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书记从糊涂到清醒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三十日】我当过兵,文革中当过革委会主任,又干了三十二年的村书记,酸甜苦辣我都尝过,糊涂过,也清醒过。以下讲述的是我由糊涂到清醒,到在大法中受益的亲身经历。

在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以前,俺村是一个有名的法轮功村,有七十多人学法轮功。由于他们都在法轮功中受益,所以法轮功被迫害后,很多人纷纷去北京上访,包括我的老伴。这样俺村就成了“名”村,我这个村书记也自然就成了“名”人。

那时我最怕到乡政府开会。每次开会都要被乡书记点名批评,施加压力。有一次,俺村有个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被拘留十五天,回来后很多大法学员去看望她。我的压力太大了。大儿媳又天天埋怨我:“家里有学法轮功的都要受牵连,孩子将来考学、参加工作怎么办?”我实在承受不了了,给乡政府打去电话,又给派出所打去电话:“快来俺村抓法轮功吧,就在我家后边。”警察没费劲就抓了十五、六个人。他们又要抓一个领小孩的,那是我舅媳妇。我想:把她抓走了,小孩怎么办?就对派出所的警察说:“别抓她,抓我妻子!”就这样,连我妻子在其内的法轮功学员都被我送到小庄洗脑班了。

从那以后,我就倒霉了,治好了三十多年的食管裂孔疝又找上门来了,加上胃疼、双膝盖痛、颈椎病压迫的头痛等,身上的毛病越来越多,越来越重,正方、偏方,名医、庸医什么方法都使了,我还专门去烟台市里找专科医生开过药,也不行。钱倒是花了不少,就是不管用。我被病魔折磨的干什么也没心思,吃什么也没滋味,还难受,疼痛难忍。

我虽然不知道法轮功的书里到底写了些什么,但是我知道这么多的人愿学,大部分的人病都好了。妻子以前叫我学,我不学,知道好我也不学,我又是“党员”又是“干部”的,叫上边知道了那还得了。但是被病磨的实在没法了,我就趁家里没人的时候,想看看法轮功的书里写的到底是什么内容。

有一天晚上,我合上书准备睡觉,刚关掉灯,屋子里就“轰隆轰隆”的响。我睁开眼一看:满屋子风车在转,不是十个八个的,满屋子到处都是,金光闪闪的,就象竹子编的那个风刺篓形状,五颜六色,很好看。我用手去抓,一个也抓不到。我想打开灯看看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可一开灯,什么也没有了。我一关灯,又满屋子转,又“轰隆轰隆”的响。后来,我问妻子才知道,那就是法轮。确实科学解释不清。要不是亲眼所见,我这个受无神论毒害的人怎会相信呢?

妻子对我说:“你也学吧,看你这一身病。”我说:“好”。从那以后,我身上所有的毛病都没了。

在此,我借明慧网一角,代表全家人跪拜师恩!谢谢恩师让我有了一个健康、幸福、完美的家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