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法轮功学员家庭遭受迫害惨剧

龙江风骨(10)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七日】(接上文

(四)良知遭迫害 人亡家散

家庭是社会的最小,最基本的单位。每个家庭的成员都希望家庭和睦、身心健康。在法轮功学员中,有很多是一人炼功受益后,全家人都走进大法中修炼。

然而十五年来,在迫害法轮功的浩劫中,中共采用株连九族的手段,不仅残酷迫害法轮功修炼者,也波及了他们亲朋好友,制造了一幕幕惨不忍睹的人间悲剧,有多少修炼者为了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维护大法的尊严,他们饱受着亲人长期离散的痛苦。在黑龙江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有的是一家十几口全部被非法判刑、绑架、关押;有的是夫妻双双被虐杀,留下孩子孤苦无依。

尽管在这强加的非人的巨难中,他们还不忘使身边的父老乡亲兄弟姐妹明白真相,得到救度。下面记录的是发生在黑龙江省境内的法轮功学员家庭被迫害部分案例。

案例一 孙继宏一家四人被迫害致死

孙继宏、袁和珍、孙玉博一家人
孙继宏、袁和珍、孙玉博一家人

孙继宏,男 ,四十岁,黑龙江省桦南县法轮功学员,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原桦南林业局林场派出所警察。袁和珍,女,四十二岁,黑龙江省桦南县法轮功学员,原林业局工商行储蓄所的储蓄主任。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学员后,孙继宏夫妇分别被绑架关押多次,释放后仍被严密监控,被限制人身自由。夫妻两人被迫于二零零零年一月双双流离失所。 二零零二年二月四日(北京法轮大法日)他们走上天安门,打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后被天安门警察强行关在天安门派出所。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五日晚六点左右,孙继宏在北京被丰台公安分局绑架。连续的酷刑折磨孙继宏已伤痕累累,已认不出本来面目,近乎毁容。

二十九日下午四点孙继宏被迫害致死。十月六日上午十点遗体被强行火化。

袁和珍二零零零年五月在北京被抓,在看守所她绝食抗议,遭到毒打、背铐、灌食等残酷折磨,出现吐血、便血症状,身体极度虚弱,后终于离开看守所。由于生活和修炼的环境恶劣,健康状况每况愈下,二零零三年七月不幸离世。

孙继宏的奶奶何贵芝、袁和珍的母亲贾桂兰在孙继宏、袁和珍夫妇被迫害致死状告无门的情况下悲伤过度、分别在二零零三、二零零四年含冤去世。

案例二 三口之家修炼,半年内父子惨死哈市万家医院

于振翼(左)、于振雄(右)兄弟和父亲于冠云(中)
于振翼(左)、于振雄(右)兄弟和父亲于冠云(中)

于冠云,男,六十一岁,原哈尔滨市太平区法轮功辅导员。于冠云在“文革”时曾流离失所,在外乞讨;他与两个儿子都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二年七月于冠云发放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劳教三年,关押于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大约十二月初于突发高烧,狱警强行把他送到万家劳教所医院。

二零零三年一月初于冠云之子于振雄赶去万家劳教所的医院,看到的父亲形同一具骷髅,上面包着一层皮,只穿着背心和衬裤站在铁栏杆后面,衬裤的松紧带都无法卡住腰,一个劲儿的往下掉。于父说里面戴牌的犯人(高恩贵)不让他喝水吃东西。十一日于冠云被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医院迫害致死。

于振翼,男,二十八岁,于一九九九年九月十九日被非法抓捕,二零零一年九月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五日由哈尔滨第三监狱被送往哈尔滨万家医院,据于振翼意识恢复清醒时口述,在万家医院半天时间,被四、五个人一起往大脑中注入不明液体和自来水,和他一起被注射的还有大概五六个人!后又将于转至医大二院,经检查发现大脑经受过猛烈击打,胸部有瘀血,身体大部分有内伤,前牙折断一个。于振翼在同年五月十四日死亡。一家三口修炼,只因拒绝放弃,就被反复酷刑折磨,父子两人半年之内相继被迫害致死。

