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酷刑:听觉折磨和视觉折磨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八日】大陆时常有这样的事情,居民不堪广场舞音乐声音的骚扰,利用各种形式表达不满。有鸣猎枪、放藏獒的,有重金买“高音炮”反击的,有退房搬家的。媒体称南京动物园熊猫遭广场舞骚扰,致心律不齐。可见大分贝声音对生命身心的伤害是很严重的。

噪声级为三十~四十分贝是比较安静的正常环境;超过五十分贝就会影响睡眠和休息。由于休息不足,疲劳不能消除,正常生理功能会受到一定的影响;七十分贝以上干扰谈话,造成心烦意乱,精神不集中,影响工作效率,甚至发生事故;长期工作或生活在九十分贝以上的噪声环境,会严重影响听力和导致其它疾病的发生。

可是你知道吗?在不足三平米的房间里,用高音喇叭连续几天不停播放,对人是怎样的折磨!带来的是怎样的痛苦!深夜将单个女性跪绑在坟地的柳树上,耳朵绑上耳机听鬼哭狼嚎的声音对人是怎样的精神伤害!高音喇叭放在耳边连续播放四十多个小时又是怎样一种摧残?

法轮功学员肖静在浙江女子监狱被迫害期间,狱警将其关在一间房里三十一个半月不让出门,每日二十四小时吃、喝、拉、撒、睡都在里面;有十个半月被囚禁在禁闭室里,在禁闭室强迫听一百二十分贝以上的喇叭……

晃眼,光线过强,刺得眼睛不舒服,我们都有感受。可是被强光(聚光灯)长时间照射眼睛,会是怎样一种痛苦?

毒打父亲,让母子看;毒打母亲,让父子看;毒打儿子,让父母看。对人而言,又是怎样一种精神煎熬?

惨无人道的事情,中共邪党人员是什么都能干的出来的。在北京石景山看守所,有一位被非法关押的女学员,三十岁左右,长得非常漂亮,被用酷刑折磨后,男恶警们还扒光她的衣服把她四肢分别绑上,然后给她拍裸体照,再拿照片给她看,侮辱她,骂她,威胁她把照片拿到社会上……

中共邪党通过对受害者身体听觉、视觉超过正常的生理和精神接受能力进行迫害,以达到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目的。很多法轮功学员遭受了长时间听高音喇叭强噪音、侮辱谩骂、听鬼哭叫的恐怖声音、头套上铁桶后铁棍猛敲、强迫听洗脑课等听觉痛苦的酷刑;很多法轮功学员遭受了强灯照眼睛,逼看黄色视频画刊,强迫观看诽谤法轮功的视频书籍等视觉痛苦的酷刑,有的法轮功学员遭受了打母亲让父子看着、打父亲让母子看着、打儿子让父母看着的酷刑。

中共酷刑示意图:长期捆绑并强光照射
中共酷刑示意图:长期捆绑并强光照射

一、听觉痛苦:高音喇叭强噪音、侮辱谩骂、听鬼哭叫的恐怖声音、……

吉林省伊通县技术监督局武克立,二零零二年春,被公安局副局长张启以谈话为名骗去,用刑讯逼供,坐老虎凳二十多小时,同时耳边放高音喇叭,反复播放“武克立交代问题”。直到迫害得生活不能自理。

河北高阳劳教所深夜把单个女学员跪绑在坟地柳树上,绑上耳机放鬼哭叫的声音……

马三家教养院,崭新的大楼,齐全的设备,充足的警力,连续的迫害,夜夜都在酷刑折磨。高分贝播放的咒骂声,使辽宁法轮功女学员尹丽萍留下了后遗症,听到大声音就精神崩溃。

南宁市法轮功女学员莫庆波因为不“转化”被关入广西女子劳教所禁闭室,在那里日夜用高音喇叭播放极其恐怖的鬼哭狼嚎噪音,通宵干扰不准入睡,时间约三个月。莫庆波从禁闭室出来时已神态痴呆,自言自语傻笑。

……

听觉折磨迫害手段

听觉折磨包括对法轮功学员使用超越人生理上正常接受能力的噪音和超越人精神上正常接受的内容。对受害人造成的生理和精神伤害的后果是:耳朵听力严重受损、心律不齐晕倒、耳朵鼓膜疼、(后遗症)听到大声音就精神崩溃、双耳出血发炎、精神疾病等。

听觉折磨迫害手段如下。

◎强迫听一百二十分贝以上的声音、反复放录音折磨、高音喇叭二十四小时不停“轰炸”、在特殊装修的房间里放震耳欲聋的高音喇叭刺激受害者的神经、在禁闭室里用高音喇叭整天播放诬蔑大法邪歌企图摧毁人的意志、将高音喇叭开到最响处用强噪音摧残人、强迫听诽谤大法的录音声音开到最大、在耳边连续四十小时放高音喇叭、对女性高音喇叭专门播放男性病广告;

