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盘锦法轮功学员被虐杀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六日】一九九二年,佛家上乘修炼大法——法轮大法传世后,很快传遍中华大地,修炼法轮大法的人数呈几何趋势增长。到一九九九年,整个辽宁省盘锦地区出来炼法轮功的人数就达到几万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当权小丑江泽民出于个人妒嫉,发动了迫害法轮功的政治运动。一时间,中华大地腥风血雨,红祸滔天。在这十几年中,盘锦法轮功学员被抄家、绑架、非法关押、劳教、判刑、酷刑折磨,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本文记录在这一期间盘锦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恶徒直接虐杀的案例。

1、辛敏铎在辽宁锦州监狱被虐杀

辛敏铎
辛敏铎

二零零五年八月三日,盘锦及兴隆台区警察突然绑架了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胡哲辉、侯云飞、辛敏铎夫妇和在沈阳大北监狱迫害得生命危险后释放的杨立新,并称这次绑架是东北“法轮功第一大案”。急于立功的警察采取酷刑、出具伪证等方式,非法重判胡哲辉十五年冤狱、侯云飞十四年,辛敏铎十三年,辛的妻子鲍俊岑先被判十二年,后改批一年劳教。杨立新直接被劫持回沈阳大北监狱关押。继而于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二日至二十四日又绑架了张国荣等六名法轮功学员,除一人出现生命危险后释放,其余五人被批劳教一至三年不等,劫持到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迫害。这一惨案造成一人死亡,一人精神失常,两人至今仍被分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和锦州南山监狱。并直接导致几个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悲剧。而辛敏铎就是在这次惨案中被迫害死的。

辛敏铎,辽河油田工程技术人员,业务技术骨干,是同事、邻居心中的好人。中共迫害法轮功后,辛敏铎惨遭迫害,二零零一年被绑架、非法劳教三年,被折磨至奄奄一息,保外就医期间又一度遭绑架,之后他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五年八月三日,盘锦市兴隆台区五、六个国保警察,绑架了正在路上行走的辛敏铎,当场对他进行毒打,还对围观的民众撒谎说“抓传销的”。之后警察非法抄家,把辛敏铎新婚刚置办的家具及现金全部抢走,家中被洗劫一空。他新婚妻子鲍俊岑也遭绑架。夫妇俩在盘锦市看守所遭受非人折磨:毒打、灌食、身体连续几十天成“大”字形固定……被折磨得生命垂危。

中共酷刑示意图:“大”字形固定
中共酷刑示意图:“大”字形固定

二零零五年九月十二日,盘锦市兴隆台区法院第一次开庭冤判辛敏铎等四位法轮功学员,辛敏铎、胡哲辉等法轮功学员均被迫害的不能行走、身体极为虚弱。被抬进拖出,胡泽辉当庭曾一度昏死过去,经120急救车救醒后继续非法庭审。法院根据警察制作的伪证诬判辛敏铎十三年,并且不允许律师为辛敏铎做正当辩护。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一日,辛敏铎被劫持到锦州南山监狱。他抵制迫害,不穿囚衣、拒绝劳役、要求无罪释放。遭狱警关小号,强行灌食等各种非人折磨。当辛敏铎被迫害得生命垂危时,家人要求放人,狱警蛮横地说:“死了也不放人,找谁也不好使,找国务院也白费!”“让他死在这里!”二零零六年九月一日,辛敏铎的家人到锦州南山监狱要求见人,等到四点半,狱方不让见人。当天晚八点左右,家人得知,辛敏铎被迫害致死!时年仅三十三岁。

2、法轮功学员李宝杰被迫害致死

李宝杰
李宝杰

李宝杰,女,辽宁省盘锦市盘山县人,生前多次遭中共迫害,二零零五年四月八日在马三家劳教所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三岁。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五日,李宝杰和丈夫潘学书被盘锦市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到盘锦市看守所;后夫妻双双被批劳教。潘学书因高烧不退,当时正处“非典”时期,劳教所拒收。李宝杰在看守所关押期遭到毒打、野蛮灌食等酷刑折磨,吐血不止,生命垂危,在家里人被敲诈一千元后被释放回家。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九日,在大连打工的李宝杰、潘学书再次被盘锦市警察绑架,当天中午被劫持回盘锦市。夫妻二人分别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日,潘学书被劫持到本溪劳教所,李宝杰被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

