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一念各有报 福祸无门唯自召(下)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九日】(接上文

五、讪谤神佛

祁天宗这个人自恃有才学而骄傲自大,尤其不信神佛,经常随意谩骂。下雨柴湿,他叫书僮劈开木作的神像烧火。夜里梦见一红胡须手执鞭子的神人叱责道:“因你前生苦读圣贤,积德行善,因此今世你聪明有学问,能够考中进士,福禄丰厚,且长寿。今你狂妄自大,讪谤神明,冥司已经记录了你的罪过,你本来应该享受的福分,现已经削去了一半,以后如不知悔改,继续作恶,必然得到重罚,也无须我来鞭打你了。”祁天宗醒来后,不但不知痛改前非,反而跑到人们面前夸耀说:“连神鬼都怕我啊!”众人皆暗笑他。

祁天宗的父母敬信神佛,家中供奉着佛像,祁天宗有一天趁家人睡熟后,偷偷地把佛像烧毁了。他的母亲知道后流着泪对他说:“你作恶不改,要知道会有报应的啊。”祁天宗听了也不以为然。过了四十岁仍屡考不中,终日心智昏迷,贪恋酒色,为害乡里,无所不为。

一天,祁天宗在睡梦中见二阴差来,锁他到冥间治罪。在大殿上,冥王查看簿籍后告诉他:他本来应该二十九岁中举人,三十岁成进士,官至二品,七十八岁善终。但因少年时狂妄放荡,减削其算,晚年还可以考取举人,为司铎官,转升知县,官至五品,活到五十四岁。又因他四十岁以后,仍继续作恶多端,不思悔改,上帝震怒,尽夺其算,罚他入九重地狱,受尽刑罚,不许超升人世。

祁天宗醒来后,将梦中所见告诉了家人,说:“后悔已经晚了!”随后就暴亡了。他留下两个儿子,大儿子歪嘴斜眼,长得象鬼一样;小儿子瘸腿断臂,没过几年,家产全光了,家道也败落了。这正如《太上感应篇》所云“算尽则死”,就是恶人的寿算被减尽之后,也就是其死期到了;而且是死有余辜啊,还得要随着生前所造的恶业而受苦报,谁说一死就百了呢。所以说行善不能等,如果一再错过机会,等到临命终时再懊恼悔恨,也就来不及了!

六、知善不为

姚好问做邑令时,行为谨慎,做官廉洁,没有失去德政。但是,耳朵太软,容易轻信别人的话,造成了利益归于下吏和差役,怨恨归于自己的结果。

当时,正当晚春时节,连续下了四十多天的雨,各个乡里纷纷汇报灾情。姚好问亲自前去勘察,看见高处的旱田里水干涸,两季麦子没有损失,只有两处低洼的地方有几百亩田地,都淹没在水中。姚好问想以局部灾害申报,跟随的吏役说道:“本县各个乡里平安稳定,这里虽然说被水淹没,几天后水退了,仍然可以补种其它粮食。如果分类别呈报上司,恐怕牵扯到驳难查问。”姚好问明明知道吏役出于私心,但恐怕费事情,于是隐瞒灾情,没有上报。征收赋税时,受灾的田地与取得丰收的田地,一样收税。

姚好问又曾经想建造免费学校,修造普济堂,搜集从前贤能的人的祠堂庙宇,都被书役阻挡了。而他已经过了知天命的年纪,还没有孩子,经常以此忧愁。一天,他母亲生病昏迷,苏醒后对他说:“我见了幽冥的官吏,他说‘你做人廉洁谨慎,本来应当有孩子,但是每当碰上行善的事,明明知道应当去做,却常常被别人的言语所阻挡。比如呈报灾荒这件事,没有受到灾害的地本来不能说成受灾,受灾地方难道就可以隐瞒成没有吗?以前西乡被水淹了,你不加区别,一律向上司呈报,以致灾民受到了催逼,卖儿卖女纳完粮赋,罪恶太大了,所以灭绝你的后代,以表明恶有恶报。’冥官还说‘愚昧的人由于不明事理,还可以姑且宽容饶恕,只有明知善事不去做的人,存心不求进德的人,这是上天深深厌恶的,可告诉你的儿子想要有后代和多福,必须勇于做好事,不怕艰难,不能苟且偷安,不能当初心上如此,转念间又不去做。行善久了自会获得吉祥福份,使匿报灾荒的罪恶可以得以消免。’”姚好问虽然承受了母亲教诲,但是每当文书吏役说谗言,仍被迷惑,最后以至于循环往复,不能振作,官职被免,家道也衰落了。

认定是善事,就一定要全力去做。若能够改过向善,也可以弥补损失,消去罪业而增加福报。如果总是迟疑不做,不纳善言,自己不能真正的主宰自己,机缘错过了,真是自己甘心不求做好事,报应来临时,悔之已晚。

七、诋毁诬陷

明代时,山东蒙阴洪水暴发,漫延冲决了两个港口,朝廷派陈给事、李御史两人到灾区监督施工,分别在河两岸抢时间修复,限定时日完工。陈给事狡诈,担心自己的工程不能迅速完成,又担心李御史工程先期完成,自己不能独自拥有美誉。于是,他用丰厚的财物贿赂善于潜水的人,等李御史的工程将要竣工,乘着夜晚潜入水底,偷偷挖一个洞孔,河堤立即被河水冲垮。