◎侮辱谩骂、骂下流话、骂祖宗三代、说各种淫秽流氓话、强迫听邪悟者的邪说、强迫听洗脑课、强迫听讲狱警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的事;

◎套铁桶,头套上铁桶后用铁棍猛敲;

◎用两个三百斤铁桶焊起来,安个门,把人关进去,每隔几分钟就用木棒狠敲打铁桶;

◎坟地鬼哭:晚上警察把女学员单独带到一片坟地里,绑在大柳树上跪着,塞上耳机听鬼哭叫的恐怖声音;

◎数月日夜用高音喇叭播放极其恐怖的鬼哭狼嚎噪声音。

中共黑狱酷刑演示:铁桶敲头
中共黑狱酷刑演示:套铁桶铁棍猛敲

高音喇叭对着两耳,双耳出血发炎、听力受损、身心受到严重的伤害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日上午十时许,四川德阳市耐火厂退休职工孟华龙,被劫持到广汉市和兴镇宝昙村小学的洗脑班,非法关押、折磨长达六十三天。几个包夹将他手脚捆绑住,还把他绑在老虎凳上毒打,用高音喇叭放高分贝噪音,两只高音喇叭分别放在离他两耳很近地方,就象各种切割机、砂轮机发出的强大的噪音,使孟华龙身心受到严重的伤害。

法轮功学员子徐田宝,原名徐启田,于二零零一年被绑架,遭受残酷迫害并被送到深圳市第二劳教所继续迫害。恶警用人难以忍受的姿势将他横铐在长凳子上,同时用两只高音喇叭对着他的两耳高声播放,致使徐启田的双耳出血发炎,听力受损。徐启田的双耳长期流脓水发炎。在他的强烈要求下,劳教所只做表面消炎处理,不予以实际治疗,导致徐启田的左耳完全失去听力。

原重庆市煤炭设计院工程师张全良于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七日在重庆市渝北区被不法人员用黑色袋子套头绑架,先被劫持在上清寺派出所,后在一处审讯地点被刑讯逼供十天,其间被连续吊铐六天六夜,遭到高音喇叭放在耳边连续播放四十多个小时震耳欲聋的污言秽语等手段残酷折磨。

上海法轮功学员刘鹏二零零八年被非法判刑五年,被关押在上海提篮桥监狱,他一直遭受严重迫害。据了解,六监区三中队狱警王浩成指使包夹犯人每天强迫刘鹏从早上七点到晚上九点面壁罚站,并在三平米左右的房间里用高音喇叭对刘鹏双耳进行残害,使刘鹏的两只耳朵严重受损。狱警王浩成还亲自动手用电警棍电击刘鹏,此种迫害持续一年多。

苏州“610”周文秋说不堪入耳的下流淫言秽语

家住苏州市通安镇华通花园的法轮功学员宣小妹女士,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五日左右,被苏州“610”恶警绑架至上方山洗脑班迫害,遭到虎丘区“610”副头目兼国保大队长周文秋带的警察在众目睽睽下流氓调戏。当着满屋子人的面,这个剃平头的警察直挺挺地压在了宣小妹的身上说了许多不堪入耳的下流淫言秽语。

宣小妹女士说:“我长这么大年纪还没有见到过这样无耻下流的男人,是不是公安局的人都是这样啊?这个男人无耻下流淫秽言语我无法说,……我感到用我的嘴把这个男人的下流话讲出来我感到呼吸困难,感到是在犯罪,我就是在私下的场合将这个流氓的下流言语复述给他人听我也讲不出口啊!”

兰州监狱强迫听狱警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的事,加强恐怖气氛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初,兰州监狱开始对全体法轮功学员进行“转化”迫害,疯狂程度前所未有,各监区都准备了小监室,挂上窗帘,抽调几名刑事犯包夹,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不让合眼,电灯通宵照明,此种“酷刑”称为“熬鹰”,不留外伤,便于隐瞒迫害真相。

二零零六年元宵节后,张露蝉被转到八监区,一去就被关进早已准备好的小号,白天被叫到办公室,遭狱警轮番辱骂、体罚、踢打,晚上在小号里被包夹犯人监控,不准走动,不准睡觉,强迫听恶人讲狱警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的事,加强恐怖气氛。

两个三百斤铁桶焊起来,安个门,把人关进去,每隔几分钟就用木棒狠敲打铁桶

二零零三年新年前,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吉林长春某监狱三监区开始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恶警刘占忠指使犯人开始体罚、虐待、毒打大法弟子以达到他们的所谓“转化”。

