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尝到无病一身轻的滋味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二日】我是一九九八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十几年来,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一直平稳的走在助师正法的路上。法轮大法给我和我的父母的身体健康上展现了医药无法得到的神奇效果,使我体会了法轮大法是更高的科学。

我尝到无病一身轻的滋味

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前,我已在家病休了八年,那时我才三十多岁,患有老胃病、心血供应不足、脑血供应不足、低血糖、腰痛、头痛、肩周炎、妇女病等多种疾病,吃不好、睡不好,严重时生活都不能自理,营养品没少吃,体重没超过八十斤。

修炼法轮大法后,通读一遍《转法轮》,只炼了几天功,奇迹出现了:一天中午,正在学法,觉得很困,一躺下,就睡着了,梦中去卫生间洗澡了,从头往下冲洗着。醒来后,感觉一身轻,从来没有的舒服感。

晚饭后,到学法点和同修切磋,悟到是伟大师父给我清理了身体。从此什么营养品也不吃了,早上,跑几里地集体炼功,晚饭后,跑七、八里地集体学法,白天做完家务,自学法,有时跑几十里地去洪法,一天到晚不觉累,真正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丈夫也给别人讲:法轮功就是好,我妻子一炼法轮功,啥病都没有了,什么活都能干了。

修炼大法期间,隔一段时间,老毛病会返出一、两个,只要信师信法,认为是老师给自己清理身体,三、五天不治自愈。

二零零二年春天的时候,一天,我骑自行车去给一个同事讲真相,来回八十里地,一点儿也不觉得累。第二天,突然感觉腰痛、腿痛,紧接着头痛、发烧、尿频还疼痛难忍,一天比一天加重。晚上躺下一会儿开始发冷,盖着两条被子还冻得咬牙直哆嗦,冷过之后,身上象着了火一样,热的难受,后半夜出一身冷汗,内衣都湿透了,几天几夜都睡不好,吃不進。

我坚信师父给我调整身体,去身体内的病业,“难忍能忍”[1],相信师父说的“你越难受的时候说明物极必反,你整个身体要净化了,必须全部净化了。”[1]我悟到是师父在为我根除几种病根,我心里对师父说:弟子能忍得住。持续几天不想吃饭,不能干家务活,白天躺在床上不想动。丈夫认为“病”的不轻,劝我吃药不成,强行要把我送医院。我向他解释:炼功人没有病,以前几种老毛病,这次都返出来了,师父是要给我根除这几种病。我修炼这几年,身体哪不好受,不是没吃药都好了?你是知道的。你的好意我知道,我没事。我不吃药,更不会上医院。说完我出去了,他无奈也上班走了。

我坚持学法炼功,很快恢复了健康。从此以后,这几种病再没有返出过。我知道是师父为我承受了很多很多,我要不是修法轮大法,就没有今天的一切。我从得法到现在,十几年身体健康,没吃过一粒药。丈夫常给人说:我妻子十五、六年没吃过药,医药费没花过一分钱。

父亲癌症晚期 听大法 无痛离世

一九九八年七月,我刚得法不久,突然父亲被诊断是癌症后期,疼痛难忍,坐卧不安,托人买不少止痛针备用,输上液体,我就给父亲读《转法轮》。“给病人念一念此书,如病人能接受,可治病,但对业力大小不同的人效果也不同。”[1]父亲很愿意听,说老师讲得好。结果,父亲不觉疼了,止痛针不用了,最后不觉痛苦中离世了。

母亲食道癌晚期 神奇康复

父亲病故后,后事还没办,母亲又水米不進,医院确诊是食道癌后期,赶紧送往市医院,医院拒收。托人说明家里情况,才同意暂时住下。

我把《转法轮》带到医院,给母亲读法,母亲也听進了,没把病看成是不治之症。一星期后,奇迹出现了:母亲晚上做梦师父给她清理身体。随后就能喝水了,半个月能吃稀饭了,也有精神了,能坐起来,就炼静功。二十多天后,母亲又做了一个梦,梦见师父拿一根长银针给她通喉咙,随后稀饭泡馍、熟菜都能吃了,能下床,就炼动功。一个多月,母亲能吃能喝,出院了。主治医师、不少病人都觉得奇怪、不可思议。一个食道癌后期、水米不進、医院拒收的人,没手术、没化疗,听听大法、炼炼法轮功,就能吃能喝的出院了,真是奇迹!亲戚朋友、街坊邻居都见证了大法的超常和神奇。

我无论走到哪里我就把我得法亲身受益的事迹和大法在亲人身上展现的神奇事讲到哪里,证实大法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有一个无病一身轻的好身体,证实大法是更高的科学。“唯一真正要寻找你舒舒服服的没有病,能够达到真正解脱的目地,就唯有修炼!”[1]修法轮大法,炼法轮功,真正能达到无病一身轻。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