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难中见证师尊慈悲和大法威德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七日】我在一次讲真相中,递给一个年轻小伙子一本真相资料,他是便衣巡逻的。他把我绑架到当地小区,又叫来警察把我送到派出所,最后又送到拘留所十天。

在拘留所里,我背师父的“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着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1]。我静下心来向内找,是什么人心使旧势力钻空子迫害我呢?我找到了追求安逸的心、借证实大法而掩盖着的名利心、爱面子的虚荣心、对亲情的执着心、色欲心、求常人保护的心、被绑架后有求出去的心。我不断的向内找,不断的发正念清除这些人心,但我感到这还不是这次被迫害的实质原因。

十天后,我回到家里,在不断的学法中,不断的向内找的过程中,慈悲的师尊看到了我那颗真修的心,让我回忆起被绑架到拘留所的一些细节。我感到这次被绑架与窃法有关。顺着这个思路,我突然想到了二零零零年,我因为怕心,做了一个大法修炼者最不应该的事,利用大法却不是证实法的窃法行为。

十几年前,旧势力就对我作了这一场魔难的安排。我是抱着祛病的有求之心走入修炼的,但我又明显的感到我在看完《转法轮》后,看到“真、善、忍”时,是那么的欣喜、渴求,我心里有坚定的一念:我要学到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殃视”向全国播放取缔、诬陷法轮功时,亲朋好友一个接一个的电话打给我,要我看电视,不要炼了。我丝毫不动心。但是,当时我没有认识到这是宇宙中一场史无前例的正邪大战,是师父在正宇宙的法,更没有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我没有象其他同修那样放下生死,走出来维护大法、证实大法,而是被人的狡猾心理所利用,被亲情的执着而纠缠,采取了回避的态度,来到另一所城市的学校打工。我心想:我要用“真善忍”的法理教育学生,但我在黑板上写完“真、善”两个字,写“忍”字时,我的怕心上来了,改写成了“美”字。我用“真善忍”的法理教育学生,却不敢堂堂正正的写下“真善忍”三个大字,却写了“真善美”,这是利用大法却不是证实大法的窃法行为。

现在回想起来,慈悲的师父一直在点悟我,要我找到十几年前的这个大漏并归正它。早在那班学生要毕业时,一个学生提出法轮功的话题,我因为怕心,没有正面回答纠正这个错误。当我和一个同修在一起时,她几次提起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是“真善忍”。尤其我在这一次被绑架后 ,我几次给一个年轻警察讲真相,只要我一提起“真善忍”,他就大声的接二连三的说:“真善美、真善美、真——善——美”,是慈悲的师父点悟我漏洞之所在,我却一直悟不到。

师父说:“这是宇宙大法,佛法的根本呀!传给人是叫人得度,而你改动这么大的法……?动一点已经是天大之过了。你们千万不要为了执着常人社会的如何而动邪念哪!危险至极呀!”[2]

当时,由于我得法不久,学法不深,法理不清,又在邪恶的恐怖之时,在强烈的怕心下,对大法犯了大罪。那时我虽然每天学法,却对大法停留在人的认识上,停留在做一个好人的层面上。在单位里,我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还以为这就是修炼,把班级治理的总是全校最好的,学生思想变化很大,转变了很多在初中时老师认为无可救要的学生,以至于十多年来,这些学生口口声声的说:是您——老师,改变了我。

当时有一个大专班的学生非常自傲,看不起这所学校,但因为看到我对另一个学生的关爱,他在全校的《我爱我校》的演讲比赛中,写的是因为我的教学质量而爱上了这所学校,而我却一直没有公开自己是学法轮功的。所有师生对我的好的评价,我都是在证实自我!这么一个大漏,我却一直没有意识到,这是旧宇宙生命为私为我的极致表现。旧势力就死死的抓住这个大漏,千方百计的想摧毁我修炼的意志,从而毁掉我。

