会儿,有人敲门,我以为是来送粮的,开了门,一下闯进一群人,不是送粮的,说是本地派出所的。后来知道,他们不是辖区富民派出所,是西岗区香炉礁派出所的,其中一位姓霍,一位姓王,没穿警服,他们让我到派出所落实一件事,我的眼睛几乎失明,耳背的厉害,行走也不方便,我说就在家说吧,正争执不下时,马冬梅回来了,他们就强行把马冬梅带走,还一个劲儿向我保证:调查完事,人就送回来。可是人刚被带走,估计还没出楼洞,留下的几人就开始到处乱翻,把上锁的柜门也撬开了,拿走了我家里很多东西,也没告诉我都拿了些什么,人走了就没有了任何消息。

我当时处在极度的痛苦之中,因为一个星期前,也就是8月24日,我小儿子因医疗事故过世,我的老泪还没擦干,8月31日和我相依为命的小女儿就被带走,我这一把年纪经历了不少,可也经不起一个星期失去两个孩子呀,我吃不下、睡不着,好长时间起不来床,差点把这条老命搭进去。我老伴离世的早,剩下我一个孤老婆子很无助,我不能做什么,只能无奈的在家一等再等。

我很担心冬梅的哮喘病再犯,更担心她的安危,现在执法犯法的事也不少,要是刑讯逼供,她能不能挺过这一劫?整天胡思乱想的。打听不到任何消息,那种无望的等待让我着急上火吃不下饭,眼睛和耳朵比以前更差了,140斤的体重瘦成100斤,都脱了相了。

直到11月15日,派出所通知我说马冬梅因为炼法轮功被批捕了。2014年1月6日,又告诉我马冬梅案子送到了沙河口区法院。

2014年5月17日开的庭,我女儿为自己作的无罪辩护,说她信仰的真、善、忍没有错,她的一切行为都没有触犯国家任何法律,同时她的信仰是受国家宪法保护的。实际上从冬梅的变化,我知道法轮功是正法大道。

冬梅从小就是一个体弱多病的孩子, 三岁的时候持续高烧,退烧后留下哮喘后遗症,犯病的时候死去活来,大人又得喊又得掐她人中,背着她满地不停的走,严重时就得住院,家里经济条件不好,也住不起医院,就试各种偏方,但都不好使。她6岁的时候又从二楼摔到一楼,患了严重脑震荡,当时双眼失明,因为年龄太小,医院不能做开颅手术,只能保守治疗,长期吃药,眼睛是能看见东西了,可头上依旧有个大硬包,身体也变形了。本以为她的哮喘长大能好些,但不见强,不能干活,累一点就喘不上来气,所以她现在四十多岁了,也没工作过,就更别说出嫁了。

九十年代,国家新闻媒体报道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很多人炼,许多的疑难杂症都炼好了。孩子能健康的活着是为人父母的愿望,我们鼓励冬梅炼功。冬梅炼了法轮功后,身体果然强壮了很多,不但生活能自理了、给家里减轻了不少经济负担和精神压力,而且她和我一起生活,家里家外都是她操心,给我做饭、收拾家、陪我散心,我没有退休金,只靠几百块钱生活费过活,我们的条件已经足够向政府申请生活补助了,但一直没有给国家和政府添麻烦。

冬梅从来不会伤害任何人,更不可能做些违法的事, 能健康的活着对她来说就已经很好了。她没上过几年学,没参加过工作,没有什么社会阅历,也没有什么人际关系群,她一个弱女子,手无寸铁的,怎么能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现在要以这个罪名判她入监,我想不通,实在太冤了。

年纪大一点的人都知道“文革十年”,那些冤案都在不断平反。现在国家领导人也换了,很多事也已经公开表露了,就不能再无端冤判我的孩子了,我得为孩子申冤,向有关部门反映,以国家法律条文办事,替我孩子说句公道话,让她早点回来,也能让我这个孤老婆子有个照应,以减轻政府负担,也是维护社会稳定,同时也可以彰显司法公正。

张惠郡
2014年6月26日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