案例三 女儿被劳教 丈夫陷冤狱 妻子遭虐杀

孙玉华与丈夫张庆生都是黑龙江省火电三公司职工,女儿张慧大学本科毕业。一家三口相继走入法轮大法修炼。

二零零四年一月十四日,她再次被绑架至呼兰区公安分局,恶警抢走了她随身携带的一千五百元钱和钥匙。在副局长姜继民和国保大队长陈兆林的授意下,遭恶警残酷毒打,天黑时关入呼兰看守所,并被抄家,抢走电脑二台、打印机等价值五万余元的物品。在看守所她一直绝食抗议,看守所赵连贵和狱医姜海龙等人对她长期野蛮灌食,致其咽喉红肿、发炎。三十多天后,她开始便血,后神智不清,三月八日,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六岁。

原本幸福的三口之家
原本幸福的三口之家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八日,丈夫张庆生在呼兰县腰堡乡发放真相小册子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因拒绝说出姓名,遭派出所恶警殴打,肋骨被打伤。之后被呼兰区法院诬判三年年,投入呼兰监狱迫害。女儿张慧在上班的路上也被乐业派出所蔡景祥等恶警绑架,劫持到五常市洗脑班迫害,后被非法劳教一年;次日张庆生被劫持到哈尔滨第一看守所。二零一二年七月三十一日,张庆生被呼兰区法院诬判七年。

案例四 勃利县夫妇二人均被监狱迫害致死

姜成久,男 ,六十三岁,妻子李凤琴,七台河市勃利县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一年四、五月份左右,姜成久与妻子李凤琴遭当地恶警绑架,被关入勃利县看守所迫害,约十月份,夫妇俩双双被非法劳教。

姜成久被劫持到绥化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李凤琴则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劳教所,因体检不合格,劳教所拒收。

姜成久于二零零三年出狱不久,他参加法轮功学员的心得交流时,又被县六一零、公安局恶警绑架,先后被非法关押到勃利县看守所和监狱。期间恶警不让家人看望。同年十月二十七日,姜成久被非法劳教三年,再次被劫持到绥化劳教所。十多天后,身体虚弱的李凤琴悲愤离开人世。

在绥化劳教所期间,姜成久拒绝所谓“转化”、不写“三书”,遭到恶警酷刑折磨,他的耳朵被打聋,腿部、臀部都留下被踢、打的伤痕。最后姜成久被迫害致生命垂危,才通知接人。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七日,姜成久被家人接回,十八天后离世。

案例五 兄妹相继被迫害致死 一家七人备受折磨

贾永发
贾永发
贾冬梅
贾冬梅

贾冬梅,女,三十三岁,鹤北林业局联营林场职工
贾永发,男,三十五岁,萝北县鹤北林业局植物园职工
因坚持信仰,兄妹俩长期遭受折磨,大哥被非法劳教,母亲、大姐、二姐、二嫂被非法关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九日,贾冬梅回母亲家,她就同母亲一起进京上访,被鹤北公安局带回后关押在看守所两个多月;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在贾冬梅家里,她和二姐贾秋梅被林场派出所的孙东风、610首恶国书军、郑文山再次抓走,在鹤北看守所非法关押洗脑班七个月;二零零一年八月一日,姐俩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到佳木斯劳教所。在劳教所姐妹俩因拒绝听“洗脑报告”,被铐在床上五天五夜,她俩绝食绝水抗议,身体受到严重摧残。二零零二年七月三十一日姐俩劳教期满超期关押。贾冬梅于二零零三年五月七日在她生命垂危之际才被释放。五月十九日,回家仅十二天含冤离世。

母亲任兴芹在姐俩送走一个月后也被再次非法关押;贾永发因为坚持修炼,不向邪恶妥协,被非法劳教一年后又被加期一年,受尽酷刑折磨。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被佳木斯劳教所、鹤北公安局迫害致死。贾氏一家人被迫害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案例六 女儿惨遭迫害,老母亲心力交瘁含冤离世