在劳教所,李宝杰坚持信仰,不配合恶人的非法要求,不背监规,不穿囚服,绝食抵制迫害。狱警对她进行肉体和精神摧残,每天都对她进行野蛮灌食,鼻饲管灌完食后不拔出来,另一头就绑在她头发上,有时一天灌食四次,李宝杰被折磨得眼睛不能见光、看不清东西,走路得两个人扶着。

在二零零五年四月七日的恐怖灌食过程中,狱警将李宝杰全身、头、四肢都被按得死死的不能动,女狱警李明玉坐在李宝杰的肚子上,狱医曹玉杰用“开口器”撑开李宝杰嘴,并将她鼻子捂住,用大塑料雪碧瓶装的玉米糊往她嘴里倒,刚开始李宝杰挣扎,很快人就不动了。狱医曹玉杰等人把李宝杰倒控过来,把李宝杰的脑袋象乒乓球似的“砰砰”往监室的瓷砖地上磕,试图把玉米糊倒控出来,李宝杰无任何反应。狱警随后将一动不动的李宝杰拖走了。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李宝杰被拉到沈阳医大一院,医生下了病危通知单,要求做切开喉咙手术治疗。劳教所给李宝杰家打电话,逼家属签字,交治疗费用。李宝杰的家早已被中共迫害的家徒四壁,一时无处筹措这昂贵手术费。马三家劳教所看到李宝杰无生还希望了,才同意让家属把李宝杰接走。李宝杰回家途中含冤离世。

李宝杰火化前遗照
李宝杰火化前遗照

四月十五日,在马三家劳教所的逼迫下,李宝杰的遗体被强行迅速火化。

3、夫妻双双被迫害致死

王开明
王开明

姚桂兰
姚桂兰

王开明,曾担任辽河油田高升采油厂附企金属公司经理,后当主任。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后,担任高采炼功点义务辅导员。王开明严格按“真、善、忍”修心性,无病一身轻,在工作上兢兢业业,是同事和家人公认的好经理、好丈夫、好父亲。妻子姚桂兰,是辽河油田高升采油厂退休职工,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各种疾病不药而愈。

二零零零年十月,姚桂兰上北京为法轮功鸣冤,遭北京警察绑架,后被劫持到盘锦劳教所非法劳教,狱中遭体罚、铁棒殴打等折磨。二零零九年三月份,姚桂兰在发放法轮功真相小册子时被振兴派出所警察绑架,在看守所遭严重迫害,再次被非法劳教时,体检不合格,劳教所拒收。她回家后还遭监控、骚扰,伤病日益严重,于二零零九年九月份含冤离世。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八日,王开明在家门口被盘锦市公安局高采派出所警察韩世龙、邢宝昌及街道办王国林等人绑架。他被非法关押在盘锦市看守所近半年,二零零八年十月被盘锦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先后被劫持到南山监狱和盘锦监狱迫害。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四日,王开明被盘锦监狱四监区狱警迫害致昏迷不醒,被送盘锦第二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当时医生检查他脑内已出血,人不能说话,生命十分危险。然而抢救时,他的脚、手都被铐着。当时他妻子姚桂兰已被迫害致死;大女儿生孩子满月不长时间,二女儿上大学。女儿多次要求给父亲办保外就医,但盘锦监狱、高采派出所拒不给办理。结果只住院十一天,就又把王开明拉到盘锦监狱医院,打不明药物进行迫害。半年后,即二零一一年一月份,王开明再次被迫害成第二次脑出血,成了植物人。盘锦监狱又把王开明第二次送盘锦二院所谓“抢救”,仍戴着脚铐、手铐。直到三月份毫无好转迹象,盘锦监狱怕王死在监狱承担责任,才给王开明办了保外就医,转到辽河油田中心医院,两个女儿护理,家中十多万元积蓄全都花光(因王被开除公职,停发工资、医疗保险等待遇),无钱支付住院费用,只好出院。王开明身体继续恶化,于二零一一年底含冤离世。

4、杨景芬在绑架过程中惨死

杨景芬
杨景芬

共产邪党在奥运期间,大批绑架法轮功学员。盘锦地区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在自己家里遭到警察绑架,其中法轮功学员杨景芬在绑架过程中惨死在自家楼下。

杨景芬,女,五九岁,辽河油田供电公司的退休女工。二零零八年八月十八日约上午七点半左右,盘锦市兴隆台区国保大队的六名警察突然闯入盘锦市兴隆台区世小区杨景芬的家里,为首一人亮了一下警官证,对杨的丈夫说,“杨景芬涉嫌炼法轮功,我们要带她走。”杨景芬当场质问警察:“我犯了什么法?凭什么要跟你们走?”警察说不出理由。在无搜查证的情况下,分别到各屋进行非法搜查,在没搜出什么“证据”的情况下,要强行绑架人。