从拘留所回来的当晚,楼下住户找到我,要我签协议,因为漏水,房子出现天花板坠落,掉块砸伤了人,要我负全责并赔偿所有的医药费;紧接着第二天,我到单位给领导讲真相,领导一反常态,对我态度很不好,还说出可以陪我上访的话,又说以后要停发我的工资。那几天,头脑中负面思想很多,我感觉到旧势力虎视眈眈。几天中,真有一种百苦一齐降的感觉。我背着师父的法“圆满得佛果 吃苦当成乐 劳身不算苦 修心最难过 关关都得闯 处处都是魔 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3],想着师父在《转法轮》中真傻子的法理,我放下了一切,只想着有师在、有法在,一切是师父说了算。在这纷乱繁杂中,我冷静下来了,绝不允许旧势力想毁掉我的阴谋得逞。

一直以来,我对如何保护大法书籍、真相数据的问题上,总是用人念去想,而不是用正念、放下生死的神念去保护他。旧势力抓到了这个把柄想迫害我,一个脚本已在那里安排了。被绑架时,我的包中有一本《转法轮》,一个很凶的警察从我的手中抢去,另一个警察要我报姓名,我始终不说,最后他说:“你不说,我要毁大法书,如果你说出名字,我把书还给你。”我被劫持了三个多小时,我那想出去的人心出来了,又怕他毁了大法书,我就在一张表上签了我的名字,盖了手印。我没有听师父的话,铸下了大错,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当我看清那张表的题头是赃物表时,我更是后悔不已。师父赋予我们的《转法轮》是宇宙的根本大法,是天书。邪恶把他写在赃物表上,我签了字,盖了手印,我做了一件多么可耻的事!当我回过神来,要撕掉那张表时,他们抢过去了。这时,旧势力一定是非常得意的,它们想到要毁了我,师父都无话可说。然而,在旧势力安排的这场魔难中,慈悲的师父一直在看护着我。师父借一个警察的口点悟我:你表现不好。我知道我又做错了,我声明我的签字盖印作废。

慈悲的师父仍给我机会,一直牵着我的手。在我被绑架的那一刻,我的第一念就是想起师父要求的:“通常哪里出问题大法弟子就到哪里去讲真相,持之以恒的、坚持不懈的。”[4]我想的就是讲真相救人,保护好大法书。因为这一念符合了法,是正念,师父就加持我,把“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5]打入我脑中,我立即想到了放下生死,走到哪里就是讲真相救人。当年轻人把我绑架到小区时,小区大厅有十几个人,我就大声的讲真相,年轻人凶巴巴的对我吼:到了这里还敢讲这个!我又想起了师父的话“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6],我直视着他的眼睛并告诉他,这样做是犯法的,要他珍惜他年轻的生命,他凶不起来了。当我讲到迫害法轮功没有红头文件,讲到《公务员法》第九章第五十四条时,一个人大声说:你们听到了吗?迫害法轮功是没有红头文件的!我把真相册子拿给他们看,精美的真相册子在他们手里一个一个的传看。当我离开小区时,我又用尽力气喊: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在被送往派出所的车子里、派出所里、审讯室里,我就是讲真相,到了我面前的警察,我就劝三退。我明显的感到师父在加持我,我也怕心全无。在审讯室里,一个国保的警察诱我说出姓名时,他说:你们有发正念的啦,是吧?别人问你身体好不好,你不要说你身体很好啦!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点悟我:要我多发正念,解体邪恶;当问到我身体的时候,要我理智的回答。果然有一个警察想放我走,向上面请示的时候, 问到了我的身体,我理智的回答了他。看似这么一个细节,师父为我化解了一场牢狱之灾。这是我在回来的第二天晚上,我在梦中梦到交叉路上有两条狗对着我叫,我没有往那边走,两个“犬”字中间夹个“言”字不就是个“狱”字吗!