于秀兰
于秀兰

于秀兰,八十岁,原住鹤岗市工农区五十五委,全家有四口人修炼大法。

二零零三年腊月初,二女儿杜桂兰的丈夫和二十岁左右的小儿子被片警张志朋劫持到南大营派出所毒打致昏,恶警只给他几天期限找到他母亲,腊月二十四日晚七点多钟,家人被告知“杜桂兰已经跳楼身亡”。

二零零六年二月,鹤岗市公安局工农分局解放路派出所七名警察闯入女儿杜桂华家,将她和尹海珠绑架,并进行了抄家,抢走了杜桂华家中准备给孩子上学用的五千元现金,当晚将二人劫持到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杜桂华因身体出现严重病态,数天后被抬回家中,四名警察在她家中蹲坑一周,企图进一步抓捕其他的法轮功学员。七年来,杜家遭鹤岗市恶党不法人员多次骚扰、蹲坑、恐吓、放窃听器等特务手段进行迫害。

于秀兰老人每天生活在极度的恐惧之中,原本幸福、和睦的生活被打破,老人心力交瘁,精神几近崩溃的边缘。二零零六年八月份,老人的身体每况愈下,十月十四日含冤离世。

案例七 一家老少三人被害死 女教师四次遭绑架

法轮功学员李小荣
法轮功学员李小荣

李小荣,大庆石化公司炼油厂裂化车间副主任。一九九六年开始,一家四人相继修炼法轮功。二零零零年三月八日,李小荣被强迫参加大庆石化分公司办的洗脑班,受到行政降级处分。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四日晚,他因在天安门喊“法轮大法好”被抓回当地非法关押。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一日被释放。回家后,单位、派出所去家里骚扰,回家仅八个多月就离开了人世,年仅四十一岁。

李小荣的妻子许淑芬因进京上访,给警察写劝善信,遭公安分局警察两次非法劳教二年,期间遭受了非人的折磨。李小荣夫妻遭迫害时,上小学五年级的儿子李华逸只能由七十多岁的爷爷和奶奶照看。爸爸去世,妈妈被关,致使儿子看见警车就害怕,身体越来越差,先后患肺结核、营养不良,白血病。年仅十八岁的孩子匆匆离开了人世。

李小荣岳父许殿鸿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七十多岁的老人在女儿女婿被关迫害的极度恐惧中,二零零一年六月离世。

案例八 一家四人遭迫害 长期骚扰中退休教师离世

身为教师的刘希文得法前做过胃切除五分之四的大手术,并患有高血压、心脏病、脑梗塞等多种疾病,于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份开始修炼,受益非浅。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他被派出所非法抄家并强迫写“保证”被拒绝。二零零零年末,他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和北京大兴刑警队遭到恶警毒打。被教委列为重点人物,逼迫他写了“保证”,交保释金给610后才被放出。北林区教委还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强行扣发了他全部的工资,并让他承担去北京坐飞机的全部费用。直到二零零零年新年,有关人员因怕老刘再次进京上访,仅仅给了二千元作生活费。

北林区教委对其小女儿所在的新华小学也多次施压。新华小学书记刘振仁多次在早会上攻击法轮功,对其女儿施行精神压力。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六,老刘和老伴流离失所。刘希文二十日离开人世。

其老伴整日生活在惊恐之中;二女儿上班途中被大庆市人民医院强行绑架到劳教所强化洗脑。

案例九 姐妹屡遭关押迫害 连襟被虐杀

李敏
李敏
于怀才
于怀才

杜秀珍的丈夫李敏,妹妹杜秀英的丈夫于怀才相继被中共迫害致死。姐妹俩也多次身陷囹圄,她们是哈尔滨市呼兰区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五日,杜秀英的丈夫于怀才被恶警绑架,二零零七年元旦以后于怀才被送到长林子劳教所,于怀才绝食抗议迫害,遭灌食。父母去看望他时,身体虚弱的他被铐着手铐,不知劳教所是不是给他用了什么药物,他张着嘴却发不出声音,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二日被迫害致死,终年四十二岁。于怀才被迫害致死后的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份,妻子杜秀英在呼兰区许卜乡讲真相再次遭绑架,被送进前进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杜秀英的二姐杜秀珍和姐夫李敏一家,也同样遭到了邪恶的迫害。二零零五年三月十日,杜秀珍和李敏被坏人连夜劫走,夫妇二人被吊铐毒打,遭受五个多月的酷刑折磨后均被非法判刑八年。李敏被投进在大庆监狱长期遭受折磨,在李敏已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时,恶警仍然给李敏戴着脚镣,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三日,李敏在大庆监狱被迫害致死。杜秀珍目前仍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女子监狱。