陈给事就写下奏章,弹劾李御史平庸低劣延误工期。朝廷下令让陈给事全权处理这件事,让李御史带罪效劳。李御史又向陈给事提出建议,用几千条布袋,装满沙土,一齐投入河中,可以堵住河的上流,乘此机会兴建工程。陈给事假装接受他的计策,仍然命令善潜水的人使出前边的方法。一条条装满沙土的布袋扔下去,许多袋子都崩裂了,河水滔滔不绝,依旧如故。李御史自己愿意赔偿财物,才避免了弹劾处理。后来值秋天已深,天上下霜,河流水势大为减弱,陈给事的工程才得以完工。各部议论,陈给事被提升为副都御史,仍然留下来监督施工。陈给事从此更加看不起别人,说一些不知羞愧的大话,自称是神明的大禹再生。一同共事的官吏都说他人品太差,极端自大。

一天,陈给事找的那几个善于潜水的人因为分贿不均,发生争斗。县官审讯时,他们说出事情的真相,总督和巡抚特此向皇帝上疏弹劾陈给事。皇帝命令大臣追查审问几个潜水的人,说出陈给事用贿赂嘱咐破坏工程的事,各个做工之人一同做出证明,每件事都不隐瞒。陈给事受到严厉重罚,李御史的冤枉得到昭雪。

别人尽心尽力去做好事,而他却诋毁诬陷他人,阻碍他人成功。无论其怎样掩盖其恶行,已经造下了恶因,埋下了恶果,报应只在早晚。一旦坏事曝光,将会迅速传至四面八方,受到人们的谴责和唾弃。

八、诈财悭贪

薛敷这个人,心地阴险而狡诈,所做的事情,也都违背了天理。他认为自己的口才和文笔很好,于是专门替人虚构捏造状词打官司,他把无理的说成了有理的,颠倒是非,使人有冤莫申,就用这种伎俩赚钱致富,获得了很多钱财。后来他感到不安,就去乞求道士,道士设坛焚香拜神,伏坛而起,说道:“神明批示表尾:家付火司。人付水司。”意思是薛敷的家宅,交付给火神处置,薛敷本人,则交付给水神处置。后来薛敷的家宅,果然全部烬于火,而他本人,则是堕水而死。

段廿八这个人,工于算计,贪财吝啬,屯积的米粮有数十个仓库之多。遇到了荒年,却想趁机大捞一笔横财,就把米抬高价钱出售。官府派人到段廿八的家里借米赈灾,段廿八答应了。但是第二天的早晨,看见大批的饥民,都在他家外面排队等候领米,段廿八这时候却后悔,不肯发米给饥民,饥民于是就喧哗鼓噪起来。段廿八就命令家人,把门全都关起来,拒绝外人进入。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之间变天了,大风大雨雷电交加,说也奇怪,段家谷仓里面的米,不知道怎么搞的,全都一堆堆的堆在街道上,饥民们看见了,个个争先恐后,不到一会儿的功夫,就把米给取光了,而段廿八则被雷给打死了。人们说他因想在饥荒之年囤积居奇,储谷数十仓而闭不肯出,故天诛之。

用奸巧的手段,来求取财物,这是心术不正。人生在世财物都有定数,定数里所应当有的,自然得到。即使百般计算经营谋划,亦是枉费心机,意外的奇异的灾祸,可能转眼就到了。虽然表面看他们的钱财,日益的增加,可是他们生命的大限,却因此而愈来愈近了!人们所取得的钱财,原本是自己命中本来就有的。但如果因为来路不正,最终就导致了自己人财两失,反而失去了自己命中所得,因此说“越奸越巧越贫穷,奸巧原来天不容”。懂得“得之有命,取之有道”的道理,就明白算计营求怎比得上做人本份和心灵淡泊宁静更安稳吉祥呢?

“茫茫前路欲何之,见得分明自不迷。一失足成千古恨,休教临险勒缰迟。”遵从天理而为善,坦平正直就是“道”,应当勇往直前。违逆天理而作恶, 荆棘险阻,就不是“道”,应当深恶痛绝,坚决禁止。人若是想要趋吉避凶,必定要改过迁善。要知道“天道无亲,惟与善人”,选择为善,前程无限光明;选择行恶,就是放弃了自己的未来。神明的鉴察,是极为的明确!一切都在神的掌握之中,一切都逃不出天理的安排。正是对神的信仰,相信善恶有报,人们才会在内心约束自己,才能维持社会道德的水准,才能获得真正的幸福。

而当今中共却破坏传统文化,逆天叛道,鼓吹无神论,强制给人们灌输“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的邪恶党文化,反天理,反人性,反宇宙规律。不让人相信善恶有报,破坏人的良知善念和道德准则,破坏人们的正信,使人放弃良心的束缚,唯利是图,无恶不作,妄想把人带向堕落的深渊。特别是对修“真、善、忍”的法轮功广大善良民众的迫害,使社会道德沦丧,天理不容,必遭天谴。天佑中华,天灭中共,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大陆民众退出了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并彻底认清其邪恶本质,此举顺应天道。人们只有回归天理、道德和良知,关爱天下苍生,才能得到上天的佑护,才能有光明美好的未来。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