后来把我带到拘留所时,我不進去,我说我没有犯法。师父借送我到拘留所的警察的口点悟我:你给那里面的人讲真相。我立即感到了师父的洪大慈悲,要我去救拘留所里的人。一進监管室,那里面的人都好奇的问我:这么大年纪,是什么事進来的?我站在屋的中间给她们讲真相。一个警察打开监室的门对我喊:不要讲。我对他说:送我来的警察不是要我给她们讲真相吗?他不做声走了。过了七八天,这个警察腰痛,我要他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笑了笑说:你们监室里的人个个都被你讲到了。

当我感恩师尊对所有众生的洪大慈悲时,一進监室的那一刻,我想到了师父曾经讲的法,我想我必须用我的言行来证实大法好,让她们从我的言谈举止中看到法轮功学员体现出来的“真善忍”的美好,从而接受真相,相信大法,生命得救。

这里是社会的一个缩影,这些女孩儿的经历都不简单,有的在社会浪荡多年,她们都是老烟民了;有的还很冷血,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但是慈悲的师父知道她们的曾经,知道她们的真正生命的来历,我要按照法去做,一言一行来证实法,就这一念,师父给了我很多很多的机会。

我一進监室,一个警察拿来一床棉被、一条草席给我,后来我才发现其他人進来是没有这个礼遇的。我想都没想,拿起草席就给了一个睡在棉被上的女孩子。当时正是连续高温,监室里两个窗户被细细密密的铁丝网封着,一个电风扇高高的挂着,整个室内又闷又热,我就睡在高低不平的木板上。后来一个明真相的女孩向男监室的一个人要了一床草席给我,我洗干净后又给了另一个女孩,那个女孩说:奶奶,我明天还用一袋辣萝卜再给弄一条草席来。我制止了她。一天晚上,突然停电,电风扇不转了,热的喘不过气来,一个警察喊一声“法轮功”,我一看,一把小扇从门洞里递進来了,我接过扇子扇了十几下,一个女孩说:“奶奶,你有了一把扇子吧!”我马上递给了她。

我的先生、朋友、同修在十天里来看了我八次,每次花几十元钱买一个菜给我,因拘留所里的饭菜对这些女孩来说难以下咽,我就把买来的菜给她们,看到她们有了加菜,能吃的一点饭,我没有那种我为她们付出了什么的高兴,而是一种自然、祥和的心态,是一种没有“我怎么样”的感觉,而对她们来说已经感应到了真“善”的能量吧。一个拉嫖客的人,开始非常不接受真相,我一讲真相,她就大声的反对,在几天的接触后,她悄悄的跟我说:“你真好啊!”我说我修的就是“真善忍”,法轮功就是教人做好人的。她是相信神的,我从她拉嫖客不好,是神不允许的讲起,最后讲到三退。她感受到了我是真心为她好,她也三退了,接受了真相,这个生命终于得救了。

一个愿意听真相的女孩,在我刚進去讲法轮功时,她直呼师父的名字,我制止了她,要她叫李大师或者是李先生。后来在放风时,警察或其他监室的人提师父的名字时,她就大声的喊:不能叫名字,要叫李大师、李先生。每天,她都在监室里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其他人也跟着喊。她们都很喜欢我给她们取的“三退”的名字,在监室里,我们都不叫真名了,直接叫“三退”的名字了。

我每天半夜起来炼功,她们看到了,惊奇法轮功的动作这么优美,要我教她们炼功。有两个女孩子的双盘盘的非常漂亮,我向她们介绍《转法轮》,有三个人表示出去以后找到书看。走一批来一批,我都利用各种机会救她们,这些人当中,只有两个人不接受外,其余都做了“三退”。

关在那里的人不是卖淫的,就是拉嫖客的,出口都是污言秽语。这个社会把这些人污染成这个样,然而,师父不放弃救这些人。有两天,电视机突然坏了,她们烦躁不安,第一天,我没悟到是慈悲的师父要我進一步救这些人。第二天我悟到了,我就背师父的《洪吟三》中的〈无度〉给她们听,背了很多遍后,我发现她们讲乱七八糟的话就少了,人也安静了许多,见证了大法的威力。