案例十 一家五口遭迫害 母子含冤离世

三十一岁的潘兴福是双鸭山市法轮功学员,因坚持信仰屡遭绑架关押酷刑折磨,二零零五年一月被迫害致死。二零一二年四月七日,潘兴福的妈妈在历尽艰辛、痛失爱子的她七年后凄然离世,享年七十二岁。

一九九三年,在武汉求学的兴福只有十九岁,他有幸亲耳聆听了李洪志师父在武汉的传法而走上了修炼的道路。工作后的潘兴福曾任双鸭山市电信局交换中心副主任兼友谊县电信局副局长,一九九八年被评为黑龙江省电信系统“跨世纪人才”。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九日,双鸭山市公安局政保科收到省公安厅的密码电报,以“上互联网访问明慧网站”为由,毫无人性的将潘兴福非法关押在双鸭山公安局看守所一个多月。潘兴福和一家人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上被非法抓捕多地关押。

二零零二年初兴福被非法判刑五年,先关入七台河和牡丹江监狱。他曾经被迫喂过猪、揉过面、擦过地板,经常遭受暴殴、坐老虎凳、长期剥夺睡眠、关小号等酷刑折磨。

二零零二年三月末,潘兴福的二哥被送往绥化劳教所;五月二日多名警察来潘家抓人,被惊醒的孩子壮壮吓得号啕大哭,一只手死死拽住奶奶不放,而另一只手却拽住恶警苦苦哀求:不要抓奶奶,不要抓奶奶。

接下来潘兴福的二嫂姜桂红被非法劳教二年、潘兴福妻子张丽被非法判刑九年。

二零零三年五月,潘兴福被转到牡丹江监狱,他双腿浮肿不能行走,胸腹积水、肺结核。在办保外时,监狱伪善的欺骗潘兴福写保证书:只有写保证书才能办保外,几次均被潘兴福拒绝。

法轮功学员潘兴福的儿子壮壮
法轮功学员潘兴福的儿子壮壮

潘兴福被牡丹江监狱迫害的奄奄一息后放回家
潘兴福被牡丹江监狱迫害的奄奄一息后放回家

二零零五年一月潘兴福身体被迫害的再度恶化,肚子胀的很大。三十一日午夜他悄然离世。此时潘兴福的妻子正在女子监狱遭迫害。

案例十一 丈夫身陷囹圄 妻子含冤离世

黄卫中
黄卫中
张晓更
张晓更

黄卫中,五十一岁,原佳木斯市友谊糖厂职工。

妻子张晓更,四十二岁,原佳木斯市友谊糖厂子弟学校教师。

二零零二年五月初张晓更在租房内被前进公安恶警绑架,两千多元现金被抢走。在看守所她不穿犯人的马甲并绝食抗议迫害,遭毒打。看守所恶警把她“大”字铐在地板上,强行灌食,粗粗的胶皮管子从口腔插入,灌的是又凉又咸的玉米面水。张晓更连呕带吐。她被铐在地上一动不能动,大小便也不给解开。一个半月后,张晓更被非法劳教三年,劫持到佳木斯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二年九月以后的一段时间里,张晓更抵制奴工,拒绝穿劳教服,恶警郭振伟和另一个男恶警拿着警棍拼命的打她。恶警们还把走廊的广播放到最大音量,以掩盖迫害。二十多分钟后,张晓更被打的遍体鳞伤,在床上躺了半个月。拒写“五书”,恶警把她的手从床的底沿拧上来,用一个小手铐,把另一只手从肩头反背过去铐在一起,一动也动不了,张晓更双手失去了知觉,直到她去世前右手腕还鼓着包。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三日,张晓更含冤去世。

