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生第一次磕头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三十日】因为拆迁,我和父母搬到了一家工厂的家属区里住。那里有二、三十户人家,都比较贫穷,属于城市里的底层。

一段时间后,我们给大家都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只有一个叫王福的不愿意退。我白天在家的时候不多。爸爸说:“也不知道这个王福在哪迷惑着,对中共还那么相信。”我听说后就去找他。

这个王福,已经退了休了,人挺拗。他想再成个家,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我们一来,他就托人给我说媒。我一个人清净惯了,没有再成家的想法,当时就回绝了。可他不甘心,一见到我,就搭讪着说话,我只好躲着他一点。

他一看我找他,挺兴奋的。我问他:共产党都给你啥好处了,叫你退你不退?他说:这不,每月退休金领着,咱哪能还反对人家?我说:那退休金是你一辈子干出来的,是你应得的。就这,共产党都克扣了你不知有多少呢,你说是不是?他说:那敢情是。我说:你把党退了吧,省得跟着它倒霉。他讨好似的说:要是那样,你就帮我退了吧。要不是你说我,谁给我退我都不退。

象这个工厂家属区这样的大杂院已经很少了。他有事没事总在我们家门口转悠。父母看他人怪实在的,也待见他,就给他讲法轮功真相,有时也给他读大法书。他总是说:有那么好吗?不过,看您这一家,我知道可能真好,只是不相信有你说的那么好。

有一天,他突然得了脑梗阻,一跟头栽倒在地上。送去医院抢救,又发现有高血压。他恢复得挺快,没有留啥后遗症,只是感觉头木木的。我和父母去医院看他,就说他:你是不是真不相信法轮功?他说:说法轮功叫人做好人我信,说念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好病,打死我也不信。看到你们给老师供水果,叫我咋信?那不是搞迷信吗?我说他:供不供水果没有什么,那只是老人的一片心。你病成这样,你就念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从现在开始,就发自内心的念,保准比你吃药还要强。他还是那句话:“你说的我就信,别人咋说我都不信。”

他在医院又住了两天就出院了。一回来就到我们家来了,说:“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可真管用,我就感到我现在啥病也没有了,这法轮功可真神奇!”说着非让我爸教他炼功不可。

我爸教他第一套功法的第一个动作“弥勒伸腰”。他就那么一抻,就感到浑身舒服极了,特别是头部有病灶的那个地方,就感到有东西在那里旋,还旋着往外揪。我爸说:你真有缘份,这是师父在给你调整身体。

这王福的根基可真不错,没炼几天,他(天目)竟然看到李洪志师父的法身了。他说:我正在打坐炼静功,别提多舒服了。忽然我看见李老师来了,穿的是西装,高大的很,看到我笑着说:以前我有很多弟子,现在我的弟子更多了。说完师父就转身走了。

他说完,来到师父的法像前就跪下了,说:“师父,我是您的弟子了。师父,您知道吗?我六十多了,一生从没有给人跪下过。我妈死时,我哥几个都跪,就我不跪。父老爷们说我不孝,我觉得那都是迷信,啥我都不信。我今天是真信大法啊,真信师父啊。”说完照着地上就磕了一个头。

磕完这个头他又说:“师父,我把平生第一个头磕给您,以后我就专给您磕头了。”说完又磕了几个头。一站起来,他好象悟到了什么似的说:“我知道我这一生为啥不给人磕头了,我这是专等着给师父磕头啊!师父,我等您等了六十多年了,直到今天才知道。”说着就哭了起来。

王福学法炼功很精進,还讲真相。他病好了后,专门回到他住的病房,给以前的病友讲真相去了。大家看他恢复得那么好,谁不相信!没多久,他把自己的亲戚朋友都做了“三退”。法轮功真相在亲戚朋友圈里,他讲了个遍。

这王福走哪把真相讲到哪。有时还边走边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次,他边走边喊,走到派出所门口时正喊得起劲,越喊还越轻松,简直象要飘起来一样。走多远了,回头一看,才发现刚才是喊着走过派出所的。

修炼挺不容易的,修炼人有时总想偷个懒。大冬天的,天寒地冻,早起在被窝里一伸头,想起来吧,可是总想再睡一会儿。这王福也是这样,炼了一段时间后,有一天就不想起床炼功了。这时他就看到师父来叫他:快点起来,再不起就晚了。还有一次,他刚想不起来,就睡过去了,梦中一看是我去叫他去了。他后来对他儿媳妇说:你大姨修的真好,我在梦中梦到她喊我炼功,她穿的还都是古代女子的服装,光芒四射的。

现在他们一家格外相信法轮功,就连他那个才两、三岁的小孙子,正闹人呢,只要一听见喊“弥勒伸腰”,就立马站好,把双手举起来。

王福每次到我家里来,见到师父的法像,不是双手合十,就是跪下磕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