十天中,我每天除了睡觉、讲真相、发正念,其余的时间就是背师父的法,想一句背一句,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因为主意识控制大脑越厉害,其它生命也就插不進去。”“那个灵体可是很厉害的。它控制你的大脑,把你玩的一转一转的,都能很轻易的要了你的命的。”[7]在这个恶劣污浊的环境里,脑子里只有法才能不受污染,才不会让不好的思想念头滋生,才能让另外空间的邪恶灭尽。

一天晚上,突然来了三个警察视察,我正好站在窗前背师父的《论语》,一个警察说:“你脸色不好。”我说:“是因为你们把我关在这里。”他又说:“你的心态很好。”另一个警察说:“我可以炼法轮功吗?”我说:“佛家是讲缘份的,全世界都需要真善忍啊!”他们笑着走了。

因为我不告诉他们家中的电话,家人从中餐等到晚餐,等到晚上八点还不见我的踪影,非常着急。慈悲的师父通过一个奇特的方式告诉了我的家人,晚上十点多,家人把简单的洗漱用品送给了我。这样的事太多太多,写到这里,我泪流满面。师父说:“每当我看到你们遭受魔难时,师父比你们还难过;每当你们没走好哪一步时,我都会很痛心。”[8]写到这,我无法用言语表达我对师尊的感恩,我的心情非常难过。我痛心自己不争气,痛心自己是这样的让师尊操心。

怕心,使我在十三年前对大法犯了大罪;怕心,使我一次一次的跌倒,在这次魔难中,又因为人心我再一次犯错,旧势力抓住这个把柄想迫害我,毁了我。然而大法挽救了我,给了我正念,慈悲的师父给我机会修去怕心,证实大法。

痛定思痛。我修炼路上的这些经历,我真切的体会到了,旧势力想通过迫害来达到去掉大法弟子执着心是永远不可能的,旧势力的这些作为只是毁灭性的,破坏性的。不但毁了大法弟子,还毁了更多的世人,只有大法才能使人得救得度。我的修炼历程证实了师尊说的“我说任何生命都不能使今天的人得度,任何的法都不能使今天的生命得度,谁也改变不了今天的人。”“在正法中一切都能使其达到标准,我早就告诉它们不要这样做。任何生命,别说人,再高的生命,只要他是宇宙中的生命,我在正法中都能从本质上、生命的本源上、构成他生命的一切因素上把他纠正过来,去掉不纯,改变过来。”[9]

修炼十几年了,我感到思想业力还很大,有时冒出对师不敬的念头,睡觉醒来,我发现我在背书却不是师父的法,在梦中,我甚至把常人当作师父。我曾经在心中想过,我是大法弟子吗?然而这一念产生之后,师尊马上借同修的口告诉我:是大法弟子。

近几年来,我把时间、精力基本上用在三件事上,我的表面行为,给同修造成错觉:我很精進。这一切令我非常困惑,为什么会这样?现在从师尊的法中,在我现有的层次上,我有了一些认识。师尊说:“我跟你们讲过一句话,我说,什么是佛?如来是踏着真理如意而来的这么一个世人的称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卫者,他将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但是呢,在这件事情上,它们也充份的表现出了它们偏离法后心性所在的位置,充份的暴露了它们不纯的一面,所以才使有些事情出现了许许多多不应该出现的和各种干扰,这和我们今天个人修炼的学员心性表现极其相似。宇宙的众生都在正法当中,所表现的一切可能都会体现在人这儿,因为我在人这儿做。我们大法弟子所承受的痛苦、所承受的魔难,我告诉大家,不只是针对个人修炼,是有高层生命借着学员有业力和提高为由利用低层败坏了的生命進行迫害从而考验大法的因素,其实对正法来讲都是破坏。”[10]

明白了这些法理,我更加坚定了修炼的信念,在法中归正一切不正的因素,修去人心,不让旧势力钻空子而破坏大法,毁了大法弟子,毁了众生,真正的做到助师正法。

修炼路上的教训,我也更加感到学法的重要,师尊总是告诫我们要多学法,告诉我们:“现在大家也更清楚了我为什么经常叫你们多看书了吧!法能破一切执着,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11]

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大法不可窃〉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无存 〉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7]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8]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着〉
[9]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
[10]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1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