恶警唆使犯人开始迫害,手段是不让睡觉,用钢针扎,用铁锤打,用两个三百斤铁桶焊起来,安个门,把大法弟子关进去,每隔几分钟就用木棒狠敲打铁桶,捆绑,吊刑,拳打脚踢。

二、视觉痛苦: 强灯照眼睛、逼看黄色视频画刊、强迫观看诽谤法轮功的视频书籍……

重庆西山坪劳教所的恶人将法轮功学员强制贴坐在铁床前,左右两边由人把他们手和肩死死按住,一人抓住他们的头发把头拉起,一人掰开他们的眼睛,两人坐在床上拿着黄色画逼他们看,后面有人拿着木棒准备打。另外还逼唱流氓歌曲。中队长李其伟公开无耻地说:“逼法轮功学员唱流氓歌曲、逼看黄色画是帮助法轮功学员回归社会。”

视觉折磨迫害手段

视觉折磨包括对法轮功学员眼睛使用超越人生理上正常接受能力的强光照射和强迫法轮功学员看超越人精神上正常接受的媒体内容。对受害人造成的生理和精神伤害的后果是:视物模糊、间歇性失明症状、精神遭到迫害等。

视觉折磨迫害手段如下。

◎聚光灯强射眼睛;
◎逼看黄色视频、逼看黄色画、逼看黄色淫秽书刊;
◎强迫观看诽谤法轮功的视频书籍、被逼看“红书”;
◎拍女性裸体照,照后拿着照片给她看;
◎打母亲让父子看着,打父亲让母子看着,打儿子让父母看着。

上海郭小军眼睛受到聚光灯强烈照射,导致频繁的视物模糊、间歇性失明症状

原上海交通大学计算机系青年教师郭小军,男,四十岁左右,于二零一零年一月七日被上海宝山国保恶警绑架之后,遭受了连续的刑讯逼供,眼睛受到聚光灯强烈照射,而导致频繁的视物模糊、间歇性失明症状。二零一零年七月六日遭宝山邪党法院冤判四年,被关押在上海提篮桥监狱。

家属从眼科专家处获知,郭小军眼睛每个月出现多次失明的境况在医学上被称为“视网膜动脉痉挛”,在医学上和心肌梗塞、严重心绞痛视为同一危险级别,而且连抢救、治疗药物都是一样的。而且这么频繁的发生,就会造成血管梗塞,一旦再次出现,若没有及时抢救,就可能永久性失明。

从郭小军进入提篮桥监狱一年多来,在恶劣的环境之下,眼病频频发作,身体越来越虚弱,但监狱竟然还是以他不参加劳动为由取消了大帐,致使郭小军经常吃不饱。在身体这么糟糕的情况下,甚至监狱还以他不戴番号卡为由连仅有的晒太阳“放风”的机会都被剥夺。鉴于此,家属一直向监狱及其相关部门要求尽快医治、放人,但均遭到拒绝,理由是郭小军拒绝“转化”,不放弃修炼法轮功。

打母亲让父子看着,打父亲让母子看着,打儿子让父母看着

河北省怀来县北辛堡乡蚕房营村陈运川一家六口被迫害只剩一人。

陈运川一家六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遭中共政治流氓集团惨无人道的迫害。大儿子陈爱忠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日在唐山市荷花坑劳教所被摧残致死;小女儿陈洪平二零零三年三月五日被高阳劳教所迫害致死;二儿子陈爱立在唐山丰南县冀东监狱被迫害的生命垂危,于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五日去世;妻子王连荣亲眼看着丈夫、儿子被酷刑折磨,亲眼目睹被摧残的生命垂危的女儿死去,于二零零六年八月四日在流离失所中离世。二零零九年一月已经古稀之年的陈运川老人突遇车祸离世。大女儿陈淑兰被关押在北京女子监狱。

陈家一家人(父亲陈运川、母亲王连荣、后排从左至右陈爱忠、陈洪平、陈淑兰、陈爱立)

陈家一家人(父亲陈运川、母亲王连荣、后排从左至右陈爱忠、陈洪平、陈淑兰、陈爱立)

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三日乡派出所刘卫峰、综治办姜慧军、乡王书记、原乡长张××等六、七人闯入陈家,当场抢走现金九千元,将陈运川及老伴王莲荣、大儿子陈爱忠劫持到派出所毒打。随后女儿陈洪平也被劫持,恶党书记王生怀抢走其身上现金三千一百多元。中共人员追问二儿子陈爱立下落:打母亲让父子看着,打父亲让母子看着,打儿子让父母看着,残忍至极。

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通过声觉折磨、视觉折磨的残酷迫害,妄图达到他们的卑鄙目的,对法轮功学员身体及精神上的伤害和造成的后果非本文四五千字能完全概括。本文意在归纳、提炼中共声觉折磨和视觉折磨酷刑的种类。

愿读者通过本文,从另一个角度了解中共的邪恶。远离并决裂中共,选择美好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