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二日,黄卫中下班回家,遭佳西派出所恶警绑架,家中贵重物品被抢劫一空。黄卫中被恶警持续的毒打。后送看守所非法关押。

案例十二 闫善柱被迫害致死 妻子被劳教 儿子精神失常

闫善柱,男,三十六岁,妻子陈秀梅是双城市单城镇政德村村民。夫妻同修大法。

闫善柱、陈秀梅夫妇
闫善柱、陈秀梅夫妇

闫树鹏
闫树鹏

二零零零年一月,闫善柱、陈秀梅到北京为法轮功讨公道,证实法轮大法是好的,却双双被绑架,关押在双城第二看守所半个月,后被勒索六千元钱,才被放回家。那年他们的儿子小树鹏才七岁。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陈秀梅正在照顾生活不能自理的母亲,单城镇恶徒陈福彬等六、七人突然闯进家强行将陈绑架。陈秀梅在镇会议室遭到暴打。最后干脆把陈秀梅摁倒在地上连踢带踹。

时隔一年,闫善柱再次进京上访,被单城镇派出所恶警截回,后劫持到哈市长林子劳教所迫害三年。因闫善柱拒绝放弃修炼,绝食抗议迫害,被劳教所野蛮灌食,导致感染上重型肺结核病。二零零四年十月三日含冤离世。那年小树鹏只有十一岁。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六日,陈秀梅在哈市打工期间被恶警绑架后被劳教一年半,劫持到哈市前进劳教所迫害。小树鹏长期见不到妈妈,二零一三年三月三十日,闫树鹏再度精神崩溃。

案例十三 一家三人修炼 老校长与妻子含冤离世

年少堂遗照
年少堂遗照

年少堂,男,七十六岁,宾县原英杰乡太康小学校长。一九九五年喜得大法。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七日早,在宾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殷凤明及奋斗派出所所长许江的指使下,多名警察非法闯入老校长家搜查,他们看到屋里有几张写有“真、善、忍”三个字的A4纸时,便以此为借口,将老校长和他的儿子绑架到宾县第二看守所。在押人员一天三顿吃的都是半生不熟的玉米面窝头,睡的是硬板铺。被、褥又薄又脏,老校长被非法关押五十六天,迫害造成下肢几乎瘫痪,前列腺炎、肾脏衰竭,小便失禁等多种疾病。 这才被家人接回。 此后当地警察多次到老校长家骚扰,恐吓家人,并非法搜查。因两次遭受绑架,被非法关押长达八十六天,老校长的身心受到严重伤害,警察的长期骚扰,儿子正在广东省三水劳教所遭受迫害。

二零零五年七月一日,年少堂含冤离世。 十个月后,失去经济来源的老校长的老伴在饱受痛苦煎熬中也抑郁离世。

案例十四 张涛被害死 女儿陷冤狱 妻子含冤离世 小儿四处流浪

张涛
张涛
姚彩薇
姚彩薇
女儿张建辉
女儿张建辉

哈尔滨市双城区法轮功学员张涛、姚彩薇夫妇是双城水泥厂工人。他们和女儿都因修炼法轮大法,久治不愈的疾病神奇消失了。

法轮功遭迫害后,张涛及妻子、女儿为证实大法,被双城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恶警张国富、金婉智列为重点进行迫害。

一九九九年以来,张涛因上访讨公道而被多次绑架、关押、劳教。二零零二年三月转入哈市长林子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三年。他拒绝转化,被迫害致不能走路、睡觉,内脏疼痛难忍。七月末,他因绝食抗议被关进小号,遭野蛮灌食、吊铐,被迫害致死。

张涛妻子姚彩薇遭绑架后被劳教三年,关押在万家劳教所。女儿张建辉则关押在双城看守所,年幼的儿子不知去向。姚彩薇要求见丈夫遗体最后一面时,竟遭拒绝。

姚彩薇在丈夫被迫害致死、女儿被判重刑、儿子不知道流浪到何处的巨大精神压力下,身体难以恢复,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八日含冤离世,终年五十八岁。

(待续)