僵持到上午九点多钟时,杨的丈夫出门给孙子送用品,室内只有杨景芬和两岁的小外孙及六名警察。当杨的丈夫九点半回来时,发现杨景芬已死在自家的楼下。警察说她自己跳楼死的。杨景芬有个幸福的家庭,也懂得修炼人不能自杀的道理,所以她不可能自杀,而且六名警察守着,为什么眼睁睁地让她跳?事后警察内部人透露:他们被告知谁都不许乱说话,一定一口咬定杨景芬是“自杀”。并逼家人对尸体立即火化。

杨景芬的死,震惊了小区的人们,也震惊了她的同事,邻居们都清楚她是被迫害死的。

5、优秀警察彭庚被沈阳大北监狱虐杀

彭庚,男, 三十一岁,盘锦市兴隆台区人,辽宁省公安厅警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她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多次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大法讨公道,被辽宁省公安厅停职迫害,他曾经被非法关押在沈阳马三家劳教所、抚顺市吴家堡子劳教所及沈阳大北监狱等处,惨遭多种酷刑迫害,被关小号、骑木马(一种酷刑)、毒打、毁容、伤口撒盐后烈日暴晒、超负荷奴役(每天农活超过十二小时)、饿饭、暴力 “转化”、野蛮灌食等。

二零零三年八月十二日,彭庚又一次被非法抓捕绑架,被非法判刑十三年,在沈阳监狱,他绝食反迫害,遭暴力灌食,直到他出现严重肺结核症状,大口吐血,生命出现危险后,才被送进沈阳监狱医院,后又送往铁岭医院囚禁关押。二零零五年七月十四日,彭庚被迫害致死。

6、刘德俊遭枪击后被折磨致死

刘德俊
刘德俊

刘德俊,男,辽宁省盘锦市辽河油田兴隆台采油厂招待所退休职工。一九九九年后,他曾多次遭中共绑架、关押,被迫流离失所。从二零零二年九月开始,刘德俊的退休金被停发,家里的暖气和电都被掐断,刘德俊的妻子没有工作,两个孩子儿子五岁,女儿才一岁半,家里失去了生活来源。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五日黄昏时分,刘德俊与另一位法轮功学员走出住所的楼门,遭两便衣阻拦,两位法轮功学员遂骑摩托车离开,两便衣竟掏出手枪连开四、五枪,刘德俊和摩托车一起倒下,随后被扑上来的警察绑架。警察闯入他住所,将包括近万元现金在内的私人财物洗劫一空,就连小孩的尿布也没剩下。刘德俊被非法关押在盘锦市看守所,他绝食抗议,警察用酷刑折磨他,并对他进行残忍灌食:由十来个刑事犯把刘德俊死死的摁住,然后掐住鼻子,用木头楔把嘴撬开,把一个去掉瓶底的矿泉水瓶口强行塞入嘴中,倒入半瓶糊糊,然后再用手把瓶底紧紧的堵住强行往里灌,这种手法让受害者随时面临生命危险。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二零零三年六月二日,刘德俊被非法劳教三年。在盘锦劳教所,他两天被灌一次食。六月十日,刘德俊被折磨致昏死,被急送盘锦第一医院抢救,住院二十多天后,就在刘德俊还处于生命垂危之时,中共又要对他非法判刑,七月九日他又被拉回看守所,三天后的七月十一日,刘德俊含冤去世,年仅51岁。恶人担心恶行曝光,强行火化刘德俊的遗体。

刘德俊被迫害致死后,他的妻子只好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回农村老家投奔年迈的父母。

7、枪击、毒打、骚扰夺去了郑群朋的生命

郑群朋
郑群朋

郑群朋,男,辽河油田物探公司机动公司职工。二零零四年三月十四日早五点多,辽河油田泰山派出所副所长赵庆哲带领一伙人,持枪绑架郑群朋。当时郑群朋正与同事一起走在上班途中,警察竟向他连开数枪,赵庆哲还大喊:“(开枪)把他腿掐折!”赵庆哲等将郑群朋强行塞进车后备箱,用绳子捆住他腿往里拽,用警棍抽打他的腿。郑群朋被拉到派出所,警察用绳子捆住他的双脚、双腿,多人上来暴力殴打,折磨他五个小时,致使郑的头部、眼睛、胸、腰、背等部位伤痕累累,左眼被打的乌青,右太阳穴肿二厘米高,胸部喘气疼痛,腰直不起来,人被打的神志不清……。

