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波千顷照神州(下)

古诗词中的明月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八日】(接上文

三、对团圆的盼望和为他人祈福

从月相的形态及其变化来看,中秋月如圆盘,象征团团圆圆。人们仰望明月,思绪常常飞越空间,想起同在这一轮明月照耀下的故乡、亲人、朋友等,“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月此时无声地连接起人们远隔千山万水的思念,如谢庄写的“隔千里兮共明月”、孟郊写的“别后唯所思,天涯共明月”。在诗人的眼中,明月是故乡,是亲人,“君从故乡来”,明月犹如从故乡而来,给人以特别亲切之感一样。

杜甫写道“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月夜忆舍弟》),人们望月怀远,月是相同的,无处不明,但诗人思乡心切,硬是认为故乡之月最“明”。杜甫在《绝句六首》中还写道:“江动月移石,溪虚云傍花。鸟栖知故道,帆过宿谁家。”诗人感慨飞鸟知循故道飞回故居,归宿在即,鸟尚如此,更何况人?进一步渲染了思乡心切。李白写的月下感怀《渡荆门送别》:“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仍怜故乡水,万里送行舟。”以描写故乡之水不辞万里送行舟,展现诗人思乡之深的内心世界,可谓神来之笔。

白居易写的“西北望乡何处是,东南见月几回圆”(《八月十五日夜湓亭望月》),写出每逢佳节倍思亲,中秋观赏的不单是月亮,而是面对年年望相似的月亮而思亲怀友的心情。李益在边塞诗《从军北征》中写道:“天山雪后海风寒,横笛遍吹《行路难》。碛里征人三十万,一时回首月中看。”从明月、乐声入手,描绘出征人在月下思乡的动人情景。在这首诗中,诗人只摄取了一个回首看的动作,三十万人都一起望着天上的一轮明月,这一片笛声在军中引起的共感,是一言难尽,又想象得出。

唐代张九龄在《望月怀远》中写道:“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既体现了诗人博大的胸襟,又反映了大唐盛世的气度,具有一种高远深融的气象。在海天辽阔的境界中,那一轮明月究竟意味着什么呢?有着怎样广袤深邃的意境?一个“共此时”凝聚了万代千秋天下亿万人民的多少美好愿望和祝福!皓月当空,一泻千里,人们渴望团圆,彼此牵念,关爱着他人,亦被他人所关爱;祈福他人平安,亦被他人所祈福。“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这一深挚的祝福,道出了普天下人们共同的心声。

四、感悟宇宙人生的哲理

仰望苍穹,一轮明月引起人们对历史的浩叹和感慨。明月跨越时空,阅尽人间变幻,是历史的见证和永恒无限的象征。一切的沧海桑田都成为了过往云烟,虽年年岁岁“月”相似,却岁岁年年“人”不同,引发人们对宇宙人生的哲理思考。如张若虚写道“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春江花月夜》)。唐代岑参在《敷水歌送窦渐入京》中写道“春去秋来不相待,水中月色长不改”,描写出虽时光如流,四季更替,但明月恒久相照,诗人心中的月色通过水中的月色反衬天上的月色,勉励友人任何时候要保持纯真的本性。

李白从“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探索着“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的哲理,从而发出了“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的感慨。诗人感叹宇宙的浩瀚无际、时空的苍茫无限,“明月长在,人生如寄”,世事沧桑,油然升起对宇宙和永恒的探求和向往。白居易在《对酒》中也写道“天地迢迢自久长,白兔赤乌相趁走”,描写出日月穿梭,光阴易逝,要及时探寻真理大道,时不我待。

苏轼多次在月明之夜,邀约友人泛舟赤壁怀古,“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他在《前赤壁赋》中写道:“月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白露横江,水光接天。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哀吾生之须臾,念天地之无穷”,描写出月亮升起,徘徊在斗宿、牛宿之间,水光一片,与天相连;而“茫然”二字却不禁使人百感交集。诗人这里借大江、明月表现了望宇宙之无穷,叹人生之短暂,唤醒生命本性,追求人生价值的感慨。“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诗人借此写天地万象,月光下,水天一色,物我一体。这里的“江月”也不仅仅是江水、明月,更多的是它们所蕴含的存在的永恒性。诗人感受到这一切为造物者恩赐的没有穷尽的宝藏,感悟造物之神妙,美不胜收。

五、“月到中秋分外明”

中国古代有祭月、拜月、赏月的传统习俗,它源于古人敬天敬神及对天地自然、日月星辰的崇拜。中秋节由祭祀月神而来。因此时秋高气爽,月象圆满,既圆且亮,人们举行“秋分夕月(祭拜月神)”活动,表现对神的敬奉和对上天的感恩。“中秋”一词最早见于《周礼》:“中秋献良裘,王乃行羽物”,人们举行祭月仪式。到了唐朝,这种祭月的风俗更为人们重视,中秋节成为固定的节日,《唐书 太宗记》记载有“八月十五中秋节”。此后这个节日更为盛行,成为中国的主要节日之一。民间也流传着许多关于月的美丽传说,如“嫦娥奔月”、“吴刚伐桂”、“玉兔捣药”、“仙人乘鸾”等。

文人们更是留下了许多中秋佳句,如唐代欧阳詹说“十二度圆皆好看,其中圆极是中秋”,韩愈也说“一年明月今霄多”。刘禹锡在《八月十五日夜玩月》中写道:“天将今夜月,一遍洗寰瀛。暑退九霄净,秋澄万景清。”描写出上天用今夜的如水月色,清洗整个天宇人世,暑气已退,九霄清净,秋色澄明,万物清丽。唐代徐凝写道“皎皎秋月八月圆,嫦娥端正桂枝鲜”,李白写道“皎如飞镜临丹阙,绿烟灭尽清辉发”,确实,每逢中秋之夜,明月光照天涯,银辉遍地。宋代高观国在《齐天乐》中写道:“素景中分,冰盘正溢,何啻婵娟千里”,描写出十五月圆之夜的天光月色,以月光朗照下的天地万物反衬中秋之月,世界一片澄明透彻。

辛弃疾在《听月诗》中写道:“听月楼头接太清,依楼听月最分明。摩天咿哑冰轮转,捣药叮咚玉杵鸣。乐奏广寒声细细……”描写出依楼听月的清新雅致。听月是指抛开尘世的喧嚣,用“心”赏月的一种平静心态:高楼耸入云端,与天界相连。依在楼头,分明能听到月宫里的声音:如玉冰轮咿咿哑哑从天边升起,里面传来玉杵捣药的叮咚之声,月中的广寒宫传来缥缈的仙乐……。这首诗,宛若引人走入月宫仙境,飘飘然毫无俗尘气,并给人留下了无穷的想象空间,体现了诗人对神仙世界的向往。感叹人间尘世变迁往复不断,而明月、天上仙境依然是恒久的!

千百年来,明月这一意象成为人们抒怀言志的载体,体现出古老神州的人们对天地自然的敬畏。反观当今社会,中共逆天而行,破坏道德和人们的正信,将传统文化的庄严神圣感破坏殆尽,强制给人们灌输无神论和斗争哲学,不让人相信未来,割裂人与天地自然之间的和谐关系,使人与人之间失去美好和谐的人际关系,以恶为能,无恶不作,特别是对修“真、善、忍”的广大法轮功善良民众的迫害,使社会道德沦丧,遭天谴已是必然。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大陆民众选择了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选择了良知与正义。人们只有遵循天理,才会拥有光明美好的前程。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