郑群朋被妻子架着回家后,在厕所咳喘半个多小时,站立不稳,咳喘、昏迷。后因伤势过重,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八日于沈阳一家医院去世,年仅四十二岁。

8、白金奇在本溪劳教所被迫害致死

白金奇
白金奇

白金齐,男,五十五岁,辽宁省盘锦市高升镇喜彬村人,因在双台子大市场做生意,暂住市郊高家村。 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二日上午,一群警察闯入白金齐住处,将其绑架,并抢走大法书籍、打印机一台、打印纸与其它物品。警察没有给家属任何通知。 三日后,家属到派出所报案,才知道白金齐被非法关押在盘锦市拘留所。

白金齐于八月三日被劫持到本溪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劳教所安排两个犯人二十四小时轮班迫害他,逼看谎言洗脑录像、逼写“三书”,严管迫害五个多月,使他身心遭受了极大摧残,瘦得只剩一把骨头,浑身没力,每天还被强迫进行超负荷劳动。在一次超负荷劳动后,白金齐感觉右侧身体疼痛难忍,起不了床。劳教所才让白金齐自己拿钱去医院检查,结果是肝癌晚期,已扩散至肺部。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九日,劳教所才让家人将奄奄一息的白金奇接回。二零零七年二月七日,白金奇含冤离世。

9、年轻的齐金胜被北京警察虐杀

齐金胜,男,二十七岁,原籍河南。一九九六年到盘锦市人寿保险公司做营销工作。九八年走入大法修炼。由于他为人忠厚、诚实,工作认真、负责,赢得了众多客户对他的信任,他的业务技能在公司也得到了同事们的认可。然而他的人生之路却只有短暂的二十七个春秋。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一日,齐金胜只身一人到北京为法轮大法讨公道。两天后的十一月三日,北京公安局把电话打到他所在的公司通知他已死亡的消息。这突如其来的消息,使他的家人悲痛欲绝。他的姐姐到北京时在太平间里见到弟弟遗体,发现他的身上多处是电棍电击留下的痕迹。他的死因只凭警方编造,未经任何法医鉴定,最后警察还逼家人火化遗体。家人明知道是冤屈,但迫于压力,申诉无门,只好含泪把他的骨灰送回老家。

10、公司经理遭九年冤狱折磨后被害死

李尚诗老人,男,原盘锦市林产工业公司经理,家住盘锦市兴隆台区。一九九九年七月后,遭残酷迫害,曾两次被绑架、非法判刑,累计刑期十七年半。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日下午,正在路上骑车的李尚诗,被盘锦市双台子区公安分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盘锦第三看守所,期间遭刑讯逼供,九月被非法判刑十四年。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八日,李尚诗被劫持到抚顺青台子监狱,后被转关到沈阳监狱。期间他遭受各种酷刑折磨和超负荷劳役迫害。一次李尚诗绝食抵制迫害二十八天,期间被固定在死人床上遭强行灌食,胃被插管插坏。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二零一零年六月,沈阳第一监狱狱警用电刑、饿饭、长期关小号折磨他。他的老伴多次拿上日用品到几百里之外的监狱要求探监,狱警的答复都是:不转化就不许探视。

李尚诗的女儿、法轮功学员李鸿舒,一九九九年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二年又被非法判刑十年,在狱中遭受非人摧残:毒打、电击、吊铐、长时间奴役,晚上整夜光脚在冰冷的地砖上不让睡觉、罚站、冬天冰水浇身……李尚诗的老伴一次次去监狱探望女儿,狱警也是以李鸿舒不“转化”为由不许探视。

李尚诗的老伴整日以泪洗面,哭瞎了一只眼睛,愁掉了满口牙齿。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在高戒备监区,李尚诗突然大口吐血而死。李鸿舒于二零一二年八月八日出狱回家,但父亲却永远不能再相聚。

11、老市长之死

周守忠,男,七十二岁,曾任盘锦市市长、市人大主任、市政协主席、辽河油田常务副局长等职。周守忠曾身患绝症,百病缠身,痛苦不堪。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后,他身体很快好转,绝症不翼而飞,百病全消。那时,周守忠还担任了盘锦市法轮大法辅导站的义务辅导员。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集团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周守忠由于受地位、身份的特殊影响,遭到了来自辽宁省、盘锦市、辽河油田政法委、六一零等相关部门恶党不法人员的不断恐吓、威胁和施压。使他无法坚持正常的学法炼功,致使旧病复发,于二零零零年年底在悔恨中离世。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